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チョコと犬夜叉



「啐!為什麼妳要回家鄉去啊!」
犬夜叉很不爽地看著阿籬。
「吵死了!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啊!入學考試也開始了說…」
阿籬一邊爬出食骨之井,一邊答道。
「這次可得在這邊待久一點喔…」
「怎麼可能待在這裡!就算私立的考試結束了,還有公立的在等我耶!我很快就要回去了,馬上就要回去!」
阿籬以憤怒的口氣回道。
「什麼東東啊…又是「私立」又是「公立」的…」
『就算說了也沒用吧』,阿籬想著。再怎麼向犬夜叉說明關於數百年後的社會考試制度,他也不可能理解的。徒勞地解說完畢已是最大限度,而且又是浪費時間。
「總而言之,我祇是要把這個搬過來而已!」
阿籬背著似乎很沉重的登山背包。
「放了些什麼東西啊?」
犬夜叉感到很不可思議地看著鼓鼓的登山背包問道。
「別問那麼多。走吧,趕快到大家那裡去!」
阿籬朝著村莊開始邁出步伐。

「喔喔,阿籬小姐,妳回來了嗎?」
彌勒一邊微笑一邊迎接她們。
「阿籬不在的期間,犬夜叉這傢伙一直在鬧彆扭喔,光是安撫他就很累人了。」
珊瑚也笑著出來迎接她們。
「就是說啊…一直擺出想殺人的表情,然後在井邊不停地繞圈圈。」
七寶從珊瑚的背後冒出臉來。
「少囉唆!!」
對他的言論做出反應的犬夜叉揍了七寶一拳。
「好痛-!阿籬,犬夜叉是壞小孩啦!!」
七寶一邊譴責一邊抱向阿籬。
「別這樣,犬夜叉。你不乖一點的話,就不給你土產了喔。」
阿籬很快樂地笑著。
最近都會覺得比起無趣枯燥的現代,這邊的世界較為平穩。一定是為了考試,像機器一般地生活過來的反動吧。與都市淤塞停滯的空氣相比,這裡是數倍以上的清新。
…算是個短暫的休息…
回去之後,尚有考試戰爭在等著自己。
陽光從茂密繁盛的樹叢柔和地傾洩而下。
「土產是什麼?」
因為阿籬的話,七寶饒富興味地窺伺著背包。
「是這個…來,七寶的份。」
阿籬邊說邊從背包裡面取出紅色的包裹。
「哇-好漂亮的包裝紙喔…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耶。對吧?犬夜叉。」
七寶眼睛閃閃發光地被包裹吸引住目光。
「這個是彌勒的…接下來,珊瑚的和雲母的…」
阿籬將各式各樣被包裝好的包裹在面前擴展開來。
在那邊的世界裡的今天,是情人節。是發送巧克力的日子。
雖然在那裡是女孩子用來將平日的心情傳達給男孩子的,不過阿籬也幫女孩子的珊瑚想到了。
「我沒有嗎?」
冥加爺爺從雲母的背上跳了出來。
「當然有囉。來,這是爺爺的。」
阿籬遞出了一個裝有巧克力糖漿的小瓶子。對跳蚤妖怪冥加爺爺而言,比起固體的東西,應該會比較喜歡液態的吧。阿籬連這一點都考慮到了。
每個人各自將阿籬遞過來的包裹打開,津津有味地窺看著。
「這到底是什麼啊?」
七寶從包裹中取出一塊也被包裝起來的小碎片,問道。
「一種名叫巧克力,用可可做成的甜點心喔。」
阿籬微笑回答。
「喔喔。這就是那個在南蠻被稱為長壽妙藥的可可豆巧克力嗎…」
「你知道啊?冥加爺爺。」
阿籬盯著冥加瞧。
「哎呀,這種東西的存在我也祇是曾經耳聞罷了。據說好像是連南蠻的貴族都難以啟齒的高價物品…即便如此卻很美味…」
冥加爺爺一邊陶醉地品嚐一邊這麼回答。
「這種東西在阿籬小姐的國家是很普通的嗎?」
彌勒反問道。
「嗯。在我的時代,並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
阿籬邊笑邊說道。
「哼!那又怎麼樣!」
犬夜叉很不高興地丟出這句話。
「阿籬,犬夜叉的份呢?這傢伙因為自己沒有拿到,在鬧彆扭呢!」
七寶插嘴道。
「少囉唆!」
「坐下!」
因為他好像又想揍七寶的樣子,阿籬慌忙地制止道。
「好痛!妳幹什麼啊-」
犬夜叉一邊往地面叩頭,一邊齜牙咧嘴。
「接下來,我們到那邊去吃吧?」
彌勒因為考慮到了阿籬和犬夜叉,對全體這麼提議道。
「啊,這樣的話,請幫我把這些全部拿給楓婆婆她們吧。」
阿籬把登山背包交給彌勒,露出禮貌性的微笑。

當大家都不在的時候,就祇剩下阿籬和犬夜叉兩人了。
犬夜叉弓著背,很不高興地坐在大樹根部,像平時一樣雙臂交抱。
「犬夜叉,你在鬧什麼彆扭啊…」
「我才沒在鬧彆扭…」
一如往常地鼓起雙頰。
「來…這是犬夜叉的份喔。」
一邊這麼說著,阿籬一邊將一個大包裹遞給犬夜叉。
事實上很猶豫該不該在大家的面前拿出犬夜叉的份。雖然一方面是因為這個包裹比較大,另一方面總覺得很難為情。生於戰國時代的大家,縱使不可能知道在女孩子在情人節時的心情之類的事情,還是會害臊。
「吃吃看吧…」
阿籬微笑地回顧著犬夜叉。
「嗯、嗯…」
犬夜叉提心吊膽地打開包裹。裡面奘著的是,和剛剛七寶所拿的是同個樣式,用金紙包起來的碎片。用手打開金紙之後,出現了比土壤呈現出更為濃茶色的東西。
「總覺得…形狀好像兔子等動物的糞便啊…」
「喂,你在說些什麼啊!!笨蛋…」
雖然犬夜叉很坦率地表達出那個茶色東西的形狀,不過阿籬喝斥著神經不夠纖細的犬夜叉。
「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就還給我吧…」
「才不要。已經拿到的東西就是我的了…」
「那就吃吃看啊…有異議也等吃過之後。」
犬夜叉在催促之下,提心吊膽地將那塊碎片放入口中。
一口吃下去,一股至今從未嚐過的甜味在口中擴散開來。那是一種宛如初次體驗不可思議的味道般,神秘且濃厚的味道。是一種會覺得咬碎很可惜,待之融化後,使其滲透的圓潤甘甜。
「好好吃…」
阿籬在一旁一邊微笑一邊凝視著犬夜叉。
由於戰國時代是使用舊曆,今天並不像那邊的世界是二月十四日。雖然很清楚這件事情,不過那根本不成問題。
賭上性命,投入妖怪們的激烈戰鬥中的犬夜叉與自己。她知道那是命運的牽絆。這樣的聯繫是一邊燃燒著生命的火焰,一邊持續戰鬥而促成的。
不過…
一旦脫離這些事情,阿籬也祇是一個戀愛中的女孩子。

「喂,為什麼祇有我的比其他人要來得大呢?」
犬夜叉一邊吃著巧克力,一邊溫和地詢問道。
「因為,你是我的本命…」
阿籬低喃道。
「本命…?那是什麼?」
犬夜叉獃然若失地問道。
「沒有啦,沒什麼。」
阿籬笑道。
…本命…
雖然不是很懂,不過對犬夜叉來說,這個詞彙卻像美麗的回聲一般。
…我是阿籬的本命嗎…
總覺得感覺很好。
「妳要不要也一起吃?」
犬夜叉將巧克力的碎片交給阿籬。
「嗯。」
阿離開朗地應道。


樹枝在風中沙沙地搖曳著。
吹來的微風依舊冷冽。自樹叢之間照射下來的陽光溫柔地包圍著兩人,將他們照得閃閃發光。
對犬夜叉而言,初次嚐到的巧克力是有點甜蜜的戀愛滋味。在短暫的向陽處的休憩之中,有著和阿籬一同品嚐的溫暖滋味。
小小的蜂鬥葉自枯葉間探出了嫩芽。
春天,就快到了。







這是我(一之瀨敬子)的犬夜叉小說處女作。
雖然沒有打算改變以亂馬WEB小說為主的方針,不過偶爾也來寫一寫...
這是情人節的特別附送(笑)
或許,以犬夜叉為主的小說今後不會再寫了吧...雖然是以亂馬為主體來編寫小說,卻有點害怕不知不覺的又會開始寫(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