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ANGEL DROP



ACT1˙打工

1
迎接期末考最後一天的那個日子。
亂馬和小茜在同學們的包圍下被邀去打工。大家打算在寒假期間去附近新開幕的大型超市打工。
「哪,好啦,小茜也一起去嘛……反正妳寒假期間也沒有特別的預定活動吧?」
「就是說啊。大家一起去工作也挺好的。」
由佳、小百合、大介和廣志,都是平時就很合得來的同學。
「但是爸爸和姊姊會答應嗎……」
小茜瞄了亂馬一眼說。至今從來沒有自願說想去打工。小霞是不用說的,就連那位守財奴姊姊小靡也沒有做過一般的打工。小靡雖然會販售亂馬全集形式的商品,或是因為一些意外而賺錢,卻沒做過勞動形式的打工。大概是因為小靡自己也很清楚她不適合從事為別人工作的打工吧。
這件事先姑且不論,父親和姊姊們會做出什麼反應,對小茜來說完全是未知數。
亂馬則是一如往常從一開始就裝做無所謂的樣子,對大介他們的提議也不置可否地當耳邊風。
「小茜要來的話,亂馬也會一起吧?反正就算有寒假也是無事可做……」
「就是說啊……既然是小茜的未婚夫,就人情上來說不能置之不理吧。還是說你打算在天道家舒舒服服地度過寒假嗎?亂馬。」
大介和廣志都露出調侃的笑容問道。
「誰要舒舒服服地度過啊……」
亂馬不悅地別過臉去。
「哪,小茜……來嘛……」
由佳和小百合都興致勃勃地邀約。
小茜的心也因為她們的熱情而受到動搖。與其說為了經濟考量,不如說也想嘗試接觸社會面。平時都只有往來於學校和住家,家庭環境又很不平凡。去見識一下所謂的現實社會也不錯。
「好吧。我去跟爸爸他們說說看。」
小茜下定決心似地答應了。亂馬在一旁用不悅的表情望著她,保持沉默。

……算了,早知道會這樣……

他的未婚妻是一旦說出口就無法讓她放棄的類型。只要她答應下來,自己就非跟去不可。他理智地作出判斷。
「亂馬也來嘛。總不能丟下未婚妻不管吧?」
大介說著,手便搭上亂馬的肩膀。
「就是說啊,這樣一來也能確保聖誕禮物的資金來源了……對吧,亂馬。」
廣志用女孩子們不會聽見的聲音低喃著。

……聖誕禮物啊……

這個詞彙現在才在亂馬的腦海中來回盤旋。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想到,但是只用家裡給的零用錢去買總覺得很寒酸。拜託小靡之後的代價又會很可怕。
……準備考試的時候受到她很多的照顧……好好地給她一個回禮也不壞……
笨拙的亂馬若是沒有藉口,就會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送出聖誕禮物。他偷看小茜一眼,暗自下定決心。

一回到家,小茜就去找正在餐室跟玄馬下將棋的父親,和他商量朋友們邀她一起去打工的事。
「哪,爸爸,我可以去嗎?」
小茜說出事情的梗概,並說完自己的意見後,詢問早雲。
「哎呀……要去打工……就算不用特地去做那種事,小茜也不會為零用錢傷腦筋吧?」
正在一旁做編織的長姊小霞插口說。在家幫忙家事的天道家主婦似乎對打工本身抱持否定態度。
「姊姊的想法還是一樣的古板耶……反正又不是做什麼不好的工作存錢,有什麼關係呢?而且亂馬理所當然地也會一起去吧?」
小靡幫小茜說話。
「咦……啊、嗯,變成『我也』要去嗎……」
亂馬因為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感到有些困惑地回應。
「等等,為什麼你也要去打工啊……」
小茜回瞪著亂馬。
「少囉嗦……我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啊,話說在前頭,跟妳可是「毫無關係」!」
亂馬一臉不悅地反擊她。
「也對,我覺得亂馬先有一點社會經驗不是壞事。老公你說呢?」
佳香邊摺疊換洗衣物邊開口說。
「說得也是……讓亂馬藉這個機會學習一下現實社會的殘酷也不壞……」
玄馬雙臂交抱,同意佳香的說法。
「哼!在現實社會學習這種話,從沒正經工作過的老爸根本沒資格對我說……」
亂馬對父親的意見不屑一顧。
「好!我答應。」
早雲看著小茜爽快地允諾。
「真的嗎?爸爸!」
小茜的雙眼閃閃發光。
「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不過條件是未婚夫亂馬也要一起去。」
早雲注視著小茜一口氣說完。
「咦──!?如果亂馬不來就不行嗎?」
小茜不禁脫口而出。
「拜託……我也不想跟妳一起去打工的好嗎……」
亂馬也失望地說。
這一對都很不坦率,像這樣交談就會更加地演變成隱藏起彼此心情的互相鬥嘴。
「沒錯,現在是年底,街上亂得很。跟亂馬在一起我才放心讓妳去工作。知道了嗎?小茜、亂馬。」
早雲雙臂交抱地對兩人果斷且仔細地交代道。
「嗯,好吧。這也是沒辦法的。」
小茜雖然故作出不服氣的樣子,事實上跟亂馬一起她覺得很放心。
「好啊,我就陪妳吧。」
亂馬的心情也和小茜一樣。

於是兩人的打工生活開始了。
充滿風波的寒假也拉開序幕。

2

「我們出門了──!」

亂馬和小茜在晨光中一起跑出大門。
打工是從今天開始。考試結束後,事實上就是寒假了。之後只剩下20號要到學校去拿成績單。(譯註:日本的高中第一學期期末考通常是在12月的第一周舉行,寒假則一般是從12月25日前後放到1月的第一周(以上時間會因地區而有差異)。)因為距離聯考還很久,風林館高中的2年級學生們可以心無旁鶩地打工度日是很常見的。
亂馬難得沒穿中國服,而是穿上佳香準備好的汗衫和牛仔褲。光是這樣就有種在跟別人一起奔跑的感覺,小茜忍住不經意地露出的笑容。
「幹嘛呀,盯著別人的臉看個不停……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亂馬回看著一旁的小茜。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啊……」
小茜吐出白色氣息回答。
「聽起來真不舒服……哼!我才不想被妳這個水桶腰說那種話呢!」
說完,不坦率的亂馬輕巧地躍上圍牆。
事實上亂馬自己也對和平時不同的打扮感到不知所措。
他們在半途與廣治、大介、由佳和小百合會合,走進營業前的超市。

小茜她們一起接受面試後,當天就被錄用了。
於是從今天開始一直到傍晚五點半都要在這棟建築物裡工作。

男生們負責需要勞力的後場作業,並且以管理日用品和食品每天的出貨為主。亂馬也不例外,他和大介、廣志一起負責一樓的商品:記錄和管理從運送商品的卡車平台上卸下的堆積如山的紙箱,同時要不斷地把紙箱放上手推車搬進賣場。
亂馬擁有在一般高中生之上,不,應該說是非比尋常的運動神經。即使在這裡,他的實力也發揮得淋漓盡致。他的肌力和腕力立刻就嶄露頭角,大介和廣志很快就唉唉叫的吃力工作也難不倒他。亂馬立刻在後場變成備受重視的人才。
不僅如此,持續鍛鍊過來的結實肉體讓他就算不喜歡也會引人注意。擁有勻稱體格的亂馬曾幾何時已變成歐巴桑們、職員姊姊和打工的女高中生和大學生的注目焦點了。
另一方面,小茜她們幾個女生則被分配到販售食品、雜耍商品和玩具等等的年終賣場。小茜和由佳兩人隸屬於文具和玩具賣場。小百合雖然被分配到其他的創意雜貨,因為賣場就在附近,並不會有疏遠的感覺。
由於不可能一開始就去接待客人或是負責收銀機,為了讓她們熟悉賣場,於是被指示去整理商品。賣場的貨架比想像中還要混亂,必須小心且迅速地把貨品一個個整理好是她們的第一份工作。
說到小茜,就會讓人想到她是個比一般人還要不靈巧的女孩。
雖然她都會竭盡全力,粗心大意的本性仍會一如往常地表現出來。有時是出商品的時候翻倒手推車,有時則是把商品陳列在不對的地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錯。她在被分配到同個區域的由佳的協助下,用不習慣的動作不知所措地工作著。

很快就掌握訣竅,立刻成為戰力並背負著強烈期待的亂馬,以及不得要領,艱苦奮鬥的小茜。
兩人的活躍可說是強烈的對比吧。

小茜雖然每天慢慢地進入狀況,卻也常對自己的糟糕成果感到自我厭惡。很自然地她嘆息的次數越來越多。
因為小茜都會露出不像她平時精明幹練的表情,亂馬在一旁很擔心地關注她。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

第三天午休的時候。
小茜在後場旁的自動販賣機旁邊,和先約好的廣志、大介、由佳和小百合小聚。很難得大家的休息時間會在同一個時間。這類超市不可能讓員工同時休息的,休息時間通常都會個別排開。
小茜靠在自動販賣機上,大嘆口氣。
「妳怎麼了?」
小百合問道。
「嗯,我覺得我與其說在工作,不如說是在妨礙。我沒辦法像由佳那樣用包裝紙包裝商品,而且我光拿著商品都會驚慌失措的對吧?我在想這樣好嗎?」
小茜有氣無力地回答。
「我覺得妳絕對有派上用場喔。小茜是照自己的步調在努力……」
大介在一旁對小茜說。
「對呀,妳可是有確實做到符合薪水的工作的。就算只有整理商品,那也是很出色的職務。我的賣場主任說,如果商品的出貨量不足,會無法做到庫存管理,根本訂不了貨。一旦訂不了貨,就會增加缺貨風險(業界用語,有庫存的時候應該能大量賣出的商品,因為缺貨無法販售而造成損失之意。)。也就是說他們希望我們這些突然冒出的工讀生做單純的工作就好了。」
小百合一邊拿出罐裝咖啡,一邊對小茜回以充滿說服力的回應。小茜呆呆地望著這一幕,又嘆了口氣。
「不要緊的。小茜不是很親切地接待老人家和小孩子嗎?剛才也很得心應手地哄著迷路的孩子……」
由佳笑著說。

「照顧老人和小孩不是妳最擅長的領域嗎!」

不知何時出現的亂馬在後方說道。
「你說什麼?」
小茜瞪大眼睛,轉向亂馬。
「總之,好好地幹吧。光是著急什麼也不會開始的,從可以做到的處理起就好了!呶,慰勞品!剛才商管部(商品管理部的簡稱)的伯母給我的。」
亂馬邊說邊把一罐溫熱的鐵罐丟給小茜。
「掰啦!」
一說完他就轉向後方,邊揮手邊迅速離開現場。
「什麼嘛,說得那麼冠冕堂皇的……」
小茜目送他的背影不高興地說。
「亂馬還是一樣啊……明明有更好的說法的……」
小百合邊笑邊說。
「那樣也沒什麼不好呀。他好像打從心底在擔心小茜喔,真令人羨慕。」
「亂馬那傢伙雖然老是抱怨個不停,卻都有好好地在關心小茜呢。」
由佳和大介也接著說。
「才沒有……那回事呢。」
小茜面紅耳赤起來,不悅地回嘴。
「那罐飲料就是最好的證據。啊──啊,多謝招待!」
廣志丟掉喝光的罐裝飲料後,馬上回去工作了。

小茜握緊手中那罐亂馬丟來的溫熱咖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