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由江
原文取自:突撃ニルヴァーナ
原文名:こんなにも蒼い空の下で



非常感謝由江樣同意翻譯轉載。



在如此湛藍的天空下

◇第三章◇

現在正下著雨。
我用手抹去流下臉頰的水滴。街道的前方隱約能看到一個水霧瀰漫的大城。
那是瑟菲理亞王都˙瑟菲理亞市。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裡。


『請多保重……』
兩周前阿梅莉亞這麼對我說,並注視著我的雙眼。
『我們接下來會花兩個月的時間前往卡達特山,可能不會有機會再跟高里見面了……請你務必保重。』
阿梅莉亞伸出的手掌中有兩只金色耳環。她把耳環交給我。
『其他東西都已經作為陪葬品和莉娜埋在一起了,我只留下這對耳環。請將耳環和莉娜的頭帶一起送回她的故鄉吧。』
阿梅莉亞對我低下頭。
『莉娜就……拜託你了。』
『高里。』
傑路剛帝士走到我的身邊,向我伸出右手。
我默默地握住他的手。
『……不是你的錯。』
傑路剛帝士低語著。
『當時沒有人保護得了莉娜。那不是你的錯。』
那時候我是怎麼回答他的呢?
我想不起來。

因巴斯家座落在一排典雅別緻的住家之間。
一樓是商店,以前來的時候是住在二樓的其中一個房間。
雖然外表有點改變,仍是個溫暖而且極為平凡的住家。我曾在腦海中夢想過總有一天,也就是在不久的將來要和莉娜兩人一起建立像這樣溫暖且小小的幸福家庭。我始終懷抱著幸福的夢想。
沙沙沙沙沙
雨滴打在石製地板上,也打入我的心裡。
我走到小雜貨店的入口處,站在屋簷下。雨水將我的全身淋得濕透。
我推開了緊閉的門扉。『喀啦喀啦』,一陣不合時宜的鈴鐺聲響起,大門敞開。
「歡迎光臨。」
店內傳出一個柔和的聲音。跟莉娜的聲音好像。沉重的心痛讓我頓時閉上眼。
「哎呀,你是……」
腳步聲向我接近過來。來者的髮色比莉娜要深,容貌很成熟,和莉娜長得很像。
她對我露出微笑。
「好久不見,高里先生。」
「……露娜小姐。」
露娜˙因巴斯轉頭向店裡喊道:
「爸爸、媽媽,高里先生來了。」
「──咦?」
傳來一個女性的聲音,緊接著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一位把褐髮盤在腦後的女性從內部走出來。她一看到我,表情就和緩下來。
「……喔,好久不見啊。」
然後有著一張還是看不出年齡的容貌,叼著沒有點燃的香菸的男性跟著現身。
「還好嗎?……看來是不好。」
他露出苦笑,摸摸下巴。
「總之別在這裡說話,進來吧。──啊啊,露娜,去拿條毛巾給他,地板都濕了。」
「那我順便去準備乾衣服。不過是爸爸的,請多擔待。」
「──等等。」
我叫住他們,兩個人都停下腳步回頭看我。我摸索著懷中,那兩樣東西都收在濕透的衣服內側。
對,我是為了送回這些才會來這裡的。
我打開緊握的手,莉娜的家人們的視線集中在我的手掌上。
是金色耳環和黑色頭帶。
……即使在微暗的室內,也能看見頭帶一端的紅色污漬吧。
莉娜、莉娜,對不起。
我無法保護妳。
一邊感覺到無法承受的痛楚油然而生,我開口說:
「……我把莉娜,送回來了。」
沙沙沙沙沙
雨聲響徹四周,眾人保持沉默。莉娜的父親轉過身並走向我,然後停在我的面前。
我知道激烈的雷鳴即將來到,只是低垂視線等待著。
然而──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混帳東西。」
「……」
我抬起頭。有個人摸著我的手。我轉向一旁,看到莉娜的母親滿臉溫柔地用手包住我握著耳環和頭帶的手。
她微傾著頭,仰望著我。
「謝謝你把莉娜帶回來。」
「────我……」
像是打斷我要說的話,她的視線落在我的手掌上,然後露出有些哀傷的微笑。
她的微笑讓我說不出話。
「……歡迎回家,莉娜。」


***


「你不是說要揍他嗎?」
男人因為妻子的問話而回過頭去。
妻子面帶微笑看著他。男人轉開視線。
「揍他一點意思也沒有……看他那張表情。」
「是啊。反倒是號啕大哭還比較說得過去。」
「哼。」
男人正打算走上二樓,妻子拍了拍他的背。
「你也一樣……你們兩個真的很像。」
「開什麼玩笑,我可沒他那麼天真。」
「是,是。」
目送男人上樓的背影後,她稍微伸個懶腰。
自己不能哭。想哭隨時可以哭,現在卻不是時候。
比起自己,原本可能成為女婿的青年和自己的丈夫都不知道該怎麼哭泣,得先想辦法安撫他們才行。
「唉唉……」
她嘆了口氣,然後重新綁好圍裙的細繩,鼓起幹勁。
雖然麻煩,還是必須由自己出馬。
畢竟在因巴斯家,女人都比男人要來得堅強。

*     *    *

「衣服穿起來還合身嗎?因為是拿爸爸的,也許大小會不太合適。」
在略帶寒意的房間裡,露娜邊說邊把火種丟進壁爐中。
火苗從蜂窩煤蔓延到柴薪,逐漸化為火焰。
「嗯。原來……妳們全都知道了……」
一聽到我的話,露娜就輕輕點頭。
「大約三、四天前吧,賽倫派了快馬送來賽倫公主殿下的親筆信。」
她坐在我的對面,將一個白色信封推到我的面前。金色的封蠟上蓋有賽倫王家的印鑑。
「莉娜去世的消息,在賽倫舉行了葬禮和埋葬,還有……」
她注視著我。
「你之後會把莉娜的遺物送來給我們,希望我們不要責備你。信上是這麼寫的。」
「……」
露娜起身離開座位。火焰傳來爆裂聲。
過了一會兒,露娜從廚房用托盤端來一個冒著熱氣的馬克杯,並把杯子放在我的面前。
「請用。」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呢?」
「……我沒能保護莉娜。我身為她的監護人,卻無能為力。」
「是啊,的確是這樣。但你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做吧?」
「跟沒做是一樣的,最後我還是保護不了她。」
露娜微微一笑。
「……你的傷好嚴重。」
她指著我的手臂。從手腕周圍到手背結成的傷痕依舊沒消失,殘留在那裡。
「……我的手臂就算沒了也無所謂。」
我抓住胳膊。傑洛士經由我的手臂貫穿莉娜的身體。如果那時我早一點察覺到傑洛士的氣息,如果我的手臂能阻止傑洛士的錐子──
露娜將馬克杯推到我的面前。
「……你不喝嗎?雖然是熱牛奶,不過我有加一點酒進去,喝了會很暖和哦。」
「……好……」
馬克杯冒出牛奶和白蘭地的芳香。
我原本想喝一口,還是作罷。總覺得有點反胃。
我剛把杯子放在桌上,房門口就傳來一個聲音。
「給我喝下去。你的臉蒼白得像死人。」
「……」
莉娜的父親站在門口。
他走進房中,倚著窗緣。
「混帳東西,死的人又不是你。」
他邊說邊用火柴點燃香菸。香菸冒出煙霧。
「等等,你不是要戒菸嗎?」
「……只抽一根,不行嗎?」
露娜沉默地聳聳肩。莉娜的父親吸了口菸,接著難過地皺起臉。
「……這個菸放太久了嗎?真難抽。」
嘴裡說難抽,他還是繼續抽著菸。這時房門打開。
「來煮點茶吧……啊,老公!我不是要你別抽菸了嗎!」
「……露娜說可以抽的喔。」
「我才沒許可呢。」
「你跟女兒徵求許可做什麼呀?老公。」
被妻女訓話的男人的臉皺成一團。他露出僵硬的笑容,把菸丟進壁爐。
「哎呀,已經有煮茶了嗎?謝謝妳,露娜。還有什麼茶點嗎?」
「不……請不用忙了。」
她對搖著頭的我笑了一下後,就在桌子對面的露娜身旁坐下。
「……那麼,請告訴我。莉娜為什麼會死呢?」
「……信上應該有寫吧……」
「我想聽你親口說。告訴我吧,莉娜是怎麼死的?」
我低垂著視線,無意識地握住手臂。
「莉娜是……被殺死的。被魔族的神官,貫穿了胸口。」
「……為什麼?」
「因為莉娜知道打倒魔王的咒文……我想是這樣。我和莉娜,還有以前的同伴相約在賽倫的市郊見面。」
只聽得見雨聲和火焰的爆裂聲。
莉娜睜大雙眼。她白皙的皮膚迅速變得慘白。那時的畫面烙印在腦海揮之不去。
「其中一位同伴是,賽倫的公主……她說希望我們去協助討伐魔王。以前我們也曾經和魔王戰鬥過幾次……所以……」
我在述說的同時突然想到那個人。路克,你真堅強,比我還要堅強多了。
我根本感受不到憎惡和憤怒。
只覺得痛苦和難過,覺得莉娜很可憐。
彷彿走在黑暗中,我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如何是好。
要守護世界,還是毀滅世界,我無法選擇也無法思考。
「……我,束手無策。雖然能察覺到那傢伙的……魔族的氣息,卻無法阻止他的攻擊。莉娜被貫穿了兩次,倒在我的眼前。她想要叫我的名字,然後就斷氣了。」
喀噠。
像在打斷我的話一般,窗戶發出聲響關了起來。關窗戶的當事人,也就是莉娜的父親沉默地走出房間。露娜的視線追著他的背影,轉過頭去。
「露娜,爸爸拜託妳了。」
「……是是。」
露娜聳聳肩點了下頭,追在父親的身後離開房間。
莉娜的母親露出女性特有的溫柔表情微笑著,目送女兒離去後,將視線轉向我。
「你們幫她舉行了葬禮是嗎?」
「……阿梅莉亞……賽倫的公主指示把她埋葬在一個小小且安靜的山丘上。」
「是嗎……謝謝你們。」
「……妳都沒有哭呢。」
「我?」
她微歪著頭,然後笑了。
「是啊,你也是呢。」
「我……」
我突然醒悟過來。
怎麼回事?
這麼說來我不記得自己有流過淚。
「我老公也是,哭不出來。我和露娜雖然都沒哭,但是你們不一樣吧。你們是不知該如何是好,也哭不出來。男人真是傷腦筋呢。」
「……」
阿梅莉亞一直在哭。傑路剛帝士……應該有哭吧?我想他是有哭過的。雖然他看起來冷酷,其實感情起伏很激烈。
「……我一直認為自己會被責罵。」
「責罵你?因為你讓莉娜喪命嗎?還是因為莉娜去世了,你卻仍活著?」
我點點頭。
「我不會責罵你的……事實上你很想被狠狠地罵一頓吧?被我們指責和發洩怒氣,被爸爸痛打一頓。那樣對你來說比較輕鬆,覺得可以贖罪。」
……是那樣嗎?
面對她的問題,我回答著自己。
我希望被責備嗎?為什麼讓莉娜死掉,明明跟他們約好了,為什麼沒有保護莉娜?我想要被他們這樣質問嗎?
啊啊……或許真是如此吧。
被溫柔地對待一定覺得更難過。
「我認為被責罵理所當然,因為是我讓莉娜喪命的。我明明就在她的身邊,卻無法保護她。我明明一直保護她過來,結果卻……」
────她一定很痛吧,我想著。
身體被貫穿兩次,流了好多血,還是說莉娜根本沒感覺到痛就斷氣了呢?
那樣還比較好。莉娜常說她很怕痛,在痛苦中死去實在太可憐了。
「所以,我被責備是應該的。不然的話……我……」
「────真是的,男人真是傷腦筋。」
她苦笑著。她輕摸我因為握得死緊而發白的手。
她的手好溫暖。
「……高里先生,那孩子她不幸福嗎?」
我抬起視線。和莉娜非常相像的明亮褐色雙眸靜靜注視著我。
「那孩子在你的身邊不幸福嗎?」
「……」
──────不幸福?
……應該沒那回事,我想要那麼相信。
但是最後我害莉娜喪命。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話梗在喉嚨。
「莉娜在你的身邊總是在笑嗎?真正重要的是這件事,而不是她怎麼死去。」
聽到她的話,和莉娜有關的記憶在腦中一閃而過。
莉娜的表情:生氣的臉、不悅的臉、泫然欲泣的臉、因為害羞而變紅的臉、在戰鬥中,她那對士氣高昂的紅色雙眸。
還有她的笑容。
「那孩子也許真的太早離開人世,也許不合理地被奪走性命。但是,對她的人生來說,並不是不具意義的吧?重要的是她究竟過得幸不幸福。雖說她的生命很短暫,可是不需要因為那樣,就把她的一切都視為不幸吧?」
她的目光筆直凝視著我。
「我相信莉娜一定常在你的身邊大笑或是大吵大鬧。還有,為了賺錢四處奔走,應該很辛苦吧。『壞人是沒有人權的。』這是她的座右銘,甚至還得到『盜賊殺手』這類的稱呼。攻擊盜賊然後搶奪許多錢財,偶爾也會得到他人的感謝……即使碰過艱辛的戰鬥,但她在和你相遇後,被你所愛,不是很幸福的嗎?」
「我……我,對莉娜……」
「你覺得很傷心吧?盡情地悲嘆吧。我也很傷心,露娜和我老公也都很悲傷。但我們不是因為那孩子被魔族殺害的緣故,是在為再也見不到莉娜而傷心……憎恨、詛咒殺害她的魔族,忘記莉娜的笑容以及她曾經幸福過,才是真正讓人覺得悲哀的……不是嗎?」
我低垂著視線,用單手蓋住臉。
「……是的,沒錯……妳說的一點都沒錯。」
我在亞特拉斯附近的山中和莉娜相遇。
在那之後經歷過許多戰鬥,也曾經和無論如何都贏不了的敵人為敵。
即便如此,莉娜絕不退縮。她厭惡不合理的事,不管面對什麼樣的對手,都絕不會想到敗陣,她是個絕不放棄希望的堅強女孩。她自鳴得意是有道理的,莉娜是位至高無上的女性。
「莉娜她,很幸福。……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點頭同意。
雖然痛苦不會因此消失。
但是我非跨越不可。為了不讓莉娜的一切淪為悲傷,為了能面帶笑容訴說對莉娜的回憶。
一個灼熱的東西滑過臉頰。
淚水奪眶而出。
「────我,一直,深愛著莉娜……」
一隻溫暖的手撫摸著我的背脊。
和莉娜極為相似的溫柔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謝謝你。」



===========================================================================

這章對我來說是全篇中最強的一劑催淚劑……莉娜的母親對高里說的那席話實在太感人了!!!即使已經看過很多次,每次看到胸口還是會隱隱作痛。高里!你一定要振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月穗
  • 先前都忍著沒哭,看到這篇真的忍不住了QQ
    傑路的不滿、高里的毫無反應、莉娜媽媽的溫暖話語都讓我忍不住哭出來QQ
    高里一直想著莉娜痛苦的死去很可憐......但這樣看下來反倒覺得高里很可憐QQ
    然後我想抱怨,網誌的音樂怎麼這麼哀傷啦!!!
    法爾康怎麼這麼巧連播著哀傷的音樂啦!!!
    (哭跑----)
  • 莉娜媽媽的那些話超催淚的QQ
    莉娜以那樣的方式結束生命是很可憐沒錯
    但我覺得被迫留下的人還是最可憐的,可憐的高里……
    關於網誌的音樂,跟法爾康無關,是我刻意選曲放上來的(逃)

    REI(れい) 於 2010/03/19 20:17 回覆

  • 月穗
  • 原來音樂是REI樣特地選的呀^^b
    難怪會跟文章這麼合~~~很好聽喔>~~<
  • 月穗覺得很好聽而且跟文章很合嗎~~~好高興!
    法爾康的音樂真的都很棒呢^^有各式各樣的曲風~
    因為他們已經宣布下放旗下所有音樂的版權
    只要是符合使用規定都可以在公開場合跟大家分享
    所以我不時會替換網誌音樂哦!請有空的時候再來吧
    也許過陣子又換另一首曲子囉^^

    REI(れい) 於 2010/03/23 23:54 回覆

  • clenout
  • 之前忍著不敢看繼續看下去~
    果真到這章就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去忍住自己眼淚啊!
    高里~沒有莉娜的高里~
    沒有拿劍的理由,連生存的理由都沒有了嗎?
    莉娜一定不希望他這個樣子吧!

    莉娜的媽媽真不愧是她和露娜的媽媽。
    因巴斯家的女人果真總是比男人更堅強。

    然後~~傑洛士~我.要.殺.了.你
  • 湯圓看這篇小說一定很煎熬,我覺得被留下的人總是比較可憐的……
    真的,看到高里失去莉娜後的表現真的很讓人心痛,莉娜絕對不會希望他這樣的
    幸好高里不像路克,即使站在同樣的立場,仍會選擇不同的道路

    莉娜的媽媽是個完美的女性啊~
    雖然是由江樣想像的,不過我相信莉娜的媽媽就是這樣子>w<

    傑洛士,受˙死˙吧!

    REI(れい) 於 2010/06/09 16:17 回覆

  • Rin
  • 啊啊不行,當初也是這一篇哭很慘Q_Q
    不能再看了(淚眼)

    我也覺得莉娜很幸福,她不可憐
    但是分離實在是太過哀傷了,讓人好心痛
    ......不行我不要再想了(淚眼)

    REI桑辛苦了(抱)
  • Rin秀秀~

    要把這篇看完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
    要不是我不排斥悲劇,大概也會不忍看完吧,更不要說翻譯了^^b
    分離真的很讓人難過,只要不遠離爭鬥,想像遲早有一天會成為現實吧……
    不過在那之前,他們一定會好好活著的!
    只要活得充實且快樂,就不會感到遺憾

    謝謝Rin^^
    希望大家能藉由這個故事體悟到一些事,那麼我的翻譯就有價值囉!

    REI(れい) 於 2010/06/09 16: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