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HALFMOON
原文名:Christmas Battle



ACT˙4 最終決戰



七、

最終決戰展開。
『儘管來吧。俺絕對會阻止你的。』
整幢宅邸開始震動。半藏君的系統似乎全部啟動了。
「啐!真麻煩。」
亂馬一邊閃避從四面八方朝自己攻擊而來的催眠瓦斯和催眠彈一邊前進。面對佈滿整幢宅邸的保全陷阱,必須單手操作散彈槍竭力戰鬥不可。
對手是機械,這對他來說或許是難以對付的。
因為難以讀出氣息。
和人類不同,它們沒有殺氣。
必須在它們攻擊自己之前,仰賴機械聲先下手為強。相對的半藏將亂馬視為一個個體,熱源感應器要得知人類的行動簡直易如反掌,實在是壓倒性的不利狀況。
『右邊,屋頂後方有安裝大型系統,避開它!』
小靡經由手機下指示。
「好,是那個吧!」
『這次是左邊,在你的前方!』
亂馬抓好散彈槍,遵從小靡的指示射擊。但是小靡祇說是大型系統,幾乎等於沒幫助。
即便如此,他還是順利躲開半藏設下的陷阱。也有子彈與他擦身而過。
半藏也毫不認輸地拼命攻擊。
它幾乎不說話了。系統一旦沉默不語反而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啐!半藏那傢伙,一直一聲不響地做出攻擊。」
亂馬的額頭上也滲出汗水,身體已經感受不到冬天寒冷的空氣了。
五感必須要比和人類對戰時更加敏銳才行。他靜心傾聽,分辨出機械聲的來向。
「那邊嗎!」
他辨識出微小的聲音後發彈。祇要慢一步遊戲就結束了。

「亂馬…加油。」
小茜在落下的洞穴中仰望夜空,低喃著。
上方不時響起槍聲和爆炸聲。亂馬應該正一邊拼命戰鬥一邊朝孩子房前進吧。
冬季夜空在小茜的視野上方誇耀地閃爍星辰。
『妳很在意他嗎?』
從某處傳來一個聲音,是半藏的聲音。
「那是當然的。」
小茜挺胸答道。
『理所當然嗎…』
半藏彷彿在思考似地說。機械應該是沒有感情的,這個半藏總覺得很像人類。雖然表達方式很生硬,卻讓人無法怨恨,小茜這麼認為。
『那個男人是小茜妹妹的什麼人?』
「他是我的未婚夫。」
小茜用清澈的聲音回答。
『未婚夫…嗎?』
半藏反覆道。
「沒錯。」
『未婚夫......俺不懂。』
那個詞彙應該沒有編進他的線路中吧。那對保全系統來說一定是沒有用的詞彙。
『也就是,小茜妹妹喜歡那傢伙……嗎?』
「我喜歡啊。」
不知為何很率直地回答。平常的話總是會試圖掩飾或閉口不談的。
『所以才會是未婚夫嗎…』
「是啊…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他繼續當未婚夫吧。」
與其說是對半藏說,實則在面對自己的內心,小茜這麼回答道。
不過,半藏在那之後沒有再說過話。雖然不清楚他到底從小茜的對答中抓到什麼,不過能確定的是它和亂馬的戰鬥已漸入佳境。
因為從外面傳來的爆炸聲更加響亮了。
「亂馬,我相信你一定會贏的。」


「差不多該一決勝負了吧?半助!」
亂馬面向瞭望樓頂端叫道。
他推測半藏本體的中央感應器就在那裡。雖然控制裝置應該在別處,但是他直覺最大的感應器應該就裝設在那裡。因為瞭望樓頂端是這幢宅邸最高的地方,沒有任何遮蔽物,視野也是最好的。裝飾在頂端正下方的金銀鯱瓦的其中之一可能就是感應器的本體吧。『不,也許兩者都是。』亂馬想著。
煙囪就從金鯱瓦的正下方冒出頭來。祇要能跳進那裡就沒問題了,應該說不那麼做就無法抵達孩子房。
『俺不叫半助。記性真差的臭小子,你是少年癡呆嗎?俺是半藏,半藏。』
被叫錯名字的半藏相當不高興,生氣起來。
「哼!我也不叫臭小子,我是早乙女亂馬。給我好好記住,半助!」
『真是惹人生氣的臭小子。哼,也好,確實是最後一戰了。這是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戰鬥…』
半藏停了半晌後,轉向亂馬說。
『如果俺打贏你的話,俺要借小茜妹妹一個晚上。』
「嗯?」
亂馬彷彿在說『你在說什麼』似地哼了一聲。
「你這傢伙-!該不會是想做什麼下流的事吧?」
『真是愚蠢,才沒有像你想的那種事呢。俺祇是想要小茜妹妹用抹布幫俺擦拭全身的灰塵。還有…『哈-』的在俺的身上吹口氣,然後,啾啾啾啾。』
「你在想什麼啊!」
亂馬怒上心頭地叫道。
「我絕對要阻止你!別想碰小茜一根手指。」
『呼呼呼,有趣,那就決一勝負吧!』
曾幾何時,原本是送達禮物的委託已經完全轉變成小茜的爭奪戰了。
亂馬對戰機械。不,是亂馬對戰鯱瓦。兩邊威風凜凜地互瞪著。
這種亂七八糟的對決至今曾經有過嗎?如果有觀眾在場,會感到很有趣吧。不過當事者們可是非常認真的。
亂馬一步步地縮短和鯱瓦之間的距離。
亂馬所站立的地方到鯱瓦所在的屋頂相距二、三十公尺,必須一口氣跳過去。而到底哪個是它的本體呢?要說兩者都是也說得通。
『當心!亂馬君。半藏的武器不祇有催眠彈和催淚彈,它也會用電擊喔。』
小靡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
「我想也是吧…它的氣息活蹦亂跳的,而且那種讓人難以置信那是機械會有的精煉氣魄,正對準著我。」
身處在深夜的冷空氣裡,亂馬吐出白色氣息。和機械對戰也無法使用飛龍昇天破,因為半藏沒有熱氣。
「不過,我有勝算!」
亂馬一口氣高漲自己的鬥氣。
「看招-!」
他大叫道,敏捷地奔上前去。



八、
冰冷的月光自天空灑落在亂馬身上。瞭望樓的磚瓦屋頂開始被夜露潤濕。
『俺贏了!』
半藏抓住用身體衝撞過來的亂馬,立刻宣言勝利。
屋頂上爆出藍白色的火花。
「嗚哇-!」
亂馬揚起叫聲。
『亂馬君!』
手機裡傳出叫聲。
『呼呼呼,你不可能逃離俺的電流波的!』
半藏在瞭望樓的前方張開了看不見的障壁,也就是電流波之壁。
『投降吧。不然你可是會被烤焦的喔。』
半藏彷彿在宣揚勝利似地對被抓住的亂馬說。
「還沒呢…我不會輸的!絕對不會讓小茜被你任意擺佈!」
『真是頑固的小鬼,那加強電流看你認不認輸?』
半藏提升電流的波動。
亂馬的表情扭曲。
『看你能撐到何時?應該已經快失去意識了吧。』
半藏使出全力束縛住他。
「哼!以為我會因為這樣就死掉,你可大錯特錯了!」
『那麼,這樣如何?再繼續下去你真的會必死無疑喔!』
半藏對已經快要發不出聲音的亂馬施加更多電流。
「你上當了!」

亂馬不懷好意的一笑,立刻握緊拳頭。
「飛龍昇天破-!」
冷氣的狂風穿過亂馬的右掌。
他利用半藏的電流波所產生的熱能,做為打出飛龍昇天破的準備。電力產生的熱能以他為軸心匯集起來。

『嗚哇-!』
半藏發出慘叫。屋頂的磚瓦隨著昇天破的波動一起向上飛舞,並被持續吸入龍捲風中。瞭望樓上開始生成小龍捲風。
「趁現在!」
亂馬迅速跑了出去,一溜煙地跳進煙囪內。

「喝啊!」
他跳進的煙囪大約是一個人可以通過的大小。他不斷地向下滑落。
當他咚地落地時,視野開闊起來。
一盞夜燈浮在黑暗中。
凝神一看,這裡的確是孩子房。牆邊擺有兩張床鋪。
「成功了!」
他很自然地露出笑容。
「呼…多虧有這個才能得救。」
亂馬放開緊握著的物體。在他手中的是裝設在瞭望樓上的避雷針。他摘下避雷針,代替地線來抵抗剛才的電流。
根據建築基準法,蓋到一定高度的建築物都有義務要設置避雷針,所以這幢宅邸也有避雷針。
接著他偷偷地把手伸向掛在枕頭邊的襪子,從手中的袋子取出禮物。
「真是的…不過就是為個禮物,為什麼我得要這麼辛苦呢…都怪小靡那傢伙。」
他自言自語地說。
他忽然望向在一旁睡覺的孩子。
「這孩子…怎麼回事?長得好像誰喔…」
亂馬看著少年的睡臉,一時想不起來地站在當場。
「嗯…」
他思索著。

「是誰?」

突然傳來聲音。
(糟…吵醒他了嗎!)
亂馬緊張地僵直在原地。他慌忙轉過頭去,把塞在口袋中的鬍鬚拿出來戴在臉上。
『別擔心,交給我…你就站在那裡吧。』
手機傳來輕語的聲音。

「難道是聖誕老公公?」
一個沙啞的老人聲音制止了想要從床鋪上站起來的孩子。
『呵-呵呵,聖誕快樂!這一年裡,有沒有當乖孩子啊?小晃。』
聲音是從手機傳出來的,應該是小靡用變聲器改變音色吧。
「哇,你知道我的名字?」
男孩子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當然囉,我知道乖孩子的每一件事喔。』
「那我的禮物呢?」
『已經放進那隻襪子裡了。』
一聽到這句話,男孩馬上窺看襪子。
「真的耶…」
就算再怎麼老成,都還是個孩子。他的雙眼因為看到禮物而閃閃發光。
『明年我還會再來的…你要乖乖聽爸爸和媽媽的話喔。還有,也要好好照顧妹妹喔。給妹妹的禮物也一起放進去了。』
亂馬認為必須趁男孩還沒發現聖誕老人是少年變裝的時候盡快離開這裡。
「你要走了嗎?」
男孩突然叫住他。
『是啊,得去下一個孩子的家。大家都在等我來呢。再見囉,小晃。』
亂馬刻意向他揮揮手,然後想要走向房門。
『笨蛋…要從煙囪離開!』
「不好…」
男孩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走來走去的聖誕老人。
「怎麼了?聖誕老公公。」
『咳!』小靡咳了一聲後回答。
『我想從煙囪離開好了…』
亂馬滿不情願地走向暖爐。

「喂,要怎麼上去啊?難道要我爬上去?」
『答對了!』
「啥…」
『再不快一點晃要走過來了喔。小孩子的好奇心是很旺盛的。』
「好啦,爬上去就行了吧,我爬就是了…」
亂馬使勁朝上伸長手臂,然後雙腳一邊鉤著磚瓦一邊爬出去。
「真是的…為什麼我還得做這種事…」
『別抱怨,直到最後都不可以鬆懈!這是謀略的基本要訣!』
汗流浹背地一味往上爬。
才剛爬到出口,小靡就說了。
『對了、對了,離開的時候,和半藏君的戰鬥也好好加油喔。』
「啊~?」
亂馬不禁叫了起來。
『那是當然的呀?系統又沒有關閉。』
「也就是說,祇要一離開這裡…」
『嗯,被抓到也沒關係,反正任務已經完成了…』
「呃、喂,不是那個問題吧?」

他認為小靡不是在開玩笑。
他嚥下一口唾液。

『呼、呼、呼,俺正在等你呢。』
「呃…」
鯱瓦正瞪著他,看起來像在微笑。

「饒了我吧!」

亂馬的慘叫在夜空中迴響著。

全站熱搜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