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ホーム・スイート・ホーム



◇Home Sweet Home

第一話

一、

窗外的太陽已經下山,夜晚的黑暗完全覆蓋天空。飛機降落的時候,天原本還很亮的。
因為機場航廈裡燈火通明,讓人幾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我領好行李,一如往常地辦理入境手續。當我走出航廈,小靡就照例前來迎接我。佐助一直形影不離地守在我的身邊。

「唷!謝謝妳來接我!」
我戴著墨鏡向她示意。

「真受不了你……我不是常跟你說不能太過引人注目嗎?」
小靡大嘆口氣。
「不要讓別人知道,你就是鼎鼎大名的格鬥家早乙女亂馬。」
我對四處閃爍的鎂光燈視而不見,快步走出航廈。真是的,雖然早已見怪不怪,但每當我一從格鬥大會凱旋歸來,媒體和自稱是我的粉絲,以及看熱鬧的人群都會喧囂不已。
我習以為常地跟他們稍微示意後,迅速離開航廈。其中也有執意想採訪的記者,不過我都邊說:「今天很累了!抱歉。大家再會!」邊揮手離去。
由於這次是長期的海外遠征,真的累翻了。就算有佐助在身邊,也有經紀人幫我打點許多事,還是很累人。
這就是人氣職業的宿命,被粉絲和媒體追逐也無可奈何,不過理所當然的,我想盡快回到愛妻的身邊。


現在的我是二十八歲,職業是現代格鬥家。我在世界各地奔走,並在各式格鬥大會上持續活躍。家庭成員有妻子和一對雙胞胎兒女,至今一直住在練馬區內的天道道場。
沒錯,後來我跟未婚妻小茜成家立業了。
我們不是孽緣,也絕不是順其自然地結婚;其間仍經過波折和浪漫事件,才會有現在的我們。


「結果你還是比預定的日子要提早回來了。」
小靡駕駛小型巴士,嘆著氣。
「沒辦法啊,原本預定最後要出場,像是附屬品的格鬥對手因傷不堪使用啦。」
「既然定好的行程難得空出來,去觀光一下也好啊。」
小靡回道。
「拜託……佐助跟我兩個人去觀光,有什麼好玩的!我一直被行程追著跑,與其去觀光,為了家人早點回來,想在家裡好好休假是很正常吧?」
「是這樣說沒錯啦……」
停頓一會兒,小靡低喃般地小聲說。
「但是小茜她們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啊。」
「喂!有事要忙是什麼意思?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聽到小靡的發言,我不禁過度反應地對她嚷著。
「莫非……小茜她趁老公不在家的時候跟別人「外遇」……」
「怎、怎麼可能呀!!笨蛋!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吧?小茜可沒那麼靈光。」
小靡半怒吼地叫道。
嗯,這麼說也是。她不會無情地把我踢到一邊和其他男人跑掉,而且非常信賴我,當我不在家時都會盡責地守護家園。
「有道是只要老公精神好,不在家最好……呵,全世界的家庭主婦多半都這麼想吧。因故早歸搞不好是最麻煩的。」
總覺得這種說法好像在諷刺我。
「啊?『只要老公精神好,不在家最好』是什麼意思?」
「只是個比喻。在一般家庭,老公長期出差對老婆來說,是難得的休養機會。」
「那是在一般家庭吧!」
「嗯,也是,天道家不是一般的家庭。」
「是早乙女家!我可不是入贅的!」
「不是一樣嗎?畢竟是和老婆的娘家同住,而且繼承了道場。」
「雖說是同住,主屋可是照我的意思改建後才住下的!」
「但是地是我們家的吧?」
當我們在爭論時,高速公路開始塞車。車輛還是一樣氾濫。在這個豐饒的國家,每到尖峰時間必定會大塞車,讓人不禁覺得應該利用公共交通,像是鐵路才對。
「哪,亂馬。」
「什麼?」
「反正你的行程剛好空下來,要不要明天幫你接個工作呢?」
果然來了,這個錢嫂。
「才不要。」
我噘嘴回答。
「為什麼?有什麼關係嘛,只是一兩個工作。」
「拜託……我在海外遠征已經累癱了!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我想在家好好休息!」
「只要休息一個晚上就可以啦……」
「我有時差!這可是難得能在家裡好好休息的機會!絕對不准幫我接工作。」
「小氣鬼。」
「隨妳去說。不滿的話,經紀人小姐,下次更新契約時我就要找別家公司了。反正我這麼出名,很多人會要我吧。」
「我知道了啦!就讓你休息!不過要是被小茜抱怨,我可不管你哦。」
「她怎麼可能會抱怨什麼啊!!」

小靡從以前就很熱衷於賺錢,到現在還是一樣。不對,應該是更加進化了。她運用和九能合作成立的企劃公司,安排我的經紀人等一切事宜。因為我算是小靡的公司的搖錢樹,我一離開她會很困擾吧。

由於塞車,到家時已經是深夜了。

「我回來了……」
我緩緩拉開拉門走進屋內。
老舊的螢光燈使得門口感覺有點昏暗。
「你回來啦……」
啪嗒啪嗒的拖鞋聲從內部傳出。對我露出笑容的是我的甜心˙小茜。
我望向一旁,小靡不知為何像在祈禱似地雙手合十,正對她打暗號。不管怎麼看都像在道歉似地說「抱歉!」。小茜看了一眼小靡的動作後,嘆口氣。
喂喂!一瞬間露出困擾表情是什麼意思……難道妳對我比預定要早回家,真的有什麼怨言嗎?
我硬是忍住想要脫口而出的話,脫下鞋。
「辛苦了……那個……關於明天……」
小茜非常緊張,字字斟酌地說著。
果然有什麼難言之隱,我突然想到。她每次都會馬上表現出來。
一看到她這樣子,我決定明天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待在家裡。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都不外出!
我在心中這麼發誓,迅速把上衣遞給小茜,然後穿上平時都會穿的和服。那是一件像浴衣的深藍色和服,是媽媽為我縫製的,最近我在家常會穿這件,就像以前的日本父親形象。
「明天……有什麼事嗎?」
我穿上和服,不悅地回應。
「那個……明天要不要跟爸爸他們一起出去?你好不容易有休假吧?」
小茜顧左右而言他。
噢,來這套嗎?是想趕我出門吧。
我故作出稍作思索的樣子後回答:
「不,我不去……我偶爾也想在家整天舒服地度過……」
我有點壞心地說。
接著小茜果不其然地露出困擾的表情。
果然有什麼隱情……是有客人要來嗎?
於是我更壞心眼地繼續說:
「如果妳也去,我就願意出去。」
「嗯……我明天不能出門。」
「為什麼?偶爾兩個人一起去新宿,或是池袋那一帶繞繞也不錯啊。我還可以給妳買件衣服。」
「嗯……你這麼體貼我很感激……不過明天不行。」

「為什麼……明天有什麼事嗎?」
我一臉得意地看著她追問。
小茜覺悟似地大嘆一口氣。
「有家庭訪問……」
她回答道。
「嗯?」
「就是說,家庭訪問。」
「家庭訪問……誰的?」
「龍馬和未來的。他們各自的老師要來做家庭訪問。」
「為什麼……」
「你問為什麼我也……」
「喂,難道說,他們兩個幹了什麼壞事嗎?」
我因為家庭訪問這個詞彙而陷入半混亂狀態,急著問小茜。
「不、不是啦!!是幼稚園一直以來的慣例。每年這個時候都會來訪問小朋友的家庭,然後跟父母聊天。」
「喔……現在的幼稚園都會做這種事啊。」
「我覺得很平常……」
「原來如此。」
我嘆了口氣。
「咦?」
「所以才會想讓我明天去工作什麼的,好趕我出門。」
看來是說中了,小茜立刻轉開視線。
「因為,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而且覺得亂馬在的話,老師應該也會很在意……」
「妳想太多了!」
我回過頭,用食指點點小茜的鼻頭。
「想太多?」
「老師是專業人士,一定很習慣這種事了……而且我好歹是他們的父親,當然也得承擔教育的責任。怎麼能讓母親獨佔幼稚園老師呢?我一起出席也不要緊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一般來說家庭訪問不都是老師跟媽媽之間的交涉嗎?」
「不需要那麼刻板吧?也有母親很忙碌,然後由父親負責教育的家庭啊?小雛老師來天道家的時候,接待她的可是老爸他們耶。」
「這麼說倒也是……」
「而且我也對幼稚園老師很感興趣。」
我笑咪咪地說。
「什、什麼啊,那個不懷好意的笑臉。」
真是的,小茜的個性真容易了解,只要我一對其他女人展露興趣,就會馬上吃醋。小茜不悅地轉向一旁。
「因為在他們進幼稚園之前,我就去海外遠征啦……對了,我沒親眼看過他們穿制服的樣子呢,也還沒跟負責的老師打過招呼。」
我邊說邊用指尖按著小茜的鼻頭繞圈圈。
「真是,妳這大醋桶!我不會被妳以外的女性迷走的……傻瓜。」
我凝視著她好強地瞪著我的雙眼,吻上她。
小茜的身體雖然一瞬間僵硬,不過隨著我甜蜜的雙唇軟化了。
妳真的很容易掌控耶……

(啊啊,果然家裡是最棒的。)

我滿懷著安心感將她抱向自己。這是至高無上的一刻。




二、


翌晨,我在一如往常的時間醒來。
身體還是美國時間,仍覺得不太舒服。話雖如此孩子們卻不讓我好好睡。

我是在他們入睡後回家的,早上一察覺到我睡在床上,龍馬就騎在我的身上大叫「爸爸起床!!」
天啊,有夠沒禮貌的。
我因為還想睡,邊呻吟邊抓住棉被,孩子卻不當回事。是只對自己眼前的事物感興趣,還是什麼都沒考慮到呢?
而我家的這兩個小鬼就更可怕了。
如果只有龍馬一個還能掩飾過去,但是未來也在。
她雖然是女生,卻是個不輸給小茜的粗暴女孩。即使沒龍馬那麼粗魯,但從懂得世事開始就讓她學習武道的緣故,她很清楚哪裡是弱點。
「爸爸,天亮了。再不起來會趕不上幼稚園哦。」
我又不用去幼稚園……
就某方面來說,比起單純爽快的龍馬,未來可能還比較麻煩。她用老成的口吻叫我起床。
「爸爸工作很累還想睡……再讓我睡一下!」
我邊說邊鑽進被窩。
「不行!不好好吃早餐會長不大的!!」
她的說法跟小茜對孩子們的語氣如出一轍,讓我不禁噴笑。
「爸爸!快起床!!」
「爸爸!!」
沒想到這麼久沒見,他們竟然會聯手了。兩人拉長身體壓在我的身上,不停搖著我……
「好啦──!!我起來就是,快下去!!」
事到如今也睡不成了。
我撐起因時差而癱軟的身體。

「哎呀,你還可以再睡的呀。」
我走到廚房去,小茜邊忙碌邊對我說。
「嘿~妳早起在做便當啊。」
我不禁瞪大眼。
因為孩子們今年春天要上幼稚園,她很早就開始跟小霞姊姊學做玉子燒、漢堡排和肉鬆。她仍舊相當笨手笨腳,怕等雙胞胎孩子上幼稚園後再學會來不及,一直非常拼命地練習。
我撮起一個剛做好的玉子燒來吃。
「喔,有進步喔。雖然燒焦的地方很顯眼。」
我說出評語,把玉子燒吞下肚。
「爸爸!那是我們的便當耶!!」
「品行有待加強!」
我被兩人瞪了一眼。

對久未回家的我來說,像這樣和平的日常景象有著無法言喻的安心感。早起做便當對妻子來說一定是非常辛苦的工作,就我看來卻覺得非常開心。
孩子們穿著睡衣來回奔跑著。
因為睡得很好,很有精神吧。
「龍馬和未來快換衣服,準備去幼稚園了。龍馬,你最近都沒帶手帕對不對?不可以這樣喔,服裝儀容不好會被若菜討厭的。」
「是~」
「未來,龍馬一個人很讓人擔心,妳可要好好照顧他喔。」
「是~」
小茜完全是母親的樣子,她慢下裝便當的動作,交代著。
真是讓人看了不禁露出微笑的光景。
『這就是我一直憧憬的景象』,我不知所以然地心想,盡情品嘗早晨的心情。
事實上很想從後方偷偷接近小茜,然後用力抱緊她,不過這種事還是想想就好。
畢竟對象是超級笨拙的小茜,要是那麼做,搞不好會飛來一把菜刀。
不過穿著圍裙的女性真是極具魅力。看她極富節奏感地在覘板上咚咚切著菜,還有那張為家人付出的認真表情。要是小茜很靈巧,孩子們又沒有在四周遊蕩,真的很想立刻從後方狠狠抱住她。當然之後還要加上「啾!」這個擬態音。基於理性,除此以外的事就不能做了……
也許是因為許久未見的早晨,才會想到這些多餘的事吧。


「噢噢……小茜今天也很努力呢。」
稍晚起床的岳父鑽過暖簾走進廚房。
「啊,早安。」
我露出微笑,禮貌地打招呼。畢竟對方是岳父。和年輕時相比,我在這方面也變得圓滑許多。
「喔喔,亂馬啊,起得真早。」
「是啊……被他們吵醒就睡不著了……」
我抓了抓頭。
「哇哈哈!小孩子都是很有精神的。」
早雲岳父露出滿臉笑容,笑著說。
「對了,小茜……關於今天送他們去幼稚園的事……」
「就拜託爸爸你們囉。」
「真的嗎!」
一聽到回答,早雲岳父的表情就立刻亮起來。他是個疼愛孫子的外公。
「我今天要招待老師會很忙……爸爸你們偶爾也想帶他們去吧?」
小茜邊忙著煮菜邊說。
「既然要送他們去上學,我也想去。」
我很自然地做出身為父親的主張。
「亂馬不行!!」
但是馬上被小茜否決。
「為什麼啊……」
雖然在預料之中,我還是有點不悅地反問。
「因為……你好歹是個名人,是會在雜誌和電視上出現的有名格鬥家,一定很引人注目的……」
「妳在吃醋嗎?」
「才不是!!是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煩!還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是格鬥家早乙女亂馬的孩子,他們才進幼稚園沒多久……」
嗯,的確就像小茜說的,演變成麻煩的情況顯而易見,只好忍耐了……對了,爸爸他們不在家,就剩我跟小茜兩個人吧?
我偷偷在內心想著,口中則說著「只好這樣了……」表現出死心的樣子。
「啊,還有,亂馬,我今天可是很忙的哦。」
小茜沒有忘記加上這段話,彷彿看透我的內心想法。
「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我沒空理你。」
嗚……這傢伙竟然先給我下馬威。
「總之,既然你沒有要去工作,拜託你,今天一整天,不,是到家庭訪問結束前都別打擾我!」
「嘖!我還以為久久回家一趟,可以跟妳好好打情罵俏的說……」
我不經意地脫口而出,未來立刻提出疑問:
「打情罵俏是什麼意思呀?」
真是的,面對小孩一點都不能大意。她被激起好奇心而在聆聽我們的談話。
「呃,就是在指爸爸和媽媽感情很好的意思……」
我迅速回以標準答案。
「哦──就是相親相愛的意思嘛。」
「相親相愛?……妳是從哪學來那個詞的?」
「在幼稚園大家都會說呀。不論是哪個家庭,爸爸和媽媽都很相親相愛。」
「啊,是嗎……不論是哪個家庭,爸爸和媽媽都很相親相愛啊……」
我不禁露出苦笑。
「未來的爸爸和媽媽也很相親相愛吧?」
未來睜著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問著我。
「是啊,很相親相愛喔。就像這樣。」

「呀!」
我把剛做好便當並轉過身來的小茜拉到身邊,『啾』的一聲,輕吻了下她的唇。
「喂,亂馬!你在孩子們的面前做什麼呀……」
噢噢,小茜臉紅了。
「哇,爸爸和媽媽接吻耶。」
「好相親相愛喔!」
孩子們很單純地高興叫著。

『大清早的別這麼欲求不滿!笨兒子!』
剛起床的熊貓探出頭來。
「感情好是美事一樁啊,早乙女兄。」
早雲岳父大笑著。
只有小茜面紅耳赤地沉默不語。是在為剛才的接吻不高興嗎?不過她彆扭的表情也好可愛。
如果沒有父親們和孩子們在場,真想就這樣吃掉小茜……不過我硬是用理智按耐住。
畢竟一天才剛開始。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HEFISH
  • 哇~好開心~終於等到連載了^+++^
  • 讓您久等了!希望您會喜歡這個故事喔^^

    REI(れい) 於 2010/09/18 19:59 回覆

  • 籽
  • 等到了!
    謝謝 : )
  • 謝謝您的等待,希望您會喜歡^^

    REI(れい) 於 2010/09/18 20:00 回覆

  • 小米
  • 好開心喔
    總算沒有白等了!!
    我的亂馬跟小茜><
    謝謝你的翻譯,辛苦了!!
  • 謝謝小米的等待^^
    不過最後一話目前卡住,要請大家多等一陣子了
    不好意思,感謝支持!

    REI(れい) 於 2010/10/04 14: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