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秘湯で秘宝



秘湯中的秘寶

小茜拖著良牙大步前進。草叢生長得很茂密,腳踝被絆到好幾次,因為亂馬跟上來,她很勉強地走著。
「別跟著我。」
「我才不是在跟妳走,只是在照這張地圖尋寶。」
亂馬從口袋拿出八寶齋的那張古老地圖,小茜側目看著地圖,想著『是我丟在旅館的那張』。
「就算你找到寶物,也不會當回未婚夫妻喔!」
亂馬邊把地圖收進口袋邊說:
「少自戀了。我又不是為妳去找的,是我自己想找。」
良牙來回窺看著亂馬和小茜。
小茜和良牙朝森林深處前進,亂馬尾隨在後。三人踩過草叢,只聽得到踩在泥土的沉重腳步聲。小茜打算用盡全力快步前進,亂馬卻在不知不覺中追到和良牙差不多近的距離。
「話說回來,妳們知道寶物藏在哪嗎?地圖可是在我的手上。」
和亂馬並肩走著的良牙回答:
「哼,你以為只有你有地圖就大錯特錯了!看看這個!」
他把手伸進領口,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他攤開地圖,用雙手強硬地拿給亂馬看。亂馬和良牙的前進速度慢了下來。
良牙的地圖有經過加工,表面很光滑,而且是彩色印刷,上面有著豪邁的題字寫著「~你也能成為溫泉通~飛驒秘湯地圖」是在車站前的禮品店買的東西。
「在這張地圖上用"鏡"命名的溫泉只有一個!就是鏡溫泉!我們要往那裡去!」
良牙很親切且詳細地解說著。
小茜正想告訴他『不可以告訴亂馬!』時已經太遲了。
亂馬把手伸向地圖。
「給我!」
亂馬撲了個空。良牙千鈞一髮地躲開並迅速把地圖收進懷裡。
「怎麼可能給你。你的地圖是100年前的東西……幾乎抓不到正確位置了吧。」
「那又怎樣,只要全力搶走你的地圖就好了。」
亂馬和良牙停下腳步。他們互瞪著對方,氣氛變得緊繃。
亂馬放下背包。
「一決勝負。來吧!」
「如我所願!」
亂馬和良牙丟下小茜奔跑起來。小茜也跟著跑起來,但是完全追不上。她看到兩人在很前方的樹叢間跳躍著,隱約看到亂馬的紅色上衣和良牙的黃色衣服。小茜邊喘氣邊用目光追著他們就已經是極限了,因為提著包包很難跑。她看到紅色和黃色的身影同時飛進草叢中。




小茜好不容易趕到亂馬和良牙小規模的戰鬥地點時,勝負已經揭曉。
那個地方的茂盛草叢長到及膝,因為很少樹木,看起來像塊空地。良牙彷彿被掩埋般,面朝下倒在草叢中。亂馬站在一旁。
「良牙!」
小茜跑過去並讓良牙翻過身。良牙昏過去了,不論怎麼搖他都沒反應。
應該是被亂馬揍過吧,他的後腦有個腫包。
亂馬背對著小茜,攤開地圖正在研究。
「那張地圖是良牙的!還給他!」
「為什麼要還?鏡溫泉就在這附近了說。」
「叫你還就還!」
亂馬把地圖丟給她,小茜跳起來抓住地圖。良牙因此從小茜的懷中飛出去,額頭再次撞上地面,不過沒有人發現。
「我先走一步了!」
亂馬的辮子飄動著,他飛奔起來。
留下良牙和小茜。
小茜驚魂未定地攤平地圖。
接著她發現有個東西夾在地圖的對折處。她將手指伸進去碰觸,感覺很明顯是不同材質的紙張。於是小茜取出那東西,發現是個白色信封。信封上寫著「天道茜小姐收」,翻到信封背面卻沒有寫寄出人的名字。她把地圖折到一邊,撕開信封口。
她拿出信紙,攤開過目。
……。
「不會吧。」
小茜用手摀住嘴。
這是情書。
令人喘不過氣的感覺襲向小茜。雖然告訴自己要冷靜,腦袋卻一片空白。
她一再地反覆讀著只寫了像詩句般簡短的三行字的信。
思考能力好不容易恢復了。『竟然寫得出這種輕薄的話呢。』她想著。她的腦海中浮現拿著筆思考文句的亂馬的身影。
被亂馬深愛著的感覺包圍住小茜,雖然信件的開頭是在向自己問候。
每重看一次情書,那種感覺就越強烈,而且單方面熱烈地擁抱著小茜。小茜感到困惑。
她萌生小小的疑問。
亂馬為達目的,不論對象是誰都可以約會,連性愛也可以拿來販賣。她一時之間懷疑這封信會不會也是其中一個手段。
不過這種不安不到一秒就消退了。
那是一封極具魅力,就算是說謊仍甘願被騙,讓她願意縱身躍入並沉浸在其中的情書。面對亂馬的甜言蜜語,她認為自己一直在等的就是這個。
她感動到覺得背脊一陣酥麻。
……話雖如此,他表現得那麼討人厭是為了掩飾害羞而故意演戲的嗎?
不過他多少還是──至少信中寫的多半話語真的是在為我著想。
小茜小心翼翼地把信收入信封。她再次攤開地圖確認位置後,朝著鏡溫泉前進。




亂馬狠狠地握緊拳頭揮向良牙。
良牙擋不住攻擊,後腦撞上後方樹幹上的突起處。
「嗚咯!」
良牙呻吟一聲,鬥氣自體內消散,接著便翻白眼。
亂馬任意把手伸進良牙的懷裡搜出地圖。有個東西夾在地圖上,不過他毫不在乎地攤開地圖。
穿過草叢的聲音響起,小茜追了上來。她抱起良牙。
亂馬瞥了她一眼,裝作不在意的樣子繼續看地圖。
「那張地圖是良牙的!還給他!」
「為什麼要還?鏡溫泉就在這附近了說。」
「叫你還就還!」
亂馬像在變把戲般地把地圖拋向空中。小茜的注意力放在地圖上。
「我先走一步了!」
亂馬飛奔出去。
他知道鏡溫泉的位置了。他背起剛才因為妨礙決鬥而丟在一邊的背包,跑過林間。
聽得到流水聲,目的地就在附近。
當溫泉味撲鼻而來的下個瞬間,眼前的視野開闊起來。
看到寬廣的水面,是個有點大的池子。
亂馬抓住延伸出去的樹木,探出身去。水面冒著熱氣,是溫泉。水面上反射出沿岸的草木和天空,完全看不到水面下,而是反射周遭的景色。
亂馬蹲下身,看到水面倒映著自己的樣子。雖然很暗,不過每根頭髮和中國服的質料都看得一清二楚。根本就像面鏡子。
他正把手伸進水中確認溫度的時候,小茜來了。她站在蹲著的亂馬身後有些距離的地方。亂馬雖然感覺到她的氣息,並沒有回頭,而是出聲說:
「這裡好像就是鏡溫泉。據說這就是藏有寶物的祕湯,不知道寶物會在哪裡。」
小茜沒有回應他。大概是還在生氣吧,亂馬想。小茜保持沉默地蹲在亂馬的身邊。因為溫泉深處的草木密集,空間很狹窄,她蹲的位置和亂馬近到幾乎會碰到肩膀。
亂馬感到有點困惑地看著小茜。視線一對上,小茜就很為難似地轉向一旁。
亂馬放棄直接注視,轉而望向反射在水面上的小茜。因為小茜轉向旁邊,從下方只能看到側臉。她看起來好像在思索什麼。過了幾秒,亂馬根據氣氛察覺到小茜是在害羞。
小茜開口。
「突然那麼說我會很困擾的。」
「咦?」
「我是嚇了一跳,並不是覺得討厭哦?」
好像不是在生氣的樣子。搞不懂她在說什麼。
亂馬心想寶物會不會藏在附近而環視著四周。他看到一個告示牌立在岸邊數公尺的地方。亂馬起身走過去,小茜也尾隨著他。

【鏡溫泉】

效能:水面可以代替鏡子,具有滋養肌膚和頭髮的功效。

警告:注意利用溫泉反射效果的偷窺。


「注意偷窺……?」
亂馬低喃道,覺得有種不祥預感。
背上的背包突然蠢動起來。
「欸嘿嘿嘿嘿!」
八寶齋跳出身來,亂馬不加思索地把背包扔出去。背包中應該裝著鐵鍬和鶴嘴鋤,不知何時變成了八寶齋。
「亂馬,尋寶真是辛苦你啦。」
八寶齋靈活地鑽出背包落地,同時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老頭……」
「鏡溫泉是我的寶物。只要使用這個溫泉,不管是從下面還是側面都能看到過癮為止!好了,女人快泡進去讓我看個夠吧!」
張開細小的手臂,八寶齋奔向小茜。
小茜『呀!』地慘叫起來。
「你這渾蛋!」
亂馬踢向八寶齋的頭部。
亂馬和八寶齋穿過小茜的身邊掉進溫泉。一道湯柱濺起。
亂馬喝到幾口溫泉,不過他一抓住八寶齋的頭,就用雙手施展扣肩壓(譯註:摔角的招式之一)。八寶齋在他的手中拼命掙扎。
這時聽到好幾個尖銳的女生尖叫聲。一看之下,對面的岸邊有幾位裸體的女性。
他們跳進女浴池了!
亂馬一感到畏懼,握力就跟著減弱。
「你~這~小~子~~~」
八寶齋利用他光滑的禿頭逃脫了亂馬的掌控。他高躍到水面上,從懷裡拿出塑膠袋,裡面裝有煙火。
「都是因為你攪局害我不能偷窺!八寶大華輪!」
「嗚……」
現場發生大爆炸。
爆炸以八寶齋和亂馬為中心,方圓半徑5公尺的溫泉都濺起比一般人的身高高上數倍的湯柱。硝煙和霧氣混雜在一起籠罩周遭,石塊紛紛掉落。
女浴池的女人們四處亂竄,樹木傾倒,浴池裂開。




小茜用手臂保護身體不受爆炸波及。她勉強地仰頭看向上空,飛濺的水沫弄濕她的全身。可以看到在高高噴濺的飛沫另一頭,亂馬描繪出飛機雲似的煙霧並被炸飛的景象。她繞過岸邊走向女浴池,那裡應該有路可以出去才對。女人們在脫衣間一邊抱怨一邊穿上衣服。
「是誰弄壞溫泉的!」
一位穿著半截外衣,像是溫泉擁有者的男人怒吼著。小茜從脫衣間離開溫泉。
外面是個平緩的坡道,好像會連接到溫泉街去的樣子。明明一開始從這邊走過來就好了,卻刻意穿過森林繞一大圈,不過是讓良牙拿地圖的自己不對。
那裡立刻有個攤販,是右京在擺攤。
「小茜。」
她馬上就發現到小茜,單手拿著鏟子走出攤販。
「發生了什麼事?剛才聽到一聲巨響。」
「浴池壞掉了。」
小茜無法再告訴她更多,說完便跑走了。她在坡道上奔跑著。終於看到很多民家和樹木。小茜在沒有鋪柏油的地方轉入森林中。
應該是在這一帶。因為剛才淋在身上的熱水開始冷卻,小茜脫下上衣。這時她摸摸上衣的口袋,才發現信不見了,但是現在又不能回頭去拿。她抱著包包和上衣走進森林深處。
她聽到斜後方傳來『啪噠噠噠』的樹葉磨擦聲。
小茜回過頭去。
抬頭一看,亂馬正在扭乾上衣。
「亂馬!亂馬!」
她一叫喊,亂馬就從樹枝上跳下來。他提著背包。在那種混亂的情況下,他是怎麼找到的?
「你不要緊吧?」
「沒事。不過那老頭真誇張。」
亂馬把上衣披在單邊肩膀上。
「沒想到那個溫泉竟然是用來偷窺的。」
「所以,所謂的寶物就是指鏡溫泉嗎?」
「好像是吧,也就是祕湯的秘寶。」
亂馬想到什麼似地翻動著背包。『他在找什麼呢?』才這麼想著,就看到他拿出一個寶特瓶,輕輕地丟給小茜。
小茜看著手中的寶特瓶。裡面的水在陽光照射下發出耀眼的反射,四周的蒼綠映在小茜的手指上,小茜的膚色也映在水中。像水銀一樣的美麗。
「這是……?」
「鏡溫泉的水。給妳吧。」
寶特瓶摸起來還溫溫的。
亂馬稍微看向遠方,說:
「隨妳高興怎麼處置吧,那也算是個寶物。拿回去給早雲伯父和老爸看,告訴他們『為這種東西吵架不覺得很愚蠢嗎?』他們應該會和好吧。」
雖然嘴裡說『隨妳高興怎麼處置』,事實上是在說『把這個帶回去吧』。
小茜確定了。
那封情書真的是亂馬寫給她的!
小茜想起情書裡的一字一句,她不可能忘記的。
「謝謝你!亂馬。這樣一來一定會恢復原樣的。」
她一露出笑容,亂馬就表現得有點狼狽。
「妳不是在生氣嗎?」
「沒有啊?為什麼這樣說?」
「不,沒有就好……」
亂馬一邊揮動上衣好讓衣服乾燥,一邊像在宣言似地說『我們回去吧。』
於是兩人邁出腳步。
「走這條路會被罵的哦。」
「為什麼?」
「因為把浴池弄壞,溫泉的老闆很生氣。」
「那我們從後面繞回去吧?被看到可就麻煩了。」
小茜稍微下定決心地握住亂馬的手。面對她突如而來的行動,亂馬一時之間想要抽回手,不過因為手臂被勾住,就隨小茜高興了。
小茜確認著亂馬的手的觸感。
一種想唱歌的心情湧現,小茜邊微笑邊緊抱著寶特瓶,說:
「我們好像在私奔哦。」




良牙按著隱隱作痛的後腦爬起身。
沒有看到亂馬,也沒看到小茜,他一個人是找不到小茜的。懷裡的地圖和昨天寫給小茜的情書也都不翼而飛,全被亂馬搶走了。
「可惡!」
他又輸了。
也不知道寶物在他昏過去的期間怎麼樣了。
當他懷著悲慘的心情,不抱期待地一邁開腳步,要給小茜的信就掉落在地。
信好像被弄濕過,不但髒兮兮、殘破不堪,而且因為風乾而扭曲。封口有被拆過的痕跡,是被亂馬看過了吧?
「小茜小姐,我還是沒能成功向妳表白……」
把信和寶物一起交給她的計畫付諸流水了。
良牙攤開信紙,略微看過後,就當場丟掉。
一張便箋在秋風中搖擺著。





天道茜小姐

我愛妳

寶物送給妳

而妳就是我的寶物







=================================================================================

第六話讓大家久等了!原本打算趕在新年前翻完,無奈新年前有很多事情待處理,敬請見諒^^b
經過幾年的努力(中間還有兩年多的空白)終於把うたたね乱馬到目前為止的作品翻譯完畢!うたたね乱馬在2004年以後就沒有新作了,所以大家看的都是很多年前留下的作品。那時他說想休息一陣子,但是經過這麼多年仍不見他回來,而他也完全沒有在他的網站再露過面,所以我也不曉得還有沒有機會再看到他的新作,無論如何還是懷抱希望吧!就像經過這麼多年大家還是踴躍參與亂馬的動畫復活聯署一樣,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像『犬夜叉完結篇』一樣看到亂馬的真正復活!
最後感謝うたたね乱馬留下這麼多有趣和充滿感動的亂茜故事讓我們反覆回味,希望大家喜歡這些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ky12765
  • 推推推~~
    謝謝大大辛苦ㄉ翻譯
    也謝謝うたたね乱馬作者
    讓我們懷念好看又好笑ㄉ亂馬~~
    辛苦你們ㄌ~
    期待將來還會有新作!!
  • 很高興您喜歡^^
    雖然うたたね乱馬沒有新作,不過我會繼續分享其他好看的亂馬小說的!
    敬請期待~

    REI(れい) 於 2010/03/18 15:13 回覆

  • polecat
  • 好看喔~謝謝辛苦的翻譯
    不過總覺得很對不起良牙呢@@
    我滿喜歡良牙的說QQ
  • 很高興您喜歡^^
    良牙還是跟雲龍明在一起比較幸福啦~

    REI(れい) 於 2012/04/13 11: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