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HALFMOON
原文名:Christmas Battle



ACT˙5 然後聖誕夜更深



九、

將禮物送到孩子房的委託圓滿結束。
不過聽說還有歸途要走完,亂馬感到頭暈目眩。
一想到必須再和保全系統半藏君對戰就讓人覺得厭煩。
相較之下,半藏卻非常有精神。祇要沒破壞這傢伙的中央控制室,它根本就不會知道何謂疲勞。因為它是機械。
半藏從鯱瓦發出的聲音粗野且精力充沛。
而且保全系統還有很多存活著。加上最大的問題在於,小靡借給他用來封鎖保全的散彈槍因為剛才一片混亂,不知掉到哪裡去了。

『剛才是俺太大意。沒想到你會為了避開電流波,瞬間拔下屋頂上的避雷針。這次俺不會輸的。』
看來半藏識破亂馬剛才使用的把戲。
『唧嘰唧嘰』它很開心地射出子彈。不僅如此,甚至連被吹散到四處的磚瓦都朝亂馬飛來,陷入相當悲慘的處境。
「渾蛋!搞什麼啊-!」
亂馬一邊閃躲飛來飛去的物體一邊亂竄。
『呶呼呼,別以為你逃得掉!』
很明顯是半藏占優勢。
一邊躲避飛來的物體一邊逃跑的當中,亂馬的身體突然往前倒下。
他完全忘記吞噬小茜的大洞穴敞開在那裡。等他發現到,為時已晚。
「嗚哇!慘了!」
他倒栽蔥地掉進深淵。
碰到柔軟的東西才停止掉落。
「痛、痛…可惡-!那個變態機械!」
「亂馬!」
小茜因為出奇不意的落下物而嚇一跳。
「喔,小茜,妳沒事吧?」
亂馬一邊做作地拍拍屁股一邊笑道。
「你才沒事吧?委託呢?禮物呢?」
「已經送到了,委託結束了。但是,那個機械傢伙…」
當他們在交談的時候,支撐兩人的地板突然發出『嘰-』的聲音。
「怎、怎麼回事?」
「什麼?這個地板好像一直往上升耶。」
地板緩慢地開始向上延伸。
「哇!半助,你想幹嘛?難道你要對小茜…」

亂馬擺出架勢。

『不需要那麼警戒吧?別人可是特地為你們著想耶。』
「你想做什麼?」
『別擔心,主人解除系統了。』
「啊?解除系統?」
『對,沒錯,雖然非俺本意。總之已經結束,不需要再戰鬥。』
亂馬無法馬上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
他們來到磚瓦上後,半藏說:
『電流波也解除嘍,上來這裡吧。』
金鯱瓦開始亮起燈光。在兩對鯱瓦中,金鯱瓦應該是和半藏的本體是直接聯繫的。
「真的嗎?你真的切斷電流了嗎?」
『真是疑心病重的傢伙。你以為俺會用那麼可怕的眼神看小茜妹妹嗎?就算系統仍在運作,俺也不會做出那種舉動的。』
不知為何它很自傲地說。
「我先上去吧。」
「哇啊!別輕舉妄動。喂,小茜!」
亂馬雖然著急,還是尾隨著她。
他們毫無阻礙地攀登上去。
『看,什麼事都沒有吧?』
「現在的確是這樣。」
亂馬苦笑道。直到現在還是對半藏態度突然軟化感到難以置信。
『不管被你說什麼俺都不在乎,反正小茜妹妹什麼都沒說。哇哈哈。』
這個保全機械似乎真的相當中意小茜的樣子。如果看到小茜不好的一面,它會不會壞掉呢?亂馬突然想到這件事。不僅人類的男性,連機械的雄性都能擄獲的少女,就是指小茜吧。
『不管怎麼樣,快到這裡來吧。』
半藏邀請兩人。
『雖然很遺憾,不過是俺輸了,所以俺特別招待你們到這裡來。』
半藏繼續說下去。
『在那之前俺祇想確認一件事。剛才你並沒有置俺於死地,但是你明明有很多空檔和機會的,為什麼不呢?』
他對亂馬接二連三地追問。
「因為沒有必要。」
亂馬仰望著對自己問話的金鯱瓦回答道。
『沒有必要?為了確保安全而給予敵人最後一擊不是很稀鬆平常的嗎?』
「才沒那回事。就算是和人類戰鬥也不會打到殺掉對方吧?那是很正常的。所以我認為不需要「置於死地」。第一,我不是為了戰鬥而來的;當然也不是來當小偷,而是因為今晚是聖誕夜…」
感覺天上的星辰都一起喧鬧起來。
『聖誕夜…又是個俺不懂的詞彙。』
「也就是耶穌基督的生日前一個晚上的慶典,對你來說大概無關痛癢吧。總之要盡可能避免無意義的爭鬥。」
『俺真是不太懂人類的想法。不過算了,你們上來這裡吧。』


在半藏的催促下,兩人登上最高處。

「哇~好美…」
小茜一爬上去就將手放在鯱瓦上,讚嘆道。
蓋在高台上的這幢宅邸能夠一覽無遺新宿第二市中心和東京鐵塔。都會的霓虹燈忽隱忽現。這就是連在聖誕夜也不入睡的不夜城˙東京市。
『很漂亮吧?這裡的視野是最棒的。』
夜風咻地吹過。
「危險-!」
支撐住小茜搖搖欲墜的身體的是亂馬強健有力的手臂。
「謝、謝謝…」
小茜羞怯地笑著。
『小茜的笑容好耀眼哪…唉,真羨慕人類。』
「你在憂鬱什麼啊…真不像你。」
『俺可不想被你這樣說…嗯,算了。你們就暫時在這裡欣賞夜景吧。那個,因為今晚是剛才說過的那個什麼…聖誕夜對吧?』
半藏繼續說。
『啊啊,那俺就去休息一下了。因為主人命令俺到明天為止都可以去休息。你們兩個好好玩,俺不會打擾你們的。』
「什麼打擾啊…」
『俺可是好意邀請你們上來的欸!有什麼怨言嗎?』
半藏有點不高興地說。
「沒有怨言喔,謝謝你…聖誕快樂,小半。」

「咦?」

小茜倏地靠近金鯱瓦,將嘴唇貼在揚起的尾鰭。

『哦呵呵-…』
「小、小茜!」
半藏的嘆息和亂馬的怒吼同時吐出。
「有什麼關係,今天是聖誕夜呀,是特別的晚上。」
小茜很快樂地笑著,回應亂馬。
『雖然不太懂,不過所謂的聖誕夜,真是不錯啊♪』
和心情極佳的半藏形成對比,亂馬悶悶不樂。
『你在吃俺的醋嗎?看你那張表情…哇-哈哈!雖然很想嘲笑你一番…不過俺差不多該進入休眠了,今天真快樂,感激不盡。小茜妹妹,再會了。聖誕快樂哩♪』

它說完這些話後,就安靜下來。
讓人懷疑直到剛才為止的吵鬧聲到底是從哪傳來的。

不過,亂馬的態度依舊曖昧不明。
寂靜的空間祇剩下兩人。
冷冽的夜風吹過剛才還相當熱鬧的屋頂上。
「討厭…你在悶悶不樂什麼呀?」
小茜面帶微笑,回過頭去。
「少囉嗦!」
很明顯他的心情不好。
「莫非你在吃醋?」
亂馬閉嘴不答。
「你的個性真容易理解。」
「誰會對像妳這麼不可愛的女人…」
他的話還沒說完,小茜就把藏在身後的東西迅速拿到亂馬的面前。然後,那東西立刻輕飄飄地落在站在一旁的他的衣領上。
「小茜?」
因為她突如而來的行動,亂馬僵直在原地。
脖子四周感覺到溫暖柔軟的觸感。
「這是…」

「今年我可是有好好地接受伯母的教導編織出來,我想中途也沒有綻線才對。」

「原來是這樣啊,妳為了織這個,每天晚上都在熬夜。」

心中湧現出一股感動。身邊的小茜的體溫透過毛線傳達過來。
雖說是比去年要出色好幾倍的禮物,不過每個網眼的大小不一是小茜的風格吧。
「小茜…謝謝。」
他認為那是極其自然的行為。
他慢慢地將小茜抱向自己的胸口。
「亂馬…」

就在兩人慢慢地閉上眼睛的那瞬間。

周遭突然亮了起來。
『鏘、鏘』鐘聲響起。
不僅如此,還感覺到一股妙不可言的氣息。

「啥?」「咦?」
他們吃驚地睜開閉上的眼睛,感覺鯱瓦好像在眼前不懷好意地笑了一下。

「你這傢伙-!剛才不是說系統被解除,不會來打擾的嗎!」
『那是祇有在二十四日。』
「啊?」
『剛才是午前零點的鐘聲,今天已經是十二月二十五日,所以俺又開始運作了。』
「喂!我可沒聽說這件事!」
『俺不管是對時間還是任務都很認真的!俺就是這樣的系統。』
「別給我自吹自擂!」
『覺悟吧-!』

「哇啊!」「呀-!」
兩人的腳下崩塌。磚瓦屋頂再次敞開大洞,他們倒栽蔥地落下。亂馬拼命地保護著小茜,正想用受身姿勢著地時,身體撞上柔軟的東西。然後他的意識轉暗。



十、

「到家了喔。」
他因為這個聲音而睜開眼睛。
一醒過來,他和小茜兩人正坐在外國轎車裡。
「這裡是哪裡?」
「我記得剛才從宅邸的屋頂上…」
他們左顧右盼地環視周圍,看到一扇眼熟的大門。
「因為你們被半藏君捕獲而失去意識,所以在下把你們運到這裡來。看你們很疲憊的樣子…」
蒙面男說著,打開車門。
「辛苦兩位了,酬勞會另外奉上。那麼,在下就此告退…」
男人讓兩人下車後,祇留下這些話,就再次啟動車子離去。

「總覺得不明所以然…」
「不過,總之平安無事地回來的樣子…」
「妳沒受傷吧?」
「嗯,完全沒事。亂馬呢?」
「如妳所見的活蹦亂跳。」

離天亮還有一些時間吧。冷空氣從上方降下。
「雖然感到難以釋懷…不過算了,我們進去吧。」
「是啊…一直待在這裡會感冒的。」
小茜吐出白色氣息。
接著一個冰冷的東西落在臉頰上。
吃驚地抬頭向上望,白色且輕飄飄的塊狀物自天空飛降下來。在門燈的照耀下發出美麗的光芒。
「雪?」
緩緩飄降的白色塊狀物的數量開始增加。
「難怪會這麼冷…」

亂馬把手伸向圍繞著自己脖子的圍巾,倏地繞過小茜的纖頸。
然後兩人並肩仰望著飛舞飄落的雪。




「辛苦你了。」
一位女性在剛才的宅邸迎接蒙面男。
「那裡有杯溫熱的甜酒,喝完後去休息吧。佐助。」
「感激不盡。」
男人應聲後摘下面具,面具下露出的是忍者的頭巾。
「不過…小靡小姐也真有一套…」
「呵呵,是嗎?」
「竟然因為和晃少爺的聖誕老人賭注,把早乙女亂馬先生和小茜小姐拉到這裡來,而且還是從過去帶來的。」
說完,男人從懷中掏出一面小鏡子。
「那是改變思考呀。我是之前回老家的時候,找到南蠻鏡時想到的。」
所謂的南蠻鏡,就是八寶齋擁有的那面能夠隨心所欲地穿越時空的女傑族寶物。
「不過您為什麼會去委託過去的他們呢?」
「想也知道呀。你覺得現在的兩人會在聖誕夜來幫忙嗎?」
「…應該不可能吧。」
「對吧?他們現在如膠似漆到想生個孩子呢。光是過自己的聖誕夜就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我可沒那麼不識風情。」
小靡微微一笑說。
「過去的他們不論被周遭的人說什麼,都不會想在聖誕夜創造屬於兩人的時間。而且他們從以前就是格鬥狂,能突破半藏的防線的祇有他們呀。」
「原來如此…嗯,看來是正確決定。」
「是呀。半藏是個很好的刺激,也提供極佳的實地訓練場。不過我發現要商品化還有很多地方必須改良。」
「少夫人真是精明哪…」
「那當然,九能財團還要展露更多觸角呢。話說回來…」
小靡繼續對佐助說。
「你多少去睡一下吧。明天傍晚孩子們的爸就要從夏威夷回來了,爺爺也會一起回來。」
「說的是,帶刀少爺也要回來的話,明天開始會很忙碌吧。」
喝完甜酒後,佐助匆忙地離開控制室。

「接下來…我也睡覺吧。熬夜可是美容的大敵呢…半藏。」
『是,請問有何吩咐?』
「再來拜託你囉。」
『遵命。昨晚雖然輸給亂馬,但俺不會讓小偷進入的。宅邸的防護完美無瑕!』
「真是可靠呢…」
『不過,好想再看到小茜妹妹喔…唉。』
「明年聖誕夜還可以見到喔。」
『呶喔?真的嗎?』
「是啊…因為明年換妹妹沙耶說想要看聖誕老公公。」
『那麼,那個男人也會來嗎?』
半藏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
「嗯,那是當然的!」
小靡一口斷定。
「因為我還是會經由過去的我召喚他們呀。」
『呼呼呼~又能跟他戰鬥爭奪小茜妹妹嗎?下次俺絕不會輸的。然後,小茜妹妹就會再給俺一個聖誕快樂的親吻了-!』
半藏心情愉悅地說。
「那之後拜託你囉。」
小靡伸個大懶腰後,關上控制室的門。

亂馬感到背脊竄過一股寒顫。
「怎麼了?」
小茜不由得回看亂馬。
「啊、沒有,祇是感覺有人在談論我的樣子!」
「有人是指誰?」
「像是那個變態機械傢伙...」
「看來你很累了喔。」
是覺得亂馬的說法很可笑吧?小茜噗哧地笑出聲。
「也許吧...畢竟發生過很多事。」
「是呀...發生過很多事呢。不過很開心。」
「是啊...但是我已經不想再跟那個變態機械打了。我可不希望我的公主殿下被一個來歷不明的機械偷走。」
說完,亂馬將小茜輕輕地拉近自己。
手掌傳來小茜微熱的體溫。
小茜也默默地把身體靠向亂馬。
「不論對手是誰,我都會保護妳的。」
總覺得從他把自己拉過去的手上聽到這句話。

兩人並肩凝視著天空的雪。
聖夜中靜靜飄落的雪,不斷地降至地面並堆積起來。
明天會是一片銀白色的世界吧。





全站熱搜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