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うたたね乱馬
原文取自:うたたね乱馬文庫
原文名:嵐を呼ぶ一生玉



01 引發波瀾的一生玉

海浪衝上了岸邊又退回去,沒入海中的太陽赤紅地燃燒著。辮子少女並無欣賞大自然的閒暇地奔跑在海灘上。她就是亂馬。
「喂,快閉上眼睛!如果看到奇怪的男人…」
在前方跑著的小茜不依。
「不要。也許可以讓我碰到白馬王子。」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小茜並不知道。小茜剛剛吞下一種名為一生玉的動情藥,之後就會一生愛上第一個看見的異性。所以亂馬才會特地以女亂馬的樣子去追趕小茜。
「妳給我聽好,小茜!妳吞下的不是一日玉,而是…!」
就在亂馬如此叫喊的同時,後方傳來了『啪喀啪喀』地規律聲響。回頭一看,白馬揚著塵土跑了過來。騎在馬上的是抓著韁繩的珊璞和八寶齋。
「白馬爺爺來囉♪」
珊璞喊道。
「耶,老頭!?」
亂馬抓住八寶齋圓圓的頭,狠狠地把他丟向大海。八寶齋呈拋物線飛了出去,夕陽在他的頭上閃耀著光芒。因為亂馬趁隙用帶來的面盆罩住小茜的頭,小茜並沒有看到八寶齋最後的光輝。
珊璞輕盈地從白馬上躍下,將手中的茶壺交給亂馬。茶壺壺嘴冒出熱氣。
「亂馬,變回男生然後愛上我吧。」
亂馬接下茶壺。雖然到目前為止都還很迷惑,不過此刻得到熱水的意思,就是要我付諸實踐吧?沒有多作思索的時間了。或許小茜會在猶豫的時候,傻傻地看到某個男人也說不定。亂馬握緊茶壺把手。
「珊璞,婆婆在叫妳喔。」
「哎呀-曾祖母?真的嗎?」
「嗯。」
「那我差不多該回店裡去做明天的準備了。再見!」
珊璞用和下馬時同樣輕盈的動作跨上了馬,回過頭向亂馬揮了揮手。亂馬目送著配合馬匹的步調左右搖擺的馬尾巴。
「小茜,妳可要感謝我喔。」
雖然小茜終於自臉盆中解脫出來,但似乎被用力打到了額頭,眼眶含著淚水,叫著「好痛喔-」。
「如果愛上老頭的話,妳的一生將會亂七八糟…」
亂馬順勢將茶壺傾倒。熱水一流過身體,襯衫底下的豐滿胸脯立刻變化成強壯的肌肉。
「別無他法,我祇好犧牲自己了!」
亂馬坦率地探出身去。小茜看著亂馬。
看到我了!雖然一瞬間想到『這樣好嗎?』,『這麼做實在太胡鬧了。』,但已經無法回頭。腹部緊縮。
亂馬回看著小茜的雙眸。這位心愛的少女的心將屬於自己。所以,有什麼不好!無論後果如何,他都不在乎。
海浪聲拂去亂馬焦躁的心情。浪濤靜靜地來回了五趟。亂馬數著次數。明明正互相凝視,卻不能再繼續對看下去了,亂馬想著。
「那個…妳,愛上我了嗎…?」
面對詢問自己的亂馬,小茜探出身去。
「亂馬…我,好像醒悟過來了。」
就在摟住亂馬頸項的同時,
「我喜歡你。」
她說。
亂馬被小茜抱住,一屁股跌在沙灘上。
彷彿某件事結束,同時又開始一般地,又好像釋迦牟尼頓悟似地,更宛如施放了上百發的煙火一樣地感到心情雀躍不已。有種手舞足蹈的感覺。
「小茜,妳…」
「亂馬,我喜歡你。」
腰部的力量頓失。來這裡旅行之前,一點也不曾想過會和小茜相擁在海濱,並做出愛的告白。小茜的手臂是如此的柔軟。而且此時夕陽西下,天空在藍色之中渲染上美麗的紅色。
下一瞬間,小茜大概就會恢復意識,朝自己打一巴掌吧?對了,就是現在!…然而小茜的雙臂還是抱著亂馬。
冷颼颼的海風『咻』地吹過,亂馬才像是恢復意識一般。
「呃,小茜,該…回去了吧。早雲伯父他們會擔心的。」
「說得也是。」
小茜被亂馬拉了起來,仍無意放開他的手。亂馬拉著小茜的手走在逐漸轉暗的沙灘上。沙灘上開始出現許許多多人的足跡。
「亂馬,在回去之前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亂馬還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小茜。他知道自己的聲音因為極為緊張而在顫抖。就連牽著手也不像是真的,兩人就像情侶一般。
「你喜歡我嗎?」
雖說是在預料之中,不過亂馬就像被直球一般的問題給擊倒似的。沙塵飛舞起來。
「關、關於這件事…嘛…」
「你討厭我嗎?」
「不討厭。」
「那,有多喜歡我呢?」
「欸,等一下。妳先別說話。」
因為正通過貓飯店的分店˙海之家的門前,亂馬叫沒有察覺到珊璞存在的小茜安靜下來。
爾後,小茜大概是知道亂馬不希望她說話吧?保持沉默地跟上來。抵達天道家住宿的旅館。好了,這下該怎麼向大家說明呢?因為別無他法…所以很順其自然地就…
自旅館二樓傳來了「啊,亂馬君他們好像回來了。」的聲音。我還沒想到該怎麼辯解耶!
亂馬雖然反射性地想到要掙開小茜的手,小茜卻用力握緊。
早雲、小霞和熊貓來到玄關迎接他們兩人。
「小茜~!我擔心死了。」
「爸爸真是的,太誇張了啦。」
小茜笑道。
「我什麼事也沒有啊,瞧。」
在這期間小茜仍不放開亂馬的手。亂馬感到很丟臉。
「咦?眼罩呢?」
「眼罩?拿下來了。」
「拿下來了…!?沒有那個就會愛上別人吧!嗯?亂馬君,你們的手…」
亂馬想要解釋。
「您、您誤會了!」
「我誤會了什麼?」
『喀』的一聲,早雲用力地抓住亂馬的兩肩。
小茜則一邊叫著「呀,被發現了♪」,一邊用自己的手臂繞住亂馬的手臂。
早雲彷彿忽然想到什麼似地對熊貓說:
「早乙女兄,不覺得在海邊舉行婚禮很時髦嗎?」
「叭噗。」
小霞發出一聲「哎呀」,並將手置於唇上。



屋瓦尚殘留著白天日照的餘溫。與其說溫暖,應該說是灼熱。腳底板彷彿在燃燒。
亂馬吃完晚餐之後,就爬出旅館的窗戶,到屋頂上避難去了。總覺得在房間裡無地自容。小靡會尖酸刻薄地嘲笑自己,而早雲和熊貓正在做結婚典禮的準備。小霞在一旁幫忙。小茜則黏著亂馬,餵亂馬吃晚飯。一旦拒絕她,就會被予以難過的表情。
亂馬本來就已經很晚熟,覺得在眾人面前被小茜說「嘴巴張開,啊─」的自己簡直就像個傻瓜一樣―――但他還是做了。因為若是把小茜弄哭,他會更加棘手。
亂馬在瓦片凹陷的地方坐了下來,為了逃避燒燙,盤腿將腳底藏到裡面去。
因為『小茜如果愛上別的男人就糟了』這樣的焦慮而讓她愛上自己,但這樣真的好嗎?亂馬覺得小茜的愛太過熱切,反倒無法坦然接受。
大概是因為面對既甜蜜又熱情的幸福反而讓自己不知該如何應對吧?自己做出比想像中還要不可挽救的事情了。
亂馬抱著單身男子度過最後一晚的心情仰望著夜空。滿天的星空。
如果回旅館去的話,自己一定會被分配到和小茜同一間房間。同一間房間,同一套棉被―――亂馬幾乎想像起小茜柔軟肌膚的觸感,他用力地甩了甩頭。髮辮彈跳起來。
「…總而言之,今天在外面找個地方睡吧。」
讓腦袋稍微冷靜下來比較好。



朝陽耀眼地照耀著海濱和貓飯店分店。今天的海風吹起來很舒服。
「嗯。」
珊璞來到松樹旁伸了個懶腰。「今天也是個好天氣。這麼一來會有很多客人吧。」
珊璞的拳頭朝空中揮出兩拳,代替作體操。是極為標準的刺拳。第三發則擊向松樹樹幹。
緊接著,某個東西從松樹上落了下來。
「哎呀,亂馬。」
「妳在幹嘛?」
亂馬揉著惺忪睡眼站了起來。
「亂馬才是,你在做什麼啊?我懂了!你是來找我的吧!」
珊璞的長髮飄逸著,向亂馬撲奔過來。然而亂馬比平時都還要冷靜。自從昨天接受過小茜熱情的擁抱之後,感覺珊璞的愛情表現平淡無奇。
「不是不是,妳誤會了。」
亂馬把珊璞推了回去。
「我是來找婆婆談事情的。」
「什麼,是要找曾祖母啊?」
珊璞感到很無趣似地向店內喊道:
「祖母!亂馬說有事情找您。」
開店前的店內黑漆漆的。傳來拄著柺杖的聲音,像隻小妖怪似的可倫從內部走了出來。
「怎麼了?曾女婿。」
「婆婆!昨天的那顆一生玉,有沒有解藥?」
珊璞插嘴道:
「啊,我幾乎忘掉了。後來怎麼樣了呢?」
「後來?那真是,慘不忍睹…小茜她,看到我了。」
亂馬小心翼翼地說。
「真的!?小茜愛上亂馬了嗎?」
「呃,嗯,是啊。」
可倫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細縫。
「然後,女婿你想找一生玉的解毒劑嗎?」
「嗯。」
「亂馬真正愛的人果然是我。」
珊璞的眼睛閃閃發光,雙手在胸前交握。
「才不是,我祇是,不想用藥物來做出玩弄女孩子心情的卑劣手段罷了。會讓她看到我,呃,祇是在找到解毒劑之前的應急處置而已。」
這是昨晚想出來的解釋。
「怎麼樣都好,解毒劑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可倫說。
「哈?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解毒劑在海裡面。」
「什麼意思啊?」
「這得從一生玉的構造說起。因為那顆玉不是食物,而是石頭,祇要吞下去,讓它停留在體內,效力會一生都持續發作。因此,祇要洗淨腸胃內部,把玉除掉,效力就會消失了。」
「什-麼嘛,很簡單啊。」
「最重要的是,清洗腸胃內部必須要大量地吃下貓飯店特製的寒天。不過,重要的材料已經賣光了。」
「寒天就是海藻吧?那種東西我還拿得到。」
亂馬突然充滿元氣地磨拳擦掌起來。
「你願意幫忙,那真是得救了。啊,先告訴你一件事,昨晚有幾隻鯊魚逃走了。如果要去摘海藻,最好等牠們被抓到之後再去。」
「鯊、鯊魚?」
亂馬望向反射朝陽的海面。在海面的另一邊,有個三角形的黑色東西突然出現又沒入水中。亂馬為自己打氣。現在可不能中途退縮。仔細想想,比起去面對小茜,和鯊魚打鬥還較有趣。
「誰怕誰啊-!」
亂馬跑過沙灘,躍入海中。


創作者介紹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