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ブロークン・ハート



05 破碎的心

良牙目送亂馬的背影。亂馬跑向神社的廣場。雖然自己也想去追小茜,不過亂馬用眼神示意他『別跟來』。良牙也沒有丟下小明去追小茜的立場。他用力站在原地不動。
良牙在心中道歉。
小茜小姐,對不起。這次就交給亂馬去處理吧。亂馬和小茜一離開後,就覺得現場異常寬敞。也可能是因為雨聲停了,所以安靜下來的緣故。
良牙感覺到背後的視線。小明在身後。
──對了,我跟小明正在吵架。
又不能一直背對著她。
他不知道這時候該怎麼做才好。良牙沒有跟女生吵過架。這次跟小明也不算吵架。祇是有點意見不合,但他想不出和好的話。
其他的男性朋友───良牙的情形是亂馬和沐絲───他們碰到這種事都是怎麼做的呢?沐絲和珊璞是女王與僕人的關係,應該沒有所謂的和好問題。亂馬的話…祇會說「妳真是既笨拙又糊塗」,反而越吵越激烈吧。
「良牙先生。」
良牙拼命思索著無法當作參考的實例時,小明出聲叫他。良牙慌張地回過頭去。
「你一直跟在我的後面嗎?」
「嗯…從中途開始。」
「原來是這樣。」
小明有些沉默。良牙想到應該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今天,我是有事情想告訴良牙先生,才一直找你的。」
「是、是什麼事呢?」
難道是分手!?
「我沒有考慮到良牙先生的心情,一直在談論豬,真是對不起。即使良牙先生不是豬…即使良牙先生不會變成豬,我一定還是會跟你交往的。」
「小明。」
「真的很抱歉。我明明隱約有察覺到良牙先生不喜歡豬的。」
「不、不是的。」
良牙揮舞著手否定。
「我並不是討厭。是我根本不配跟豬相比。」
「良牙先生…」
良牙和小明注視著彼此。
真高興能和好。小明說即便是不會變成豬的我,她也喜歡。良牙緊握住小明的手。
「話說回來,剛才早乙女亂馬先生的樣子有點奇怪呢。」
明明氣氛正好,小明卻突然說道。
「咦,啊、啊-」
他完全忘了亂馬和詛咒降落傘的事。
良牙簡單扼要地說明經過。
「哎呀,真糟糕。」
小明邊望著亂馬離去的方向邊說:「那他一定很困擾吧。」
良牙放棄再次培養氣氛的念頭。
「沒辦法了。我們去看看情況吧。亂馬那傢伙真是無端擾人。」
這不是為了得到小明的稱讚,不過小明還是點頭說:「你真替朋友著想。」
良牙和小明朝亂馬消失的方向走去。也很在意因為亂馬而勃然大怒的小茜。可以同時交互想著小明和小茜的良牙,擁有連本人都沒發現到的精明。良牙和小明尋找著亂馬他們的身影。




小茜注視著亂馬的樣子,突然抬起頭來,良牙和小明從對面走了過來。
「良牙君。」
小茜一直很不安。看到良牙來了,不安感稍微和緩下來。
「發生了什麼事?」
聽到小茜著急的聲音,良牙走到亂馬身邊。亂馬仍舊蹲著,臉朝下。
「亂馬一動也不動的。」
一個細小的東西在亂馬的腳邊發光。良牙單膝跪下,撿起玻璃碎片。
「那顆玻璃球破掉了嗎!?」
「呃、嗯。」
良牙從懷裡掏出紙張,攤開來。
「好像沒有寫破掉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小茜從旁迅速把內容看過一遍。是什麼東西的說明書。腦海中亂馬剛才說的話和說明書的內容完全一致。
「亂馬。」
亂馬僵硬地蹲著,用力抓緊胸口附近的衣服。是很難過嗎?真希望他如果痛的話就直接喊痛。
「亂馬!亂馬!」
再怎麼輕搖他都沒有回應。
沒錯。亂馬很強壯的,這點小事難不倒他。快睜開眼睛哪。
小茜因為不安與焦躁,感覺連頭髮都要倒豎。瞬間,漆黑的未來橫在眼前。一個沒有亂馬的真空世界。
「嗚」亂馬呻吟著。
「…呼~嚇死我了。」
亂馬站起來。砰砰地拍了拍胸口。亂馬彷彿偶然和小茜對望上似地看著小茜。
「妳在幹嘛?」
小茜雙膝跪地,哭喪著臉。她仰望把手舉得老高的亂馬。
「…你是故意的對吧!」
小茜站起身。一邊拍去膝蓋的塵土一邊抹去淚水。
「故作神秘!笨蛋!騙子!」
「為什麼我要被叫作騙子……呃。」
亂馬看到小茜被眼淚弄髒的臉,語尾處開始含糊其辭。
良牙在一旁拍拍亂馬的肩膀。
「因為你一動也不動,我們還以為你死了。」
「這種程度怎麼可能啊。你們太小題大作了。我祇是有點頭暈。」
亂馬像在掩飾害羞似地用手肘去頂良牙。發現到腳下的玻璃球碎片的亂馬
「我被解開詛咒了嗎!」
打從心底露出鬆口氣的表情。
「那麼,小茜小姐,我們告辭了。」
良牙一邊催促小明,一邊轉過身去。
「我們接下來要去約會。」
小明向亂馬和小茜輕輕點下頭,就和良牙並肩從廣場走向來往行人很多的方向。




「我已經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了。」
亂馬的辯解說到第二次的中段時,小茜打斷他。
「感到困擾的人可是我啊。」
雖然不懂為什麼會得出這種結論,不過亂馬似乎也有辛苦的地方,小茜可以理解。
「但是,你接二連三地邀女孩子去約會。」
「所以說~那都是因為詛咒的關係…」
「我知道了啦。」
亂馬一邊嘀咕著「妳是真的知道嗎?」,一邊噘起嘴巴,把臉轉向別處。看起來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相當活蹦亂跳的樣子。
小茜雖然很想問他「如果我死了,你會哭嗎?」,不過還是作罷。因為這個問題太感傷,而且亂馬一定會說「誰會哭啊?」。
不過應該要告訴亂馬一些什麼話。想到認為亂馬死掉時,突如而來的恐懼和失落感。彷彿惡夢中斷回歸現實一般,背上仍殘留著那種冰冷的感覺。想要將之揮開。
「亂馬。」
「啊?」
亂馬轉向自己。辮子朝反方向彈跳。小茜用比平常還要低沉,滿不在乎的聲音說:
「幸好你還活著。如果就那樣死掉的話,我可是會良心不安的。」
「什麼意思啊?」
亂馬喃喃自語地抱怨著。
小茜稍作思考。
她想到亂馬在神社走廊下說喜歡小明的那時候。把那件事和玻璃球破掉的瞬間,以為會失去亂馬的時候相比。不論是哪一件事都不希望再想起來。但是就會不自主地去想。
我即使被亂馬耍得團團轉,也想待在亂馬的身邊。如果不能待在他的身邊,我還是希望亂馬不論在哪裡,都能和平常一樣。即使在他的身邊的人不是我…
「喂,即使你喜歡別人,然後不把我當一回事…祇要你好好的…我就…」
「少囉唆啦-」
亂馬輕輕地按住小茜的頭。讓小茜的身體稍微向前傾。
「傻-瓜。想那種無聊事。」
「什、什麼嘛-」
亂馬在稍微有點距離的前方邁出步伐,好像在說『妳不跟來嗎?』似地稍微回過頭。
「妳不是想去看煙火嗎?」
「啊…嗯。」
小茜跑到亂馬身邊。
好像已經有個煙火點燃了。沒有因雨取消的樣子。
『咻咻』的發出細微,時強時弱的發射聲。
小茜滿懷期待下個瞬間會出現大圈煙火地仰望著夜空。



敬啟
    小茜小姐
我現在在國技館。
因為小明的豬相撲有在這裡參加夏季比賽。
等相撲比賽結束後,我會再到天道家去叨擾,屆時請多關照。
隨信附上國技館的土產,豬相撲力士的照片。
請保重身體
                            響良牙敬上

亂馬坐在看著信的小茜旁邊,
「豬相撲的夏季比賽…」
一邊低喃著,手裡拿著體型壯碩的白豬的相片。依序翻著好幾張相片。
「良牙那傢伙,下次該不會想加入相撲比賽吧?」
「良牙君不可能加入的吧。」
「是嗎-那倒未必。」
「哎呀。不會吧,是小P!?」
在小茜的手中,從亂馬那裡接下的照片上,是一隻脖子上綁著手帕的小黑豬。




創作者介紹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吉法師
  • 雖然是鬧劇,不過最後我還是有點感動的。
    亂馬啊,你把自己的心硬塞到小茜手上讓我想笑。
    是說,你能不能考慮後果之後再做啊?哈哈。
  • 亂馬也沒比瞻前不顧後的小茜好到哪裡去,一樣是個衝動派XD
    兩人個性都很衝又固執,難怪吵不完~吵架的主題也老是偏離...
    不過亂馬有時又意外的直率,小茜有時也意外的溫柔
    應該說她本性如此,祇是不喜歡認輸
    這樣的兩人真的是很可愛呢^^

    REI(れい) 於 2008/08/21 1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