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会ってはいけない



禁止見面

亂馬加快速度跑向大門。不過一到門邊就發現她不是小茜,而是小靡。
「怎麼,是小靡啊……」
他在小靡的面前不禁脫口而出。
「哎呀,真抱歉。我不是小茜。」
亂馬的發言似乎讓小靡不太高興。「我還幫你看行李,竟然說這種話。」
「對、對不起,是我不對。」
亂馬蹲下身,確認腳邊的行李。
「伯父還在生氣嗎?」
小靡看向天道家,亂馬望著她被門燈照得發亮的側臉。
「他非常生氣,還說不准小茜跟你見面。就算你們見到面,也不可以讓你們單獨相處。你們不是未婚夫妻而是敵人,不准往來!他是這樣說的。」
亂馬仰望小茜的房間。這次房裡的燈打開了,小茜站在窗邊。她應該在看這裡,但是背對著房內的燈光,只能看到黑影,看不見她的臉。如果小靡不在這,他就能攀上屋頂去找她了。
小靡催促亂馬背上背包。
「再拖拖拉拉的,爸爸要出來囉。」
最後亂馬只拿了行李就離開天道家,他沒能進入家中。不僅進不了家門,竟然也不能和小茜說話,事態嚴重了。
比起玄馬的不悅,亂馬更打從心底希望早雲的怒氣能早日消除。不過早雲是個說到做到、一板一眼、不會輕易就原諒他人的人。努力維持家庭和身為道場支柱的早雲不同於隨意從事武術修行的玄馬。
──不過明天在學校還是能見到小茜。
亂馬把這個想法視為一線希望,安慰著自己。





隔天早上,亂馬很早就到學校去。畢竟無事可做,帳篷裡又很冷。他跟行政人員打招呼,嗅著無人教室的味道。『聞起來很像黏土』,他邊想邊打開窗戶。清新的微風從運動場那一頭的窗戶吹進來,原本封閉的教室內的空氣開始流動。
亂馬覺得比較沒那麼想睡了。他看著朝陽照射下的平坦運動場以及前方的校門。小茜會從那裡進來學校。
他靠在窗邊,交替著雙腳,眺望校門和周邊風景,覺得越來越想睡。
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就座,趴在桌上。右臉頰貼著桌面,靜靜地呼吸。
好舒服。
時間還早……

「亂馬。」
被這麼一叫,他清醒過來,小茜坐在隔壁。
多數的學生都已經坐在教室裡。學生們都在七嘴八舌地聊天。
亂馬不輸給噪音地放大音量對小茜「唷」了一聲。
小茜氣喘吁吁的。她的額上滿是汗水,臉色反而像張白紙。讓人以為她貧血。
「妳的臉色好差喔。」
「嗯。」
小茜調整著呼吸,視線沒有集中在一個定點,而是左右飄移。看起來像剛慢跑完。
「九能學長和很多人想跟我交往,跑來要求交手。婚約取消的事曝光了。因為很久沒這樣,差點遲到。」
她一邊喘氣一邊斷斷續續地說明。
亂馬聽到她的話,非常後悔自己睡著了。他應該要在窗邊盯著才對。
「真對不起沒有在妳的身邊看著」這句話,亂馬無法對小茜說出口,只能深埋在心底。
他等待小茜的呼吸回歸平穩。小茜把手當風扇揮動著。
總覺得跟平常的小茜有點不一樣。亂馬目不轉睛地側目觀察著短髮少女,卻看不出到底哪裡不同。
小茜的呼吸恢復平靜。
「竟然會想跟妳這種的交往,那些人的喜好也真奇特啊。」
小茜用書包敲了下亂馬的後腦勺。
亂馬的額頭狠狠地撞上書桌,不過他發現自己的內心一直在等待這一刻。
就在這時上課鈴聲響起,老師走進教室。小茜轉向前方坐好。




不論是在校外教學還是其他地方都無法和小茜好好說話。雖然很想跟她討論早雲的事,但即使到午休仍不見蹤影。加上亂馬沒吃早餐,已經餓到極點了。
「廣志,借我錢買午餐。」
他一對廣志這樣要求──
「我忘了帶錢包。」
就被廣志簡短地回絕。亂馬因為空腹而生氣,本打算給他一點教訓,還是作罷。
「小亂!」
穿著立領制服,背著巨大的鏟子的右京勾住亂馬的手臂。
亂馬被她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舉起那隻被勾住的手臂。
「小右。」
右京露出微笑說:
「肚子餓的話跟我說一聲就好啦。隨時都可以做御好燒給你吃喔?」
「太好了!那就拜託妳了。」
「沒問題!」
右京以昔日面對浪濤修行過來的專業技巧迅速地煎著御好燒。御好燒在簡易的爐子上飛舞著。
「對了,小亂,你和小茜的婚約解除了是真的嗎?」
右京笑容滿面地問道。
正在吃御好燒的亂馬燙到舌頭,他連忙喝水。當他喘著氣看向右京時,她的臉上仍掛著笑容。
「唔、嗯,算是吧……小茜的爸爸和我的老爸吵架了……」
「這麼一來,小亂的未婚妻就只剩我了呢。好高興。」
亂馬受到右京的影響,回給她一個曖昧的笑容,不過他冷汗直流。
他迅速把剩下的御好燒塞進口中,說一聲「我吃飽了!」就從教室後門飛奔出去。
「吃一片就夠了嗎?」
右京這麼詢問,不過亂馬已經不見蹤影。

他一奔出教室就差點與人相撞。
亂馬「啊」了一聲。
那是和朋友站在一起的小茜。剛買東西回來的樣子,她提著袋子。
小茜將視線從亂馬的身上移開,催促朋友們:
「走吧。」
剛才教室的門一直半開著,她大概是聽到右京的話了。
亂馬雖然想解釋,在小茜的朋友面前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小茜走過亂馬的身邊。女孩們尾隨著小茜,一邊瞄著亂馬一邊走過去。
小茜接下來應該是要吃午餐。原本計畫一起吃午餐一邊討論的,卻天不從人願。
小茜逐漸遠去的背影越變越小,她走進教室的前門消失蹤影。




女亂馬整理著裙襬。她確認著自己反射在路邊商店的櫥窗上的樣貌。
用冷水變成女人後,她穿上輕飄飄的裙子,搭配綴有波型折邊的短衫,把辮子高高盤起,並用髮飾固定。他試著扭腰擺臀。裙子隨著他圓潤健康的臀部的擺動飄揚,纖纖柳腰連接著豐滿的胸線。
「完美,很可愛!真是無懈可擊的變裝!」
女亂馬擺出一個小小的勝利姿勢,路過的青年被她嚇得逃走了。
放學後被右京抓到,直到擺脫她為止花了不少時間。雖然覺得只為了去見小茜特地穿女裝過於大費周章,但要潛入天道家只有這麼做。
好不容易來到天道家門前。總覺得門看起來好巨大。
他鼓起勇氣,張開手臂,用螃蟹般的動作接近大門。站在大門前,他故作出楚楚可憐的樣子。
「請問有人在家嗎?」
等了一會兒,沒有反應。
「請問有人在家嗎……」
他用比剛才要小一點的音量喚著。
「來了~」
內部傳來小霞的聲音。
他本打算要是都沒人出來應門,就要自行跑去小茜的房間。
小霞邊用圍裙擦拭兩手邊走了出來。
「請問是哪位?哎呀,亂……」
「我是小茜同學的朋友,是來找她玩的!」
「……」
小霞用指尖抵著臉頰,用很緩慢的動作歪著頭:「是認錯人了嗎?總覺得長得很像。」
女亂馬連忙插嘴:
「我可以去找小茜嗎?」
「請進。我帶妳去小茜的房間。」
走進家門,經過寄住的房間和客廳以及早雲的房間前面就是通往二樓的階梯了。
希望不會碰到任何人!
女亂馬邊祈禱邊跟在小霞的後頭。
感覺每一步都比平常要漫長數十倍。終於看到階梯。
可是很不幸的,早雲的房間拉門打了開來。根本無處可逃。
「是客人嗎?」
早雲詢問小霞。
「對,是小茜的朋友。」
女亂馬很想盡可能地躲在小霞的背後,早雲卻盯著小霞的身後看,他只好心一橫地叫著:
「呃、我……我叫蘭香!」
亂馬像小動物般地發著抖,等待早雲的回應。
早雲回答:「慢慢玩喔。」
得救了。
就在亂馬才剛鬆口氣,二樓就出現人的氣息。小靡走下樓。
「咦,有客人嗎?」
偏偏出現了眼力最好的傢伙。不過女亂馬因為沒被早雲和小霞識破而充滿自信。
「初次見面,我是小茜的朋友蘭香!」
小靡像在評價女亂馬,不,蘭香似地把他從頭到腳看了一遍。小霞和早雲看著小靡和蘭香。
「哼。」
小靡瞇起眼睛。
女亂馬總覺得她的眼神不懷好意。
「蘭香,我看到妳的男性內褲囉。」
「咦!!」
亂馬壓住裙襬。
「果然是亂馬嘛。」
女亂馬瞪著小靡,她卻哼哼笑著。
早雲將手放在蘭香的肩膀上。
「你真的是亂馬吧。」
「不、不是的。我……」
「給我出去!」
早雲的怒吼聲響徹天道家:「不准你見小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