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じじいの宝



爺爺的寶物

星期日傍晚,有個可疑的身影出現在天道家的脫衣間前。足球大小般的身影正把額頭貼在門縫間偷窺室內。
在脫衣間裡使用浴室的是天道家的么女小茜。
那個身影嘟囔著。
「咕,從這個角度怎麼樣都看不見……」
亂馬一把抓起八寶齋的頭。
「老頭,你在幹什麼?」
「唔唔,別打擾我!已經很難看到了說!」
亂馬想把八寶齋拉離門前,他卻抓得死緊,肚子上像有吸盤似地怎麼拉就是拉不開。亂馬雙手雙腳並用抓住他的禿頭,用體重去搖動他。
「給~我~放~手~」
「唔咕咕咕!」
門把隨著拉扯聲彈飛出去。
就在心想『糟糕』的同時,門倒下。亂馬從門下爬出來,朝脫衣間看去。小茜剛用浴巾包住身體,並遮住胸口。
一和她對上眼,小茜就露出嚇壞的表情,接著跨著大步接近亂馬。
「聽、聽我說……」
小茜揪住正想解釋的亂碼的前襟,來回賞他巴掌,也用力踩踏八寶齋好幾下。亂馬被她捏著臉頰時不免有點擔心:她的動作這麼粗魯,卻只用一條浴巾遮體,會不會春光外洩呢?
「滾出去──!」
被小茜狂踢的亂馬和八寶齋雙手雙腳趴在地上,逃到餐室。
「爺爺、亂馬,茶泡好了。」
小霞端茶給調整呼吸的亂馬和八寶齋。
八寶齋把亂馬的背當作踏墊,爬上餐桌。他雙手抱胸閉上眼,口中喃喃自語。亂馬側耳傾聽。
「──之前明明看得到的,最近卻都很聰明地躲到死角去換衣服。真是可怕……」
「你是在操什麼心啊!」
亂馬一拳揮向八寶齋,八寶齋倒在榻榻米上。
八寶齋突然迅速地坐起身。
「這樣不行!亂馬!把早雲和玄馬叫來!」




在一如往常的餐室裡,早雲和玄馬必恭必敬地坐在下座,八寶齋一反常態正經八百地雙手抱胸坐在上座。小靡、小霞和亂馬站在餐室入口觀看,不知何時已換好衣服的小茜也站在小霞的身邊。
「師父。」
早雲開口:「您說有重要的命令是指什麼呢?」
「呣。」
八寶齋從懷中取出煙管,抽了一口後,說:
「剛才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事實上飛驒山中藏有一樣寶物。」
一聽到寶物,小靡率先探出身。
「想想也差不多是時候了,我很想去把寶物找出來,不過希望有一個人與我同行。畢竟那可是秘寶。」
「真會裝模作樣吊人胃口。」小茜低喃道。
八寶齋的視線突然在半空中游移。
「樂京齋和我曾因為那寶物持續多年的纏鬥。現在寶物的去向已經曖昧不明,只知道位在飛驒山脈的溫泉──秘湯中的秘湯裡。」
玄馬提出疑問:
「所以要和我們之中的一個人去找嗎?」
「沒錯。只要得到那樣寶物,我就死而無憾了。那可說是武道家的夢想,能實現男人,甚至是全人類的夢。」
玄馬用手肘壓住早雲。
「請務必讓我隨您同去。」
「啊!早乙女兄你好過份!師父,請務必讓我跟您去。」
八寶齋又吸了一口煙管。
「誰要跟去我都沒意見,快決定吧。」
玄馬和早雲互相爭論著,最後決定在道場交手,贏的人就可以跟八寶齋一起去。
雖然覺得很蠢,不過亂馬從沒看過早雲和玄馬比試,基於好奇還是去看他們比武。小霞為了要做飯後整理先行離席。
早雲也換上道服,兩人面對面擺出架勢的時候,亂馬不禁端正好坐姿。小茜也正座,並宣告比賽開始。
剛開始兩人都很認真施展空手技,不過從玄馬開始使用早乙女流的技法後就變得越來越詭異。
「無差別格鬥早乙女流˙地獄搖籃!」
「嘎啊啊啊啊啊!」
「突發奧義˙鬍鬚拔毛拳!」
「咿咿咿咿咿咿!」
玄馬以為自己佔上風,早雲也不干示弱地抓住玄馬的頭,想奪下頭上的布巾。玄馬極度厭惡被碰到已經禿掉的頭部。
由於實在太過愚蠢,交手過了40分鐘後,亂馬提出建議:「乾脆宣佈平手吧?」
渾身是汗的玄馬解除戰鬥架勢。
「天道兄,我真是看錯你了。竟然使出那種卑鄙的招式。」
同樣氣喘吁吁的早雲回嘴:
「是你先用的吧。而且用鬍鬚技有點痛的……雖然沒受傷。」
早雲用手摸了摸鬍鬚。
「你是在怪我囉!」
玄馬漲紅臉生氣起來:「我沒想到天道兄是這麼邪惡的男人,我要跟你斷絕師兄弟關係!」
「如我所願。」
早雲也同意了。
亂馬大叫著「老爸!」
小茜也跑向他們叫著「爸爸!」想要阻止。
「亂馬,去收拾行李!……天道兄,長久以來打擾你了。」
「你真的帶來很多麻煩。」
「一想到不用再看到你那張鬍鬚臉,真是輕鬆多了。」
「那就快給我出去!」
早雲瞪了一眼起身想介入玄馬和早雲之間的亂馬。
亂馬很不會應付一本正經的早雲,他嚇了一跳。
「亂馬和小茜的婚約就取消吧。」
「那當然,志趣相異的流派就是敵人!我們走,亂馬!」
玄馬揪住亂馬的辮子,走出道場。被強拉走的亂馬看著身穿道服的早雲和不知所措地站在早雲身旁的小茜。
玄馬就這樣把亂馬拉回寄住的房間,開始整理行李。
「老爸!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認真的。都被那樣說了,怎麼可能繼續留在這裡啊?還是說你想留下來嗎?」
被玄馬一瞪,亂馬說不出話來。
「我、我並沒有……」
「那就對了。總之快準備搬出去吧。」
看來是真的打算離開,玄馬的背包已經裝了七分滿。
「老是說些自私的話!我也有我自己的考量的!」
亂馬很想說服他,玄馬卻不肯聽。他坐在地上不悅地轉向一邊。
拉門突然拉開。
「早乙女兄,你還在啊?」
是早雲。
「伯、伯父……」
「快給我出去!」
「我正準備出去呢!亂馬,快整理!」
「亂馬的行李會幫你放到外面去,之後再來拿不就好了?」
「亂馬,我們走!」
對了,小霞姊姊也許可以解決這個情勢。亂馬想著,打算到廚房去,早雲卻擋住他的去路。
「大門不是那個方向吧。」
亂馬兩手空空地被玄馬拖著離開天道家。他抬頭望向二樓小茜的房間窗戶。
小茜房間的電燈沒有開,可能正在說服早雲。
亂馬還無法掌握狀況也還沒整理好心情,沒想到竟然這麼輕易地就被取消婚約。明明要搬出去,卻沒有跟小茜說一句話。
發現亂馬好幾次回頭去看小茜的房間,玄馬斥責道:「別像個女人家一樣!」於是早乙女父子離開了天道家。




玄馬在日落後已完全變黑的空地上正不斷地丟出行李。亂馬站在距離玄馬五公尺左右的地方。
玄馬打開行李拿出睡袋。當玄馬攤開睡袋並讓空氣充滿其中的時候,他發現亂馬仍站在原地。
「幹嘛?可沒有你的睡袋喔。你的在天道家。」
父親的臉看起來比平時更令人討厭。
讓小茜的父親那麼生氣,看他氣成那樣,不可能讓亂馬進去天道家吧。
玄馬點燃油燈。他的圓眼鏡和四角形的頭被照得發紅。
「天道兄真是個邪惡的男人。跟他來往那麼久都沒想過他是那種人。」
「別把我捲入你們無聊的爭吵!」
亂馬大聲罵道:「隨隨便便地訂下婚約又解除婚約,把我們當什麼啊!」
「所以解除婚約不是很好嗎?你覺得捨不得嗎?」
「啥!怎麼可能!」
「也是。小茜和你老是在吵架,就算繼續當未婚夫妻,將來也未必真的能成為夫妻吧。」
對他的說法感到不滿的亂馬一邊折手指一邊逼近玄馬。
數秒後,玄馬滿頭是包地昏倒在空地上。
破掉的鏡片從玄馬的臉上落下。




亂馬小跑步跑回天道家。
現在是晚上11點。早雲和玄馬起爭執是一個小時前,早雲的怒氣或許有消一點了,也許肯讓亂馬一個人進去家裡。不過那是最理想的情況。
他轉個彎後,就看見天道道場那扇在東京可是相當氣派,有著磚瓦屋簷的大門。在大門朦朧的黃色燈光照耀下可以看到亂馬的背包,還有一個女生站在旁邊。因為招牌陰影的緣故只看得到她穿著裙子,應該是小茜吧。
亂馬加快了腳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