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十三夜異聞



第七話 海神


一、

爬到石牢上面,風比想像中還要強勁地吹著。
亂馬的辮子隨著強風飄揚。
彷彿受到月光的洗禮一般,海面閃耀著光輝。

「要怎麼到小茜那裡去呢?」
一面拉長身體,一面穿過天花板破洞的亂馬率先站了起來,詢問著蓮華和紫苑。
「交給我們就行了。」
蓮華微微一笑。
「妳知道前往的方法嗎?」
亂馬被蓮華回以了一個宛如在說『那當然』的表情。
「風,可是我的朋友。我已經問過它了。」
迅速地站起身,蓮華指著海面。
「黃幡的世界是在這個方向開啟的。因為氣有扭曲的情況。」
的確如此,隨性地順著蓮華所指的方向望去,可以看到那裡漂蕩著令人害怕的氣息。
「祇要結合我和紫苑的力量,就能輕鬆打開海神的軍門。」
蓮華靜靜地說道。
「要怎麼做?」
「用這個…」
蓮華把剛才取下的耳飾拿給亂馬看。
「紫苑,你的也拿下來吧…」
紫苑點點頭,從耳上摘下耳飾。兩人從右耳分別取下各自不同顏色的耳飾。
「這是用升麻魔石製造的,是我們一族榮譽和繁榮的證明。要用這個來打開。」
蓮華解釋道,並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輕輕捏住手中的粉紅色耳飾。彷彿與她呼應一般,紫苑也撮起適才取下的藍色耳飾。
「紫苑,要步調一致喔…」
紫苑點了一下頭回應蓮華的聲音,然後輕輕閉上雙眼。蓮華挨近他,伸出右手,將自己的魔石貼近紫苑的魔石。爾後,蓮華也靜靜地闔上眼睛。亂馬默默地,彷彿在看清兩人的行動方向一般地凝視著。

感覺到周圍的波浪宛如消音一般地安靜下來。
轟隆作響的海浪聲突然停止。空中的月光似乎在搖曳著。

嘎嘎嘎嘎嘎…轟轟轟轟轟…

開始微微地傳來,某種逼近過來的聲音。

轟轟轟轟轟…篤篤篤篤篤…

那聲音逐漸接近。
接著,彷彿進入隧道一般,四周的空間突然動了起來。
「啥…?」
可以捕捉到,藍色和黃色,以及紅色和綠色的閃光在自己的周遭奔馳而過的觸感。

然後,身體飄浮在天空。

「咦?咦咦咦咦?」
腳尖突然浮了起來。
可以看見下方漆黑的海面。

「開門!!」
蓮華的聲音在耳際響起。

唧唧唧唧唧唧…

一種開啟沉重鐵門的聲音在身旁響起。

「啥?」

一將視線轉向聲音的來向,亂馬就感到兩腿發軟。
好似直達天際一般的巨門不知何時聳立在一旁。面對黑暗矗立著,不見天際。那細長的大門彷彿在說『我來迎接你們』似地敞了開來。

「打開了。」
蓮華在一旁微笑道。
「喔、嗯…」
亂馬雖然一時之間感到膽怯,不過因為蓮華的聲音而回復自我,他捏緊了拳頭。
這並不讓人感到不可思議或是恐怖。然而,祇要一想到前方是個異世界,就連武者也會發抖。
「對不起,亂馬,我們祇能引導你到這裡。」
蓮華很抱歉似地說道。
「我們不能往向前走了。因為我們和小茜小姐沒有聯繫。」
「聯繫?」
亂馬覆述道。
「是的…前方是海神的世界,也是支配月亮的海底黑暗世界。這是一年之中祇有十三夜這一天才能打開的傳說大門。」
蓮華很快地做出說明。
「可以進入前方的,祇有和黃幡族有關係的人而已。小茜在被帶進去的時候,隨即就和黃幡族有了關係。」
「慢著…那我不是也不能進去了嗎?」
亂馬驚愕地望著蓮華。
「不會的…你看那邊,亂馬。」
亂馬被蓮華催促著望向自己的雙腳。
「啊…」
散發著光輝的錦絲從他的腳尖筆直延伸出去。
「這個絲線是…什麼東西?」
「牽繫亂馬和小茜的絲線˙牽絆之線。」
蓮華的臉忽然露出了笑容。
「牽絆之線?」
「是的,亂馬。你和小茜有著因深厚緣分而牽連在一起的依存關係。所以,小茜不僅和黃幡族有關係,和亂馬也仍然牽繫在一起。」
紫苑靜靜地說道。
「祇有和小茜有連繫的亂馬才能到前方去。我們無法進去。」
「所以,亂馬,你必須獨自進去。不要緊的,你一定能救出小茜的。」
「小心點哦,亂馬。羅公一定會使出許多花招。因為,最想切斷你們的牽絆之線的,就是羅公本人。不要被他迷惑了,亂馬。」

「好的…」

亂馬交互看著兩人,然後平靜地續說道。

「我絕對會把小茜帶回來的。我不會把她交給任何人…」

大門彷彿在說『你還不進來嗎?』似的,因為風而發出『嗡-』的聲音。
「亂馬,快走吧。沒時間了。如果不在黎明之前回來的話,門就會關閉…那麼一來,亂馬可能就會消失也說不定喔。」
「好,我走了!」
「亂馬,把這個帶去。也許能派上用場。」
蓮華遞出了緊握在手心的小小塊狀物。是剛才用來開啟這個世界的大門的升麻族魔石。粉紅色與藍色的石頭,宛如在呼應一般地閃耀著光芒。
「據說秉性正直的人類拿著這個,就能發揮力量。這是一種能夠呼應心靈動向的石頭,一定可以把亂馬的力量引導出來的。」
「雖然不是很清楚,不過謝謝妳們…」
當石頭轉移至亂馬手中的時候,光芒突然消失了。
「不要緊的…相信石頭的力量,儘管前進就是了。」
蓮華微微一笑。
「再見!」
「我為你祈求幸運,亂馬。」

並沒有回應他們的道別,亂馬則是把大拇指向上高舉,輕輕地向他們致意。在那之中隱含了『我絕對會回來』的意念。


兩人一邊交互送出聲援,一邊在門外目送著他。
亂馬背著身揮了揮手,然後彷彿被吸入門內一般地跑了起來。

「亂馬…加油…不要被迷惑,要看清真實…」
蓮華不由得朝著他的背影,如此低喃道。
風吹拂而過,吞噬了這段話。


二、

門內是個極其荒涼的世界。
延伸出去的光線彷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內引導著自己。據蓮華所言,那是牽繫著自己和小茜的牽絆之線。絲線筆直地引領著亂馬。
「祇有走下去了…」
亂馬祇是一味地持續走著。走向不知何時才會結束的黑暗中。



「哼!妨礙者!」
在大海的深處,有對奇異的雙眸在蠢動。
一個手持綠色玉石的人影浮現出來。
『啐』地吒著舌,羅公窺看著隱藏在掌中的玉石。
「這傢伙是…」
藉著錦線筆直朝這裡走過來的人,和此時映照在眼前玉石上的自己有著相同的面孔。
「這傢伙就是早乙女亂馬嗎…」
羅公邪笑地凝視著。
「唔、嗯…」
小茜在一旁發出了寢息聲。
「真湊巧…莫非是藉由那些傢伙的方法進來這裡的嗎…」
羅公伸出紅色的舌頭舔了舔乾燥的嘴唇。
「月亮的魔力馬上就要消失了。祇要在那之前消滅這傢伙,小茜就永遠是我的了…」
他凝神注視著小茜的睡顏。
「不對,等等…這傢伙,和小茜之間似乎有著強烈的牽絆。」
羅公也看見了在亂馬前方的那條錦線。
「有趣…直接殺掉你太可惜了…既然如此,就來段餘興節目吧。」
羅公不懷好意地笑了笑。

此時,小茜吐出了一口嘆息,慢慢地睜開雙眼。
「亂馬…」
她環視四周,呼喚道。
「我在這裡。」
當她慢慢坐起身的時候,羅公以亂馬的樣子對她微笑。
「亂馬…」
小茜用甜膩的聲音呼喚著他的名字,將櫻唇貼近他。
「不行…小茜,月亮還沒有下山…」
輕輕地阻止她,羅公抱起了小茜。然後對小茜低喃道。
「等月亮一下山,小茜…就是我們的婚禮了。」
小茜輕輕頷首。
「向海神立誓,然後結合。懂嗎?」
小茜再次低下頭去。
「妳祇要委身於我,為我生下很多孩子就行了。妳活得越久,我就會給妳越多的種。然後…讓黃幡族再次繁榮,早晚把這個世界納入掌中。呵呵…早乙女亂馬,祇要有那傢伙的身體,這一切都會成真…」
不懂這段話的言下之意的小茜,眼神空洞地呆然注視著羅公。
「小茜…我是誰?」
羅公彷彿在詢問小茜的想法似地問道。
「亂馬…你是亂馬啊。」
「沒錯…妳真是個乖孩子,小茜。我是早乙女亂馬。」
羅公慢慢地對小茜給予暗示。


對此毫不知情的亂馬一味地在黑暗中跑著。深信牽繫著自己和小茜的絲線,一味地跑著。很不可思議的是,身體一點也不覺得疲憊或恐懼。他祇為了尋找小茜而持續跑著。
突然,黑暗變明亮起來。
宛如雲霧的黑暗好似突然遠去一般地持續消散。
「那是…」
不由得停下腳步。在一邊喘息,一邊仰望著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幢巨大的宮殿。宛如中國式樓閣般的建築物。木柱漆成紅色,瓦屋頂俯視著自己。彷彿在說『隨時請進』似的,正門些微打開來。

「哼!是叫我隨意進去嗎…」

亂馬一邊吐了口啖,一邊沉聲道。

「好啊,我就從正面闖進去。羅公,把小茜還來吧。」
用手擦拭著滴落的汗水,亂馬深吸了一口氣,對自己運氣。
籠罩著樓閣,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妖氣正俯視著自己。與小茜連繫的牽絆之線筆直地延伸至樓閣內。可以明白她就是被抓到這裡面去的。
目光銳利地看了一眼正門,亂馬宛如被吸入樓閣內一般地走了進去。

樓閣內部傳來一股霉味。
環視一圈,兩面牆壁上並立著木像。簡直就像是置身於寺廟中,這些人像彷彿佛像似地睥睨著自己。有些是像鬼一般體型的東西,也有的是像平和的菩薩一般的女人像。羅列了數量眾多的木像。
大家都沉默不語。
「總覺得…讓人很不舒服啊。」
雖然背脊微微發寒,亂馬還是循著引導自己的絲線繼續前進。
絲線延伸到中央的階梯。
「要上樓嗎…」
絲線一邊發出光芒,一邊引導著亂馬。亂馬一邊一階階地踩著木製階梯,一邊走了上去。張開全身的氣,防備隨時會出現的「魔物」。
然而,情況和亂馬原先預想的完全不同。不論哪裡都沒有一點氣息。再怎麼說都是黃幡族的首領,應該會有很多家臣或是眷屬才對。簡直就像是,空無一人般的寂靜。雖然認為『或許是陷阱』而極為小心翼翼,但是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影。
登上階梯後,來到一個寬敞的房間。

(有東西!)

亂馬集中自己的氣。因為感覺到那裡有著強大的妖氣。

「別那麼緊張…」

聲音靜靜地響起。
「是誰?」
亂馬鼓起全身的氣,擺出架勢。
「到這裡來…」
聲音的主人似乎很感興趣似地引導著亂馬。
亂馬一邊無言地擺好架勢,一邊走近聲音的來向。
「在這扇門的對面嗎…」
他仰望著緊閉的觀音門。
『喀噠』一聲,枷鎖自個兒脫落。彷彿在說『進來吧』似的。
「哼!有趣-好,我就不客氣了。」
亂馬用手碰觸門扉,一口氣將之拉開。

唧唧唧唧唧-

就在輪軸轉動的聲音響起的同時,門打開了。

自內部透露出令人眩目的光芒。

「歡迎光臨…我們的婚禮…」

對面的人影平和地引導著亂馬。

「婚禮?」
訝異地反問著,亂馬望向人影。
「小、小茜…」
不由得發出聲音。
小茜就站在他的眼前。身上那套華麗的白色裝束,不折不扣就是西洋風的新娘禮服。
「小茜!」
想要靠近,卻被一面看不見的牆壁所阻。
「哦哦…可不會讓你這麼容易就碰到小茜喔…」
一看到迅速擋在小茜面前的男人,亂馬大吃一驚。
「你是…」

「我等你很久了…亂馬。」
他對亂馬微微一笑。辮子搖曳著。穿著燕尾服的這傢伙,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你…到底打算幹什麼!」
亂馬以幾乎震破耳膜的聲音吼道。
「和小茜舉行婚禮。祇是如此…」
「你這傢伙…一定被小茜拒絕的,怎麼可能和她舉行婚禮…」
他的雙手劇烈地顫抖著。亂馬已經迷失了自己。或許就是在這個時候掉進羅公的法術中吧。
「才沒有被拒絕呢…這可是小茜她自己的意思喔。對吧,小茜…」
小茜點點頭,很高興地凝視著羅公。

「小茜!那傢伙是羅公啊!並不是真的我!」
然而,小茜沒有回應。
「呵呵呵…沒用的。她除了我什麼也看不見…」
羅公覺得很有趣似地咕咕笑著,然後很滿意地將小茜的身體拉近自己。被輕輕抱緊的小茜的臉上浮現出微笑。

「渾蛋!」

下一瞬間,亂馬朝著羅公躍了過去。

「不識風趣的傢伙!」
羅公從懷中掏出玉石。

奇異的玉石散發出光芒。

「哇!」
閃光刺入亂馬的眼中。
「感到目眩嗎?」
不加思索地舉起雙臂。
「太遲了!」
羅公在一旁囁嚅道。
「唔!」
亂馬迅速地避開羅公的攻擊。
「哼!似乎還有一戰的價值啊。」
羅公邪邪一笑。
「少囉唆!」

氣砲與聲音同時自掌中『咚』地彈出。
飛過羅公的身邊。

「呼!真危險!你明明是人類,卻會使用氣嗎?」
羅公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後,詢問著亂馬。
「沒錯,我可以自由地操縱氣。」
一邊將緊握的右手向前伸出,一邊回答道。自身體集中過來的氣在右拳上響起『劈哩劈哩』的聲音。
「我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
羅公得意地微笑著。
「把小茜還來!」
亂馬將操控的氣打向羅公。

砰-!

再一次炸裂開來的爆炸聲。

「想都別想!」
羅公高高地舉起玉石。

「什麼?」
玉石輕易地就把亂馬所釋放的氣吸收進去。
「呵呵…我取得你的氣砲的能量了。接下來換我上!」
羅公開始將自己的氣集中到高舉的玉石上。
空氣開始歪斜。
接著,空間扭曲了。
「怎麼回事?」
雙腳開始搖晃起來。然後,身體無法自由行動。
「動不了!」
亂馬雖然嘗試移動手腳,卻彷彿被縛住一般地聞風不動。
「呵呵…如何?陷入我的法術的感想是…」
「唔…可惡!」
想要行動卻辦不到。
「不能動的話,你也無法反擊了…」
羅公迅速地走近。然後,突然站在亂馬的身旁。
「乾脆地認輸吧?」
羅公將手貼在亂馬的咽喉處。然後,呼地吐出一口氣。黃色的氣體環繞在亂馬的周圍。
「瞧…身體麻痺了吧?這是毒氣,潛藏在我的體內…」
雙腳搖搖欲墜。意識模糊起來。眼前的世界開始搖搖擺擺,身體有種宛如墜落地獄底層的感覺。
四周轉暗,意識開始融入幻覺。枯燥無味,空無一物的黑暗開始包圍亂馬的身體。

『如何?亂馬…把你的身體和意識都交付予我吧?』
陌生男人的聲音自遙遠的上方傳來。似乎是變身為自己的羅公原本的聲音。是個有些上了年紀,沙啞的聲音。
「決不!」
彷彿理所當然地試圖抵抗。
『為何?我覺得這對你是有利的交易呢…』
對手慢慢地說服著亂馬。
「哪裡有利了!」
『祇要讓我把你的身體還有意識當作憑依,就可以產生如你所願的世界喔…』
「如我所願…」
『沒錯…接受我的魔力的話,你就能得到自由自在地操縱世界的力量。然後,和躺在那裡的小茜結合,留下許許多多的子孫…你的熱血加上我的血…完全地灌注給小茜,就可以留下許多子孫…並幫我向把我們趕入這種海底的人類復仇。是的,你可以成為人類之王。』
「那、那種事情…」
『不需要考慮了吧?可以站在人類的頂點喔…你想成為世界最強的男人吧?』
羅公彷彿在慢慢地施加暗示一般地,讓自己的聲音在亂馬的腦中持續迴響著。
「世界最強的男人…」
『沒錯…坦率地接受我吧。甚至能得到你心愛的小茜…因為小茜也愛著你啊…』
可以看見世界在身邊亮了起來,小茜正對自己微笑著。
「小茜…」
『是的…接受我的魔力,擁抱小茜吧。我覺得這是個不壞的交易喔…』
「不、不行…」
「哦…仍殘有反抗意識嗎?你給我聽好,祇要接受我,你的詛咒也能解開…」
「詛咒會解開?」
「是啊,你受到咒泉詛咒的侵害吧…碰到冷水就會變化成女人…你打算以那種一半女人身體的不完全人類身分得到她嗎…」
「不完全的身體…」
『沒錯…祇要接受我的魔力,甚至能鎮壓咒泉的詛咒之力喔…就算碰到冷水也不會變成女人。可以恢復為完全的男人身體…可以用完全的男人身體擁抱她…為了她變回男人,不就是你的悲願嗎?』
「悲願…沒錯…變回完全的男人…」
『好了,坦率地接受我吧…接納我的靈魂…這是件很簡單的事情啊。』

眼前變得明亮起來。

『碰觸這顆玉石吧。然後,把你的一切全部寄存在我的意識之中。不用擔心,一點也不會痛,也不會難過的。相反的,我會引導你進入快樂園地,它就是這種值得感謝的玉石啊…來吧,不要再迷惑了,和我同化吧…』
玉石搖擺著。
宛如在招手一般,開始在亂馬的眼前散發光輝。
『來吧,過來吧,亂馬。一邊和我飄蕩在快樂之中,一邊把世界納入掌中…』
亂馬伸出了右手。好似被迷惑一般的,走向玉石。

就在他將要碰到玉石的那一瞬間。

『亂馬…不要被迷惑,要看清真實…』

聲音在耳朵深處響起。
「真實…」
亂馬因為這個聲音而回復了自我。

『是誰?是誰在妨礙我?』
羅公的聲音迴響著。
淡粉紅色和水色的光芒開始在亂馬懷中交互閃耀著。
「魔石…?」
亂馬將之捧在掌中。

四周頓時明亮起來。
這裡是羅公的樓閣。他回到了原本的房間裡。

「啐!玉的魔力被解開了嗎!」
羅公極為悔恨似地喝道。

「真是危險啊…幾乎迷失了自我…」
亂馬一邊握緊魔石一邊說道。
(是魔石讓我醒悟過來的。)

「如果你就這樣把意識作為我的憑依,就不會再有痛苦了…真是個傻瓜啊…」

「是啊,也許我是個傻瓜吧…」

兩位亂馬對峙著。

「我饒不了你…」
「那是我的台詞-!!」

兩個身體彈飛起來。
勢均力敵。
有種像在與自己的幻影打鬥的錯覺。不論是連續施放的招式還是刺拳,幾乎一模一樣。
「呵呵…和自己的幻影打鬥的心情如何啊?」
「渾蛋…竟然用複製之身…」
亂馬捏緊拳頭,擺出架勢,打算使出火中天津甘栗拳。
「我可不是單純的複製品喔…我還能使出你的必殺技呢。看好…火中天津甘栗拳!」
『噠噠噠噠噠-』拳頭如雨點般地落下。
「咕!」
亂馬拼命地閃躲。然而,羅公的拳頭隨著他躲避的方向持續打了過去。
「這傢伙…莫非…」

「沒錯,就如你所想的…」

羅公哼笑著。
「你可以讀出我的思想嗎?」
此時拳頭擦過臉頰。溫熱的鮮血自臉頰滴落下去。
「還不算太遲…如何?要不要和我聯手?」
「哼!我說過了,決不!」
亂馬唾沫四濺地吼道。
「真是個頑固的傢伙啊…那麼,這個如何?」
羅公覆蓋住玉石。

「啥…?」

蒼白的光照耀著整個房間。
緊接著,小茜輕飄飄地站了起來。
「小茜,攻擊這傢伙!」
宛如對羅公的聲音做出回應似地,小茜開始朝著亂馬揮拳。
「呵呵,你無法打小茜。畢竟她是你可愛的未婚妻啊…」
羅公得意地笑著。

「混帳!竟然使出這種卑鄙的手段!!」
小茜似乎沒有察覺到眼前的男人就是亂馬。一定是因為羅公的法術,以為是別人吧。
「我不允許你破壞亂馬和我的感情。」
小茜氣勢洶洶地叫著。
「我就暫時觀戰吧…小茜,加油喔。」
「包在我身上!」

一捲起新娘禮服,小茜立刻擺出架勢。

(該如何是好…)
亂馬被持續追至牆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