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月島實紀
原文取自:yumoresuku Web.
原文名:IS IT YOU



我不再迷惑了。
我祇想和妳一起活下去。

「喂,鋼牙。你知道這個故事嗎?」
「你是指什麼?」
「四魂碎片還是完全型時候的故事。」
大家都因為想知道銀太到底要跟鋼牙說些什麼而停止了交談。
「五十年前,那顆四魂之玉好像是由某個巫女守護的。巫女的名字叫桔梗。她被一位想得到四魂之玉的半妖所注意。曾幾何時那名巫女和半妖相戀了。雖然桔梗擁有很強大的靈力,但因為愛上那位半妖使得靈力減弱,被妖怪趁虛而入,落入陷阱然後失去生命的樣子。」
「那個半妖後來怎麼了?」
「他好像也掉進陷阱,被那位叫桔梗的巫女給封印起來的樣子。後來四魂之玉就此消失了。但是,好像現在又再度出現了喔。」
「喂,銀太,你是從哪裡聽來這故事的?」
「嗯-我忘了啦。畢竟已經是好久以前聽說的了。我還因為這個故事到底是真是假而覺得難以置信呢。但我為什麼會突然想起來呢?」
我幾乎忘記那時候銀太所說過的故事了。
直到追著奈落來到這個地方為止。

犬夜叉一行與七人隊的戰鬥慘烈至極。
桔梗在睡骨以醫生的身分居住的村莊中負傷。
在死魂無法進入的這個地方,桔梗根本無法站立。
「可以保護桔梗的人祇有犬夜叉吧?」
「…阿籬。」
「我不要緊的。」
犬夜叉想去追丟下『我去散步一下。』這句話之後就離開了的阿籬。
「犬夜叉,你別跟去。」
「放開我,彌勒。這麼一來阿籬她…」
她會回去另一個世界的。
她會永遠地離開我…
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阿籬陪伴在身邊的生活了。
如果她不在的話,一切都將索然無味。

我早該知道的。
犬夜叉一定會保護桔梗。
「這不是早該有所覺悟的事情嗎?犬夜叉和桔梗的羈絆是絕對不會切斷的…」
不要緊的,祇要現在就好。
我不會在犬夜叉面前哭的。
因為我想永遠祇給他微笑。
所以讓我現在好好地哭吧…
「銀太曾說過的半妖指的就是犬夜叉嗎?」
聲音的主人轉身開始以全速奔跑起來。

此時,犬夜叉正在拼命尋找著阿籬。
「喂,笨狗!」
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阿籬,而是鋼牙。
「鋼牙你,為什麼…」
鋼牙突然揍了一拳犬夜叉的臉頰。
「…鋼牙,你幹什麼!?」
鋼牙揪住犬夜叉的前襟,視線凌厲地瞪著他。
「你沒有保護阿籬的資格。讓阿籬痛苦的人毫無疑問就是你,犬夜叉。還有那個身為死人的巫女。」
犬夜叉的表情因為鋼牙的話而轉為苦澀。

無法回話。
鋼牙所說的話完全中的。
『讓阿籬痛苦的人是我』…
「住手,鋼牙君。」
犬夜叉和鋼牙同時將視線轉向聲音的來向。
阿籬就站在他們的視線前方。
「是我自己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所以無所謂。」
犬夜叉的視線停駐在她的側臉上。
祇要一看到她的表情,就很清楚知道她剛才一定在哭。
為什麼我不管是現在還是昔日都祇會傷害心愛的女人呢?
應該要保護她們的我卻盡是讓她們受傷。
「如果阿籬不在乎的話,我也沒有說話的資格。但是笨狗,你給我記清楚了。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把阿籬從你身邊奪走的!」
「鋼牙君…」
她既然已經下定決心,我也不可能就這樣沉默下去。
「我想說的就是這些。打倒奈落的人將會是我!!」
一口氣丟下這些話之後,鋼牙像陣旋風一般地遠去。
「犬夜叉,回大家的身邊去吧。」
阿籬走到犬夜叉前方的數步之處。
一看到她這樣的背影,就被一種自己被拒絕的錯覺所囚禁住。
「犬…夜叉…」
因為阿籬的背影而感到坐立不安的犬夜叉,從後方將阿籬輕輕抱住。
「…保護妳。」
傳來了掠過耳際的聲音。
他的聲音彷彿正在哭泣似的。

請讓我來保護妳。
我希望能保護阿籬的人祇有我一個。
絕不假手他人。
「傻瓜,這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
她將手放在紅衣上。
接著犬夜叉在手臂上稍加力道,將她的身體包裹在紅衣之中。
「犬夜叉,真的很溫柔呢…」

對妳的思念總有一天會傳達到的。
我一直在尋找的通往未來的康莊大道。
如果是和妳在一起的話,一定可以走下去。
為什麼呢?因為可以為我打開通往未來的門扉的人祇有妳而已。
阿籬,因為祇有妳可以辦得到…

《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