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ホーム・スイート・ホーム



◇Home Sweet Home

第二話

一、


唉,為什麼他要挑這麼忙的時候回來煩我呢?


我突然很想做無謂的抱怨。

戰爭般的早晨結束時,已經超過八點。
兩個孩子在外公和爺爺的看顧下,精力充沛地跑出玄關。
「路上小心,當心車子,要乖乖聽外公他們的話喔。也要聽幼稚園老師的話。」
「是──!」他們回答的聲音整齊一致,卻已經飛奔而出。『也許會有車子開過來,不可以突然跑到馬路上』,明明耳提面命很多次了。
跟某人真像……

我嘆口氣回過頭,面帶笑容的丈夫站在眼前。
他跟和服實在太相配了。
他好像想說什麼,不過不行!不要一大早就誘惑我!今天的我跟平常不一樣,忙得很!
我快步走過他的身邊。
「亂馬,要吃早餐嗎?」
我問道。
「嗯,吃早餐也不錯,不過我更想吃小茜。」
他用輕佻的語氣回答。
「啥!」
我的身體一瞬間僵硬,說不出話。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啦。」
他面帶微笑回答我。
不,剛才不是在開玩笑吧。眼神很認真。
和笨拙的未婚夫妻時代完全不同,一結婚後,他在許多方面都變得很成熟。那個「笨拙少年」到底跑哪去了呢?讓人不禁作此感想。他變得既溫柔又懂得應對要領。
因為一直在遠征,應該相當的「欲求不滿」吧……
面對他那雙溫柔的眼睛,我感到一陣暈眩,真怕自己會毫不猶豫地撲進他的懷中。

不行!不行不行!現在不行!

與其說在警告亂馬,其實是在自我告誡。

他很開心似地在一旁看我忙得團團轉,慢慢地吃早飯。
「果然在家裡是最棒的……早餐就該吃味噌湯、白飯和納豆。」
亂馬獨自感嘆地動著筷子。
「可以幫我盛飯嗎?小茜。」
「啊、好……等一下哦。」
男人真是的,就算我已經忙得不可開交,還是不顧一切地想要撒嬌。因為是久違的休假,會這樣也是無可奈何的吧。
我要他別去茶室,在廚房的餐桌吃,雖然仍會妨礙我做事,不過無法抱怨。
「我吃飽了!」
「啊,好。」
我連忙收拾餐具清洗。
不過他卻坐著一動也不動。
「怎麼了?」
我停下清洗的手,回過頭去,他又對我露出微笑。
「幫我倒杯茶吧。」他說……
要喝茶不會自己倒嗎……雖然想這麼說,我硬是忍住了。一看到他燦爛的笑容,就無法拒絕。
我從櫥櫃裡拿出茶葉,迅速目測好分量,倒進茶壺。然後從熱水瓶注入熱水,放在他的面前。接著我拿出茶碗,把綠茶倒進去。聞到輕微的茶香。
「味道有點淡呢……茶葉放太少了喔……」
他說。唉,總覺得很無力。
「不過,這種笨拙很像妳,有種回到家裡的感覺。」

嗚……別再用那種眼神看我了啦,我又感到一陣暈眩。難道一早就在誘惑我嗎?

洗衣機響起洗完衣服的嗶嗶聲。聽到那聲音,我回過神來。
「曬衣服、曬衣服……」
我為了不被看透心事,一邊忙得團團轉,一邊唸著。反正夫妻之間就是相互過招。
啊──真是的,真的很不希望亂馬提早結束預定行程回來。可以的話,我也想跟亂馬悠閒地度過啊!!
我的步調完全被他打亂了。



「喂,為什麼要那麼拼命地做家事啊?」
亂馬翻閱報紙的同時看著我問。
現在地點換到起居室。他好像在我把洗滌物抱到這裡來的時候,跟著移動過來的。
耀眼的晨光灑落在走廊上。
「沒有為什麼,早上都是這樣的呀。」
我拍打著洗滌物回答。
「主婦的早晨是很忙碌的!掃地洗衣,有很多事情要忙。」
我暗示他不要打擾我,雙手不停動著。
「喔──一直都是這樣嗎……看起來好像比平常還要忙上一倍喔?」
他笑了一下。
「沒辦法啊,因為有家庭訪問,要是不打掃乾淨不好吧?要早點曬好衣服,等曬乾了要收起來,摺疊好……」
「只是做家庭訪問,不需要那麼緊張也無所謂吧?讓老師看看平常的早乙女家……」
他說笑著。
「說那種話……要是讓老師看到我們家平常的樣子……」
我瞄了一眼亂馬的身旁。
一隻大熊貓大搖大擺地在屋簷前玩輪胎。那是玄馬爸爸的晨間運動。
「啊哈哈……不知情的老師看到這一幕,應該會暈倒吧……」
「一定會吧……一般的家庭不管怎麼找都看不到熊貓的……」
我不禁露出苦笑。
「喂──老爸,在老師來之前,可要先變回人類喔。」
亂馬笑著說。

碰到所謂的「家庭訪問」,不管哪個家庭,哪位母親都會拼命地虛張聲勢,努力想要給老師多一點好印象吧。
龍馬的老師小百合從高中時期就很清楚家裡的狀況,姑且可以不管她,不過另外有位今年春天才上任的新老師要來。

「哪,亂馬也別待在這裡,去道場活動筋骨,或是出去慢跑……做點修行吧?你從早上就一直懶洋洋的……」
我不著痕跡地想把他趕出視野。
不知道為什麼,他從起床就跟著我到處移動,一直待在我的身邊。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我不要。」
但是亂馬的一句話破壞了我的計畫。
「我還有時差,覺得很累……今天想在妳的身邊好好放鬆……我已經決定了。」
「啊?你在說什麼呀……」
我手中的曬衣竿差點掉下去。
「我在小茜的身邊覺得最舒服了……」
聽到他的話,我完全沒力。
說話的當事人倒是心情愉悅地滿臉笑容。



二、

總之,託亂馬的福,我比平常還要忙上數倍。

也許是因為亂馬一直待在我的視野中,事情根本做不完。
打掃必須比平常還要更仔細,午餐也必須多做亂馬的份。
平時都可以在午餐前做完家事,甚至還能休息片刻,今天根本沒有那種時間。
畢竟要做的事情堆積如山。

我穿上圍裙,把頭帶綁在頭上,捲起袖口,再次來到廚房。
手中捧著厚重的書和平常都塞在內部的作點心用具,有大缽、發泡器、抹刀和秤。

「喂、喂,妳要做什麼啊?」
一如我的預料,跟屁蟲亂馬用手分開暖簾,一臉詫異地看著我。

「我要做點心。」
我股起幹勁回答他。
「啊?點心?」
亂馬無法理解地說。
「因為是家庭訪問呀……至少要拿出一些茶點。」
「啥!」
亂馬聽到我的回話,翻著白眼說:
「喂喂!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什麼啊,那種說法。我不能做點心嗎?我要做瑪德琳蛋糕!!」
我摸索流理台深處,拿出低筋麵粉,同時瞪了他一眼。
「不,我沒說不能做……沒問題嗎?」
「沒問題!我可是累積了相當多的主婦經驗。」
我強勢地說。
「妳啊……平常連點心的「點」都不會……頂多只會烤地瓜……卻突然說要做……」
「包在我身上!!我絕對會做出來的!」
我粗暴地放話。
越是被批評就越不認輸,這大概是我一直以來的缺點。
亂馬是想拜見我的本領吧,他不知從何處搬了張廚房椅子過來坐下。他一臉興趣十足地盯著我。
拜託,不要在旁邊盯著我看啦。
這可是我第一次做點心耶。
於是我拿出一定量的麵粉,先來測量分量。

「喂,那個……」
亂馬插嘴說。
「什麼?」
「那不是鹽嗎?看,上面寫「SALT」,怎麼看都不像是「SUGAR」吧。」
「啊……」
「真是的,沒問題嗎……可沒聽過有加鹽的蛋糕喔!又不是赤穗的鹽味饅頭(譯註:鹽味饅頭是日本兵庫縣赤穗市的名產)。」
他邊說邊笑著。
一定分量的小麥粉、奶油和砂糖……總之先分裝在塑膠袋裡備用。
首先把蛋白和蛋黃分開,然後讓蛋白完全發泡……
「喝啊啊啊!!」
我拿著發泡器,一開始拼命打散蛋白,就感覺到缽碗在左右搖擺。

「喔!真是幹勁十足!」
吵死了,不要跟我說話,我會分心!
我在心裡叫著,仍舊拼命打泡。只有這一項是我從以前就很擅長的。
「喂,現在可不是在做格鬥喔……」
亂馬依然笑嘻嘻地說。
他用手指撮起不時飛過去的泡沫說:
「瞧,要是不小心點,重要的東西會不見喔。」
又是調侃的語氣。
於是,光和蛋與麵粉奮戰就花了半小時。
好不容易把「麵糊」倒進烤模。

啊,糟了,忘記要先在烤模塗上奶油。不過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嗯──……是麵粉沒拌勻嗎?有麵球呢……

再來就剩下用烤箱烤了。
用具在水槽裡堆積如山。要整理乾淨也很累人,不過在那段期間可以烤好吧……
而亂馬……正露出有些惡作劇的笑容。真是有夠纏人的。
「有什麼好笑的嗎?」
「沒什麼……光是看妳的行動就覺得很有趣,沒關係吧?」

我一邊清洗用過的用具,一邊等蛋糕烤好。

「喂,好像有燒焦味喔?」
亂馬對我說。
「咦?」
我連忙望向烤箱。的確有燒焦味。
我打開烤箱一看,嚇一大跳。
「討厭!燒焦了!」
「喂喂!!妳現在去碰的話……」
「好燙!燙死了!!」
亂馬的叫聲和我的慘叫同時響起。

「喂……快用冷水降溫,笨蛋!」
我完全陷入混亂,亂馬抓起我的手臂,帶我到水槽邊,扭開水龍頭。
大量的冷水流出。和以前不同,他已經不會變身了。
比起疼痛,我的內心更感到丟臉。亂馬的右手也一起被水弄濕。
「真是的……妳的笨拙跟以前一樣,完全沒長進嘛……」
是啦是啦,反正我就是這麼笨拙。
我低著頭在心中回應道。

「不過……我也喜歡妳的笨拙喔。」
我吃驚地抬起頭,他溫柔的雙眼帶著笑意。

現在的亂馬真奸詐。
以前明明都不敢當面對我說那種話的……
我的淚腺不禁鬆弛,淚珠落在臉頰上。
分不清淚水是因為悔恨還是高興而流下,連內心都在半哭泣狀態。
亂馬低頭看著我,一直面帶微笑。
「真是的,這沒什麼好哭的吧。」
「吵死了啦!」
我回了一個不可愛的回應。
「很痛嗎?」
亂馬邊說邊從水中執起我的手,頻頻看著。有點紅腫和刺痛。
「我來幫妳施一個不會痛的法術吧。」
他惡作劇的雙眼一擄獲我,就迅速降下。

我這時的臉一定比燙傷的手還要紅吧。
亂馬真是的……別在這個時候吻我啦!

亂馬離開我的唇,說:
「要擦藥喔。」
他說完立刻起身。
「我出去一下。」
「咦?」
正想問他要去哪裡,他就先回答了。

「我去買茶點……買我想吃的可以吧?」
「嗯、嗯。」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吧。就算想要雪恥,已經氣力耗盡。
「另外我也會買午餐回來的……妳的手沒辦法做飯吧?我到站前商店街的肉店買炸肉丸吧?好像還有很多冷飯,另外,妳先煮好味噌湯。配菜用高麗菜絲就行了。啊,我也會順便去買蕃茄的。」

他是不嫌麻煩,還是在為我著想呢?

「老爸你們也來吧。好了,別在那裡偷看了。」
他邊說邊回過頭去。

咦!爸爸他們偷看到剛才的接吻嗎?
難道是知道他們在偷看,才吻我的?
亂馬真是的……討厭!可惡!!

我感到背脊發涼,同時臉又紅了起來。



三、

因為亂馬的費心,最後決定用和果子當茶點。
他好像是在經過和果子店前,看到看起來很好吃的櫻餅、鶯餅和柏餅,色彩繽紛地排列在櫥窗內,於是決定買下。
也好吧,那家和果子很好吃,非常適合當茶點。
「別擔心,這櫻餅吃了不會出現印記的……也不會出現櫻瓣。」
他說。
別提起那種塵封往事啦!!

午餐也是吃買來的炸肉丸、味噌湯和搭配的蔬菜解決。軟嫩的炸肉丸充滿懷念的味道,是在店裡現炸販售的。

通常我都會和爸爸他們,以及佳香媽媽四人一起圍著餐桌吃飯,不過媽媽從昨天就不在家。她出門去做茶道和花道的練習,並留宿在外。她本來就以此維生,現在也仍極受矚目。那個世界實在過於深奧,我不太能理解。
雖然媽媽偶爾也會隨興教我,但實在不適合我。亂馬也要我不用勉強,現在只在有心情的時候,會請媽媽教我在壁龕栽植盆景或插花。
今天也是趁剪枝時,想要順便替換花朵。
「還是別弄吧……」
亂馬提供直率且無情的意見。
一被那樣說,我反而更有幹勁。
「哼!讓你見識一下媽媽教過我的本領。」
我拿著剪刀,邊剪枝邊和劍山奮鬥。
看到插好的花,亂馬說:
「真前衛啊……」
那是褒還是貶呀?
「算了……反正都插好了,已經剪掉的莖和葉也長不回去。」
果然是在損我!
我一臉不悅狠狠瞪他一眼,亂馬朝我吐舌扮鬼臉。要是老師們不會來,我一定發飆,不過現在得努力忍耐。
因為沒有多少時間了。
本來三點左右去接孩子們就好,今天是例外。一吃完便當時間馬上就到了。
現在是快下午一點。
「接小朋友就交給我們,小茜好好準備接待老師吧。」
父親發現我很忙碌,他說完後再次前往幼稚園。玄馬爸爸當然也一起跟去。他們這麼做真是讓我非常感激。原本接小孩也是我該做的工作,爸爸他們願意去是幫了大忙。
爸爸他們好像也想多跟孫子們相處,所以率先前去接他們。
當然我也對玄馬爸爸耳提面命:「請絕對不要變成熊貓!」要是熊貓突然出現在幼稚園,一定會引起「大騷動」。初次來的客人和孩子們的朋友來玩時,我也都會先警告他絕對不要變成熊貓。
雖然喜歡抱熊貓和盪鞦韆的兩個孩子很不滿,還是要他們忍耐。畢竟怎麼想都覺得,那種非常識的體質很不尋常。
佳香媽媽也曾單手持刀諄諄囑咐爸爸,在幼稚園的人看得到的地方不准變熊貓,所以至今還沒有人知道爸爸會變身。看來老婆的刀對他來說就是那麼可怕。

於是我和亂馬兩人再次被留在寬敞的家中,可惜的是我忙得很。
我開始忙於清洗午餐的餐具,把曬乾的洗滌物收進屋內,以及準備接待來客。
亂馬仍舊瞇著眼,目不轉睛地觀察我,只在一旁看著。看來真的打算今天一整天只待在我的身邊,什麼也不做。
不過總覺得一直有種被監視的感覺,靜不下心來。所以今天不管做什麼都失敗。

過了一陣子,出門去迎接的爸爸們帶著孩子們回來了。然後家裡又變得很熱鬧。
孩子們沒換衣服就想跑出去玩。我向他們大發脾氣,要他們從書包裡拿出帶回來的便當,然後帶他們到脫衣間脱下身上的衣服,讓他們換上道服。
像今天這種日子,讓他們在道場交手練習是最好的。
龍馬和未來不愧擁有亂馬和我的血緣,他們在練習時總是生氣蓬勃。因為彼此都很好強,一讓兩人在一起,就像在毫無雜念的競爭似地練習。
他們的體型和體重仍相差無幾,肌肉和力量也幾乎一樣,因此兩人都不服輸地努力練習。

「哪,亂馬偶爾也和孩子們交手吧。」
我轉向還是一直待在身邊的亂馬,希望他能聽話。只要讓他跟孩子們去道場交手,他就不會來煩我了。
「咦咦?我本來決定今天要在妳的身邊放鬆的……」
亂馬果然噘起嘴。
「爸爸!你平常不是說交手練習不可以偷懶嗎?」
「不練習太過分了!!來當未來的對手嘛。」
「不行,是我先說的!!」
孩子們換好道服後,跑來催促懶洋洋的亂馬。
他們又拉手又拉腳地催促亂馬。被央求到這個地步,很難說不吧。
「好啦!因為爸爸很累,只陪你們練一下喔。」
「哇!!」「太好了!」
亂馬勉強抬起沉重的腰身。
終於成功了。
我嘆了口氣。
他換上道服到道場去。我側目看了亂馬和孩子們一眼後,再次切換到家庭訪問模式。

得先把茶葉放進茶壺。毛巾和擦手巾也要折疊好……咦?放毛巾的盤子收到哪去了……茶盤和碟子呢……

當我正在忙碌時,大門口傳來電鈴聲。
會是哪位老師先來呢?
我提心吊膽地走向門口。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