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星合ひ



下過雨之後。
與其說是轉變成溫暖的季節,倒不如說全身像是溼透那樣,體溫急遽下降。

「唉…果然還是太輕率了嗎?」
盡是嘆息著。
自己過於惱羞成怒,多半是沒有瞻前顧後就大發脾氣。那也是因為亂馬對未婚夫身分的認知還不夠的關係。
頭腦很清楚,必須更加理性地行動,不可以欠缺考慮。

然而…
亂馬太過感情用事的無理取鬧,這就是最大原因。
他不過是說出一句「真不可愛!」。
一這麼說出口後,感情的表達就變得更加直接,開始頑固起來。

這一回也是如此。


一、

風林館高中的特別課程。
為了符合現今社會情勢,而舉辦了義工和有關將來就業的親身體驗的授課。
可以選擇各式各樣合乎自己需要的課程。在小茜就讀的風林館高中裡面,二年級學生於暑假之前,就被分派到這個課程。
在每個主題裡選定幾個課程後,還要選擇一種實習。雖然課程祇有短短的三天,小茜選擇了「幼稚園課程」。
主要是因為對老人福祉和醫療方面很感興趣,又因為有朋友們一起參與,所以選擇這項課程。本來她就具有受小朋友和老年人喜愛的特質,再加上即使笨拙卻仍舊露出天性樂觀的笑容。
在梅雨季尚未明確結束的這個潮濕的季節裡。
恰巧去實習的那間幼稚園裡正手忙腳亂在做「七夕祭」的準備工作。
聽說每年在接近七夕的星期六,都會舉辦兼有乘晚涼的祭典活動。

「今年的裝飾品好小喔。」
因為小朋友無心的一句話而引起了騷動。

在庭園顯眼的地方,每年都會擺設一株大大的竹子,園童們都會搖搖擺擺地走到那裡去,把寫好的紙箋或飾品懸掛在彎垂下來的地方,但是,今年的竹子很小,看起來就像是「瘦弱」一樣。

「沒辦法啊。往年提供竹子的人把土地賣掉了,所以已經沒有竹山了。」
人很好的園長一邊環視著孩子們,一邊說道。
原來如此,在現在的城市裡,應該是很難得到漂亮的竹子吧。就算以前祇要稍微走一下,就能夠在這附近找到大量自然生長的竹子,但隨著都市開發的潮流,竹林就會自動消失無蹤。

「真無趣…」
「我想要大一點的竹子。」

孩子們的心動不動就會老老實實地發出一記直球。口無遮攔地,把自己的感情直率地表達出來。
確實,擺設在這裡的竹子相當的瘦小,就算是奉承也說不出漂亮這句話。而且,就以要能夠把約上百人左右的園童們的紙箋全部掛上去來說,實在是太小了。
「真是傷腦筋呀。」
老師們也感到相當的困擾。
「老師,難道說「竹子」不能夠再弄得更大一點嗎?」
「是啊,小奈她啊,很期待裝飾品的說。」
小奈是因為意外事故而從上個月就開始住院的少女。由於下半身無法隨心所欲地行動,目前正在治療中。暑假期間要在大醫院裡面進行手術。之前,得到了外宿許可,將會來參加後天的祭典。
「小奈的紙箋有這麼大耶。」
洋平用不穩的手揮著寫好了的圖畫紙張大小的紙箋給老師看。
「不祇是小奈喔,我們為小奈寫的紙箋也是這麼大呢。」
「這麼小的竹子不可能掛得上去啦。」
每個人都在對老師和小茜她們和實習生抱怨著。

「喂,我們來想想辦法吧?」
小茜突然接話道。本來就是個大好人的她因為孩子們真摯的眼神而抬起臉來。
「妳該不會又想要插手吧?」
從前方傳來制止的聲音。是亂馬。
他似乎和多數的男孩子一樣,並沒有特別想要去的實習地方,是經過一番亢長的討論後,才決定來到這個幼稚園實習組的所謂「沒有興趣軍團」的其中一人。因為他是個麻煩製造者,對此相當擔心的級任˙雛子老師似乎把讓他和小茜被安排在同一組課程這件事視為理所當然。選擇這個實習地的人就有二十位左右。
「就算可以砍竹子回來,這一帶並沒有竹林啊…」
「請問,你知道竹子自生的地方在哪裡嗎?」
七嘴八舌的高中生們都微歪著頭。
「是有啦,但有沒有漂亮的竹子就不知道了…」

「吶,拜託。我們想要竹子。」
孩子們的視線一起看向小茜她們。

「進到山裡面的話也許會有什麼辦法。喂,亂馬。」
「才不會有那種事啦-比起那個,快點裝飾起來吧。」
非常冷淡的回應。不僅如此
「果然,裝飾對小茜來說還是太勉強了。妳那種毫無常識的裝飾法…比現在的幼稚園生還笨拙。」
還用非常惡劣的態度說話。
「渾蛋!」
小茜不由得手嘴並用。乓噹一聲,把櫃檯砸向亂馬的臉頰。
「好痛-!真不可愛-!!」
當他們開始互相瞪視的時候,正在管理別的班級的久遠寺右京突然探出頭來。
「小~亂,來這幫忙吧。女孩子是連一個也搬不起來的。」
「喔、好啊…丟下妳這不可愛的女人,我去幫忙小右吧?」
到底都是個淘氣的傢伙,對小茜還沒有考慮得比自己多。
「我才是,一點也沒想過要求助於你-!」
邊說邊做鬼臉給亂馬看。
亂馬和右京結伴朝那邊去了。

小茜被留下來。想當然爾,是不可能會高興的。
雖然並不打算在實習期間公私不分的,但是右京在實習的時候一直隨便糾纏亂馬。右京就是這麼地會交際。不僅在孩子之間極具人氣,而且自稱亂馬是她的「老公」。就因為這麼不在乎的聲明,連老師們都完全相信了。亂馬盡情發揮他平時的優柔寡斷,在同學們的面前,讓小茜決定相應不理。
「右京姊姊和「老公」好親熱喔。」
「真是兩相好耶。」
小朋友們真是天真無邪。
在那之中,洋平一個人露出不高興的表情,仰望小小的竹子嘆著氣。
曾聽老師們提過,這位名叫洋平的少年,和小奈是從嬰兒時期就在一起的青梅竹馬,據說在這次的事故中是最難過的。或許無法達成那小小的戀情,但是想為小奈特地佈置一個漂亮的裝飾竹子的那份心意是相當強烈的吧。大概是認為受傷的青梅竹馬就像是無法快樂地做到僅一年一度的相會的牽牛那樣吧?

「好,姐姐會幫你想辦法的。」

小茜做出宣言。

「小茜,這樣好嗎?」
「這麼輕易地許諾…」
由佳和小百合擔心地偷看著小茜。
「沒問題的,交給我吧。祇不過是砍一株大竹子帶回來而已,一定會有辦法的。對吧?洋平君。」
小茜對著洋平不安的眼神笑了一下。
「真的嗎?姊姊。妳會幫小奈帶大竹子回來嗎?」
「嗯,在明天以前。所以,要做很多的裝飾品準備好喔。」
小茜摸摸洋平的頭。
「唉,小茜真是個大好人,反正還有亂馬君在。」
一邊對為了幫忙右京到別處去工作的亂馬視而不見,由佳一邊說道。

「不,我絕不求助亂馬!」
大概是聽到由佳的話吧,小茜怒上心頭地回答。
「小茜,何必鬧彆扭呢…」
「我才沒有鬧彆扭。我才不需要那種靠不住的傢伙的幫助!」
擺出一副對於正在和右京捧腹大笑的亂馬一點也不感興趣的態度,小茜繼續手邊的工作。
也許她的倔強是到目前為止特大級的也說不定。


之後,提早回到家的小茜,試著詢問在走廊上,正想喝茶稍事休息的玄馬。
「那個,伯父,你知不知道哪裡有大竹子自生的竹林呢…」
「竹林啊。雖然小的竹子是有不少,但是大的竹子就…這個嘛,如果不到我常常去修行的地方的話,是相當難得到的喔。」
「喔…這一帶果然沒有嗎?」
小茜瞄了一眼玄馬。
「那個…伯父常常去修行的地方…有很多竹子嗎?」
裝做若無其事地問道。
「是啊,因為我都會希望盡可能的去有竹林的地方。變成熊貓之後,才能夠應付飢餓啊。好比說,笹明神谷。」
「那是在哪裡呢?」
「搭電車去約要一小時。那裡的話會有漂亮的竹子自生著,隨妳吃喔。哇哈哈。」
沒有特別留意,玄馬毫無保留地告訴小茜。

「笹明神谷…」
在記憶的一隅牢記著,小茜打開地圖。
「原來如此…如果現在從這裡出發的話,晚上之前就可以回來了呢。」

接著在快速做好準備之後,為了履行找到竹林的約定而離開了家。



二、

山中的空氣淤塞停滯。
藍天一點也不令人感到暢快,梅雨特有的烏雲覆蓋住天空。因為濕氣好像過多,看得見非常濃郁的翠綠色。
最近由於連日雨天的影響,腳下都是泥濘。小茜一邊忍耐一邊前進。
雖說是白天,卻不見人跡。在這樣梅雨期的潮濕日子裡,爬爬山應該是對身體很好的吧。然而,在和那種事情無關的情況下,小茜繼續邁出腳步。
在手持的地圖上,有標示出笹明神谷的位置。並沒有什麼繁雜的道路,大概在這條泥濘路之後爬上數百公尺就能到達了吧。又不是良牙,應該不會在一線道上迷路吧。
「太簡單了,日落之前就可以回去了。」
小茜的步伐也輕盈起來。
久久一次的森林浴。雖然空氣相當的悶熱,綠色卻讓心情很好。
不過,傲慢會導致疏忽大意。隨後因為大意而使自己發生無法預測的事情是常有的。
被雨水弄得泥濘的道路上,那裡有個陷落的坑洞正等待著。
途中,因為大樹的傾倒而使得去路中斷。大概是被落雷擊中的關係吧,尖端呈現焦黑狀。對於根部開始變得脆弱的古木來說,雷電的直擊是個致命傷。本來就已經很脆弱了,雷電還落在極為乾燥的樹皮上。一定是承受不了那個衝擊,而從自生的斜坡上滾落下來吧。
可以看見整個斜坡被挖了開來。
因為這樣,非得小心謹慎不可。
況且是在本來就很容易滑倒的潮濕道路上。
「耶?」
小茜忽然失去平衡。
「呀!」
沙沙沙地滑落到對面的斜坡。
喀沙喀砂、啪擦啪擦地,雜草發出的聲音掠過耳際。
可以看到地面和樹叢在空中交會。
咕咚一聲,沉重的聲音響起,終於碰到地面了。聞到青草熱氣的香味,她的腳隱隱作痛。
不祥的預感。
小茜確認腳下後,抬起沉重的腰身,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好痛!」
劇痛在右腳上蔓延。就這樣突然跪坐下去。多半是滑落下來的時候扭到的樣子,無法順利撐起身體。
小茜讓頭腦冷靜下來,仰望著自己落下來的地方。可以看見傾倒的古木就在幾公尺以上的地方。可是,斜坡非常的陡,而且雜草往下垂落。要攀爬上去的話,就算腳沒有問題也是相當困難的樣子。
「下方的話…」
轉過視線,並沒有像期待中那麼平坦。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開始暗下來。
「怎麼辦…」
從窮途末路的小茜頭上,變化無常的雨開始滴滴答答地下了起來。




「小茜,還沒有回來呢。」
小霞突然說道。
「是啊,雖說今天有特別實習…亂馬君都已經回來了不是嗎?」
小靡停下正在幫忙的手,回過頭來。
從剛才開始,道場那頭就一直傳來亂馬精力充沛的聲音。然而,祇有亂馬的聲音,卻沒有小茜的。
而且,變幻無常的梅雨開始自天空滴落。可以聞到雨的味道。

「天快要黑了呢。」
小霞把雞蛋加進味噌湯裡面,因為雨開始下起來而把窗戶關上。
「小霞,差不多該吃晚飯了吧?」
早雲把布簾倏地掀起,瞧瞧廚房。
「嗯…但是小茜好像還沒有回來呢。」

「啊?我在過中午的時候有碰到小茜呢。」
玄馬從後方發出聲音。
「咦?那孩子,有回來過嗎?」
小霞揚起很意外似的聲音。
「是啊,我記得確實在睡午覺之前,有和小茜在走廊上說過兩三句話…」
「那就是說,從學校回來以後,又到什麼地方去了吧?」
小靡放心地接話道。
「嗯…也許是去朋友家吧。」

可是左等右等小茜就是沒回家。當然,也在家裡到處尋找,卻完全沒有發現。

「小茜那傢伙還沒回來-?」
在道場全身是汗的亂馬叫起來。
「是啊…明明已經天黑了,卻還沒有回家。亂馬君,你有沒有什麼頭緒呢?」
就連小霞也開始不安起來了吧,她用坐立不安的聲音說道。
「那傢伙,在實習之後是第一個離開的。」
一邊用毛巾拭汗,亂馬一邊回答。
「你啊,小茜是你的未婚妻吧?你竟然一個人回來?」
玄馬揚起聲音。
「我根本就不知道啊-當我發現到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我才不可能一直看著她-!」
亂馬不耐地說。
「你啊,真的完全沒有頭緒嗎?是和小茜吵架了嗎?」
「那種事情是常有的,我不知道啦-!」

對於甚至過了晚飯時間都還沒有回來跡象的小茜,天道家的人們開始焦急起來。小茜如果晚歸通常都會打通電話回來的,祇有今天是一點音訊也沒有。
「我到那一帶去稍微繞一圈看看吧?」
身為父親的早雲率先起頭。
「我也來試打看看一些可能的電話。」
小靡也心情沉重地站起來。
「真是的,小茜那傢伙。」
雖然滿嘴粗暴的話語,亂馬好像也開始擔心起來。從剛才開始就無法鎮定下來。

過了不久,小靡說。
「我試著打了幾通可能的電話,可是…喂,亂馬君,你真的不知道小茜怎麼了嗎?」
這麼詢問道。
「不知道-」
被回以相當魯莽的回答。
「我問過她的同學之後,聽說要去找竹子不是嗎?」
小靡瞟了亂馬一眼。
「啊…」
亂馬發出一聲簡短的回應。這麼說來,他想起了在實習的幼稚園裡,曾針對竹子說長道短地討論過。
「竹子?」
玄馬歪了下頭。
「怎麼了嗎?老爸。」
亂馬並沒有漏看他的動作。
「嗯-」
一面抱著胳膊,玄馬一面把頭歪向側邊。
「老爸…」
「早乙女兄,你有什麼頭緒嗎?」
早雲從旁眺望著玄馬。
「這麼說來,知不知道哪裡有大竹子自生的竹林呢…我記得好像有被小茜詢問過的樣子…」
玄馬回答道。
「一定就是這個,不會錯的!」
小靡露出緊張的神色。
「那麼,你怎麼回答呢?早乙女兄。」
早雲也使勁撐起身體。
「我告訴她笹明神谷的事情。」
「笹明神谷?那不是我們常常會去的修行場之一嗎-?」
亂馬回看著父親。
「是啊,那裡的山都被竹林包圍著。一提到竹子就會想到那裡呀。」
玄馬低下頭。
「一定是到那裡去了。」
小靡從旁插話道。
「會沒有回來是因為…」
「我想是出了什麼事吧。」
玄馬和早雲互看著對方。
「真是,會給人找麻煩。」
亂馬如是說完,轉身背向眾人。
「喂,亂馬,你要去哪裡?」
玄馬盤問道
「我到那裡去看看。如果是笹明神谷的話,對我來說就像是走在院子裡一樣。」
「喔喔,你要去嗎?」
早雲露出放心的表情。
不管怎麼說,都還是相當掛心小茜。這就是亂馬。

「帶這個去比較好吧。或許會超出收訊範圍也說不定,但有什麼事情也好聯絡。」
小靡遞出手機。現在這個天道家中,會使用便利的文明產品的祇有小靡和外出授課的亂馬的母親佳香而已。
「謝啦,我借用了。」
亂馬收下後
「如果小茜回來的話,就會打這支手機和你聯絡。啊,使用費可要記得付喔。」
也沒有忘記要加上小靡式的發言。
「還是一樣的精打細算,真是…」
亂馬一邊苦笑一邊把手機放進口袋。
整理好簡單的行李之後,亂馬離開天道家。



(真是的…那個傻瓜…)

一路上都在這麼嘟囔著。

小茜一定是為了園童跑去找竹子不會錯的。

(為什麼,都沒跟我說一聲呢?)

凝視著被雨打濕的車窗,移開視線。
她是那種一旦下定決心,就算是危橋也會毫不猶豫地通過的人。就是那麼的冒失莽撞。
或許,認為在那時候竹子的話題就已經結束的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不管做什麼,內心都紛亂不已。
(沒有被雨淋濕就好了…)



三、

在什麼都看不見的黑暗中,連一盞燈也沒有的山裡面。
從傍晚開始下起來的雨已經停了。
可是,被淋得溼透的身體感到非常的冷。
可說是自作自受,不能動的自己真是悲慘啊。
小茜想,如果等天亮就可以行動了。不過,體力能維持到早上嗎?
因為原本打算馬上就可以回去的,所以輕裝出門,沒有帶什麼東西過來。雖然喉嚨藉由剛才的雨水解除了口渴,肚子餓卻別無他法。
(現在山上的自生樹木還不到長果實的季節,用這隻腳走動的話又很危險…)
不停嘆著氣。
內心深處因為已經鎮定下來,雖然不覺得恐怖,卻開始越來越不安。
(啊-啊,姊姊她們,大概很擔心吧。)
背靠著岩石坐下,無力地仰望著夜空。
除了貓頭鷹的鳴叫聲以及偶爾隨風傳來的竹子搖晃聲之外,山中鴉雀無聲。
(不能遵守約定了吧。)
馬上就要來到的七夕祭。
在天上不被允許相見的牽牛星和織女星祇有一年一度能夠會面的日子。
雖然很清楚那是虛構的故事,卻覺得好像有點能夠明白兩人的心境。
幸好,下過雨後,天空似乎很快就回復的樣子,可以看見星星紛紛出現。在毫無希望的寂寞心靈之中,燃起星光。
不要緊的,振作起來。
在星群閃爍之中,彷彿感受得到這樣的呼喚。應該說,若不是這麼相信的話,就不會一直待在這裡了吧。
山中的地面。好像是觸覺的關係吧,昆蟲的氣息讓人感覺很噁心。雖然四周盡是些因為過黑而無法看清楚的東西,在這個時候或許可以得救也說不定。一邊祈禱不要碰到奇怪的生物,邊靜待早晨。也祇能這麼做了吧。
當然,就算到了早上,或許還是不知道能不能夠行動,甚至會變得如何都無法預料。現在所能做的,祇有默不作聲地,等待早晨。
因為還不是隆冬,山上的寒氣應該還不至於使人凍僵吧。不過,體溫似乎被淋濕的身體給奪走了的樣子,總覺得在微微打顫著。
(祇有先睡了吧…)
意識不清地仰望著星空。


此時,亂馬進入山中。
即使沒有地圖,這座山是從孩提時期就相當熟悉的修行場之一。大概的行動方向都很清楚。
手中閃著手電筒的光芒。
照射地面,一邊追循著小茜的行蹤,一邊走在漆黑的山路上。
那可說是他野性的直覺吧?
他相當確信,她一定就在這座山裡面。
在泥濘的道路上有著像是小茜的足跡。或許,通過這裡是還沒多久以前的事。
藉由殘留下來的小小足跡,繼續走著。
然後,來到傾倒的古木附近。
「被雷擊落的嗎?」
和小茜的想法相同。偶然往下看去,吃了一驚。
因為映入眼簾的是裂成一大塊的繁茂草叢。
足跡就到那裡為止。似乎是滑落下去的樣子,在山路的邊緣處就中斷了。
「這裡嗎?」
亂馬閉上眼睛,朝著地面彎下腰身。爾後,使五官淨空。
充滿濕氣的風吹拂過來。最近,似乎感覺可以掌握到「氣」。尋找著微微傳過來的氣,閉上眼睛集中精神。
「小茜…」
在心中呼喚著。
隨後他彷彿心意已決,步入下垂的草叢中。一邊小心翼翼地撥開草叢,一邊開始往下爬。如果在這裡受傷的話,就前功盡棄了。
確實有追蹤到小茜的氣息。她就在下面。
一面慢慢移動身體,一面朝谷底繼續降落。沒錯,因為斜坡不是很陡,祇要小心一點就不會有問題。他是這麼判斷的。祇是,地面因為傍晚時下的雨而滿是泥濘。
就連被小樹枝弄破衣服都沒有察覺到,祇是一味地往下降下去。


到底過了多久了呢?小茜不知不覺中,開始在睡夢中打起瞌睡來。
因為突然感覺到氣息而吃驚地睜開眼睛。

「果然,在這裡嗎?」

令人懷念的聲音。
是看到幻影嗎?她抬起頭來。
「妳受傷了嗎?」
他剛說完這句話,就在小茜的眼前蹲了下去。然後,一邊打開手電筒一邊小心地觸碰她的腳。
「還好掉下來時是安全跌倒法,祇是輕微地扭到。」
這麼說道。
小茜無法回話,祇是保持緘默。
「真是拿妳沒辦法啊-」
因為他的突然出現,使得小茜大吃一驚。真的不是夢嗎?到確信為止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來,身體會冷吧?」
亂馬從背著的登山背包裡取出毛巾,為小茜蓋上。毛巾的柔軟觸感溫柔地包圍著小茜。

寂靜的山中。雖然因為過黑而無法看清楚,亂馬還是覺得好像鬆了口氣似地咧開嘴角。
「嗯,祇有待在這裡不動算是很值得褒獎啦。在山裡有麻煩的時候,就要等到天亮。這可是很重要的。」
這麼說著,在旁邊坐了下來。
「我們也在這裡等到天亮吧。要是二度遇難可就難看了-」
是為什麼呢。心突然安定下來。到剛才為止的那種不安就像假的一樣。
「可要好好地擦乾身體喔。另外還有,妳看,小霞姊姊有準備熱水瓶。」
接著就把不銹鋼杯遞過來。
小茜點了點頭。
亂馬和自己的話都很少。
熱茶滲透進濕透的身體。不祇是乾燥的喉嚨,就連冷透了的心靈也一起受到滋潤。
亂馬除此之外沒有再說任何話。
沒有責難,沒有慰問。就祇是坐在一旁,一動也不動地仰望著天空。
星群,彷彿在微笑地注視著他們。
「要再喝一杯嗎?」
又點了點頭。
亂馬小心地用水瓶為她倒茶,然後拿給小茜。

不尋常的溫柔對小茜來說是難以接受的。在這種情況下,就像平時那樣,被痛快地大罵一場還比較舒服些。
根本就不知道要對他怎麼說話才好。
溫熱的茶水流經胸膛,進入胃袋。
他祇是在黑暗中一動也不動地注視著。

「為什麼…」
難耐沉默的沉重感,好不容易說出口的話就祇有這麼一句。
除此之外什麼都講不出來。
思緒整個都停滯了。
同時嚥下喉嚨的,是流下來的淚水。
小茜就這樣在嗚咽中把話語一起吞了下去。溫熱的茶水中,有著些許鹹味。
亂馬吃驚地窺看著小茜。
對小茜的眼淚最是沒輒。這麼一哭起來,就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但是,祇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找到小茜時覺得實在太好了的那種安心感。
想要一直待在比誰都還要接近的她的身邊的真實心情。沒有一點虛偽的心。
在天上被分離的牽牛星與織女星的這份心情一定也是不會改變的吧。

他的手有些猶豫地,慢慢地環繞著小茜的肩。他依舊沉默不語。
『愛上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放在肩上的手,對小茜這麼低喃著。

橫跨在遙遠天上的銀河,星群正一齊美麗地閃爍著。
宛如是在引領兩人的相會。


天亮之後,亂馬背著小茜爬上斜坡,踏上歸途。不用說,還帶著一根特大號的竹子。以頭班電車而言,確實是個相當令人困惑的物品。
就這樣,直接到幼稚園去,把竹子送達。
洋平君眼睛閃閃發光的喜悅自是不在話下。
在竹子上,懸掛著園童們各式各樣的紙籤和飾品。

『希望牽牛星和織女星能夠永遠在一起。小茜』
這麼寫著的紙籤也靜靜地在風中飄動著。

《完》

    全站熱搜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