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ホーム・スイート・ホーム



◇Home Sweet Home

第三話

一、

我的名字是「莊野志穗」,職業是「幼稚園老師」。
今年春天自大學的幼兒保育系畢業,剛成為夢寐以求的幼稚園老師。我的體型胖瘦高矮適中,長相和體重一般。頭髮是中規中矩的褐色微鬈髮。我在照顧孩子們時,會把頭髮在腦後紮成馬尾式辮子。
直到不久前,幼稚園老師好像都還不能自由染髮,不過最近媽媽們的髮型也都多采多姿,以前對染髮的偏見已不復見。話雖如此,也不能染成金髮、銀髮、紫色或綠色,因此就染最不會有爭議的褐色!
我在今年春天開始任職的幼稚園是「光明幼稚園」。是個名字平凡,隨處可見的普通私立幼稚園。有棟大三角形屋頂的建築,和兩台娃娃車。小班一班、中班和大班各四班,是個中等規模的地緣類型幼稚園。園長是位品格高尚,五十歲後半的老師。底下有九位老師負責各班,各學年有一位輔佐老師,總共十二人,還有一位行政人員以及娃娃車的兩位司機。幼稚園共十六位員工,加上外聘的體育、英文以及韻律操老師,真的是個隨處可見的普通幼稚園。
在都市進入少子化的現代,經營幼稚園也越來越辛苦,必須要下點功夫。
這間幼稚園的特徵是讓孩子從小就開始接觸「武道」。
幼稚園本身已創立三十餘年,經驗很豐富。前代的園長是位狂熱的格鬥粉絲,現在的園長也繼承這項傳統的樣子。
不過這都只是謠傳。
據說好幾位名人的孩子來這家幼稚園就讀。當我聽說這件事,老實說覺得很幸運。
是什麼樣的名人呢?偶像?女星?諧星?還是作家?
根據園長所說,好像是有名的武道家的兒子。其中一位曾在奧林匹克拿過金牌,另一位則是那位著名的格鬥家早乙女亂馬的孩子。
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間,心跳不禁加速。
早乙女亂馬不僅長相帥氣,而且極具親和力,對女性來說是非常受歡迎的第一名「型男」。他的穿著不會俗不可耐,相當變化多端又清爽,感覺平易近人。還有他健壯的體格和註冊商標的辮子很可愛呢。
聽說他和夫人是經歷刻骨銘心的戀愛才結婚的,因為被媒體大做文章而非常有名。原以為有上幼稚園的孩子,應該有點年紀,前輩小百合老師告訴我夫人現年是二十八歲。
小百合老師高中時好像和早乙女亂馬是同學,難怪很清楚。而且不僅認識早乙女亂馬本人,她和夫人也是好朋友,據說有被邀請去參加婚宴……
根據其他老師偷偷告訴我的傳聞,早乙女亂馬的孩子是因為小百合老師的關說,才會進入光明幼稚園就讀的。

新學期讓人充滿期待又忐忑不安,我即將開始嶄新的人生。
然後我得知將要擔任中班的導師。這家幼稚園雖然是三年制,由於其中一班是小班,因此其他三班就是以中班來辦理入園典禮。
我是負責中班裡的「熊貓組」。
我看過點名簿後,找到了奪得奧運金牌的柔道家的兒子,和早乙女亂馬的女兒。
其實我很容易受到流行左右,因而偷偷雀躍了一下。
因為對名人是怎麼教育孩子有點感興趣嘛。或許不能當參考,還是會被挑起好奇心吧?這是人之常情。
不過令人吃驚的是,早乙女亂馬先生竟然有兩個孩子,是雙胞胎呢。另一個男孩好像在學年主任小百合老師的班上。

入園典禮的時候,很可惜沒有看到身為父親的早乙女亂馬先生。他為了參加大型格鬥大會,長期滯留在美國。嗯,我記得深夜的體育節目連日來都有播他的比賽。因為在日本是深夜播出,我有用錄影帶錄下來看。
不過夫人有來參加,我盡量不表現好奇的樣子,偷偷地觀察她。
早乙女亂馬的夫人是個非常漂亮的人呢……早乙女亂馬是留辮子,夫人卻是俐落的短髮。
因為是名人的夫人,我原本想像會是個打扮更時髦的人,不過完全不是這樣。她的妝不會很濃,非常的自然,也沒有染髮。是個有雙水汪汪大眼的美女。話雖如此,她一點也不驕傲,總是很溫和地面帶微笑。
根據我的觀察,她沒有帶名牌包和穿名牌服,也沒有擦香水。是位帶著自然美,很清秀的美女。不,就因為是美女,根本不需要雜亂的裝飾吧。
竟然娶到這麼可愛的太太,早乙女亂馬也許意外的精明呢……
我記得周刊上也介紹過他「疼愛老婆」……有那樣的老婆,根本不用操心家裡吧,我重新思考著。
早乙女亂馬先生的孩子的事,對其他監護人來說仍是秘密,應該很多人都不曉得,不過遲早會公開吧。畢竟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因為是雙胞胎,除了夫人外還有另一位監護人也來了。是位穿著很有品味的和服的婦人。小百合老師在我的身後告訴我「那是早乙女亂馬的母親。」真是一位漂亮的女性,難怪她的兒子長得很帥……
總之,我順利成為早乙女亂馬的女兒的級任老師。
小百合老師也同樣成為男孩子們的級任老師,不過她嘆著氣說『是個相當難搞的班級』。連經驗豐富的小百合老師都說很辛苦了,我想一定非常累人吧。
嗯,的確是很難搞。
入園第一天,早乙女龍馬就因為非常調皮,在園內大大出名。他喜歡惡作劇到超乎想像。像是從溜滑梯最高點躍下,然後靈巧地落地。他做起來非常輕鬆熟練,因而感染了其他孩子。小孩子看到別人做什麼就會想要模仿。
大家爭先恐後地雀躍欲試,身為老師得拼命地阻止他們。一告訴他們不可以,就被回以「龍馬都可以,為什麼不行?」,就算解釋給他們聽說因為很危險所以不可以,小孩子還是無法信服。
大班的孩子王都一臉不在乎地照著做,然後哭了。
由於本人沒有惡意,非常天真無邪,反而更糟糕……
「不愧有血緣關係。」小百合老師嘆著氣。
他的運動神經也讓人瞠目結舌,行動總是讓人覺得「他天不怕地不怕」。
雖然不管在哪個班級,都會有一、兩個這種必須注意的園童,不過早乙女龍馬也真是太突出了。這個年紀的孩子在進入幼稚園後,是第一次離開父母的身邊,會突然展現社會性,相當難照顧。
進入幼稚園才不過三天,他就已經完全變成特別需要注意的園童了。



這間幼稚園在四月底有個「家庭訪問」的例行活動。因為是照顧重要的孩子,級任老師必須慎重地去每一家拜訪,在家中和父母進行二十分鐘左右的交談。
雖然出乎預料的麻煩,不過是結合幼稚園和家庭的重要例行公事,不能等閒視之。

「志穗老師是第一次做家庭訪問吧。」
學年主任小百合老師對我說。

這間幼稚園不知道為什麼,都不會叫姓氏,而是以名字互相稱呼。據說是為了要帶給孩子們親切感,是從上一代延續下來的傳統。
本來學習好好叫姓氏應該才是正統教育,不過比起「教育」,「和孩子們心靈相通」才是這家幼稚園的基本方針。雖然幼稚園不是義務教育,但就現狀來看,幾乎尚未就學的孩童都會經歷幼稚園,或是保育園之類的集體教育。幼稚園和保育園因此被稱為上小學前的前哨戰教育。
這間幼稚園好像認為,要是無法快樂地上幼稚園,也會無法順利適應小學。所以不用姓氏而用名字稱呼,是考量到對孩子們的精神面比較良好。
不只是老師之間,對孩子們的稱呼也是直接叫名字,而且是盡量用母親或父親這些家人最常用的名字。在基本問卷裡也特地列出「在家中的稱呼」這個項目來嚴格執行。
孩子們也是比起稱呼姓氏,用他們在家裡常被稱呼的名字來稱呼會比較容易融入,並產生親切感的樣子,所以園內總是氣氛和諧。
總之,不論前輩還是晚輩,老師們也都會用名字來互稱。

「是的,小百合老師。因為是第一次,不曉得能不能做好……有點沒自信……」
我謙虛地回答。
「確實……世界上有各種父母……那妳有做預定路線了嗎?」
她看著我。畢竟她是學年主任,要確認新老師有沒有好好工作吧。
「我看看……」
她迅速拿起預定表。
「這家和這家的距離太遠了哦……不要緊嗎?要順利移動的話,最好先到這家去訪問比較好……」
她給我建議。
很遺憾的,我因為來自鄉下,學生時代才來到東京,當然對這附近的地理環境並不清楚。由於幾乎等於沒有方向感,只能在地圖上確認。
「如果是我,會從這裡開始走吧……」
她看著用紅筆標出我班上學生的住家的「國土地理院發行的白地圖」,一邊給我建議。小白合老師不愧生長在這一帶,非常熟悉。
「再來只要根據家庭提供的日程表做對應就好了……嗯,還有呢……」
小百合老師再次看著預定表說。
「如果是兄弟姊妹一起上學的家庭,盡量安排在同一天去比較好。志穗老師的班上……一起上學的孩子只有早乙女家吧。」
喔,對了。兄弟姊妹安排在同一天好像是心照不宣的規定……不然對等待的父母親來說,負擔會很大。
這個時期會進行家庭訪問的好像不只幼稚園,也有國小和國中的樣子。當兄弟姊妹一多,就會很勞心費神。盡可能減輕監護人的負擔是一大原則。

我接受小百合老師的建議,將去拜訪早乙女家的時間調整到要比小百合老師早一點。
「就把早乙女家排在這天的最後再去吧。」
她微笑說。
雖說是問題兒童,像有那種特殊孩子的家庭,不管是家庭訪問還是面談都要盡可能地擺在最後,似乎是這個幼稚園的基本方針。
「這樣時間幾乎都重疊在一起了……沒關係嗎?」
我問道。
「在我負責的無尾熊組,除了龍馬外還有其他有著各式各樣問題的家庭。設定在龍馬前面的那家可是更嚇人的……不要緊吧……我想應該會花相當多的時間。」
小百合老師苦笑道。




二、

家庭訪問當天的天氣很好。
陽光暖洋洋地灑落在身上,甚至覺得有點炎熱,這種天氣就算不穿長袖,穿短袖也很合適。
每位老師單手拿著地圖,分別前往各自負責的家庭。多數園童都是徒步上學,大家的拜訪方式也是以雙腳為主。至於稍遠的家庭,因為坐幼稚園巴士會很麻煩,就用輕型轎車接送。
留在最後的最後的早乙女先生的家,果然還是最讓我期待。
畢竟是名人的家庭嘛……
要是早乙女先生也在家就好了……我抱著無關工作的期待。

我深吸一口氣。
出發吧。

「志穗老師!」
當我正想伸手打開巨大的門扉時,對面傳來一個聲音呼喚著我。
「小百合老師?」

沒錯,飛入我的視野的人影就是小百合老師。她邊揮著手邊向我走來。

「小百合老師不是更晚才會過來嗎?」
我對她露出吃驚的表情。
沒錯,雖說時間很接近,不過小百合老師應該要更之後才會出席。
我在來這裡之前,明明幾乎按照計畫,不,是稍微比原定時間還要快進行的。沒想到小百合老師竟然已經抵達這裡……我邊說邊想著。
「有點原因……因為預定來早乙女家之前要去的那家剛好出門了。」
「不在家嗎?但是應該有要求各個監護人要在那個時間待在家裡吧?」
我吃驚地反問。
「嗯,是這樣沒錯……不過那個家庭有很多複雜的情況,所以我先來這邊了。而且,搞不好那家人也可能會到這裡來……」
「啊?」
我不懂她的話中之意,不禁叫出聲。
「總之,既然時間重疊到也是無可奈何的。就一起早點把工作結束掉吧。」
「呃、嗯,這倒是沒關係……」
小百合老師率先打開巨大的門扉。
門上用毛筆大大寫著「無差別格鬥天道道場」幾個字。寫有早乙女和天道的門牌很親密地懸掛在門邊。
是三代同堂嗎……
我邊想邊仰望著宏偉的大門。
這扇大門讓人有種會有古時候的官員走出來的感覺。在現在的東京是很少見的。
「如果亂馬也在家就好了。」
小百合老師像是看穿我的想法似地說。
「我、我並沒有在期待啦……」
我因為不知該如何回答而困擾著。
「哎呀,是這樣嗎?一般都會感興趣吧?身為格鬥界新星˙早乙女亂馬的私生活可是不容易看到的哦。呵呵。」
小百合老師有點開心的樣子。
「亂馬他啊……可是很疼愛老婆的。打從心底愛著老婆。不過就算他不在家,也可以好好觀察他的夫人哦。」
「呃、是……」

小百合老師不愧是熟識,像去好友家一樣,留下仍站在門口左顧右盼的我,打開門就走了進去。

「快進來吧。因為這裡很寬敞,不從這裡叫的話,裡面是聽不見的。」

我雖然感到困惑,不過還是跟在小百合老師的後頭走進建地內。

「真的很寬敞……」

從門的大小就能想像到的日式住家飛入眼簾。是棟兩層樓的磚瓦屋頂建築。而且往旁邊一瞧,還有一棟四方形的建築物。那裡傳來孩子們的歡呼聲。『喝!』『呀──!』這類充滿精神的喊叫迴響著。
「那個該不會是……道場?」
在這種市中心的住宅區竟然會有這麼古老的道場,真叫人吃驚。
「是啊,畢竟是在世界各地活躍的格鬥家的家,有座道場很正常吧?」
小百合老師笑著說。
「午安,我們是光明幼稚園的老師。」
她一絲不苟地喚道。

然後隔壁道場的門氣勢十足地敞開。
眼熟的孩子們的臉探了出來。

「哇──!是大象尾巴老師!!」
辮子男孩充滿活力地飛奔過來。
「不對啦!!龍馬,是大象志穗老師!!」
短髮少女從後方責備道。

(啊哈哈,我的名字是「莊野志穗(shouno siho)」,既不是象(zou,發音近似shou)也不是尾巴(siipo,發音近似siho)啊,這些孩子……)
我不禁苦笑著。

「龍馬、未來,她是莊野志穗老師喔。」
小百合老師露出苦笑糾正道。
似乎對這些孩子們來說,「莊野志穗(shouno siho)」的發音聽起來很像「大象志穗(zuono siho)」,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們就擅自把我叫做尾巴老師或是大象老師了。
「沒錯,我是志穗老師。午安。」
我也跟著微微一笑。

「喂!你們兩個!正在交手時別偷跑出去!!而且還沒穿鞋就臨陣脫逃!!」

道場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帶著笑容走出來的,是一位穿著道服的辮子青年。

(哇!是早乙女亂馬先生!!)
我忍住差點脫口而出的尖叫,拼命露出笑容。
在這種場合說這種話好像不太好,不過本人比透過映像管和液晶畫面看到的還要完美!他那健壯的肉體都是勻稱的肌肉,全身沒有一點贅肉。從道服敞開的前襟能看到他寬大的肩膀和厚實的胸膛,以及強健的鎖骨凹痕。
他的容貌精悍,辮子在腦後飄揚著。
他邊擦拭著閃閃發光的汗水,邊走向我們。
光是這樣就讓我的心噗通噗通地狂跳。
「好帥氣」。雖然是個沒創意的形容詞,我仍這麼想著。

「唷!妳不是小百合嗎!好久不見!!」
亂馬先生立刻朝小百合老師舉起右手。
「聽說妳當上幼稚園老師了。哎呀~看起來跟高中時代完全不一樣耶……妳很適合當老師喔。」
「真是的,亂馬你的嘴巴還是一樣壞。你才是,變得非常有威嚴哪……是被小茜調教出來的吧。」
小百合老師微微一笑。
「什麼!很遺憾,是我在調教她。」
「少騙人了,都寫在臉上。一臉癡情樣。」
「真敢說啊!」

小百合老師真的跟亂馬先生很熟稔,能毫不在乎地和他無所不談。

孩子們也感到不可思議地仰頭看著兩人。

「啊啊,小百合老師是爸爸和媽媽的同班同學。」
「同班同學?」
聽到從未耳聞的詞彙,孩子們瞪大閃閃發光的眼睛。
「我們高中的時候在同一班,在同一間教室裡上課。」
他說明道。
「一起上課?」
「啊啊,沒錯。然後……之後爸爸、媽媽和老師有很重要的事要說,你們去道場跟爺爺他們練習吧。」
「咦咦?我們也想跟老師說話。」
「未來也是!」
「不行,接下來是大人之間的事情。」
父親的威嚴和命令在這個家庭大概是絕對的吧,龍馬和未來都勉強聽話了。
越來越少父母會這麼嚴厲地對孩子說話了。對兩個孩子來說,父親一定是不可違抗的巨大存在。
「要好好做完今天的修練喔,如果你們想變強的話。」
如此囑咐的亂馬先生看起來很偉大。

「接下來……按電鈴進去吧……」
亂馬先生按下玄關的電鈴。


「來了……」
傳來啪嗒啪嗒的拖鞋聲。早乙女先生的夫人穿著圍裙從屋內走出來。
我們看著他們兩人微微一笑。

「歡迎光臨,恭候多時。」

雖然近距離面對面是第一次,不過的確是位很可愛的女性。雙眼皮的眼眸非常有禮地注視著我們。
亂馬先生跟在我們的身後一起走進屋裡。總覺得他用溫柔的視線凝視著妻子,很明顯看得出來,那雙眼睛不是在電視上看過的充滿野性的格鬥家眼睛。
看到他眼中的光輝,我的心不禁漏跳一拍。
『亂馬他啊……可是很疼愛老婆的。打從心底愛著老婆。』
我在心中反芻著小百合老師剛才說過的話。確實正如小百合老師所說的。想到這件事,我不知為何臉紅起來。

「真是的,在早乙女亂馬先生面前亂了方寸嗎?志穗老師。」
小百合察覺到我的變化,突然笑起來。
「沒、沒有那回事!」
很明顯表現出動搖的樣子,我穿上柔軟的拖鞋跟在夫人和小百合的身後走著。一邊非常在意走在背後的亂馬先生,一邊走進屋內。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