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由江
原文取自:突撃ニルヴァーナ
原文名:UNDER EDEN-アンダーエデン-



非常感謝由江樣同意翻譯轉載。



UNDER EDEN

第二章

「到那邊去了哦!」
「好!」
青年啪沙啪沙的在水池中跑著。他奔跑著,然後好像腳底打滑而狠狠摔了一跤。魚躍過沉在河川裡的青年頭上脫逃。水面在明亮的陽光照耀下反射銀色光芒。
「────噗哈!」
「啊──真是的,你讓牠逃掉了啦!」
莉娜用叱責的語氣對抬起頭的青年叫道,不過卻也笑得很開心。青年從水池爬起身,一臉不好意思地俯視自己濕透的全身。
「……我今天好像一直弄濕。」
「真的呢。────啊,在對面!」
「好!」
一尾大魚在莉娜指出的方向跳出水面。青年從莉娜的手中接過網子跑過去要把魚撈起來。網子在水中撈了兩回,掙扎的魚飛濺著水花進入網中。
「成功了!」
「好厲害──!這樣就抓到七尾了呢!」
莉娜拍手歡呼。在她身後的岸邊籠子裡裝有捕到的魚,青年面帶笑容走向籠子。
「這裡的魚真多,沒想到能抓到這麼多尾。」
「今天比較特別,因為剛下過雨,水位上漲了。」
莉娜將色彩明亮的裙襬綁在大腿上,小腿泡在水中走向青年。青年覺得她走過水池濺起透明水花的倩影相當美麗。
────提議要來池塘的是莉娜。雨在過了中午後終於停歇,她說天空放晴是捕魚的大好機會,問青年要不要一起去。青年同意後,就跟她來到這裡。
「不過連頭髮都濕透了……」
青年嘆著氣,手伸向後腦勺。雖然把長到背脊的頭髮紮在腦後,卻被水弄散了。
「我幫你重綁吧。」
「真的嗎?麻煩妳了。」
青年坐在岸邊的岩石上。莉娜繞到他的背後,用指尖梳整青年的金髮。
「……是比較淡的金色呢。」
莉娜並沒有說是跟什麼比起來較淡,她既懷念又珍愛似地梳理著青年的頭髮。光是整理就花了很久的時間,莉娜一直碰觸青年的頭髮。青年雖然感到疑惑,不過莉娜梳理自己頭髮的觸感,不知為何讓他有種難過的感覺,他因而保持沉默。她的手指讓人非常懷念、非常珍愛。
終於,莉娜的手把青年的頭髮紮成一束,離開他的背後。
「……那麼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回家路上順便去找蘑菇。最近雨水很多,應該能找到很多。」
莉娜離開池塘,解開裙子。青年也同樣從池中上岸,穿上長靴。他拿起裝魚的籠子窺看內部。
「好像都是大魚耶。這要怎麼處理呢?烤來吃嗎?」
莉娜穿上自己的靴子,笑著搖頭說:
「有一半要曬乾,可以當作乾貨。今晚煮蘑菇燉魚吧,加一點起司進去很好吃哦。」
「嘿~真期待啊……」
說到這裡,青年察覺到一件事。自己只是個旅人,今晚並不需要去她家。
我必須離開嗎?一想到就湧起難以忍受的心痛。我不要,我不想離開莉娜,我想待在她的身邊,好不容易才見到面的。
莉娜沒有發覺到他的心痛,她重新背好行李笑道:
「晚上也來烤火腿吧。家裡有蘋果醬,再不吃完就差不多要壞了,剛剛好。」
看到並聽到莉娜清爽的表情和話語,青年撫著胸口。原想問莉娜今晚是不是也可以待在她家,他決定不問,總覺得不管說不行還是可以,都會讓他感到困惑。如果她說可以,談到想待到何時的時候會無法回答,既然如此,在她說出『你什麼時候要離開』之前都先保持沉默的好。
「要看清楚腳下走好哦,這裡是人煙罕至的地方,沒有道路很難走。還有,有找到蘑菇的話跟我說一聲。」
莉娜健步如飛地在森林中走著。青年追在她的身後,仰望天空。
天空被濃密的綠蔭覆蓋,穿透枝葉灑落的日光讓薄霧呈現朦朧感。雖然村民說這是會迷惑旅人的可怕森林,但像這樣走在其中,比起可怕,他反而感覺靜謐。這是個只聽得到細微鳥鳴和水流聲的寂靜森林。
「那個籃子借我一下。」
「這個嗎?」
莉娜從青年手中接過裝魚的籃子,把籃子放在地上後,拿了幾片大樹葉層層蓋在魚上。然後她把籃子還給青年,邊走邊把採收到的蘑菇放在葉子上。
「莉娜,這是可以吃的嗎?」
青年悠閒地走著,邊指著找到的泛藍蘑菇問莉娜,莉娜笑著搖頭。
「那個要是吃了,會夢到非──常棒的夢哦,不過會睡上三天左右吧。」
「……那不就是不能吃嗎?」
「也不能這麼說,聽說味道很好。」
「不是只有味道的問題吧。」
在回家的路上,兩人邊撿拾蘑菇邊走著。不著邊際的對話毫無意義卻令人愉快。
「啊,野莓!」
莉娜很開心地叫出聲,跪在草叢上。低矮的樹枝上有許多紅色果實。莉娜摘下一顆,放入自己的口中。
「嗯──!酸酸的但是好好吃!」
莉娜攤開裙子,摘了好多果實放在上面。她用指尖撮起一顆大的,遞給站在身後的青年。
「來,很好吃哦。」
青年苦笑著接下果實,放進口中。強烈的酸味和些微甜味在口中擴散開來。
「要摘回去嗎?」
他從莉娜的背後望著她的手邊。莉娜摘了超過兩手能拿取的數量,她用攤開的裙子抱著野莓站起身。
「這樣就能做布丁,也可以做果醬。」
「還有很多呢,只摘這些就好了嗎?」
「要是全摘完,對莓樹不好,其他動物也會很困擾吧?在需要的時候拿取需要的分量,這樣就行了。」
「是這樣嗎?」青年低喃,再次跟在莉娜的後方走起來。莉娜對森林中的生活習以為常,雖然不知道她的父親什麼時候過世,不過獨自在這裡生活過來,會習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而且,『這真是片富饒的森林。』他想著。是因為人煙罕至吧,有池塘可以捕魚,森林資源很豐富,這些糧食對莉娜一個人來說不用擔心吃不飽。
「……莉娜一直在這裡生活嗎?」
「是啊,已經第六年了。自從爸爸死了以後一直是一個人。」
「如果是自己也無法做出的東西該怎麼辦呢?無法去村莊很頭痛吧?」
「我會到遠方的城鎮去。飛過群山,然後走個兩天左右吧,在那邊採買再回來。爸爸有留下不少錢給我,沒有什麼不便的地方。」
聽到這些話,青年想起早上聽她說過的事。對了,莉娜沒有理由非住在這森林裡不可。既然父親已經死了,又遭受村民迫害,只要搬到某個遠方的城鎮去,或是出門旅行就行了,為什麼她要留在這裡呢?
是臉上顯露出心中的疑問吧,莉娜回頭看著沉默不語的青年,微微一笑。
「……我說過了吧。這片森林……這座山的大地已經不行了,變得很脆弱,只要稍微下雨就會引發土石流和雪崩,夏天時樹木傾倒會讓河川阻塞乾涸。我要是不在的話,村莊會消失無蹤的。」
「……村莊嗎?」
「我沒有善良到想去保護憎恨自己的人們,也沒有打算當悲劇主角,但是在那村子裡……有我的朋友住在那裡。不,說是朋友或許有點奇怪,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夥伴,很久沒有見面,原以為不會再見到了。她住在那個村子裡,我不希望她死掉。」
「就是昨天說過的那位……呃──是叫什麼名字來著?」
青年因為想不起來而歪頭思索,莉娜露出苦笑。
「叫阿梅莉亞,不過現在是不同的名字就是了。你的記憶力還是沒變呢。」
「……所謂的沒變是什麼意思?」
「跟以前一樣的意思。」
莉娜迅速說完,用手撥開樹枝。青年喂了一聲叫住她。
「妳說以前……可是我沒有跟妳見過面吧……」
「見過,只是你應該不記得了。」
她越過肩膀回頭望著青年,紅色眼眸直視著青年。
「……時候到了大概就會想起來吧,就像之前一樣。」


他們走了一陣子,樹林突然中斷,看到莉娜的家。柔和的陽光灑落在泛黑的地面和深褐色的小屋上,對習慣微暗森林的眼睛來說有些刺眼。
一位少女坐在小屋的階梯上,她的年紀看起來約在少女和孩子之間。青年吃驚地停下腳步,不過少女一認出他們的身影反而站起身。她露出像是安心的表情,跑向他們。
「安蒂莉雅!」
「……諾愛兒?」
莉娜停下腳步。少女跑到她的面前露出笑容。
「太好了!妳平安無事。我聽說大家拜託旅行的劍士要來打倒安蒂莉雅,很著急呢。不過我想安蒂莉雅應該沒問題的。」
這位年幼的少女……大概十二、三歲吧。是個頭髮很罕見地帶著藍色,有雙大眼睛,給人深刻印象的可愛少女。莉娜對她回以微笑。
「我沒事,一點問題也沒有。────話說回來,妳是一個人來的嗎?妳不是被禁止來找我嗎?」
聽到莉娜的話,被喚作諾愛兒的少女挺胸說:
「我才不管呢。我是安蒂莉雅的朋友吧?要人家不准來找朋友,太奇怪了!」
「是是,謝謝妳。不過別太晚回家,森林裡有狼出沒。」
「碰到野狼就用我的鐵拳制裁牠們!」
完全被談話的兩人丟在一旁,青年困惑地站在當場,名叫諾愛兒的少女終於發現到他的存在,露出吃驚的表情。
「午安,你好!」
「……妳好。」
少女精神飽滿地行禮,青年苦笑著打招呼。
「我叫諾愛兒˙魯提烏斯。你是安蒂莉雅認識的人嗎?」
安蒂莉雅是在指莉娜嗎?青年正要開口,莉娜就笑著打斷他。
「他就是那位要來驅逐我的勇者大人哦。」
「咦咦!?」
諾愛兒立刻倒退。
「不可以這樣!如果你無論如何都要跟安蒂莉雅打,先過我這一關!!」
「不、那個,我沒那個意思……」
「追根究柢,也沒先確認對方是惡是善就要來『驅逐』,你不覺得這樣很不對嗎!」
「所以說,我沒有要……」
「雖然村裡的大家也有不對的地方!但是沒了解真相就對別人的話深信不疑,太奇怪了!」
「……」
「諾愛兒,就到此為止吧,人家很困擾。……話說回來,要進來喝茶嗎?剛才有摘野莓,等一下可以做布丁給妳吃。」
「啊,我要吃!」
諾愛兒追在莉娜的身後走進小屋。剛見面就被訓話的青年仰頭望天,嘆了口氣。


「來,請用。」
「我開動了♪」
莉娜很快就做好加有野莓的布丁,諾愛兒很開心地把布丁送進口中。莉娜在她隔壁的椅子上坐下,也把布丁遞給青年。
「如何?好吃嗎?」
「超好吃的!安蒂莉雅真的很會做菜呢。」
「……我想問一下。」
打斷她們親密的對話總覺得很抱歉,青年還是說出從剛才就一直抱持的疑問。
「妳說的安蒂莉雅是在指莉娜嗎?那是莉娜的中間名嗎……」
一被詢問,諾愛兒呆了一下,然後她望向莉娜。
「安蒂莉雅就是安蒂莉雅吧?莉娜是在指誰?」
在諾愛兒和青年的注視下,莉娜輕輕搖頭。
「我的名字是安蒂莉雅。至於『莉娜』……則是另一個名字吧。」
「另一個?」
青年一反問,莉娜就點點頭。
「並沒有哪個是真,哪個是假……真要說的話,兩個名字都是一半對一半錯吧。我是安蒂莉雅,同時也是莉娜。」
諾愛兒鼓起腮幫子。
「安蒂莉雅有時會像現在這樣,說出一些很難理解的話呢。真是搞不懂,妳也會叫我阿梅莉亞。」
莉娜笑著,輕敲了下諾愛兒的頭。
「因為那是妳很久以前的名字呀。和我第一次見面時,妳的名字是『阿梅莉亞˙威爾˙緹絲菈˙賽倫』。」
「……我不懂,我的名字是諾愛兒啊。」
「不懂也沒關係,只要我自己懂就好。」
諾愛兒再次鼓起臉頰大口吃起布丁,然後突然想到什麼似地看著青年。
「那麼,那位大哥哥也有『以前的名字』嗎?」
青年聽到諾愛兒的話一驚。莉娜看向青年,微瞇起雙眼。
「……有的,很久、很久以前的名字。」
「是什麼名字?」
青年不禁屏住呼吸,等待莉娜接下來的話。不過無視於青年的緊張,莉娜笑道:
「秘密。不論是妳還是他,都把以前的事情忘掉最好,所以是秘密。────比起這件事,趕快吃布丁吧,太晚回去會迷路的。」
「是~」
青年輕嘆口氣。
……我以前的名字啊。
因為莉娜沒說出口,他的內心深處充滿了疑惑。
────自己是否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呢?


「那我回家了!」
諾愛兒站在莉娜家的門廊,神采奕奕地回頭看著兩人。
「等一下!我借妳斗篷和燭臺,天色已經晚了,森林裡很冷哦。」
莉娜說完便走進家裡,剩下青年和諾愛兒兩人站在門廊。
諾愛兒仰望著青年,歪著頭說:
「大哥哥會一直待在安蒂莉雅家嗎?」
被這麼一問,青年露出苦笑。
「這個嘛,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大概在被她請出去前會待在這裡吧。」
「……是為了驅逐安蒂莉雅嗎?」
「不是的。」
稚氣的少女用充滿猜疑的眼神盯著自己,青年回看著她。
「我無意驅逐她或是和她戰鬥,只是……想待在她的身邊。」
諾愛兒愣了一下,然後像是了解似地點頭。
「大哥哥喜歡安蒂莉雅是嗎?」
「……也許吧。」
「那要好好保護安蒂莉雅哦。」
諾愛兒說著,哀傷地低下頭。
「安蒂莉雅明明什麼也沒做,大家卻都在說安蒂莉雅的壞話,說她是魔女,幹盡壞事。然後當我跟他們說『才沒那回事』時,他們就會說『妳是小孩子,所以什麼都不懂。』,不懂的的明明是大家。」
「……諾愛兒。」
「今年夏天的日照很毒辣,村裡的每個人都很害怕地說是安蒂莉雅害的。所以,大家也許會對安蒂莉雅做出比之前更過分的事。」
青年將手放在諾愛兒小小的頭上。
「別擔心,我會保護她。而且,莉娜……安蒂莉雅不會因為那點事就怎麼樣的。」
「……嗯。」
是因為年紀還小而感到無力吧,諾愛兒用手背擦拭稍微濕潤的眼角。青年在木製階梯上坐下,抱著溫暖的心情窺看諾愛兒的臉。
「諾愛兒很喜歡安蒂莉雅吧。」
「嗯,我喜歡安蒂莉雅,因為我們是朋友。安蒂莉雅以前住在我家隔壁,我們一直很要好……都是因為村民做了很過分的事,安蒂莉雅才會無法住在村子裡。雖然安蒂莉雅說她不在意,但是總有一天安蒂莉雅會討厭村民們吧,我可能也會被安蒂莉雅討厭……」
「不會有那種事。安蒂莉雅說因為有妳,她才會住在森林裡。她不可能討厭妳的。」
「嗯……嗯。」
青年心痛地看著哭泣的諾愛兒。諾愛兒並不像身邊的人認為的是個孩子吧,但是因為她也不是大人,無法打開現狀,只能放棄,所以她很難過。
「沒事的。我不會丟下她一個人,會一直保護她。」
「────你們在做什麼?」
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青年回過頭去。不知何時站在那裡的莉娜睜大眼睛。
「等等……諾愛兒,妳怎麼了!?他在欺負妳嗎!?」
「不,那個……」
「你在對這麼小的孩子說什麼啊!太過分了!」

鏗!

青年被燭臺擊中腦袋瓜。


「……妳很過分耶。」
青年送走諾愛兒,走進房間後嘟囔著,莉娜刻意露出笑容回看著他。
「抱歉、抱歉,一時失手。」
「妳一時失手就會打人頭嗎!是燭臺耶,燭臺!很痛的!」
「所以我幫你療傷了嘛!好了,沒事了。」
「妳啊……」
莉娜不再理會還想繼續抱怨的青年,她把火苗放入裝有獸油的油燈。屋內已經很暗了。
「……希望妳告訴我一件事。」
雖然想問的事不只一件,總之先限定一件,青年開口說:
「就像剛才妳叫諾愛兒『阿梅莉亞』一樣,我也有以前的名字吧?」
「有啊。」
「那希望妳告訴我……不,應該說那個以前的名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說明起來會很麻煩呢。」
莉娜說著,在椅子上坐下。青年也在催促下跟著入座。
「……我的名字是安蒂莉雅,那是我的父母為我取的名字,就像剛才那孩子有『諾愛兒』這個名字一樣。但是,我還有一個不同於這個名字,很久以前的名字,是距今好多年……上百年以前的名字。不,應該馬上就要上千年了吧。」
「一千年……前?」
人的一生再長也是七十年左右吧,到上千年只覺得是在開玩笑。
「一千年前的話,不管是我還是妳都還沒出生吧。」
「還沒出生啊,那是我們出生以前的名字。我們以前在這個世界曾經以『莉娜』和『阿梅莉亞』這些名字生存過。只是後來經過好多、好多次的轉生,才變成我現在的名字是『安蒂莉雅』,那孩子的名字是『諾愛兒』。」
「……」
青年笑不出來。說這是開玩笑也太不好笑了。
「……妳是在談論前世嗎?」
「沒錯。」
莉娜輕快地答道,回看青年。
「我不知道被叫作莉娜之前的名字,但是在那之後,我一定、絕對會帶著『莉娜』的記憶誕生。────彷彿受到什麼詛咒……」
莉娜低語著,視線低垂。她好像盯著桌面上的一個小裂痕在看,不過令人懷疑她是否真有看入眼中,也許她正透過漆黑的痕跡看到其他東西吧。
「一般人都會忘記自己出生以前的事,那是很正常的。所以,如果你現在也想著想要回憶起什麼的話……最好放棄吧,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
「也許你會像之前一樣因為什麼契機而想起來,也可能會就這樣什麼也想不起來。不過我覺得這樣也好,所以我不會告訴你以前的名字的。」
「……!」
青年保持沉默。他注視著莉娜,等待接下來的話,莉娜卻不再說下去了。看到她緊閉著嘴不打算再說的樣子,青年嘆口氣。
「那……我可以再問妳一件事嗎?」
「……什麼?」
「我以前……當妳還是『莉娜』的時候,我在妳的身邊嗎?」
在開始暗下的屋內,只憑藉獸油油燈的照明,無法看到低著頭的莉娜臉上的表情。莉娜的聲音在漆黑的室內靜靜迴響著。
「────在呀。從相遇之後,到死去為止……一直都在。」

  *    *    *

那天傍晚,村裡的大人們看到回來的諾愛兒的樣子都在議論紛紛。
諾愛兒穿著魔女借給她的斗蓬並拿著燭臺,代表魔女還活著而且平安無事。
那個魔女還活著。
她還活著,並支配著森林。
真是太可怕了,不可原諒,不能置之不理。害怕的村民全都聚集到村莊的廣場,壓低聲音互訴恐懼與焦慮。必須把魔女驅離村莊,把她趕出森林。
畢竟現在村莊正面臨危難狀況。
今年的收成很少,不僅河川氾濫,而且田地因為持續的日照都枯死了。雖然好不容易把麥子收成,其他作物卻幾乎功虧一簣,這樣下去一定會有人因飢餓而死。
必須從魔女的手中奪回森林,不知何時起大家的意見一致。只要奪回森林,不但可以砍伐木材販賣給其他城鎮,也能在森林中狩獵和採取野生的果實維生,那是一片充滿資源的森林。但只要有那個魔女在,村民就無法進入森林,她一定很怨恨拿著武器,丟擲石頭把她趕出村莊的他們吧。一旦踏進森林一步,不知會被怎麼對待。一想到這件事,村民就恐懼和憎恨著魔女。
非得排除魔女不可,不管發生什麼事。村民的目光很自然地轉向森林深處,他們憎恨的視線尋找著應該在那裡的魔女住家。在他們狹隘的思考中,沒有人察覺到魔女根本不曾虐待過進入森林的人類這項事實,而且他們選擇遺忘。

之後過了幾天。
「……咦?」
用手遮住光線,青年停下整修木製階梯的手,仰頭望天。
天空是傍晚時分的陰天,好像快下起雨來了。
「要下雨了嗎?」
他低喃著,用手中的一捆繩索砰砰地打著肩膀。他正在纏繞繩索,幫金屬環脫落,只要腳一踩上去就會嘎嘎作響的階梯作補強。
「……茶泡好了哦──!」
莉娜的聲音從家中傳出,甘甜好聞的香味同時飄了出來。『今天的茶點是什麼呢?』青年邊想邊走進家中。
「真不好意思,還讓你幫忙整修。」
穿著圍裙的莉娜將溫熱的磅蛋糕排列在桌上,正忙得不可開交。身材嬌小的她栗髮飛揚,忙得團團轉的模樣,像小動物一樣可愛。
「沒關係,反正我閒得很。────味道聞起來好像很好吃。」
「當然好吃了,這可是我做的。」
莉娜抱著沒來由的自傲挺胸說道,青年笑著坐下。青年已經習慣在這裡的生活,和莉娜一起生活並不會讓他有不和諧感。因為莉娜也沒問過他什麼時候要出發去旅行,青年認為她可能也有同樣的感覺。
「不過真是得救了,因為我不習慣繁重的工作,要是放著不管,家就要倒塌了吧。」
「像這種事也無法用魔法來辦到嗎?」
「辦不到。」
莉娜嘆口氣,把茶倒進茶杯。聞得到一股清爽的香味,是有加薄荷吧?
「事實上有靈咒法這類製造魔偶的魔法,可以把需要勞力的工作交給魔偶去做,但是我變得無法使用那個魔法了,不僅如此,其他的魔法也是。」
「變得無法使用?」
「沒錯。用這種說法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所謂的魔法是人類借用其他力量施行的。但是因為降魔戰爭,力量根源的神族和魔族數量減少,讓能使用的魔法受到限制,就算想用精靈魔法,也會因為世界的組成毀壞而變得無法正確發動。會變得極端強大、極端微弱或是無法發動……其中一種情形。帶著你飛行的翔封界也是這樣,事實上若是我一個人想要高速移動,高度會相當低,根本沒有支撐我和你兩人飛越森林的那種力量,但是────你有在聽嗎?」
「咦?」
是從中途就放棄理解了吧,青年的嘴裡塞滿磅蛋糕,莉娜怒目瞪著他。「有在聽、有在聽。」青年點著頭說。
「重點就是,無法使用魔法對吧?」
「你簡化太多了。────是可以使用,但連我也不知道會以什麼形式來發動。我嘗試過冰之槍無法發動,冰結彈則會以冰凍整片森林的氣勢發動。雖然很不方便,但也沒辦法。」
「……整片森林……?」
青年突然想起什麼,歪著腦袋說:
「……那個村莊的村長曾說過『魔女會用冰雪封閉森林』,難不成……」
「呃……嗯,實驗是很重要的吧。啊哈哈。」
莉娜裝作不知情地轉開視線,青年嘆了口氣。
「……看來也不是百分之百沒有事實根據啊。」
「那是因為!我也沒想到會以那麼強烈的發動方式使出來呀……」
莉娜突然打住話。青年也幾乎在同一時間默默地起身。
「妳發現到了嗎?」
「────在家的四周,是在森林裡嗎?」
青年點點頭。不只是存在而已,某些很明顯抱著惡意……敵意的生命體出現。不只一個人,不過不到五人。
「……是村裡的人嗎?不過他們沒有來到這裡過。」
「有可能。妳待在家裡,我出去看看。」
「就算你出面也是一樣的,我直接出去比較快。」
「但是……」
他們正在交談時,聽到無數個風切聲和喀嚓的撞擊聲,然後立刻轉為啪哧啪哧的細小聲音。
「──這聲音是!」
莉娜轉身奔出屋子,火矢插在眼前。莉娜瞪著箭矢飛來的方向,森林樹影中有數名把箭搭在弓上的男人。他們因為莉娜的視線露出害怕的表情,動彈不得。
「你們在做什────!」
「滾出去!!」
一位男人怒吼著,尾音顫抖著。
「都是因為妳才會引發災害!快滾出去,魔女!」
「別開玩笑了!我什麼也沒做!是你們自己擅自────……」
「莉娜!」
被青年呼喚,莉娜回過頭去。莉娜一分散注意力,男人們便轉身逃走。莉娜不理會他們,跑向青年的聲音來向。
青年不知何時已來到室外,繞到木屋後方。莉娜循著他的視線望去,吞了口氣。
屋頂著火了。鮮豔的紅色火焰發出啪哧啪哧的爆裂聲,在微暗的天空中竄起。因為是木造房子,在他們啞然失色的期間,火苗蔓延開來,持續吞噬住家。
「水井呢!?」
「就在那邊……可是……」
青年跑向水井。但就算想從水井汲水,現場只有兩個人,人手實在過於不足,在火被澆熄前,住家會先被燒光吧。如果能使用冰系咒文就好了,冰之槍卻無法發動,用冰結彈又會把整個家封閉起來。還是應該用暴風來吹散呢……青年的怒吼聲傳入動彈不得的莉娜耳中。
「莉娜!總之能做的盡可能做吧!先不要想那麼多!」
青年一發出怒吼,莉娜回過神來。
「────對不起!」
不知在對誰道歉,莉娜跑向水井。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分秒必爭。
「我用暴風來試試看能不能滅火。要是行不通,就用淨水結……」
────啪嗒。
「咦……?」
一顆水滴落在莉娜的臉頰上。兩人抬頭望向天空。
啪嗒。啪嗒、啪嗒────沙沙沙沙沙。
降下的雨水開始打在兩人的肩上。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