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由江
原文取自:突撃ニルヴァーナ
原文名:こんなにも蒼い空の下で



非常感謝由江樣同意翻譯轉載。



在如此湛藍的天空下

◇第六章◇

***

「喝!!」
我用劍揮開出現在背後的黑色錐子,乘勢砍向傑洛士。
他的錫杖隨著喀鏘一聲擋下我的劍。我把劍當作支點翻轉身體,踢向傑洛士的側腹。
「唔!」
傑洛士面露苦笑擋下我的蹴擊,閃身而過。我一感到右手邊出現氣息,便躍向後方避開錐子,同時用劍斬向出現在腳邊的錐子。
「喔喔喔喔喔!」
我奔跑起來,錐子突然出現在眼前。我俯下身靈敏地避開時,髮梢被削掉了一些。我順勢向前一躍,用劍向下突刺。劍劃開了傑洛士的斗蓬,錐子再次出現在我落地的位置。
我揮劍砍向錐子,傑洛士痛苦地皺起臉。
「這樣很痛耶,高里真過份。」
「真抱歉哪。」
這麼說來,莉娜曾說過錐子是傑洛士的真面目,被砍到會覺得痛應該是真的吧。
「不過真令人吃驚,你為什麼能預知我要發動攻擊的位置呢?」
一聽到風切聲,氣息就出現在我的肩頭。雖然避開錐子,肩膀卻被刺穿了。我感覺到鮮血噴出,並看到傑洛士揮動錫杖。憑空出現的火焰朝我襲捲而來。
我用斬妖劍揮散火燄。
「以前我曾和會穿越空間的傢伙戰鬥過。」
「是我們的同伴嗎?」
「算是吧,莉娜叫他人魔。」
錐子同時出現在周圍的四個方位。我旋轉著斬妖劍反彈錐子,拉近和傑洛士之間的距離。我用劍攻擊他的腳下。
傑洛士一個回轉向後躲過攻擊。我用劍刺向他的落地點。
「我在那時候發現到,穿越空間攻擊的出現地點的空氣會稍微偏離正軌,雖然只有一瞬間。」
「不論是你還是莉娜,真的都超越常人呢。」
傑洛士用讚嘆的口吻說笑著。一感覺到他的笑容突然散發出殺意,我的身體頓時僵住。氣息出現在手臂附近。攻擊來自全方位────閃不過。
「唔!!」
我感到撕裂般的灼熱疼痛。傑洛士確認自己得勝,他一動也不動。
「咯啊啊啊啊!!」
我不顧劇痛,揮舞著劍。聽到左手臂傳來噗滋噗滋的斷裂聲的同時,我用劍刺向露出驚愕表情的傑洛士的肩膀,用力劃開。
「咕!」
傑洛士歪著臉按住肩膀。我也跪在地上,左手臂完全無法動彈。被貫穿四個洞的手臂不成形狀,是肌腱斷了嗎?
「啊──啊,又被你砍一劍了……」
傑洛士露出困擾的表情笑著,手從肩膀上移開。那裡有個白色的斷面。
「真奇怪,你都不會痛嗎?我原以為能停下你的行動的。」
我用能動的右手握好劍。灼熱迅速從左手臂湧出。冰涼感取代疼痛一湧而上。
「當然痛。」
我笑著,並站起身。
「雖然痛,但是莉娜一定覺得更痛。這種疼痛不算什麼。」
傑洛士將錫杖輕輕立在地上,嘆口氣。
「像你這種只對物質有影響力的人類說出那種精神論,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啊。……總而言之……」
傑洛士微睜開眼。他帶著笑意的紫色眼眸直視著我。
「再不分出勝負────時刻就要到了。」

***

沒想到他會這麼難纏。
傑洛士在戰鬥的同時想著。
以前一起旅行的時候,他曾見識過高里的戰鬥。就人類而言他很強。
但是高里變得比那時候更強了,簡直就宛如鬼神。
真是不可思議。他原以為一旦失去莉娜,高里就不會再拿劍。他本想給予他那種程度的傷害。
然而此刻高里站起來並持劍指著自己,以敵人的身分面對自己。這就是人類的堅強嗎?傑洛士無法理解。
當他知道高里選擇戰鬥時,起初以為他是被復仇心所驅使。一想到那位溫和的男人會有什麼程度的變化,就感到很愉快。他一定會滿懷憎惡,充滿絕望地揮劍吧。他一直以為會是如此。
「喝!!」
高里輕吐口氣後持劍刺出。項上人頭差點不保,讓人捏把冷汗,傑洛士仍面帶笑容地用錫杖擊打劍腹。高里單手撐著劍的戰法,連反彈傑洛士的錫杖的力量都沒有。高里收回劍,傑洛士取出間距。
哎呀哎呀,果然很強。
傑洛士在內心咋著舌。雖然無意認輸,也沒有輕視他的意思。可以稱為人類生命象徵的鮮血不斷流出,高里卻毫不在乎地用犀利的劍術攻擊傑洛士。即使身負重傷,他的速度絲毫沒有減緩,反而加快了。
高里的劍沒有遲疑,也沒有迷惑,更沒有存在他想像中昏暗的情感。
有的只是盲目地想要向前邁進的力量。
「可惜是徒勞無功的掙扎……」
傑洛士在迴避攻擊的同時苦笑著。高里沒有感覺到這裡正不斷地震動嗎?沒有察覺到魔王正在甦醒嗎?
再過不久……再等一下赤眼魔王就要復活了。誰也無法阻止,魔族終於更接近夙願。如此一來高里戰勝的可能性將會是零。在魔王甦醒的瞬間,不,甚至只要在場的兩位心腹對這場戰鬥感到厭煩的瞬間,高里就會被永遠消滅了。
即便如此,他仍不放棄戰鬥。當傑洛士笑他愚蠢時,突然想起莉娜的口頭禪。
「史萊姆腦袋」、「骨骸戰士」、「水母頭腦」、「笨蛋」────不論哪種稱呼,都是在描述高里這個人類。
高里是笨蛋,雖然是個笨蛋,但因為無知而造就的堅強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
自己竟然沒有對此感到不快,覺得不可思議的同時,傑洛士持續熱衷於戰鬥。

***

傑洛士不懷好意地一笑。我感覺到氣息出現在右手臂,和剛才一樣來自全方位。既然這樣──
「────!!」
我把手臂揮向右邊。一陣穿透的刺痛感傳來。因為揮動手臂的緣故,來自四面的錐子有三個撲了空,一個貫穿手臂。
啪嗒啪嗒啪嗒────
湧出的鮮血一滴滴落在冰地上。但是手臂還能動,莉娜的頭帶打造而成的護手減弱了錐子的威力。我持劍面對傑洛士。
我高舉起劍。
「────別想稱心如意!」
黑色盾牌出現在眼前。在盾牌出現之前我已揮劍砍下。
「太慢了!」
「唔……!」
傑洛士表情歪斜地後退。他舉起錫杖。
是出血過多嗎?我的視野一瞬間變得昏暗。我奮力站在血泊中,感到呼吸困難。
────真是的,你太亂來了!
莉娜生氣地說這句話的表情在腦海中浮現。
────為幫你治療的人想想吧!明明告訴過你不要緊的,還來保護我!
哈哈。
我笑起來。
說的也是。抱歉,妳沒有我也不要緊吧。我很清楚這件事,但就是想保護妳。雖然那只是我的任性。
左手臂還是動彈不得。我好不容易用能動的右手撐住身體。
我吻了下裂開的護手。
莉娜。
我想守護這個世界。
我想守護妳存在過的世界,守護妳想保護的一切。
也許無法實現,也許沒有意義,但是──
「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揮起劍,奔跑起來。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揮下劍。
────請借我力量,莉娜!!!
傑洛士將錫杖高舉過頭。劍刃和杖身互相撞擊。
雙方較勁著,接著錫杖碎裂。
劍刃砍向傑洛士。
然而──
「沒用的!!」
傑洛士發出陰沉的歡喜叫聲。我在視野的一隅看到黑錐。錐子出現在我的脖子邊,筆直刺向我。來不及躲開。就在讓人以為是永遠的那一剎那。
突然間

────────不會讓你如願的。

金色的黑暗充滿現場。


***


空間出現歪斜。
傑路剛帝士抬起頭。他聽到非常巨大的大氣震動聲。天空突然烏雲密佈,黑暗形成漩渦急速地朝一點集中過去。
「────那是……!!」
他深吸口氣。阿梅莉亞和魔法士兵們也察覺到異變,全抬頭看向天空。攻擊人類的半魔族也都停下動作,眼神充滿恐懼地仰望著黑暗。
傑路剛帝士感到驚愕無比。那個莫非是──
「────重破斬……!!」
聽到傑路剛帝士的喊叫,阿梅莉亞回過頭去。傑路剛帝士的臉上掛著汗珠,注視著冰城。冰城正是黑暗持續聚集和大氣歪斜的中心。
「你說重破斬……莉娜的……!?」
阿梅莉亞叫道。她的聲音被風吹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傑路剛帝士對這一幕有印象。4年前,莉娜她們和雷藏˙夏布拉尼古德戰鬥的時候,最後莉娜使用的是重破斬。他記得那片黑暗。
但是這股力量的奔流遠遠凌駕於那時候的規模。據說莉娜自己封印了重破斬的完全版,而自己看到的是不完全版。也就是說這恐怕就是完全版吧,是甚至能超越想要毀滅世界的魔王的最強力量。
「阿梅莉亞,快讓士兵撤退!!可以撤多少就撤多少!被捲進去只有一死!!」
「!!」
傑路剛帝士一這麼怒吼,阿梅莉亞立刻轉向後方,對魔法士兵們叫道:
「全員停止戰鬥!撤退!!快!!」
「是!!」
士兵接收到阿梅莉亞的命令後奔向後方。幾乎同一時間,半魔族們也轉身逃走。宛如一幅退潮般的光景。只剩下躺著無數屍體的染血大地,和站在原地不動的傑路剛帝士。
阿梅莉亞抓著傑路剛帝士的手臂。
「那是莉娜的咒文吧……」
「啊啊。」
傑路剛帝士簡短地回答,他凝視著冰城一動也不動。黑暗持續侵蝕大地。在狂風中,阿梅莉亞站在傑路剛帝士的身邊。

冰城即將被黑暗所吞噬。


***


「什麼!!」
獸王潔拉絲˙梅塔莉歐姆叫道。連聲音都被吸入黑暗中。這就是金色母親的力量,她們毫無反抗之力。聚集的中級魔族發出不成聲的慘叫,持續被毀滅。
冰柱發出咯嘰聲搖晃著。那個聲音讓潔拉絲感到寒毛直豎。魔王尚未甦醒,還需要一段時間──卻發生這種事。
潔拉絲釋放力量,作出牆壁想要保護冰柱。然而連那面力之壁都像紙片般被吸入黑暗裡,消失無蹤。
「達爾菲,快作出冰壁……!」
她向海王求救。海王達爾菲持有水屬性,能將水化為冰,應該能造出保護被封閉在冰中的魔王的冰壁才對。然而──
「不行!!力量,無法施展……!!」
達爾菲回以慘叫般的叫聲。就在潔拉絲感到驚愕的瞬間,冰柱被混沌吞沒。已經束手無策了。潔拉絲仍想待在原地,精神體卻開始被侵蝕。
────不能再待下去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
達爾菲叫道。她似乎也勉強逃離被毀滅的危險。然而黑暗想要毫無保留地吞噬整座冰城。
「我不知道!快逃吧!」
想到那位待在黑暗中心的神官,潔拉絲面孔扭曲。他是被打倒……還是被毀滅了呢?
魔族如流星般地衝破黑暗飛出冰城。空間發出聲響持續壓縮。


***


緊閉的眼瞼中感覺到柔和的光線。

我睜開眼,這裡是空無一物的空間。
到底是光明,還是黑暗?不明所以的東西包覆著我。
非常的溫柔,非常的溫暖。
然後心愛的氣息出現在身畔。

────我愛你。

「……莉娜。」

我喚著名字。聲音在我的耳中和腦中響起。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高里。

聲音低語著。溫柔的迴響包圍著我。我顫抖著身體。
「莉娜、莉娜……!」
莉娜微笑的影像頓時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又消失。

────我愛你。不要死。

柔軟的觸感輕輕碰觸我的後頸。啊啊,這是莉娜的習慣。只要我一坐下,她總是會從後方用雙手繞過我的脖子。這是容易害羞,不敢從正面抱我的莉娜特有的羞澀舉動。

────不要緊。還會再見面的。
謝謝你。

我愛你。

莉娜。
奪眶而出的淚水流下臉頰。

***


那是永恆,還是一瞬間呢?
讓人忘卻時間概念的黑暗突然消失。
大氣逆轉引發劇烈颳起的狂風。傑路剛帝士立即抓住阿梅莉亞的肩膀伏下身去。
狂風肆虐過大地後,瞬間停歇。時間彷彿暫停一般,四周只剩寂靜。傑路剛帝士抬起頭,阿梅莉亞爬起身。
佈滿天空的黑暗消失得無影無蹤,湛藍的天空俯瞰著大地。
兩人滿臉鮮血和汙泥,仰望著冰城。
────城堡消失了。僅看到彷彿被掏空一般的圓形空洞,只有外牆留下,其他建築一個也不剩。
「怎麼會……」
阿梅莉亞愣愣地低喃並站起身。然後她突然察覺到,從那座城堡傳出的強大負面存在感,魔王夏布拉尼古德的氣息消失了。
「傑路剛帝士!」
阿梅莉亞對傑路剛帝士叫著。傑路剛帝士似乎也發現到了,他起身仰望城堡,對阿梅莉亞點頭。
「走吧,阿梅莉亞。高里還在那裡!」
「────是!」
阿梅莉亞奔跑起來,追在穿著破碎斗蓬的傑路剛帝士身後。城堡就在眼前。


***


在敞開的空間裡看得到天空。
我呈大字形躺在冰地上,看著飄過天空又消失的雲朵和黑暗。
到底躺了多久呢?
我聽見接近過來的跑步聲。
「────高里!!」
「高里!!」
兩人跑到我的身邊,跪在我的兩側。傑路剛帝士把手伸到我的腋下,扶我起身。
「……唷,傑路。」
我笑著說。應該是發覺到我的傷勢吧,傑路剛帝士吞了口氣,阿梅莉亞皺起了臉。
阿梅莉亞開始詠唱復活咒文。
「你傷得好重。」
「是嗎?這不算什麼啦,畢竟我還活著。」
耀眼的光芒覆蓋我的身體。雙臂和肩膀,以及無意間受到的輕傷逐漸癒合。
傑路剛帝士環視四周。冰城因為那根冰柱被從中連根拔起而消失。被封印且一直等待甦醒的魔王也是同樣的下場。
只有失去屋頂的高聳外牆和天空包圍著我們。
「……發生了什麼事?」
傑路剛帝士低頭看著我問道。
我笑起來。感覺心情好極了。
「莉娜救了我。」
我低垂著視線。────她的聲音此時仍在心中迴響著。
「……我在那片金色的黑暗中,見到了莉娜。」


***


魔王消失了。
在它即將復活的瞬間,被混沌力量吞噬並消失了。
海王和獸王應該順利逃脫吧,大多數的魔族也都逃跑了。
沒人知道獸神官傑洛士的下場如何,也許被毀滅,也許沒有被完全消滅,正在精神界治療身體。身為人類的高里他們無從得知。
由於魔王消失的緣故,卡達特不再被視為魔族的大本營。不過也只是回到神也無法干涉的世界,一切回歸最初狀態罷了。
無論如何,一時的和平降臨了世界,然後經過漫長的歲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enout
  • 果然不能在公司看啊!
    要忍眼淚真的真的太難了……
    再次謝謝REI桑的翻譯。
    能看到這篇作品真的太好了!
    有種此生無悔的感覺啊。
  • 真高興看到湯圓這麼說^^
    能看到這麼感人的小說真是太棒了,感謝由江樣!

    REI(れい) 於 2010/06/11 1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