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追ってくる過去



02 追尋過去


一到學校,小茜就告訴我置鞋櫃和教室,以及教職員室的位置。進入教室時有幾位學生對我們說「早安」,應該是認識我的人吧。剛想到告訴他們『我忘記了』解釋起來會很麻煩,小茜就率先說了。
「各位,亂馬現在因為被打到頭而喪失記憶,請大家把知道的事告訴他。」
幾位男生彷彿發現獵物般地聚集過來。
「當真?」
「好像漫畫喔。」
「你有欠我錢。」
「亂馬其實是女生。」
甚至有人趁亂說些不明所以的話。男生們偷偷摸摸地朝我聚集過來,並接力傳送一個木桶到我的面前,然後水桶中的水潑向我。
正想質問『你們幹什麼!?』的時候,我的身高突然縮水。好奇怪,衣服鬆垮垮的。手一往胸前摸去,濡濕的上衣底下長出一對乳房……
「哇啊──!這是什麼!?」
我的叫聲很尖銳。我不加思索地按住兩股之間,該有的東西沒了!我變成女孩子!
「男生外表是假象,妳其實是女生。」
一位褐髮男生砰砰地拍拍我的頭。
小茜提著水壺介入我們之間。
「喂!別戲弄病人。」
小茜把熱水澆到我的身上,我變回了男生。
「亂馬有碰到冷水就會變成女生的體質,不過你本來就是男孩子。」
小茜轉向受到打擊的我,像在安慰似地說。
有那種事嗎!?
我還來不及對自己的人妖體質感到驚愕,已經要開始上課了。我被小茜強拉到她的隔壁座位上就座。總之找出英文的教科書和筆記本。筆記本上寫有一行字。

早乙女乱馬

原來「亂馬」是這樣寫的啊,我還以為是「亂碼」。我迅速地翻閱筆記本。好醜的字,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念書的幹勁。筆記裡祇有蟲蛀的痕跡,而且到處都有第三人稱單數,真奇怪。……我原本是個笨蛋嗎?
雖然我對人際關係完全沒有相關記憶,但仍記得義務教育程度的知識。
筆記本後面有塗鴉。是一些人體的要害和肘擊,以及足技等格鬥方法的簡單筆記。對了,我本來是位格鬥家。
為什麼會是格鬥家呢?如果喜歡運動身體,選擇陸上競賽、游泳或是籃球也是可以的。就我看來那些還比較有趣。格鬥家具體而言是在做些什麼呢?晚點問問看小茜吧。
一到午休時間,小茜就說有東西想給我看。
「你看,我借來了照片。迅速看一下吧,這是運動會的時候照的。」
我在教室裡一邊大口享用小霞姊姊做的便當,一邊看照片。
照片中,早乙女亂馬擺出V手勢,正和班上的男生互勾脖子地玩耍著。在吃炒麵的照片裡,亂馬的嘴邊沾有海苔,露出笑容。
比想像中還要像男孩子。因為說是格鬥家,以為會是個板著臉孔的男生。
突然出現一張裸露上半身的女生照片,我嚇了一跳。
「那個……」
我給小茜看那張照片。
「那是女孩子時候的亂馬。」
變成女生的我是這副模樣啊?胸部還挺豐滿的。因為不能在小茜的面前看得太仔細,馬上把照片還給她,不過之後想變成女生看看。
「我也借來了校慶時候的錄影帶,回家看吧。也許可以想起什麼。」
雖然看相同的照片讓我感到厭煩,小茜還是拿來了好幾本相簿。我一說『不用了』,小茜就皺起眉頭。
「不行!你打算就這樣什麼都想不起來嗎!?」
翻開相簿,她把一張照片放在我的面前。
「看,這是格鬥溜冰時的照片!什麼都想不起來嗎?」
我拿起照片端詳著。
小茜和我──雖然男生的臉因為轉向後方看不太清楚,不過正穿著花式溜冰的華麗服飾在溜冰場上溜冰。小茜高舉起一隻腳,男生用大腿和身體支撐著她。看起來挺有模有樣的。尤其是小茜身上那套粉紅色有荷葉邊裙襬的服飾,讓她看起來像一朵美麗的花。
「這套衣服很適合妳耶。」
小茜的手肘咕咚一聲從桌面上滑落。




黑板呈半球狀隆起,產生龜裂後,伴隨著砂塵碎裂。
「亂馬!來吃我的愛妻便當吧!」
一位穿著中國服飾的少女從牆上的洞穴中走出。我和小茜都驚訝地站起來。
「這是我用心為亂馬製作的,很好吃喔。」
中國姑娘筆直朝我走來,將木製便當箱放在我的面前。
「呃、不了……在下已經吃過午飯。」
這女孩是外國人嗎?我正想請小茜說明,小茜就立刻轉向一旁不理我們。別無他法,我祇好自己跟她說明喪失記憶的事。
「哎呀,真糟糕。像亂馬這樣的高手,為什麼會打到頭呢?」
中國女孩把雙手抱在胸前,雙眼滴溜溜地打量著我。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周遭與其說頓時明亮起來,不如說突然變得吵嘈。無法在大家的面前說出是小茜用庭園的石頭打的,因為小茜很在意那件事。
「是在下滑倒撞到的。」
「你也有笨手笨腳的一面哪。不過我也喜˙歡♪」
是一種很獨特的嬌媚語調。
「我是珊璞,是亂馬將來的妻子。」
「妻子!?」
我可沒聽說那件事。
這時,一個關西腔插進我們的對話。
「這我可無法置之不理!妳說誰是小亂的妻子!?」
一位背著大鏟的男生恫嚇著珊璞。
「當然是我。」
「趁小亂喪失記憶的時候撒謊騙他,真是要不得的女人!」
「誰撒謊騙人了?」
「我可是小亂的未婚妻!」
未婚妻!看起來像男生,不過仔細聽這位穿著立領制服的學生的聲音,聽起來倒像個女孩。
因為想問個明白,我介入阻止她們。
「等一下,妳們兩位……」
「小亂閉嘴!」
「這是我和右京的問題!」
我被撞飛到一旁。
名叫珊璞的中國女孩和關西腔的女(?)學生,嚷著要決鬥而跑到外面去了。
「小茜,那些女生是誰?是在下的誰?」
小茜斜睨著我說:
「就說是將來的妻子和未婚妻啊。」
說完,她快步離去。
小茜的女性朋友解釋給我聽:早乙女亂馬有兩位未婚妻,另外還有兩位有曖昧不明關係的女孩,甚至曾經假結婚過。雖然對同時和四位女孩交往之事感到驚訝,不過對和小茜是未婚妻一事更是受到衝擊。
我和小茜要結婚?不是單純的女朋友而已嗎!我原以為祇是父親們交情很好,才受到照顧的。
下午的課堂上,我因為很在意,一直在偷看小茜。想要搞清楚突然被告知和小茜之間的關係,以及我的立場。
小茜將自動筆抵著臉頰,偶爾會換用色筆很仔細地在筆記本上做記號。
如果是男女朋友我還能理解,但如果是未婚夫妻,到底是"進展"到哪種程度呢?接吻了嗎?還是有更進一步的關係?
……不,比那件事更重要的是,早乙女亂馬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而發展出這種四角戀的呢?那麼一旦見到那四個圍繞早乙女亂馬的女孩子,我也會全部喜歡嗎?不,不對。不管過去的我是如何,現在的我做不出那麼不檢點的事。我有種毫無緣由的潔癖自信。也許是因為記憶宛如一張白紙,才能產生無暇的自信吧。
「早乙女。早乙女亂馬。喂,早乙女!」
我因為老師的聲音立刻站起來。差點忘記早乙女是我的名字。
小茜輕聲地告訴我:「30頁的第5題。」我連忙翻開教科書。




下午的課程結束後,小茜說會在置鞋櫃的地方等我。
「我帶你去東風醫生的診所吧。」
「嗯。」
小茜拎著一個大紙袋,裡面有兩本大相簿和錄影帶。大概是午休的時候還沒看的分量吧。
「在下來拿吧。」
我一這麼說,小茜就用一種像在看稀有生物的視線看著我。
紙袋相當重,大約有兩公斤。那家診所好像就在通往學校道路上的叉路裡,我們並肩走著。
「亂馬,你午休的時候曾說是自己跌倒撞到頭的吧。」
「啊啊,嗯。」
「你好溫柔喔。」
溫柔?突然被這樣說,但我並沒有那個意思的。因為不好意思,我「啊、呃,嗯。」的掩飾過去。
「明明是我打的……」
「妳不用太過在意。」
我沒有被打的記憶,祇是打到的地方不對罷了。老實說那是意外事故,祇是運氣不好,小茜一直在意反而很可憐。
「真的,完全沒事。在下很有精神啊,而且去了診所也許會好起來呢。」
『對吧?』我很開朗地說,小茜卻祇回給我一個很勉強的小小微笑。這時,看到了寫有小乃接骨院的招牌。
「就是這裡。」
小茜拉開門口的拉門。「雖然是接骨院,東風醫生對專門以外的病症也很清楚喔。」
看起來是把民家重新裝潢後變成診所的樣子。候診室沒有人,於是馬上被帶進診療室,小茜也跟進來。當穿著深茶色工作服的醫生在為我診療的期間,小茜說明了事情原委。
「嗯,這是重度的健忘症。」
東風醫生說。
診療結束後,我穿上上衣。
「看起來腦袋沒有障礙,照平常一樣的生活,也許會因為什麼契機想起來吧。」
小茜用焦急的聲音問:
「請問,什麼時候會好起來呢?」
「急躁是不好的喔,要有耐心。一般來說是幾個小時或幾天內會痊癒,最長的病例則是14個月吧。」
「要那麼久!」
「因為剛好打到不該打的地方,即使是強壯的亂馬君也……」
醫生和小茜的對談就我聽來感覺事不關己。
走出診所後,小茜直到拐彎回到通往學校的路上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一定是因為知道我的記憶不會那麼容易恢復感到很消沉吧。
我則開始認為會不會恢復記憶都無所謂。在學校有很多朋友很快樂,有不知道的事情小茜也會告訴我。昨天的不安已經消失無蹤了。雖然喪失記憶還不到一天,我卻開始覺得就這樣度過每一天也不壞。
但是,我無法對小茜說「喪失記憶也沒關係」。該跟她說什麼才能讓她打起精神呢?
來到河岸道路。我想讓小茜分散注意,讓她開心一點,於是像早上那樣攀上鐵絲網。
「哦!」
我雙手一上一下的順利取得平衡,視野中的藍天非常廣闊。小茜仰望著我。我一『嘿嘿』的笑起來,小茜就露出眩目的表情。
「你走在上面,看起來就像平常一樣呢。」
我看起來像以前的早乙女亂馬嗎?……我馬上回應:
「我就如妳所見的活蹦亂跳,所以小茜也不要在意了。」
小茜睜大眼睛。
「而且身體狀況也恢復了,我應該馬上就會痊癒吧。」
「亂馬……真的嗎?你沒事了嗎?」
「嗯。」
祇是把第一人稱改成「我」,小茜的表情就變得更加開心。我也很高興,原來就祇是這麼簡單啊?回家後,我來看看借來的錄影帶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ggy〃
  • 好奇怪 XD
    感覺完全像是相反的人格…

    是說竟然連手稿都有好強!
  • 沒錯~性格完全走樣XD by翻譯的時候都在邊翻邊偷笑的REI

    平時上課常常不專心,對有興趣的東西卻很熱衷...
    跟學生時代的我好像(爆)

    REI(れい) 於 2009/01/06 09: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