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ANGEL DROP



ACT2˙單邊的耳環

3
動作不靈巧的小茜也漸漸地習慣環境,打工經過一周後,她勉強變成「可用」之人了。即使仍會因為笨拙造成失敗讓周遭的人發笑,不過已經能把交代的工作處理得當,於是她開始會露出從容的笑容。
她的笑容美麗出眾,很容易吸引同齡男孩子們的目光,因此她變成工讀生和單身男性們的注目焦點。
粗心大意和笨拙反而變成純潔的小茜的魅力之一。她的笑容一點也不虛偽,充滿了自然的光彩。
隨著日子過去,工讀生們看她的眼神也越發熱絡起來。

小茜本人姑且不論,陪在一旁的亂馬倒是感到焦躁不安。
就連和大介、廣志他們一起休息的時候,同年齡的高中生或大學生的工讀生們都會川流不息地來找他們,露出好奇的眼神,同時滿不在乎地詢問關於小茜的事。
「喂,你們好像跟那個短頭髮的女生很親近的樣子,是同個高中嗎?還是朋友?」
他們都會別有用心地前來試探。
「哼!那種水桶腰女人到底有哪裡好啊……」
亂馬每次都會不屑一顧地說。
「怎麼啦?吃醋了嗎?不過這也是當然的。」
「畢竟小茜真的很可愛嘛……」
大介和廣志都邊笑邊回應他。
「哪裡可愛了……她粗暴又笨拙。」
亂馬不感興趣似地繼續說。
「喂,亂馬。你要逞強沒關係,但是若不講清楚,小茜遲早會被某人搶走喔!」
「是啊,認為有機可乘的人可是多得數不清……我也是這樣,要是我夠強的話,也會想去要求小茜當我的女朋友的……」
廣志笑著說。
「沒錯、沒錯,我跟你一樣……」
大介也點著頭。
亂馬仍舊轉向一旁,默不吭聲地雙臂交抱。
「就算是雙親決定的,她還是你重要的「未婚妻」吧?對她稍微溫柔一點如何?反正聖誕節快到了。」
大介繼續說。
「跟聖誕節又沒關係!我可不是基督徒!而且我還是修行之身!」
亂馬丟下這些話後就回去工作了。
「唉唉,看樣子連接個吻都不可能吧……」
「是啊……說到不坦率,小茜也是一樣呢……跟我們無關就是了……」
大介和廣志面面相覷地嘆著氣。

亂馬和小茜一樣都是引人注目的焦點使得事態更加複雜。
雖然亂馬本身不當回事,其實他在職場上也是聚集聲望於一身的紅人。
讓人看得著迷的體魄和他充滿自信的舉止都是極為顯眼的。
他的粉絲年齡層比小茜還要廣泛。不只是同年齡的女孩,甚至很得更高齡,也就是歐巴桑們的歡心。
只要他在休息時間一到餐廳之類的地方,歐巴桑們就會蜂擁而至地過來和他說話。他本來就還算會應酬,對歐巴桑集團早就習慣成自然而且毫無戒心,都會很爽快地與她們交談。於是粉絲不知不覺持續增加,變成所謂的「師奶偶像」。
由於亂馬和多數歐巴桑的兒子或女兒同年齡,他在她們眼中看起來很可愛吧。
「你應該有一、兩個女朋友吧?」
「你在高中都做些什麼呢?」
她們總是會持續這些充滿關心的問話。
加上歐巴桑們都很善於交際,會把某個地方的伴手禮,或是賣場的試用品分送給亂馬。
當然不只是歐巴桑集團,他對同齡的女孩子來說也是極具魅力。

「亂馬好受歡迎喔。」
小百合對小茜說。
「之前也是,他在童裝賣場被一個叫什麼的……總之是一位高一女生叫住。」
由佳深感詫異地說。
「跟我又沒關係。」
小茜不高興地回話。她似乎直覺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這樣好嗎……說那種話。其實妳很在意吧?」
「並沒有……反正平時珊璞和右京也都會纏著亂馬,沒什麼不同吧。」
「這算是被愛著的從容表現……嗎?」
小百合一這麼說,小茜馬上回答:
「就跟妳說,亂馬和我是……」
「雙親私下決定的未婚夫妻……妳是想這麼說吧?」
由佳從旁接話。小茜默默地低下頭。
「妳們兩個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呢。」
「慢慢地有點進展有什麼關係呢?而且妳們甚至連初吻都還沒有過吧?真是有夠晚熟的。」
由佳和小百合都像在諄諄教誨似地說著。
「就說亂馬跟我不是那種關係!也不可能發展成那種關係!時間到了,我先走了。」
小茜一口氣說完,便迅速回去買場。


亂馬和小茜都因此而在店內極少交談。不僅如此,就連回家時也一樣。小茜會和男性工讀生們一組,亂馬則和歐巴桑集團一組,兩邊各走各的,也無法一起回家。
即使住在同個屋簷下,由於本來在家人面前就很少親密說話,所以能一起度過的時間要比在學校來得少很多。
亂馬的心情一直很不好,小茜也總是表現得很不客氣。
一直無法大肆地吵架讓他們更加冷淡。或許面對面大吵一架還比較符合他們的個性吧。
兩人的感情開始出現微妙的裂痕。

「喂,妳們兩個最近有點怪怪的耶。」
小靡對這種事相當敏感,她和小茜在走廊擦身而過的時候這麼對小茜說。
「怪怪的是指什麼啊……」
小茜反問。
「因為妳們都不太大聲吵架,甚至根本沒對話呀。在打工的地方發生什麼事嗎?」
小靡再次反問。
「什麼事也沒有……跟平常一樣啊。」
小茜一臉不悅地回答後,立刻走上二樓。
「真是這樣就好了……嗯,算了!我再怎麼在意也是白費工夫吧。」
對任何事都精打細算的小靡選擇漠不關心。因為若是多管閒事就會被牽連進去。
小霞雖然也察覺到小茜和亂馬之間的嫌隙,但是依照過往的經驗知道這時就算介入也毫無幫助,於是置之不理。
連佳香也都從旁勸說擔心的小霞:
「不要緊的。偶爾的冷戰對穩固他們兩人的羈絆來說也是必要的。就算會反唇相譏,亂馬都是打從心底喜歡小茜。」
佳香這麼一笑置之。
早雲和玄馬則是完全沒注意到這種微妙的氣氛,或許是因為他們很不拘小節吧,只要沒有公然大吵就不會發覺到兩人之間的微妙變化。


4
就這樣過了幾天。
一如往常到了午休時間,小茜和由佳正混在顧客中在食品賣場裡徘徊。到了休息時間,她們都會來這裡買午餐。不同於必須穿著制服的正職員和計時員,她們是穿便服的短期工讀生,因此感到很放鬆。
這天小茜也在跟由佳邊走邊討論午餐要吃什麼,一位老婦人突然在小茜的面前倒下去。
「啊!」
小茜立刻上前拼命支撐住老婦人的身體。她的運動神經比一般人發達,因此能毫不費力地接住老婦人。
「謝、謝謝妳。」
老婦人藉著小茜的手臂站起身,很有禮貌地道謝。
「您怎麼了?」
小茜很擔心地看著她。
「嗯,老毛病了,覺得心臟有點痛。」
「要不要緊?您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呢……我帶您去醫護室吧?」
小茜很擔心地詢問老婦人。
「不要緊,謝謝妳這麼親切。這是常有的事,只要在椅子上休息一下,很快就能走動了。」
小茜撐著老婦人稍作思考後換個問題:
「奶奶,您的家在這附近嗎?」
「是的,我住在附近的商店街裡。」
老婦人一邊喘氣一邊回答。
「那我送您回去吧。去商店街來回只要15分鐘。」
大好人的她無法對困擾的人置之不理。
「小茜,但是休息時間……」
由佳在旁提醒,不過小茜的個性是一旦說出口就絕不退讓。
「沒關係,只要馬上回來就還有時間吃飯的。我出去一下,之後拜託妳了。」
小茜邊說邊摟住老婦人的肩膀。
「來,我們走吧,奶奶。我來幫您拿東西。」
老婦人覺得很過意不去,但是因為小茜很熱心,她於是輕聲說:
「謝謝妳,小姐。那就麻煩妳了。」
然後她靠著小茜開始走起來。
亂馬他們從後方走來。大介和小茜擦身而過的時候隨口問道:
「妳要去哪裡?」
「嗯,我要送奶奶回家。大家先去吃飯吧。」
小茜這麼回答後便朝出口的方向走去。
「小茜真是個大好人哪……不過這就是她的優點。」
由佳苦笑地說。
亂馬在大介他們的身後目送著小茜。

戶外的風比想像中還要冷冽。雖然太陽高掛,卻沒什麼陽光,就算不喜歡也必須接受冬天的來到。
在大馬路兩側,直到不久前都還五彩繽紛的行道樹現在也掉光樹葉,只剩下細小的樹枝朝天空延伸。
小茜在寒風中縮起身體,帶著老婦人走過大馬路上的行人穿越道。因為歲末將至,往來的行人都很忙碌地經過身邊。
「真的是麻煩妳了。」
老婦人很不好意思地對小茜說。
「不會的,沒關係。現在是午休,而且我也只有在這方面才幫得上忙。」
反省著連續失敗的自己,小茜回答說。
「有慢性病真是辛苦呢。」
「不會,我習慣了……只是因為天氣突然變冷,身體一時無法適應。我已經這把年紀了啊。」
在超市的巨大建築旁的大馬路對面,是從很久以前就設立的商店街拱廊。幾乎沒什麼採光的拱廊有種和幹道上的店鋪的熱鬧氣氛相異的寂寥。不過因為有歲末折扣,還是多少有人光顧。聖誕燈飾看起來很黯淡。
老婦人在商店街深處經營一家販賣貴金屬的店,她拉起放下的鐵捲門,走了進去。

「這裡就是奶奶的家嗎?」
小茜跟在她的後面走進店裡。
「是的,我已經在這裡開店五十年以上了。不久前一起經營的老伴先走一步,現在我是自己顧店。」
老婦人回答。
小茜覺得很稀奇地望著店內,一邊聽老婦人說話。
據說她一直在這裡做生意,配偶在夏天因病去世後,也在鄉下做生意的兒子勸她退休。經過再三的考慮,最後她決定把店關掉,不久後要搬到兒子那裡去了。
「覺得一個人經營也很累了,而且在兒孫的包圍下度日好像也不錯……所以聖誕夜那一天就要結束營業。」
老婦人露出寂寞的笑容。
小茜聽她說話的同時,突然注意到一旁的玻璃盒。
裡面有個散發出淡藍色光澤的水晶耳環。而且不是一對,只有單邊。
看到小茜的視線停在耳環上,老婦人便說明給她聽。
「那個是名叫『天使之淚』的單邊耳環。很稀奇吧?從幾十年前就裝飾在這間店裡了。那好像是我已經去世的老伴還年輕的時候,幫急於籌錢的童年玩伴當連帶保證人所收到的謝禮。爺爺一直很寶貝,常說這只耳環就像店舖的守護神。這耳環一到店裡來之後,他就和我相遇談戀愛,然後說會給我幸福。所以這是非賣品。瞧,沒有標上價錢吧?」
老婦人訴說著回憶中的淡淡戀情和老伴的溫柔。
『天使之淚』一直守護著兩人吧。
「妳叫小茜吧?這個送給妳當作謝禮……像妳這麼親切的好孩子,我希望妳能收下。」
最後,老婦人這麼說。
「不……怎麼可以,我什麼忙也沒幫上。我不能……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
雖然小茜婉拒,但是老婦人頑固地表示『這樣我會很過意不去』。因為小茜實在太過無欲無求反而討人喜歡吧,老婦人於是這麼提議。
「不然這樣吧。請在這間店歇業的聖誕夜那天來買下這只耳環,就用妳打工的薪水。這樣一來就沒問題了吧?因為不是什麼高價的東西,我想五千圓就夠了。相對的要請妳好好地收藏。我想『天使之淚』一定會帶給妳幸福的。好嗎?」
小茜覺得就算五千圓也還是太便宜了,不過幾經思考後,她決定接受老婦人的好意。
即便如此,小茜仍感到良心不安,於是決定直到歇業的二十四號為止,每天傍晚都要幫心臟不好的奶奶買東西並送來給她,以此作為妥協。真是個「稀有的大好人」,那或許就是她的優點吧。經過詢問,老婦人的孫子會在二十五號來這個鎮上接她,所以她想在那之前多少要協助解決奶奶在生活中的不便。
「在各方面都這麼麻煩妳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每天傍晚都能和像妳這麼溫柔的小姐稍微聊聊天的話,我應該也會更有幹勁的。」
老婦人大概是很想跟人接觸吧,她非常高興地接受小茜的提議。
「那我今天傍晚就會過來的,奶奶。」
小茜離開停留一陣子的店鋪後,連忙趕回超市。

不知不覺聊得太久,只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就快結束了。
回到後場後,小茜打算今天不吃午餐。就算現在跑去買也來不及了吧。『沒辦法,喝個罐裝飲料打發吧』,她一來到平時大家都會集合的自動販賣機前,一個紙袋就從後方緩緩遞了過來。
她吃驚地回過頭,亂馬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裡。
「吃這個吧。就算只有五分鐘,也夠填飽肚子了吧?總比什麼都不吃來得好。要是不吃午餐,下午會很難過的,尤其妳這麼笨拙……」
亂馬一口氣說完,就迅速離開現場。
小茜握緊紙袋呆立在原地。
「真好啊……亂馬果然很溫柔嘛。他非常擔心小茜喔……」
由佳突然探出臉來。
小茜仍舊呆呆地站著。
「好了,再不快點吃,休息時間就要結束囉。哪?」
由佳催促著小茜。
「亂馬真是的……」
小茜嘆了口氣,從紙袋中拿出肉包,肚子突然覺得餓了。
感覺到亂馬的溫柔隨著吃進口中的肉包在體內擴散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