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由江
原文取自:突撃ニルヴァーナ
原文名:こんなにも蒼い空の下で



非常感謝由江樣同意翻譯轉載。



在如此湛藍的天空下

◇第四章◇

深夜的室內鴉雀無聲。
我借住的房間門扉突然敞開。
「要喝酒嗎?」
「……大叔。」
「不該叫我大叔吧,真是的。」
莉娜的父親不愉快地皺起臉,噘起下唇。
「到樓上去,跟我來。」


我們來到有點傾斜的屋頂上。
感覺月亮離我們好近。
莉娜的父親在屋簷邊坐下。
「來,坐吧。」
「要在這裡喝嗎?」
「這裡的風景很漂亮的。」
我默默地和他並肩而坐。四周的空氣彷彿結凍一般讓人感覺很冰冷。
一個酒瓶突然遞到我的眼前。瓶塞已經拔掉了。
「呶,先說沒酒杯喔。」
「不,我並不想……」
「這是弔唁酒,陪我喝吧。」
「……」
我接下酒瓶,莉娜的父親不知從何處又拿出另一瓶酒,拔掉瓶塞。
他喝了兩、三口後,嘴裡叼著菸。
一察覺到我的視線,他就聳聳肩。
「……我可沒點火喔。」
他自己說完後笑了一下。
「我家的女人們都很堅強吧。」
「……嗯,的確是。」
「男人就不行了。就算多少習慣打架或血腥之類的事,一旦起爭執的時候,完全敵不過女人的堅強與頑固。」
男人彷彿回憶起什麼,眼眶在月光的照射下微紅起來。
「你在哭嗎?」
「吵死了,你不也哭了!」
「是令夫人要我哭出來也沒關係的。」
「我沒說不能哭吧!……我們怎麼好像小孩在吵架啊。」
莉娜的父親苦笑著。
我調整一下坐姿,眺望下方的街景。
真是個舒服的夜晚。白天的陣雨彷彿沒下過似的,星辰和明月靜靜地照耀著世界。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呢?」
我搖搖頭,回答他的疑問。
「……我要去卡達特山。」
「卡達特山?」
「魔族在那裡,魔王也在那裡。所以我要去卡達特山。」
「……去報仇嗎?」
「我想,不是的。」
我盯著自己的手臂。傑洛士造成的傷痕,是我失去莉娜的象徵。
「雖然我不太清楚詳細情形,不過魔王再過一、兩個月就會復活的樣子。我是要去阻止這件事發生。」
「一個人阻止嗎?」
「有兩個人已經先出發了,我也要跟上。」
「為了保護世界而戰嗎?哈,真是難能可貴。不過無論你的本領再高強,人類只要去卡達特山就回不來了喔。」
男人再次搖動酒瓶。
強烈的酒香飄散出來。
「剛相遇的時候,莉娜曾跟我說過:『就算有百分之一贏的機率,若是抱著必輸的心態去戰鬥,百分之一也會變成零。』她真的很了不起。」
我稍微露出笑容。
「所以我不能逃避。莉娜想要保護這個世界,既然是莉娜想保護的世界,我也要盡我所能地保護。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是嗎?」
男人好像在苦笑。
「老實說,我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加油吧。世界……還有莉娜,就拜託你了。」
我點點頭。
莉娜就拜託你了。
莉娜已經去世,但是她生存過,還有她留下的一切並不會消失。
我今後要繼續保護莉娜,以及許多繼承她的想法的人們。
這次我絕不會再失手。
我搖動著一直握在手中的酒瓶。雖然是白葡萄酒,香味卻很強烈。清冽的辣味在口中綻放,之後卻留下水果甘甜的芳香。
「真是好酒啊。」
「對吧?雖然喝起來有點嗆。」
「是啊……跟莉娜好像。」
我笑起來,莉娜的父親突然不說話了。
「嗯?怎麼了?大叔。」
我的領口突然被他揪住。
「咦?喂、喂……」
怎麼回事?
「我一直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問……」
「問、問什麼?你的眼神好恐怖喔。」
「你到底跟莉娜發展到什麼階段了?」
「啊!?」
「在一起旅行了4年,不可能什麼也沒有過吧?給我從實招來!你對我女兒做過什麼!!!」
「呃、嗯……」
冷汗不斷流下我的臉頰。
……這時候該怎麼回答好呢……
「別撒謊,只要你老實說我就不會揍你。」
「喂、把揍人當前提喔?」
「少囉嗦,快回答!」
大叔你真的很可怕啊……
「呃──……那個──」
「什麼?」
我搔了搔頭,邊擦拭冷汗邊笑著回答:
「全部……?」

喀囌、喀咚喀咚喀咚咚喀啪嘰喀鏘!!

「全部是什麼意思!你竟然敢對我那未出嫁的女兒出手,別以為能全身而退啊!?」
「等……!!你不是說不會揍我的嗎!」
「我是說過不會揍你,可沒說不會把你從屋頂踢下去!」
「嗚啊啊,你跟莉娜一模一樣嘛!」
「你再給我說一次!氣死我了,竟然擺出一副好像你知道莉娜所有事情的樣子!!」
「怎麼那麼說……是說,我無法保護莉娜你都不生氣了,為什麼對她出手就氣成這樣啊!?不是很奇怪嗎!?」
「所謂的父親就是這樣啦!誰要把莉娜交給你這種人!」
「你剛剛不是才說莉娜就拜託我了嗎!」
「那是順應情勢!」
「什麼順應情勢啊……」
喀啦!
「喂,老公!!三更半夜的你在做什麼!?你不知道這樣會吵到鄰居嗎!?」
「啊、不,那個,是這傢伙……」
「爸爸,現在是服喪期,就不能稍微安靜一點嗎?」
「怎麼這樣說,露娜,爸爸可是……」
「不用解釋了,馬上給我進來!」
「啊,別、別拉我的頭髮,好痛痛痛!」
爭吵過後,交雜著慘叫的人聲逐漸遠去。
……。
真是……辛苦啊。
抱著不知為何湧起的悲哀,我從鋪滿磚瓦的地面爬起身。
呃,我該怎麼進屋呢……?
…………。
我嘆了口氣。嘆息化為白色的霧氣。

***

「哈啾!」
「不要緊吧?是感冒了嗎?」
莉娜的母親笑著拍拍丈夫的背。
「真是對不起,我老公真胡鬧。」
「哼。」
莉娜的父親別過臉去。露娜遞給我一個布包袱。
「來,這是便當,帶著在路上吃吧。但是真的沒問題嗎?我去幫你借匹馬吧?」
我從因巴斯家的門口望向街道。
「謝謝妳,我想應該沒問題的。」
我和阿梅莉亞她們已經分開2個星期。依距離來看前後相差1個月左右,不過沒問題的。
「因為她們會順道繞去其他國家招募士兵,只要多趕路,我想應該來得及。」
「是這樣啊,加油哦。」
露娜露出笑容。我向三人深深低下頭去。
「那我走了,多謝妳們的照顧。」
「好好保重哦。」
「隨時都歡迎你再來。我很想聽聽關於莉娜的事。」
和面帶微笑的兩位女性形成強烈對比,莉娜的父親始終擺出非常不高興的表情。
我露出苦笑。
「大叔,你也保重。」
「…………啊啊啊啊啊,可惡!!」
「?」
啪颯!
莉娜的父親從懷裡掏出一個黑漆漆的物品,朝我丟了過來。
「哇,什麼東西……」
我反射性地接下,吃了一驚。
那是個用堅硬的布製作出來的黑色護手。質地很眼熟。
「大叔,這是……」
「少囉哩八唆,快給我上路!」
他轉過身背對著我。露娜拿他沒辦法似地拍拍父親的背。
「爸爸真愛鬧彆扭。那是用莉娜的頭帶重新打造的護手,是用龍鬚製作而成的,非常堅固。你就拿去用吧。」
「……非常謝謝你。」
我再次深深低下頭。
「天真的傢伙,你可別死啊。」
一聽到背後傳來這個不高興的聲音,我露出笑容。
「是,你也保重。……那麼我走了。」
我離開因巴斯家。莉娜在這裡生活了14年。她在這些家人的疼愛下成長,莉娜是很幸福的。
我邊走邊將護手套進右手,護手剛好覆蓋住手背,藏起傷痕。
我吻了下黑色護手,低喃道:
「我決定要戰鬥。再陪我一陣子吧,莉娜。」

***

「他走了。」
聽到女兒的喃喃自語,男人用鼻子哼了一聲。
「真是個天真到不行的傢伙,老擺出一張無精打采的臉給人看。」
「哎呀,你不也是從賽倫公主寄來信函後就滿臉陰沉嗎?」
「就是說嘛,男人真沒用。」
「……」
拿說笑著的母女沒轍,男人嘆口氣。正想走進屋子時,他突然回過頭。
「露娜,妳不去沒關係嗎?既然說是世界存亡,應該去幫個忙吧?」
「我對那種大次元的事沒興趣。」
露娜聳聳肩。
「而且大概沒必要跟去的。即使沒有我,只要有他在,一定沒問題。」


好冷。
阿梅莉亞吐出一口白色霧氣。
她們爬到極高的山稜線位置。總覺得初春的山上好寒冷。
不,不是這樣的。
阿梅莉亞邊想邊在心中自語著。
會感到寒冷不是初春的緣故,而是因為這裡是卡達特山脈。
阿梅莉亞注視著走在前方的傑路剛帝士的背影。傑路剛帝士不覺得冷嗎?他不覺得這股寒冷不同於物理上的冷,讓人有種打從心底被凍結的感覺嗎?
傑路剛帝士停下腳步。
……太陽即將西沉。
「阿梅莉亞。」
他回過頭來,黑髮公主仰望著他。
「再往前走恐怕就會完全進入魔族的勢力範圍了。怎麼辦?要在這裡紮營,為明天做準備嗎?」
阿梅莉亞轉頭望向後方。
尾隨著她的魔導士兵有45人,就阻止魔王復活的進軍來說數量實在過少。即便如此,比起從賽倫出發也增加了20人以上,都要歸功於她沿途在各國的王宮召集有能力的人才。雖然有國家提議組織大型兵團,不過她努力說服他們那麼做對魔族來說徒勞無功。
「……說的也是,太樣也下山了……」
阿梅莉亞點點頭。明天就要前往魔族的大本營。
對士兵們來說,這將會是最後一晚吧。或許對自己來說也是。
阿梅莉亞口頭向魔導士兵的隊長下達紮營露宿的指令。士兵們停止行軍,放下行李,各自開始吃起簡單的晚餐。傑路剛帝士也在突出的岩石上坐下。阿梅莉亞和傑路剛帝士並肩而坐,摩擦著冰冷的雙腳。
一位士兵端了熱騰騰的香茶來給他們。阿梅莉亞用雙手包住茶杯啜飲著。
「……我覺得從現在開始,就算有攻擊也不令人意外。」
聽到傑路剛帝士的發言,阿梅莉亞點點頭。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是放任我們行動的同時在監視嗎?」
「很有可能。不過換個想法……也可以想成他們覺得根本不需要來攻擊我們。」
傑路剛帝士低聲說道,阿梅莉亞陷入沉默。
……不需要攻擊的意思也就是說,魔族不把阿梅莉亞以外的人類魔導士兵當作「敵人」看待。人類和魔族的力量之差就是如此懸殊。
阿梅莉亞聽到一聲清晰可聞的拉扯聲,她望向旁邊。傑路剛帝士正緊握著拳頭。自從莉娜去世以來,傑路剛帝士就習慣會緊握拳頭到弄傷手。不過他自己大概沒意識到這件事。
阿梅莉亞握緊茶杯。好溫暖哦。太好了,真是一杯甘甜的好茶,可以消除疲勞,還能再好好加油。
她故作逞強地想要提振自己的心情。『如果莉娜在這裡的話』,阿梅莉亞突然想著。如果莉娜在這裡,她會賭上打倒魔王的可能性;如果她仍舊平安無事,人類就掌握著可能獲勝的希望。然而此刻就算魔族完全不出手,阿梅莉亞她們在抵達封印中的魔王面前時,也絲毫沒有毀滅它或是使其受到傷害的方法。
────雖然戰力問題也沉甸甸地壓在阿梅莉亞的心頭,就感情面來說,阿梅莉亞更抱著心痛和難過思念著莉娜。
真希望莉娜能用她的意志、行動力還有力量在前方領導她們。快要被擊敗,或是戰勝的可能性很低的時候,莉娜都會充滿自信地昂首面對。她始終充滿氣勢。
阿梅莉亞搖了搖頭。不可以這樣,不能在絕望中進軍。自己非贏不可。
對,自己不是一個人。雖然莉娜去世,高里脫隊,但傑路剛帝士還在這裡,而且很多士兵跟隨著自己。所以不要緊的,正義是不會輸的。
阿梅莉亞對傑路剛帝士露出笑容。
「天氣變冷了呢,傑路剛帝士。去套件上衣比較好哦。」
被這麼一提醒,傑路剛帝士彷彿現在才發現到似地抬起頭。
「啊啊,經妳這麼一提真的很冷……」
傑路剛帝士將視線轉向天空。是個萬里無雲的傍晚天空,星辰閃爍著。到了晚上應該會更冷吧。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
『────你們已經到這裡來了嗎?』
那個聲音讓傑路剛帝士全身的血液倒流。傑路剛帝士抓住劍。
「────傑洛士!」
他吼叫著。傑路剛帝士的叫聲讓士兵們之間充滿緊張感。
『我原以為你們會花上更久的時間……沒想到真是不能小看你們。』
雖然是平淡的音量、平淡的說法,獸神官的聲音卻在耳中迴響著。阿梅莉亞轉頭對身後的士兵們說:
「全員準備戰鬥!」
這時空間突然扭曲。黑暗盤據在距離傑路剛帝士很遙遠的前方空中。
一個男人自黑暗中現身。他的臉上帶著一如往常的笑容,一臉毫不知情、看不出想法的柔和表情。
「我可沒打算在這裡戰鬥喔。」
「開什麼玩笑!!」
傑路剛帝士大吼一聲衝向他。他手中的劍已經散發出魔皇靈斬的紅色光芒。
颯!
傑路剛帝士的劍伴隨尖銳的聲響斬斷黑暗。
「別這樣嘛~請稍微冷靜一點。」
傑洛士以一紙之隔的距離穿越空間,露出苦笑。
「你們能在不受到我們的攻擊來到這裡,可都是因為我的體貼喔……這份貢獻不值得讚賞嗎?」
「青魔烈彈波!!」
散發藍色光芒的光矢從阿梅莉亞手中飛向傑洛士。傑洛士再次靈巧地閃過。
「我好歹也是曾經跟你們一起旅行過的同伴不是嗎?若是讓你們敗在那些中級魔族的手下,總覺得很抱歉哪。」
傑洛士旋轉錫杖描繪出一個圓。圓圈形成黑色的盾牌,擋下阿梅莉亞後方的士兵們所施放的烈閃砲。
喀鏘!
一聲響亮的撞擊聲響起,傑洛士的錫杖和傑路剛帝士的劍互相衝撞。接著傑洛士迅速撩起錫杖向後方一躍。他漂浮在半空中。
傑洛士無可奈何似地聳聳肩,露出笑容。
「嘿~高里果然沒有一起來。失去莉娜對他來說很痛苦的樣子。」
「……你以為,是誰害的……!」
傑路剛帝士咬牙切齒地說。阿梅莉亞正準備再次詠唱咒文。
就在這時。
「阿梅莉亞,妳也是個罪孽深重的人啊。」
阿梅莉亞聽到傑洛士語帶笑意的話,不禁停止詠唱。
「我並不喜歡隨便殺人。我和中級魔族不同,並沒有那麼需要進食……不過──」
咻!
「!?」
阿梅莉亞的視野一下子染上紅黑色。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後方傳來一陣瀕臨死亡的慘叫。那是個聽到就讓人覺得心臟凍結的臨終叫聲。
一個黑色錐子刺穿阿梅莉亞身邊的士兵的側腹。
「啊、什……」
阿梅莉亞失去言語能力的剎那,那位士兵停止慘叫,倒下身去。他斷氣了。
「什、什麼……!」
阿梅莉亞的聲音顫抖著。
士兵們產生動搖。不過其中一位士兵還是舉起單手瞄準傑洛士。他的手中散發出藍色光芒。緊接著──
咕咚
他的身體隨著這個聲響倒在地上。
黑色錐子出現在他的胸口中央,然後消失無蹤。
「……各位,不要動!」
阿梅莉亞叫道。傑洛士露出苦笑。
「看吧,妳真是罪孽深重。要是妳沒有把這些士兵們帶來這裡,他們就不會死了。至少……可以多活幾天。但是只要妳進軍到這裡,想跟我們戰鬥,我就必須殺了他們。」
「不要聽他的,阿梅莉亞!」
傑路剛帝士飛奔到阿梅莉亞的前方,舉劍擺出架勢。
「這傢伙擅長心理攻擊。不要聽他的,沒用的。」
「……我知道!」
阿梅莉亞點點頭。她一臉憤怒地面對傑洛士。
「要我袖手旁觀等待魔王復活和死亡,我辦不到!那種不算是正義。不管傑洛士想說什麼都跟我無關!為了人類的生存,我要戰鬥!!」
「就是因為這樣……」
傑洛士一臉困擾地露出微笑。
「妳為了自己所謂的「正義」,至今到底害死了多少人呢?那些為了配合妳的正義而必須死去的士兵們,我實在為他們感到很悲哀。────啊啊,對了。莉娜也是妳的「正義」的殉教者之一吧?」
「……!────才沒有那回事……」
「我可是非常欣賞莉娜的喔,所以不太想殺死她。不過想到與其交給別人動手,不如由我親自來。阿梅莉亞,這都要歸咎於妳喔?」
傑洛士的身影輕飄飄地溶入空氣中,只聽得見他的聲音。
「要是妳沒去找莉娜協助,我根本不會想去殺莉娜。」
傑洛士出現在阿梅莉亞的背後。他在阿梅莉亞的耳邊低語著。
「────都是因為妳,莉娜才會死的。阿梅莉亞。」
「────!」
「你這渾蛋!!」
傑路剛帝士的斬擊稍微砍到傑洛士的髮尾。傑洛士再次消失在空中。
阿梅莉亞說不出話來,僵直在原地。她的雙膝顫抖著。
「我、我……!」
「阿梅莉亞!不是那樣的!!」
傑洛剛帝士收回劍並大叫道。傑洛士露出笑容────突然他的表情驟變。
「!!」
傑洛士立刻轉身。他正想大幅度地降落,說時遲那時快。
「────喔喔喔喔喔!!」
一個金色身影從岩石後方躍出,並極快地閃過當場。
淡紫色的斬擊以無法目視的速度劈開空間。
「咕啊!!」
傑洛士呻吟一聲,消失在空中。某個東西被風吹成碎片散去。
人影回過頭來。
「沒事吧?傑路剛帝士、阿梅莉亞。」
聽到那個聲音,傑路剛帝士大嘆口氣。
────接著他不由得露出笑容。
「真是算好時間的隆重登場啊。」
「時機是很重要的吧?」
他笑著。阿梅莉亞不禁大叫。
「────高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lysky2
  • 看完這篇,我越來越討厭這樣的傑洛士了……
    把莉娜殺了還不夠,還這樣折磨阿梅莉亞!!
    魔族真是讓人恨得牙癢癢的生物啊!!
    (雖然看到高里重新站起來是件好事,但我真的沒辦法喜歡傑洛士= =+)
  • 魔族本來就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會不會做就看他們高不高興而已^^b
    所以真的不要被TV版的傑洛士給誤導啦~

    REI(れい) 於 2010/06/09 16:09 回覆

  • 月穗
  • 耶~~~~帥氣豋場!!!(開小花)

    全部那段讓我笑了一下~~~掃去些為鬱悶感^^b
  • 高里和爸爸對話那一段是我翻譯得最高興的一段XD
    雖然我不排斥悲劇,但是SLAYERS還是有笑點比較習慣~

    REI(れい) 於 2010/06/09 16:10 回覆

  • clenout
  • 同樓上的月穗桑~

    敢跟因巴斯大叔說『全部』…還真是找死的作法!
    莉娜跟爸爸的個性一定很相像吧!
  • 就個性來看,莉娜應該很像爸爸沒錯XD

    REI(れい) 於 2010/06/09 16: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