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渚のシンドバッド



02 海濱的辛巴達

「真是的-到底在哪裡啊-」
小靡環視著海邊。海灘上和昨天一樣滿是太陽傘或艷麗的泳衣。祇是因為太陽很快就要下山了,也有人收起了太陽傘。
「是亂馬君自己做的好事,竟然害羞逃走了,祇會給人家找麻煩…」
把手放在額頭上遮住日照,看到數十公尺外聚集了許多人。那是貓飯店的海邊分店附近。小靡推開附近的人群,從游泳圈旁窺伺著裡面。
女亂馬在那裡。在她身旁躺有像設在岸邊魚市的河中鮭魚一般的兩隻巨鯊。

亂馬拖著海藻,邊喘息邊說:
「怎麼樣啊,婆婆,成果不錯吧!」
亂馬把海藻堆了起來,並拉下纏在辮子上的海藻,拍了拍眼前堆得像座小山的海藻。
可倫呵呵笑著,抓起一片海藻說:
「有這些一定夠的。」
就在此時,小靡的聲音從觀眾群的另一邊傳來。
「喂-找到亂馬君了喔-!」
亂馬吞了口氣。被找到了!
「婆婆,做好寒天之後請幫我送到旅館來。拜託了!」
話還沒說完,熊貓就排開人群,把亂馬扛在肩上。視野一口氣升高,亂馬「哇啊」地叫了一聲。海灘的人們一邊「熊貓」「是熊貓」地嚷嚷著,一邊指著他們。
早雲也跑了過來。
「亂馬-君!你昨天跑到哪裡去了!小茜很擔心你喔!」
熊貓朝著旅館奔去。視野搖晃著。一抵達旅館,熊貓便把亂馬背到男浴場,將他丟進浴池。
池水濺起了和常人身高差不多的湯柱,當水面一平靜下來時,男生的亂馬隨即衝出水面站了起來。從嘴巴和耳朵流出了大量的熱水。
「你幹什麼啊,臭老爸!」
熊貓也躍進了熱水中。
「那是我的台詞,你這笨兒子!」
玄馬敲了一記亂馬的頭。
「突然跑得不見人影,你可知道小茜有多難過嗎?」
「那是因為…」
玄馬將肩膀以下完全泡進熱水中,一副很冷靜的樣子。因為玄馬的眼鏡蒙上一層霧氣,不知他的眼神是什麼樣子。
「小茜很傷心喔。光是在一旁看到就讓人覺得很痛苦。」
亂馬的良心受到了譴責。昨晚祇顧著逃跑,根本一點也沒有考慮到小茜的心情。
「但是…我也有我的想法啊。」
「我是不知道你的想法為何,但是亂馬,至少要負起男人的責任。」
「就是關於這件事。」
亂馬一邊嗅著熱氣的味道,一邊說:「我找到讓小茜復原的方法了。」
「混帳東西!現在是說那種從容不迫的話的時候嗎!如果再怎麼樣都想讓她恢復原狀的話,也得等明天的儀式結束之後!」
「等儀式舉行完畢就太遲了啦!欸,咦?你是說明天?」
「有道是『打鐵趁熱』啊。你給我聽好,以你和小茜的個性,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為夫婦。你就把這個想作是上天賜予你的機會,懂了嗎?」
「那種事…」
自己想都沒想過。原來如此,這是條捷徑嗎?自己老想著要逃避小茜的愛慕,但就這樣藉著藥物「別無他法」地結婚的話,一切都可以圓滿解決。但是,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玄馬揪住陷入思考的亂馬的辮子。
「喂,總而言之先上去吧。」
走出浴場,被強拖到房間去,在裡面的是小靡、小霞和正在吃飯的早雲。小靡一面在窗邊乘涼,一面吃著西瓜。
「亂馬君和伯父,你們好慢喔。我們先吃晚餐了。」
「啊咧…小茜呢?」
早已做好覺悟,認為小茜會熱情地跑來迎接的亂馬感到很意外。
「你在擔心嗎?小茜在隔壁。」
小靡回答。
小霞勸亂馬和玄馬坐下來。
「飯菜都還溫溫的,快吃吧。」
早雲對亂馬招了招手,要他坐在自己的隔壁。亂馬這時才想到,從一大早就和鯊魚不停地纏鬥,早餐和午餐都沒有吃。
此時,生魚片、蛤仔味噌湯以及白飯正冒著熱氣。味噌香噴噴的味道讓亂馬食指大動。因為思慮都糾結在一起,導致飢腸轆轆的關係。
亂馬捧起飯碗,抓起筷子,說了一聲:「我要吃了-」
「亂馬君。」早雲制止他,遞過來一瓶酒。「先喝一杯吧。」
「我,祇要吃飯就好了…」
「別管那麼多,喝吧喝吧。」
亂馬被玄馬強迫握住酒杯。杯中裝滿了酒。總覺得回絕太過麻煩,祇要喝下這一杯就可以吃飯了。
亂馬大口喝下那杯酒。酒精充滿了整個腹部,感覺從食道到胃袋都在燃燒一般。「噗哈」地吐出一口氣,放下杯子,早雲又替他斟滿。有些溢出來地塞進亂馬的手中。
「呃,伯父。」
「快喝快喝。疲憊的時候喝這個最好了。」
因為第一杯酒的關係已經不覺得餓了。『算了,管他的。』一種彷彿溜下不會停止的滑梯的奇異感覺正包圍著自己。然後他喝下了第二杯酒。




世界正在旋轉。亂馬想著。身體甚至不聽使喚。搞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心情感到出奇地舒服。
小茜,鯊魚,一生玉。無法銜接的詞彙動搖著亂馬朦朧的意識。
「什麼嘛。」
亂馬嚷嚷著:「小茜算什麼嘛!我可是無關緊要的-!」
小靡在他的視線一隅說了什麼話。雖然有聽到「啊-啊,被灌酒了。」但亂馬無法了解話中之意。他知道自己被某個人抱住雙腋,拖拉了五、六步之後,被丟進微暗的房裡。
「好好幹喔。」聽到遠方傳來這樣的聲音。
向前走幾步之後,亂馬倒了下去。似乎是倒在棉被上的樣子。因為白天一直在游泳的關係,身體比想像中還要疲憊。像一灘爛泥似的。就這樣好好地睡一覺吧…
「亂馬。」
聲音在身旁響起。小茜抱住了俯臥著的亂馬的肩膀。
「小、小茜!」
亂馬硬是撐起了喝醉的身體,正坐在棉被上。仔細一瞧,昏暗的房內並排舖有兩套棉被。亂馬察覺到自己被欺騙,酒也醒了。
不能不清醒過來。罔若置身夢中一般,影像看起來斷斷續續的。小茜正在自己的眼前。亂馬動著仍舊打結的舌頭。
「那個…」
「太好了。」
小茜探出身去抱緊亂馬。她的頭剛好靠在左邊的肩上。
「你突然不見了,我等了你一整個晚上喔。」
小茜的聲音就近在耳畔。
「那那那那個!對對對對不起。」
現在不說的話就沒機會了。一旦隨著小茜的腳步走的話,大概會什麼也說不出口吧。亂馬推開小茜的身體,他的手放在她的肩上。
「妳、妳聽我說,我後來想過了,用藥物讓妳喜歡上我,還是不太好。」
舌頭打結了。
「為什麼…?」
「為什麼啊…因為,妳的…態、態度被改變了啊。」
「沒關係的。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如果不這樣抱著你的話,我的心會很痛。」
小茜更加貼近亂馬。
「祇要這樣抱緊你,我就會覺得很幸福喔。」
小茜的身體一開始是冷冰冰的,隨後,她的體溫透過衣服傳達過來。
亂馬知道從未想過的事情正逐漸迫近。覺得想到那種事對小茜很不好意思,而且也很難為情。然而此刻,小茜的肌膚上祇有穿著旅館的浴衣。這樣下去的話,將會演變成亂馬和小茜在同一條被褥裡睡覺的局面!
胸口頓時熱了起來。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亂馬忘記了今天一整天,直到和鯊魚搏鬥為止,都還想要讓小茜復原的事。他的雙手繞過小茜的背脊,一用力回抱她,小茜便在他的胸前吐出一口香甜的嘆息。
―――好可愛!
一抱緊小茜,濃厚甜美的幸福感穿透過亂馬的身體。心臟麻痺到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這樣濃密的幸福,至今從未感受過。
維持這樣的情況有多久呢?從小茜的頸項傳來微微混合了肥皂香的年輕少女味道。小茜不時扭動著身體,傳來衣服摩擦聲。小茜稍稍靠了過來,來到可以看見臉的距離凝視著亂馬。閉上雙眼,抬起頭。
亂馬也笨拙地將小茜的纖腰和細肩抱近自己。一瞬間,縱使想到自己是不是帶有酒臭,不過也不管那麼多了。
慢慢地閉上眼睛,湊了過去…
啪沙
「噗哇,好冷。」
女亂馬吃驚到幾乎要停止呼吸地回過頭去。珊璞提著水桶怒視著亂馬。
「人家還特地拿解毒劑過來,亂馬真是過分。」
變成女生的亂馬迅速離開小茜。
「不、不是那樣的。」
早雲等人在房間的入口附近『啊-啊,就祇差那麼一點點』地搖著頭。
小茜茫然若失地拉好亂掉的浴衣下擺。
「咦,我,做了什麼?」
亂馬一邊叫著「小茜」一邊接近她。
「即使看到我也沒有感覺嗎?」
「沒有感覺…是指什麼?」
「傻瓜,水桶腰,笨蛋。」
「你、你說什麼!」
小茜揚起了手。亂馬一邊迅速地迴避強力的右勾拳,一邊說:
「似乎恢復成平時的小茜了。」
「吞下一生玉之後,小茜會愛上第一個看到的”異性”。如果第一個看到的”異性”變成”同性”的話,愛慕的對象就不存在了。」
珊璞從旁說明道。
「哎呀,原來如此-再怎麼樣都和平常一樣的不可愛呢-」
「你除了這句話之外沒別的話好說嗎?」
亂馬對兩人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像孩子一般,感到很有趣(雖然也覺得有些可惜),「嘿、嘿-」地扮著鬼臉。
就在此時,從後方澆來了滾燙的熱水。
早雲一邊說著:「快,繼續剛才的」,一邊推著男亂馬的背。
小茜陶醉地想要擁抱亂馬的瞬間,因為珊璞用冷水潑向亂馬,小茜的動作又停了下來。
「真是的,爸爸!別作多餘的事情啦!」
「沒錯!來吧,小茜,把這個寒天全吃了吧。明天一早一生玉的效果就會消失的。」
珊璞從走廊拉進來一個大鍋子 。裡面冰凍僵硬的像果凍般的寒天『咕嚕咕嚕』地震動著。大概有四、五公升吧。
「等等…我,吃下一生玉之後,看到男人了嗎?」
亂馬回答她:
「妳不記得了嗎?那樣也好。因為實在不太雅觀。」
「我看到誰了!?」
小茜揪住亂馬的衣領。因為亂馬一直在裝糊塗,小靡代為回答:
「妳看到了亂馬君喔。」
小茜的臉頰漲紅,雙手抽離亂馬的衣領。
「你沒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怎、怎麼可能-誰會對像妳這種的女人出手啊!」
小靡低喃道:
「不過亂馬君為了要負起責任,今晚應該要和小茜睡同一間房吧-?而且明天在海邊的教堂還有結婚典禮。」
小茜露出像面容可佈的女鬼般的表情怒視著亂馬。
「亂~馬~!!」
「那、那是伯父他們任意決定的!」
「要吵架等之後再吵。」
珊璞將鍋子推到小茜和亂馬之間。「小茜,想恢復原狀的話就把這個全吃了。」
「我知道了。」
小茜抓起珊璞遞過來的湯匙,坐在鍋子前面。在眾人的注目之下,將之送進口中。
至於亂馬,則抱著『如果珊璞再晚一秒抵達的話,就可以接吻了說…』這樣的心情。
「…好、難吃-」
小茜摀住嘴巴。
「妳要忍耐。如果不把這個吃完就無法復原了喔。」
「可是這東西有怪味道,讓人很反胃。」
「真是個任性的女人耶。」
亂馬邊說「我嚐嚐看」邊吃了一口。確實很難吃。在舌頭上擴散開來的,該說是橡膠味嗎?是一種淡淡的苦味。充滿彈性的口感讓人不覺得那是食物。那大概是五六碗蓋飯的份量。
「我吃不了這麼多啦。」
「吃不下也得吃!」
「…不過比妳的料理像食物就是了。」
「…你說什-麼!!」
小茜一威嚇亂馬,亂馬隨即避難到角落去。
早雲抓住亂馬的肩膀。
「亂馬君,雖然非我本意,不過有個能讓小茜吃下那些東西的方法。」
「咦?」
「那就是愛情的力量!」
早雲拿出剛才的水壺,把熱水澆向亂馬。亂馬的身高變大一倍,變成男人的身體。早雲將亂馬推向小茜。
一生玉的效力立刻顯現,小茜張開雙手想要接住他。因為在大家的面前,亂馬用力站穩。
「原來如此,伯父,我懂了!」
亂馬向早雲點了點頭。早雲是因為自己親手阻止了好不容易能舉辦婚禮的機會,感到很遺憾吧?眼淚流個不停。
亂馬從小茜的手中接下湯匙,從鍋中舀了一匙,將在湯匙上顫動的寒天拿到小茜的嘴巴前面。
「來,啊-」
「啊-」
小茜吃下去了。而且好像非常好吃似地微笑著。
「…好吃嗎?」
「祇要是亂馬餵我吃的東西,什麼都好吃。」
如果平時的小茜有現在的百分之一就好了…亂馬和早雲一同按了按眼角。
珊璞雙臂交握,很不高興地看著兩人。
「來,還有很多喔。啊-」
「啊-」
結果,就這樣一直「啊-」到早上。老實說,亂馬因為酒精、疲勞加上熬夜,真是累癱了。
據說從那之後,亂馬就算看到在茶館約會的情侶「啊-」地相互餵食,也不再當他們是傻瓜了。因為一看到他人這樣做的時候,就會想起自己和小茜也曾借用藥力,有過那麼一段時光。




創作者介紹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