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由江
原文取自:突撃ニルヴァーナ
原文名:こんなにも蒼い空の下で



非常感謝由江樣同意翻譯轉載。



在如此湛藍的天空下

◇第二章◇

嘰。

傑路剛帝士推開神殿的門扉。
他走入寬廣的白色室內。
這裡是神殿中一間充滿閑靜光線的房間。身穿白色禮服的莉娜橫躺在用深褐色木材製成的棺木內。
傑路剛帝士肅靜地走近莉娜。
從天窗射入的柔和陽光正灑落在莉娜的臉上。
她平靜閉著雙眼的那張容顏,看起來像是睡著一般。
「……昨天晚上……」
他聽到一聲細語。
坐在床邊椅子上的高里喃喃自語著。
傑路剛帝士看向高里。男人坐在椅子上,筆直注視著莉娜,一動也不動。
「最後一個晚上……莉娜對我欲言又止……」
傑路剛帝士望著高里的右手臂。那隻想要保護莉娜的手臂受到宛如千刀萬剮的重傷。雖然已經用復活咒文癒合傷口,像疤痕般的傷痕卻沒有消失。
……莉娜身上的傷口則用洋裝和花朵巧妙地隱藏起來。明明是昨天才急忙搬進神殿,神職人員們卻處置得非常得宜。
雖然這不論對誰來說都不是值得欣慰的事。
「莉娜……到底想說什麼呢……」
他獨自嘟囔著永遠得不到解答的疑問。
高里在那之後就不再說話。
「……葬禮,好像是明天。」
傑路剛帝士硬擠出話似地對高里說。
他感到呼吸困難。
傑路剛帝士再也待不下去了。他背向高里,逃跑般地快步走出房間。


「……傑路剛帝士……」
傑路剛帝士走出神殿去找阿梅莉亞。
阿梅莉亞的雙眼哭得紅腫。一看到她手中拿的花,傑路剛帝士就搖搖頭。
「……先不要去比較好……」
「……」
聽到傑路剛帝士的話,阿梅莉亞低下頭,眼中再次泛出新的淚水。
「……我,什麼也不能做。真的,什麼、什麼也做不了……莉娜在眼前被殺害,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什麼也不能做……!!」
阿梅莉亞用手背按住眼睛,淚水流過手背持續落下。她的細肩顫抖著,手中的花瓣落下,隨風飛舞。
「……不是妳的錯。」
傑路剛帝士稍微遲疑後,將手臂繞過阿梅莉亞的背脊。
阿梅莉亞緊靠著傑路剛帝士的胸膛,發出嗚咽聲哭泣。緊擁阿梅莉亞的肩膀,傑路剛帝士閉上眼。
那時候不論是自己、阿梅莉亞還是高里什麼都做不了。
只能束手無策地讓莉娜在眼前被奪走性命。
────莉娜。
她是個像火焰般的少女。充滿了力量和活力,就算世界即將毀滅她也能倖存下來,她就是一位那樣的少女。他一直對此深信不疑。
然而,她被殺害了。
今後本來應該會持續延伸下去的道路突然中斷。
比所謂的哀傷更加深刻、更加沉重的感情灼燒著傑路剛帝士的胸口。
他想到那位名叫傑洛士,侍奉魔族的黑衣神官。伴隨激烈疼痛的厭惡感在體內奔馳著,讓人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他下意識握緊的拳頭滲出血,鮮血從裂開的岩石皮膚中流出。
連傑路剛帝士都這麼悲痛,一直站在比任何人都還要接近的位置,待在莉娜˙因巴斯身邊4年並持續保護她過來的高里,他的悲傷絕對超乎傑路剛帝士的想像。
莉娜。
一個既冰涼又炙熱的塊狀物落在傑路剛帝士的胸前。
他在緊擁著阿梅莉亞的手臂上加入力道。
眼角浮出的淚水化為一道光,流下。


***


我做了一個幸福的夢。


……一睜開眼,陽光就刺入眼睛。好耀眼。
看來我打盹了一陣子。
感到太陽穴有種遲鈍痙攣的痛感,我搖了搖頭。
窗外傳來孩子的喧鬧聲。聽得到他們的笑聲。『啊哈哈!』『不可以啦!會被找到的。』『現在換誰當鬼?』『是誰都好啦,快躲起來!』
莉娜瓷器般光滑的胸口上添加了花朵。那下方被打穿一個窟窿,皮開肉綻、肋骨碎裂,黑色錐子貫穿了莉娜的心臟。
────吶……高里。
她微笑著。那是個害羞的笑容。她笑起來仍像個孩子。
────那個……不、沒什麼。
話說到一半就打住了。
她到底想說什麼呢?
她到底想告訴我什麼呢?
不知從何處誤闖進來的蝴蝶輕快地飛過眼前。
「……高里。」
一個聲音傳來。傑路剛帝士站在那裡。
阿梅莉亞和幾個人隨著傑路走進神殿。
「……葬禮,要開始了。」
我仰望著傑路剛帝士。不是沒多久前才聽到他說明天要埋葬嗎?不知不覺中一天竟然已經過去了?還是『聽到』這個動作本身就是我的幻覺呢?
「……好……」
我站起身。神官和巫女圍在棺木的四周。棺木被施加浮遊咒文,靜靜地開始移動。
我們走出庭園,來到神殿的後方,然後爬上略微高起的小山丘,前往賽倫的郊外。
部份的綠色草坪被掘出一個大洞。
棺木在洞口前停下。
神官回過頭來。
「請告別吧。」
傑路剛帝士和阿梅莉亞的視線瞬間望向我。傑路剛帝士走到棺木旁。他直視著沉睡的莉娜,不發一語。
他執起莉娜的手,親吻她的手背。正要起身時,傑路剛帝士的肩膀抖動幾下。
他走回來,拍拍阿梅莉亞的肩。阿梅莉亞手中拿著花,根本不打算藏起哭腫的雙眼。她走到莉娜的身邊,把花放在她的胸口。
「莉娜……請妳,安息……」
她的話因為嗚咽聲而中斷。淚水沿著她的臉頰滑落。
「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
近似慘叫的哭聲迴響著。傑路剛帝士拉起阿梅莉亞的手臂,阿梅莉亞靠在傑路剛帝士的身上。她繼續大哭著,沒有人說一句話。

別這樣。這樣不就像是在說莉娜已經死了嗎?

我步履蹣跚地走到棺木旁。
莉娜,是我持續保護4年過來的少女,同時也是我保護不了的少女。
我撫摸著莉娜冰冷的臉頰。
好美的容顏。
沒有一絲傷痕,她的肌膚仍是這麼的完美無瑕。
我吻上莉娜。
這是個沒有嘆息,也沒有溫度的接吻。
────只有那柔軟且冰冷的嘴唇觸感永遠殘留著。
鏘啷。一個金屬互相撞擊的聲音。金色的錫杖被送到阿梅莉亞的手中。
阿梅莉亞的雙肩仍不停地顫抖,她接下錫杖。
接著她離開傑路剛帝士,站在棺木的正前方。
她高舉錫杖。
雖然仍哭泣不止,阿梅莉亞還是毅然決然地抬起臉。
她用嘶啞的尖銳嗓音朝天叫道:
「赤龍神啊!在此時此地,魔導士莉娜˙因巴斯的生涯拉下了幕簾。希望您能在她前往御座前的旅途中,賜與一道光明和庇護!」
鏘啷。
錫杖直立在地面上。
神官和巫女詠唱般地開始唸起祝禱詞。
棺蓋封閉。棺木慢慢地降入深不見底的洞穴。
鏘啷。
柔軟的黑土覆蓋在棺木上。一邊響起像沙漏中的沙粒沙沙落下的聲音,一邊將莉娜深埋在地底。
現在是春天,土中應該還很冷吧。
莉娜很怕冷的,就像貓一樣。
「……莉娜真可憐。」
聽到我的喃喃自語,傑路剛帝士只是點頭說:
「……嗯……是啊……」

***

三人在前天把莉娜的遺體搬入的神殿是隸屬於賽倫王室。
因為目前王室神官長職位從缺,神殿理所當然是由身為巫女之首的阿梅莉亞管轄。
在神殿的一個房間裡,高里、傑路剛帝士和阿梅莉亞已經沉默不語地在裡面坐很久了。
埋葬完莉娜後過去半天。
沒有人開口說話,甚至都一動也不動。
阿梅莉亞偶爾想到才會為壁爐補充柴薪。
今晚不見月亮。搖曳的爐火使得房中染上紅與黑。
「────那麼……該怎麼辦呢?」
傑路剛帝士打破沉默,開口說話是在夜闌時分。
阿梅莉亞凝視著傑路剛帝士,高里抬起臉。
傑路剛帝士在兩人的注視下低聲繼續說:
「……總不能一直在這裡消沉下去吧。……打算怎麼辦?」
高里的視線落在手掌上。他的手中有一條沾有紅漬的黑色頭帶。
「我問妳……阿梅莉亞。妳召集我們之後打算要做什麼?……該不會是想就那樣前往卡達特吧?」
阿梅莉亞點個頭。她的意識似乎仍在遠方,點頭的動作像人偶一般。
「我打算……等大家答應一起戰鬥後,就要去跟賽倫城的魔法兵團會合……魔法兵團雖然只有30人左右,不過都是會使用對魔族有效的武器以及魔法的魔導士。我預定在前往卡達特的路上擬定戰略,然後告訴大家和魔族戰鬥的方法……」
阿梅莉亞的聲音逐漸變小,而後中斷。
「……從這裡到卡達特要兩個月。在這段期間也尋求他國的協助,我打算把……莉……莉娜當作主要戰力來作戰的……」
阿梅莉亞低下頭,握緊放在膝上的雙手。
「……我要戰鬥。」
傑路剛帝士說。他簡短的話中含著強烈的感情和意志。
「莉娜已經不在了,我不知道憑我們幾個能做什麼。但是……我知道敵人就在卡達特。」
傑路剛帝士握緊劍柄,把劍直立在眼前。他直視著劍刃。
「我要殺了傑洛士……!」
劍刃在火焰照射下閃耀著紅光。
「傑路剛帝士……」
阿梅莉亞呆呆地凝視著這一幕,接著眼中浮現淚水。
她擦了擦紅腫的眼瞼,抬起臉靜靜地點頭。
「我也……不會放棄。雖然莉娜已經不在了……但是我們就算只剩下一個人活著,阻止魔王復活的可能性就不會是零。所以我要戰鬥。」
莉娜˙因巴斯是世上所有的生命中唯一隱藏著戰勝魔王的可能性的人類。
在這個世界上能給予統御魔族之王˙赤眼魔王傷害的魔法只有兩個。
那就是「神滅斬」和「重破斬」。
但是世界上只有莉娜˙因巴斯一個人能發動這些魔法。而在莉娜已經死去的此刻,要打倒赤眼魔王的可能性等於完全沒有。
就是因為這樣,傑洛士才會比誰都先來殺死莉娜。莉娜體內隱藏的力量早晚會對他們構成威脅。
至於會給予莉娜致命傷,卻完全不對其他三人出手,是因為知道失去莉娜後他們就束手無策了。
傑路剛帝士和阿梅莉亞,以及賽倫的魔法兵團再怎麼竭盡全力,不要說魔王,恐怕要傷到傑洛士都很困難。只要魔族有那個意思,甚至在他們踏進卡達特的瞬間一定都能輕易地撕裂眾人。
即便如此,無人能讓傑路剛帝士按耐住滿心的憎惡。另一方面,阿梅莉亞做為公主和巫女以及人類,也不可能就這樣放棄。
所以他們兩人都昂首準備戰鬥。
然而。
「……我……」
高里獨自低喃著。
傑路剛帝士和阿梅莉亞兩人的目光轉向高里。
高里自從失去莉娜以來就幾乎不說話,甚至讓人懷疑他到底能否理解別人在說什麼。阿梅莉亞和傑路剛帝士抱著奇妙的緊張感等待高里接下來的話。
────他正迫於做出殘酷的選擇。阿梅莉亞心想。
這時沉浸在哀傷中一定比較好過,因為感受痛苦的時候能讓他接近莉娜吧。
現在選擇上戰場,就某種意義來說等於要他忘記莉娜。
即使那是為了莉娜而戰也是一樣的。
高里目不轉睛地盯著頭帶,說:
「……我要去,瑟菲理亞……」
火焰搖擺著,高里的影子也擺動著。一段沉默後,阿梅莉亞詢問高里。
「瑟菲理亞……是莉娜的故鄉嗎?」
高里微微點頭。
「我一年前曾去過她的故鄉。莉娜的家人對我說『莉娜就拜託你了』。但是,我,卻保護不了她……所以我非去不可。我沒有遵守約定,我要去接受懲罰……」
「……」
一旁響起堅硬的摩擦聲。傑路剛帝士緊握起滿是岩石的拳頭。
「……你不幫莉娜報仇嗎?高里。」
「……」
高里極為緩慢地抬起頭。
「仇……」
彷彿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這個單字,高里複頌著傑路剛帝士的話。

鏗!!

傑路剛帝士的拳頭揮向牆壁。阿梅莉亞嚇得縮起身體。
「莉娜可是被傑洛士殺了啊!?不是單純的死去,而是被殺死的!在我們的眼前!!」
黑色錐子從她的胸口冒出。突如而來的行兇讓她鮮血滿溢。
甚至不允許莉娜說出最後的遺言。
「────我不在乎人類的未來或是世界和平。但是,只有那傢伙,只有傑洛士我非親手打倒不可……!……你不想復仇嗎!?」
高里突然把視線從傑路剛帝士的身上移開。他低垂的視線前方是莉娜的頭帶。
陷入不知是今天第幾次的沉默。無比漫長的沉默後,高里低語道:
「……我已經找不到拿劍的理由了……抱歉。」
「高里……」
「────你這……!」
傑路剛帝士的聲音頓時粗暴起來。……不過,他突然像斷了線的人偶般,身體失去力氣。他放下手臂,單手遮住臉。
「……抱歉,不該對你發怒的……我去讓頭腦冷靜一下。」
傑路剛帝士不發一語地走出房間,留下阿梅莉亞和高里兩人。
「……我把傑路惹毛了……」
聽到高里的話,阿梅莉亞搖搖頭。
「傑路剛帝士一定不是在生氣,而是在難過。因為難過得難以自拔,如果什麼也不做就會被悲傷吞沒,所以把悲傷化為對傑洛士的憤怒,想要戰鬥。……因此,即使無法贊同高里,也絕不是高里的錯……」
「……抱歉,不能和妳們並肩作戰……」
阿梅莉亞抬起頭,對高里微微一笑。那是一張既哭又笑的臉。
「……不要緊的。高里請把莉娜送回她的雙親身邊吧……」



============================================================================================

為了不想破壞大家的閱讀樂趣,我盡量不寫多餘的感想
不過還是稍微紀錄一下閱讀和翻譯時的感觸--

閱讀的時候,本章角色的情感都表現得極為激烈,令人印象深刻,讓人不忍卒睹,卻還是很自虐地看了下去……
翻譯的時候,要把對話和動作都盡量貼近原文做出精確的表現是一大挑戰,希望有讓大家感受到我所想要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lysky2
  • 看到這篇差點在實驗室扔滑鼠……
    可惡的傑洛士!把莉娜還給我們!!
    看到被留下來的三人如此傷心,心也跟著好痛啊……
  • 真的會有想殺人的衝動!

    REI(れい) 於 2010/03/19 11: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