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ジュリエットの窓辺



茱麗葉的窗邊

被早雲揍了一頓後,女亂馬無精打采的。
之前一直認為應該可行真是太天真了。以為穿女裝他就會放自己一馬,還是被趕了出來。總覺得和小茜之間的距離變得好遙遠。
女亂馬垂頭喪氣地回到搭在空地的帳篷,那裡正在舉辦宴會。玄馬和八寶齋把帆布鋪在空地中央,並用空酒瓶壓在帆布四角。
「喔!師父,真是豪邁的喝法!」
「啊哈哈哈哈哈!」
玄馬一看到女亂馬穿著女裝,就拉住他的手腕說:
「亂馬,來得正好。快幫師父倒酒。」
「我才不幹!」
女亂馬揮開玄馬的手。
玄馬神情有點不悅,不過大概不想破壞氣氛,他無視亂馬的存在,向八寶齋勸酒。
女亂馬也不管自己正穿著裙子,一屁股就坐在帆布上並盤腿。
觀看玄馬和八寶齋開朗得讓人感到異常的酒宴正好符合此時自暴自棄的心情。酒瓶丟得滿地都是。八寶齋將酒瓶倒放,很靈巧地站在瓶底上繼續暢飲。
「啊哈哈哈哈……亂馬,可沒你的份喔。這些都是師父的酒。」
「我才不要呢。」
「好耶、好耶~對了,師父,您差不多該決定要誰陪您去尋寶了吧?」
「嗯~該怎麼辦呢~?早雲給我吃了很多美食喔~」
滿臉通紅的八寶齋打了個長嗝。
「我來幫您按摩肩膀吧?」
玄馬雙膝跪地爬向八寶齋。「喂,亂馬,你去按摩腳。」
「蠢斃了!」
女亂馬站起身,離開空地。玄馬用筷子敲著酒瓶,他的背後響起鏘鏘鏘的聲音。
他想到一個好主意。
可以平息早雲的怒氣,讓他和玄馬和好以及讓八寶齋聽話的方法。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順利進行,但不成功就會只有被逐出天道家,和小茜的婚約也會取消了吧。
我一定要成功。
以這種形式離開天道家實在讓人無法接受。他感到十分不滿。他的心中充滿幹勁,腳步恢復像平常一樣的強而有力。女亂馬拿下頭上的髮飾,辮子落在肩膀上。




「想進去就付錢吧。」
小靡伸出手:「5分鐘500圓,10分鐘900圓,15分鐘1300圓。一毛錢都不能少喔。」
亂馬立刻選擇中間的「10分鐘900圓」。
「謝謝惠顧~」
小靡收下亂馬的千圓紙鈔,找了百元硬幣給他。
亂馬和小靡原本是在小靡的房間窗下交涉,小靡改變地點,帶他沿著屋簷到小茜的房間窗戶去。因為是半夜,腳下黑得看不清楚,不過亂馬並沒有從屋頂掉下去。他反而留意著小靡的腳步。
他在腦中整理好要說的話。畢竟10分鐘就要900圓,也就是1分鐘90圓,10秒是……多少啊?對了,是15圓。時間非常寶貴。亂馬並不知道小靡是比照情趣按摩的消費制度來收費的。
「好了,感動的會面。要嚴守時間喔。」
小靡邊說邊推一下亂馬的背。
亂馬轉換好心情,敲了敲小茜的房間窗戶。
鏗、鏗
窗戶立刻敞開,是小茜打開的。她瞪大眼睛看著亂馬,從小茜後方射出的房間燈光將亂馬的額頭照得發白。
亂馬只是「唷」了一聲就不再說話。




吃過晚飯後,小茜拜託小靡姊姊『如果亂馬來的話,請讓我們偷偷見面』。小靡似乎從早雲那裡臨時拿到零用錢的樣子,不願意幫忙,不過賄賂一些錢給她後就同意了。
小茜白天時在房裡有聽到早雲的怒吼聲。聽到平常不會大聲吼叫的父親的怒吼,小茜感到膽顫心驚。
「小茜,不准跟亂馬見面。那可能是早乙女兄的陰謀。」
早雲耳提面命地再三對小茜說教。
當她在學校看到亂馬時,覺得鬆了口氣。因為很擔心要是昨晚玄馬就帶著亂馬去修行的話該怎麼辦。亂馬願意就這樣離開天道家嗎?
在學校談論這個話題未免人多口雜,而且總是看到右京在亂馬的身邊。亂馬臉上掛著曖昧的笑容迎合右京。雖然他有時會向小茜投遞視線求救,但是小茜都假裝沒看到。
因為已經不是未婚夫妻,她不能在右京的面前吃醋。她辦不到。
眼前有好多障礙,覺得亂馬好遙遠。
總之想見他一面,問他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只能靠姊姊的安排偷偷見面,感覺真奇怪。
「亂馬就要來囉。」
小靡只有探臉到小茜的房間這樣告訴她,就離去了。
小茜確認著圓領短衫和裙子的配色。平常這個時間應該是穿睡衣的,因為亂馬要來而換了衣服。
等了一會兒,從窗戶傳來斟酌力道的敲擊聲。小茜打開窗戶。
「唷。」
亂馬站在眼前。
「亂馬。總之先進來吧。」
小靡留在窗外,小茜把窗簾拉上。
亂馬在房間中央盤腿而坐,稍微弓著背。
小茜面向亂馬坐著。總覺得好久沒這樣面對面了。試著跟他說說看「好高興見到你」吧?
「喂,簡短地說吧。沒什麼時間了。」
少年迅速地低喃著,小茜感到有些失望。
「沒什麼時間是什麼意思。有時間跟右京打情罵俏,來找我就是浪費時間嗎?」
「妳在說什麼啊!真不可愛!」
「太大聲了。」
一被警告,亂馬壓低音量,小聲又說了一次:「真不可愛。」
「你管我。反正你有個可愛的未婚妻嘛。」
亂馬別過臉去,像要傾吐不快似地歎著氣。他的側臉很不高興。
好像說得有點過分讓他生氣了。
只聽得到時鐘的秒針移動的聲音。
小茜等著聽亂馬想說什麼。
「伯父還在生氣嗎?」
「嗯,他很生氣。」
一聽到回答,亂馬就沉默下來。小茜盯著自己的膝蓋。
小茜難耐沉默,主動開口:「那個……你之後要住在右京的店裡是真的嗎?」
「啥!是誰那樣說的!怎麼可能啊!」
「女生都這麼說。」
「我只是去小右那吃飯而已。」
「是嗎……」
小茜用手指撥弄著地毯的毛球。
「妳的疑心病還真重。」
「因為……」
她知道話題已經偏離了。亂馬一直不說出想說的話,拖泥帶水的;而且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討論很多事根本抓不到重點,也能感受到前未婚夫妻的距離感。
我也不想連這個時候都在吃醋啊。但是當我很不安,想要確認清楚的時候,總會不知不覺演變成吵架。明明好不容易避人耳目地見到面卻還吵架。
亂馬正在思索什麼事,不過仍將手放在大腿上站起身。
「再見,我要走了。」
「咦?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說嗎?」
「嗯……是這樣沒錯,不過……還是算了。」
因為自己沒必要的吃醋,讓他覺得討厭了嗎?看到亂馬一副覺得困擾想要逃避的態度,不安隨之擴大。
「這樣讓人很不舒服耶。有話就快說啦。」
小茜也跟著站起來。
亂馬遲疑了一下,低著頭說:
「我,想去旅行。」
「……」
亂馬的聲音聽起來很篤定。
怎麼這樣,怎麼可以這樣?你要離開了嗎?--『別丟下我』連續劇般的台詞浮現在腦海中。
「我要去飛驒山脈尋訪溫泉。我想應該不會很久才回來,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得來。」
「……喔……」
「然後……就是說,妳要不要一起來?」
「欸?」
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別誤會喔!我只是想去找出爺爺的寶物。只要處分掉寶物,就沒有吵架的理由了,或者乾脆交給早雲伯父也行。」
「嗯……嗯!」
小茜不斷地點著頭。
「所以會有一陣子不能去學校喔。」
「嗯。」
「那麼後天在車站見吧。要帶換洗衣物,還有要去溫泉多少要帶點錢。食物在那邊買就行了。」
「好!」
亂馬這時才表現得有點膽怯地說:
「我自己去也是可以的……伯父會生氣吧?」
「不,這是我的爸爸和亂馬的爸爸之間的問題。」
小茜覺得很開心,在自己的胸前握拳,並將拳頭深深地壓在胸口正中央仰望著亂馬。這是幾天來他看起來最帥氣的一次。她把亂馬的無節操和壞嘴巴全部拋諸腦後,只覺得滿心感動。
小靡敲著窗戶。看來時間到了。
「掰啦。」
亂馬迅速穿過窗戶,和小靡擦身而過,消失在夜晚的住宅區街道上。
雖然無法在小靡的面前目送他,即使關上窗戶,夜也深了,小茜的心仍追著亂馬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