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十三夜異聞



第五話 小茜千鈞一髮


一、

小茜因為『滴答、滴答』的水滴聲而恢復意識。
「這裡是?」
某個柔軟的東西碰觸到肌膚。
「我怎麼…」

此時,從內部傳來了人的氣息。

「是誰?」

小茜吃驚地望向那裡。
「呵呵…連華小姐,歡迎來到黃幡城。」
慢吞吞地現身的是,一位蓄著白鬍鬚的老爺爺。他的手中拿著燭臺。
「你是誰?」
「在下是連華小姐的夫婿。」
小茜大吃一驚地回望著他。
「夫婿…」
對了,我被當作連華帶到這裡。所有的記憶復甦過來。
「很不湊巧,我不是連華。」
「就算妳信口胡謅也是沒用的喔。」
老爺爺瞅著小茜。
「我是小茜。天道茜。證據就是,我連一點中文都不會說。」
「這是怎麼回事?」
老爺爺的神情驟變。接著,緊抓住小茜的下顎,將之轉向自己。因為嘴巴被手蓋住,小茜無法說話。
「我瞧瞧…」
老爺爺將手置於小茜的額上。
然後靜靜地閉上雙眼。一旁巴掌大的玉石散發出妖艷的綠色光芒。
沉默頓時在兩人上方流過。



「原來如此…升麻族的老太婆欺騙了我嗎?」
他嘆息著。『他大概是了解了來龍去脈的樣子』,小茜在腦海中默念著。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就讓我回原本的世界去吧。」
小茜眼神銳利地瞪著他。
「呵呵呵…哈-哈哈。」
老爺爺突然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
小茜滿腹胡疑地望向他,
「算了,無所謂…不管對象是什麼樣的女人,祇要能讓我留下子孫,誰都可以…」
老爺爺注視著小茜。
雞皮疙瘩直豎,小茜不加思索地向後退去。
「開、開什麼玩笑啊!為什麼我要跟你…」
老爺爺迅速逼近小茜。爾後再次抓住小茜的下顎。
「哦…妳是說不想跟我這種老頭結婚嗎?」
「這、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小茜以嚴峻的眼神注視著他。
「我就是要妳…小茜姑娘。」
明明沒必要叫出名字的,老爺爺卻如此附加道。
「不要!你別過來!我可是會咬舌自盡的喔。」
小茜果敢且接二連三地叫嚷道。
「喔喔…氣勢真是強韌啊。也許妳可以承受得住我的毒氣也說不定呢。我真是越來越喜歡妳了。」
冷汗自小茜的額頭上流了下來。
(亂馬…)
她在內心喊道。
「哦…亂馬…他是妳的愛人嗎?」
老爺爺邪邪一笑。
(這傢伙,會讀心術?)
小茜回望著老爺爺。
「沒錯…呵呵,要讀出妳的思想易如反掌。祇要通過這顆玉。」
老爺爺透過巴掌大的玉石觀望著。
小茜在體內灌注了力量。『一定要設法逃走』,她拼命地思索著。
「別這麼緊張…我可沒說馬上就要和妳結婚啊。祇要十三夜月還沒結束,我的毒氣是不會從體內散發出來的。不過…」
老爺爺浮現出一個不懷好意的可憎笑容。
「得先擄獲妳的芳心才行。妳被帶離心愛的人的身邊,並不想當我的新娘吧…」
老爺爺『砰』地擊掌。
然後,不慌不忙地取出剛才的玉石,恭恭敬敬地用手覆蓋在其上。
白色的月光迅速盈滿了整片天空。
「十三夜的月光啊…賦予我魔力。使我轉化為這位姑娘思念的人吧。」
緊接著,他開始喃喃自語地吟唱起某種奇怪的咒語。
「咦…?」
光線灌注在小茜的眼前。就在這個時候,老爺爺的身影變化成了亂馬。
「如果是這傢伙的身體,妳就願意和我成親了吧?妳祇要把這當作是我對妳的愛…」
亂馬的聲音從他的喉嚨中傳了出來。
「真愚蠢!就算你變化成亂馬,你…還是羅公吧?」
「妳真是個貪心的傢伙啊…」
就連語氣也變得跟亂馬一樣。
「隨你去說!」
化身為亂馬的羅公取出了剛才的玉石給睨視著自己的小茜看。
「那我也可以叫妳來看這個吧?小茜…」

奇異的綠光彷彿刺入一般地自玉石中朝小茜散發出光芒。
「妳瞧,真是迷人的光芒啊…小茜…」
小茜死命地想要閉上眼睛。然而,綠光已經捕捉住小茜了。
「沒用的…因為妳已經看到這道光了…小茜…」
「亂…馬…」
小茜輕起朱唇,開始呼喚著他的名字。
「沒錯,我是早乙女亂馬。妳的未婚夫…」
化身為亂馬的羅公的眼睛也開始散發出同樣的綠色光芒。
「亂馬…你是,我的未婚夫嗎…」
「是的…小茜。」
「亂馬…」
小茜的雙眼也開始隨之發出綠光。
「妳真是個乖孩子…小茜。這樣就可以了。忘掉其他的事情,祇把妳的愛情給我的話,妳就會得到幸福的。把意識永遠地封存在夢裡吧…」
小茜木然地面向亂馬,身體跌進他的懷中。
「呵呵呵…在月亮西沉之前,妳就暫時睡一下吧。待月亮下山後,就是我們的婚禮了。小茜…時間還很充裕。祇是在毒氣不夠強烈的時候,連妳的唇都不能碰觸…」
輕輕地讓熟睡的小茜躺臥在柔軟的床舖上,偽亂馬˙羅公得意地微笑著。
「我會看著妳的睡顏直到早晨來臨的…可愛的小茜…」
輕聲訴說著枕邊話的羅公,露出滿足的笑容。


二、

遠方傳來汽笛聲。
聽得見微微拍打著的海潮聲。
竄入鼻中的是潮香。

「唔…」
亂馬忽然恢復意識。究竟失去意識多久了呢?
「這裡是…」
一邊呆然地搜尋著微薄的記憶,一邊想搞清楚自己所身處的狀況,五官開始活動起來。首先想起的是中斷的記憶。
對了,為了與前來帶走蓮華的羅公戰鬥,在沙灘上對峙。那時候,被可倫婆婆出奇不意地偷襲。
迅速憶起自己中了老太婆她們的奸計。
「小茜!」
一想到被奪走的未婚妻,不加思索地想要活動身體。
然而,很快便知道身體無法自由行動。仔細一瞧,兩手的手腕被從石壁上垂下來鎖鏈固定住。發出『喀哩』的金屬撞擊聲。
試著使出渾身解數,卻祇是發出微弱的聲響。是的,自己被綁縛住了。
即便如此還是想嘗試掙脫鎖鏈,試著灌注力氣,但固定在堅硬石壁上的鎖鏈聞風不動。

「沒用的…不管你再怎麼掙扎,現在的亂馬都無法逃出這裡。」

耳熟的尖銳聲音在耳際迴響著。

「珊璞…」

亂馬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聲音的主人。
「妳想幹什麼?」
亂馬沉聲問道。
「很簡單啊。為了不讓亂馬逃走,所以把你監禁在這裡。」
一面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珊璞一面走近亂馬身畔。
「妳也是共犯嗎?」
多半是這樣沒錯。亂馬以極為嚴峻的表情瞪視著她。
「放我出去,珊璞。」
以低沉的聲音脅迫道。
『呵呵呵』,珊璞哼笑著。
「我辦不到。」
她平靜地答道。
「為什麼?因為老太婆的命令嗎?」
珊璞回覆擺出備戰狀態的亂馬。
「如果我放開亂馬,你打算去救小茜,對吧?」
「那當然。」
「就是因為這樣,我不能放你走。」
「為什麼?」
「很簡單,因為我要跟亂馬結婚。」
沉重的空氣在兩人的上方流過。
「所以首先,必須消除妨礙者。」
「所以才讓小茜被羅公抓走嗎…作為蓮華的替身。」
珊璞點了下頭。
「先聲明,不管我發生什麼事,都沒有和妳結婚的意思。這點我是絕不會妥協的…」
珊璞擺出遊刃有餘的表情俯視著亂馬。
「不要緊…亂馬一定會把小茜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然後祇鍾情於我的…」
「什麼意思?」
由於珊璞自信滿滿的宣言,亂馬不加思索地反問。
「這裡,是海邊的秘密洞窟。絕不會有人來的,你看那邊的小窗。」
珊璞指著正面利用岩石裂縫所鑿出的鐵格子窗。
「那是什麼?」
「那個方位是東方。沒錯,就是太陽升起的方向。」
無法理解珊璞想要表達的意思,亂馬直瞪著她。
「現在還是被黑夜所籠罩。不過,等十三夜的月亮一下山,朝陽一升起的時候,亂馬就會完全忘記小茜並愛上我的。」
「哼!妳要如何操縱我的心呢?」
「呵呵…亂馬會受到暗示。」
亂馬用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面向珊璞。
「我可不記得我有受過什麼暗示…」
「這是花梨婆婆說的。傍晚的時候,她曾給亂馬下過強烈的暗示。當朝陽照射到這裡的時候,亂馬會愛上第一個看到的少女。因為你被下了會忘掉一切,祇想要擁抱少女身體的暗示。」
「啥…?」
他想起來了。傍晚站在廁所裡的那時候,察覺到有一瞬間的記憶是空白的。確實是在碰到花梨之後…如此淡薄的記憶閃過腦海。
「亂馬,在朝陽升上來之前,就乖乖地做個囚犯吧。等太陽一升上來,亂馬就會在這裡第一個看到我。亂馬第一個看到的少女將會是我。之後,就會在這裡,擁抱我…亂馬會把一切都忘掉,永遠愛著我。」
「妳,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用暗示為手段來愛上妳,並不是我的本意喔。」
「我當然知道。我,祇要能得到亂馬,不管用什麼方法都無所謂。即使那是暗示,祇要亂馬能抱我,就是最美好的結果。亂馬,我的愛人。敬請期待黎明吧…啊,小茜應該也是在同一時間被羅公擁抱吧。小茜不會再回來了。亂馬,你最好放棄希望和小茜在一起的念頭。」
『真是個可怕的人』,就算亂馬以呆然的表情面對珊璞,她也不為所動。祇知道她正在為亂馬身中會愛上自己的暗示而欣喜不已。
(渾蛋!無論如何都要逃出這裡去救小茜不可…)
嘗試拉緊束縛住力量的鎖鏈,卻徒勞無功。

「啊,先告訴你喔,亂馬,在那鎖鏈的尾端,放有升麻族的魔石。」
珊璞回過頭對亂馬說。
「魔石?」
「似乎是一種可以將人身上的任何力量都吸走的魔石。曾祖母有告訴過我。所以,你想從這裡逃脫是絕無可能的。亂馬,一定會和我結婚的…請期待早晨吧。我要去休息一下。亂馬也好好休息吧。」
珊璞打了個哈欠,伸個懶腰,走進隔壁房間。

「可惡…」
再怎麼使力,再怎麼屏息,力量確實被吸收進手鐐的某處。無法隨心所欲地做出反應。
「小茜…」
一邊聆聽著海潮聲,亂馬一邊想著失去的半身,繼續掙扎著。就算把身體弄得傷痕累累,也要從這裡逃出去,他的內心充滿了這樣的氣魄。



三、

「曾祖母,我照您交代的收集好了。」
紫苑氣喘吁吁地跑進海邊的旅館內。
「喔喔,紫苑嗎?比我想像中還要快啊…」
坐在蓮華躺臥的被褥旁的花梨望著紫苑。
「當然,因為蓮華小姐很重要啊…而且,日本這裡,就算是夜深,到處都仍有點著燈火的商店。很方便的。」
紫苑邊說邊將抱在手中的塑膠袋交給花梨。
「好了,請趕快幫蓮華小姐煮興奮劑吧…曾祖母。」
然而,再怎麼催促,花梨一點也沒有站起來的意思。甚至,
「今天已經很晚了。明天早上再煮吧。」
說出了這種置身度外的話來。若是平時,花梨應該都會二話不說地為蓮華小姐弄的。
紫苑感到很不可思議地注視著花梨。
「總覺得有些累了啊…不好意思,我先睡了。明天一大早我再來煮吧…」
花梨打了好幾個大哈欠。
「請等一下,花梨婆婆。這樣的話,我來煮吧。希望您能教我怎麼弄…」
花梨以滿是睡意的眼睛望向紫苑。她的動作一瞬間停了下來。
「真是個傷腦筋的孩子啊…連我的話也不聽嗎?算了,也好。祇是我不覺得你能做出來…我在這裡寫下烹調方法。祇要依照這個順序去用鍋子煮就行了。不過,以你的手腕,我可不知道能不能確實地作出藥來喔…不過,失敗的話就等我明天來重做吧…呵呵呵。」
一方面拒絕,一方面卻又怕被紫苑猜疑。這樣的牽制似乎對花梨起了作用。
紫苑雖然感到提心吊膽,不過仍拿著花梨所寫的那張有著興奮劑煎煮方法的紙張,帶著材料,急急忙忙地離開,去向旅館借用廚房。

「這樣妥當嗎?花梨。讓紫苑去製藥…」
可倫擔心地看著花梨。
「沒問題的…不用擔心。蓮華小姐會一直沉睡下去,就算因為興奮劑而清醒過來,也什麼都不記得。我的暗示是完美無缺的…話說回來,妳的那位曾女婿現在怎麼樣?」
「剛才,我去偷看了一下,頑強抵抗且很不甘心的樣子。不過,也祇到黎明為止吧。呵-呵呵。」
「沒錯,祇要天一亮,太陽一升上來,就會對妳的曾孫女一見鍾情…就是這樣的流程。好了,我們也差不多該去休息了吧?明天天亮前不起床可不行喔。因為是個要為紫苑和蓮華小姐舉行值得慶賀的婚禮的雙喜之日啊。」
「說得是。畢竟熬夜對皮膚不好呢。」
兩位婆婆相視而笑。

另一邊,紫苑借用了旅館的廚房之後,便展開史無前例的奮鬥。
將被指定的藥材依序放入咕嚕咕嚕作響的沸騰熱水中。不僅有在店舖購買的市售藥品,還有開在路邊的花朵以及奇異的生物死骸等東西,都一個個地放了進去。
大約煮了一個小時左右。
「完成了!」
手忙腳亂地煮出烏黑的煎藥。一股異樣的味道竄進鼻中。
紫苑一溜煙地奔上階梯,來到蓮華面前。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頓時一邊看著蓮華的睡顏,一邊思索著。
藥是做出來了。應該會達到預期的效果。然而問題是,該怎麼讓蓮華喝下去呢?
此時的蓮華躺臥在被褥裡。就算氣息不再紊亂,卻不會遵照命令做出反應。因為失去了意識,這是理所當然的。該怎麼讓這樣的她喝下湯藥呢?
其實,有一個辦法。
就是「嘴對嘴」。
把藥含在自己的口中,然後直接讓蓮華喝下。
對失去意識的她做這樣的事情,總覺得有點害羞。
(這種場合,還是應該謹慎一點吧。)
極為正經的紫苑,即使原本是未婚夫,對於要向已經決定出嫁的蓮華對口餵藥這件事,一點也不會想去做出踰矩的行為。
蓮華豐潤的雙唇微開。
紫苑搖了搖頭。
(慢著…)
紫苑更加深入地尋思著。
(假使花梨婆婆在這裡的話…會是誰來讓蓮華小姐服下興奮劑呢?)
他開始朝著不同的方向作思考。
(花梨曾祖母…會做這件事嗎…可倫婆婆,她應該也不可能吧…)
光是想像就全身起雞皮疙瘩。
(小茜小姐…)
再怎麼樣都不可能拜託她吧。
(還是,亂馬先生。)
他再次用力地甩了甩頭。
(開、開什麼玩笑!我在想些什麼啊!光是想像就讓人覺得討厭!)
他凝神注視著盛滿液體的茶碗。黑漆漆的液體影射出自己的臉。
(果然,祇有我能餵她喝了…嗎?)
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就算身為隨從,對象卻是打從心底喜歡的蓮華。再加上紫苑又是出奇的認真。
(不管怎麼做,都祇有我能餵她喝了吧…)
歷經波瀾,紫苑終於導出了最後的結論。
此時,月亮似乎躲到雲後,月光一瞬間暗了下來。
(啊,不管了。如果不論如何都得有人餵給她喝的話…)
紫苑把心一橫,吮吸著茶碗中的興奮劑。一種無法言諭的奇妙藥味在口中擴散開來。
(蓮華,對不起…)
此時的紫苑,省略敬稱地呼喚著蓮華。雖然不清楚為何這麼做,但總覺得自己瞬間丟棄了身為隨從的意識。

輕輕地碰觸蓮華的櫻唇。忘我地將自己的唇覆蓋在她輕啟的唇上。將口中的液體傳送給蓮華。
察覺到蓮華的呼吸就近在咫尺。
紫苑慌慌張張地離開碰觸的雙唇。

「唔…嗯…」

蓮華徐徐地打開被釋放的嘴唇。
(醒過來了!)
就在紫苑如是想的時候,蓮華的眼睛緩緩地張開,注視著天花板。

「紫苑…」
蓮華喚著身旁的青年。紫苑祇是紅著臉俯看著她。他在這一方面,和亂馬是同樣晚熟且容易害羞。
「謝謝你…紫苑。」
蓮華微微一笑。給紫苑一個最美的笑容。
在一瞬間的和諧之後,蓮華換上了正經的臉孔。
「對了,紫苑,小茜小姐她們呢?」
紫苑首度醒悟到。
「咦…?說到這個,亂馬和小茜好像都不在耶…」
「果然沒錯…」
蓮華吐出了出人意料的語彙。
「怎麼了嗎?」
因為蓮華的樣子有些奇怪,紫苑不加思索地詢問道。
「等一下…我所感覺到的到底是真是假,來問問看風吧。」
蓮華輕輕地用手觸碰著耳垂上的紅色耳環。她正在借用升麻族自古流傳下來的石頭力量增強自己所擁有的自然聽力。
蓮華的表情逐漸凝重起來。

「紫苑,仔細聽好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小茜小姐和亂馬,都正處於困境。」
「咦?」
紫苑用不明所以的表情面向著蓮華。
「這是海邊吹來的風說的,不會錯的。小茜,代替我被羅公帶走了。而亂馬,則是被捉到離這裡不遠的石窟。」
雖然紫苑有些半信半疑,不過他還是想相信蓮華的話。因為,他深知她擁有「感應風的能力」。連一點點風的變化都感覺得到。這種能力就隱藏在她那嬌小的體內。
「為、為什麼,要把小茜小姐交給羅公…甚至,抓走了亂馬先生呢?」
紫苑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這,好像是花梨的奸計…」
「曾祖母?」
蓮華點了點頭。
「大概是為了不讓我被羅公帶走,所採取的措施吧…」
「那,亂馬先生呢?為什麼有必要把他抓起來呢?」
「風告訴我『其他的細節請自己去弄清楚』之後就靜止了。有某個邪惡且強大的力量,就在這片漆黑的海邊。」
「強大的力量?」
「是羅公。他潛藏在這附近,小茜也和他在一起。」
「也就是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
「不用說,要去救她們兩個!」
「但是,蓮華…小姐。」
「紫苑,你在猶豫些什麼?是擔心我會被捲入危險中嗎?」
蓮華凝視著紫苑。紫苑不發一語地點了下頭。
「是嗎?不過你沒有擔心的必要。因為升麻族,是以人情味濃厚為自豪的民族。我們不能放任朋友的危機不管,不是嗎?」
蓮華的眼神極為嚴肅。
「而且,我無意嫁給羅公。我打算好好地說清楚,講明白…所以小茜當然也就沒有成為我的替身的必要。小茜她,喜歡亂馬。而且,我想亂馬應該也喜歡著小茜。」

「我明白了。我也隨您同去吧。」

紫苑靜靜地說道。雖然是個沉穩的語調,卻隱含著威風凜凜且下定決心的意念。
「你要幫我嗎?紫苑。」
蓮華很開心地問道。
「蓮華小姐和我是共同體啊。」
紫苑答道,並微微一笑。
「好,那先來聽聽我的作戰計畫吧。」
蓮華偷偷摸摸地對紫苑耳語著自己的想法。
「啥…?這種事情…」
「聽我說,紫苑。不這麼做的話,是無法幫助他們逃脫的。對手可不是省油的燈喔。花梨婆婆和可倫婆婆都是極為老奸巨滑的人呀。」
「話雖如此…」
「再磨蹭下去就來不及了哦,紫苑。」
蓮華真摯的眼神看著紫苑。

「小茜,等著我。我一定會幫助亂馬,把妳救出來的。就算犧牲性命亦在所不惜。」

面對夜晚的大海如此低喃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