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一之瀨敬子
原文取自:咒泉洞
原文名:十三夜異聞



第三話 小茜大恐慌


一、

午休時間的校園是非常和平的。
可以聽見四處傳來體育社社員的練習聲,也能聽到沒有在從事社團活動的男孩子們私底下正在亢奮地玩著足球和棒球的叫喊聲。還有正在溫和的秋天樹蔭下,熱衷於聊天的女學生們。
各式各樣的青春光景擴展開來。
待在教室內實在太過浪費此一大好時光,小茜帶著蓮華來到校園中。
在校舍旁,提早變色的銀杏葉沙沙地隨風飄揚。
小茜對蓮華剛才在窗邊突然吐出的話語感到有些在意。
「那個,妳剛剛好像說,風怎麼了的話…」
一邊漫步,小茜一邊看著蓮華。
「啊,那個嗎?那是因為風在沙沙作響的關係。」
「風沙沙作響?」
「我有的時候,可以用五官感覺到普通人無法得知的東西。那時候,風好像在竊竊私語著什麼。我祇是感覺到這樣而已。」
「嘿…蓮華這種能力是稱為靈感還是什麼的吧。」
「這並不屬於靈感的一種。升麻族是生活在中國內陸自然中的民族。所以,和自然非常友好。風會告訴我們很多事。例如,有暴風雨或是地震之類的。」
「原來如此。在自然中成長過來,並且和風成為好朋友吧。」
「就是這麼回事。」
「那麼,風說了些什麼呢?」
這是最讓小茜在意的問題。
「並不是很清楚。祇是,傳來了某種警告。不過,現在風靜止了。警告也消失了。大概,是我弄錯了吧。一定是因為,來到日本後發生許多事,感覺因而遲鈍了…日本,是個忙碌的國家。人也很多。」
小茜總覺得多少能體會到蓮華話中的含意。對於被在大自然中悠悠地培育過來的蓮華而言,應該是很難融 入像東京這樣的大都市的。吹拂而過的微風在本質上也和中國大地上的不一樣吧。要讓混濁黯淡的藍天變得明朗根本是天方夜譚。

突然,蓮華在校舍的一隅停下了腳步。
「喂,小茜,那個水塘是什麼東西呢…」
她用手指著鐵絲網另一端的游泳池。
「那個是游泳池。」
「游泳池?是指池塘嗎?」
「不是這樣的,在日本的學校裡,夏天上體育課的時候大家會一起游泳喔。可以說是為了這個用途而設置的設施吧。」
「喔…大家會一起游泳嗎?」
「在蓮華妳們的故鄉,一定都是在天然的水池或是河川裡面游泳的吧?」
「是這樣沒錯…」
蓮華的表情有些僵硬。
「祇是現在已經變成涼爽的季節,連游泳社也都沒有在游泳了…」
「但還是都有水嗎…」
「是啊,一年到頭都有水的喔。」
無人的游泳池畔非常的冷清。不過,水面被陽光照耀得閃閃發光。
游泳池是四季都有水的。會這樣子據說是如果放掉水的話,游泳池底部就會顯露出來的關係。好像是希望以一直都充滿水的狀態來達到平靜安定的緣故。如果不慎將水放光,似乎就會無法再以一個游泳池該有的功能繼續運作下去了。小茜曾經從物理老師那裡聽來這些事情。

「不過稍微參觀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蓮華對小茜說道。
雖然覺得游泳池真的不算什麼罕見的東西,不過對蓮華而言或許是非常有趣的吧。
「我想應該不要緊的…」
小茜隨口應允了。
鐵絲網的門並沒有鎖上,很輕易就打開了。祇是現在淋浴間和更衣室都被關閉起來。
「我們都是在這裡換上泳衣,淋浴之後才下水的喔。」
「泳衣?」
「嗯,就是為了游泳而穿的衣服。」
泳池的水看起來比想像中還要漂亮。不但沒有長出青苔,眼睛所及之處盡是透明的水搖動閃耀著。

微風吹來,沙沙地拂過兩人的上方。
『咻』地一聲,感覺到風在一瞬間傳來了低喃聲。

此時,宛如以此作為信號一般,蓮華開始靜靜地走向水邊。

「蓮華?」
小茜突然出聲叫住她。
然而,蓮華沉默不語地繼續邁出步伐。

彷彿被什麼所迷惑似地,蓮華的眼睛失去了焦距。小茜用更加強烈的口吻喝止她。
「蓮華!!」

噗通!
濺起一道水柱。
下一瞬間,蓮華將身子投進了泳池裡。
還不僅如此而已。蓮華一點也沒有游泳的打算,祇是全身鬆軟地持續沒入水中。

小茜驚慌失措起來。
她想要跳下水去救蓮華。
但是,她來到水邊就縮回了腳。是的,因為小茜不會游泳。就算自己跳進去也無法救起蓮華。
小茜竭盡全力地揚起嘶吼聲。

「喂-!快來人啊-!!」

「怎麼了?」
背後傳來亂馬的聲音。
「快!把蓮華拉上來!她沉下去了。」
「妳、妳說什麼?」
飛過鐵絲網,亂馬一味地朝著泳池跑了過來。
被小茜一催促,他看向泳池,確實,少女正在水中漂蕩著。
「蓮華小姐-!!」
紫苑尾隨著亂馬跑了進來。
「快、快點-!亂馬-!紫苑君!!」
小茜與悲鳴相近的怒吼聲在泳池畔迴響著。

『噗通』、『噗通』,同時濺起了兩道水柱。
是的。亂馬和紫苑都躍入了水中。
「喂、喂…你、你怎麼…」
率先躍入水裡的亂馬在水中大吃一驚。然後揚起了驚叫聲。因為紫苑的身體眼看著正開始縮小。
「莫非,你…」
亂馬變身成女人。他會產生變化是因為咒泉的詛咒的關係。然而,此時連紫苑也都開始變身。變成了作夢也想不到的型態。
「蓮華小姐-!!」
毫不理會亂馬所說的話,紫苑拼命地將在水底若隱若現的蓮華拉起來抱住。「振作點!還有氣息,蓮華小姐!!亂馬先生,幫一下忙!快點!」
「喔、喔…」
此時沒有躊躇的時間。比起追究紫苑的變化,將眼前溺水的少女救起來才是首要之務。
竭盡全力地搶救。兩人將精疲力竭,氣若游絲,變化成小茜的蓮華給拉上了池畔。

所幸,蓮華不但沒有喝下水,氣息和脈搏也都很正常的樣子。急急忙忙跑過來的雛子老師對著正鬆了一口氣地撫著胸口的他們揚起驚叫聲。
「天道同學?咦咦?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天道同學…?」
說到這裡,她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蓮華因為水而變化成小茜。這件事不論亂馬還是小茜都心裡有數 。然而,眼前卻呈現出一件令人無法置信的事實。沒錯,因為還有另外一個小茜正全身滴著水地佇立在那裡。

「紫苑,你…你也掉進茜溺泉了嗎?」
亂馬好不容易才張開重如千斤的嘴巴。
紫苑點了下頭。
「為什麼會連你都…?」
小茜也難掩驚愕之情。
「蓮華小姐,是自己跳進茜溺泉的。」
「!!」
兩人不加思索地望向紫苑。
「到咒泉鄉去的時候,蓮華小姐,好像就打算要死了的樣子…蓮華小姐不會游泳。她,從小就很怕水。所以,好像選擇有眾多泉水的咒泉鄉,作為她自殺的地方…」
「你說什麼?」
亂馬以嚴峻的視線望著紫苑。
「為什麼蓮華會有必要選擇去死呢?」
小茜也很吃驚地注視著紫苑。紫苑露出和小茜同樣的表情。
「蓮華小姐她,討厭婚禮。打從心底討厭要嫁給黃幡族的羅公大人這件事。於是,興起了想要逃避唯有死掉一途這種鑽牛角尖的想法。」
紫苑猛地握緊拳頭。
「然後,就跳進了茜溺泉吧。」
亂馬彷彿在確認一般地說。
紫苑的頭點了一下。
「並不是特地選擇會變成小茜小姐的泉水。祇是剛好蓮華小姐跳進的那口泉,是茜溺泉。」
「接著,你跑去救起在眼前溺水的蓮華…」
「是的,我不能讓蓮華小姐就這樣死掉。雖然蓮華小姐說就讓她死吧,但是我,辦不到。察覺到的時候,我也跳進茜溺泉裡面了。」

「原來是這樣…」

小茜回望著嘆息不止的紫苑。
紫苑忘我地躍進水中救起溺水的蓮華。於是他也能變身成小茜。

「聽說天道茜溺水了是真的嗎?」

粗魯地敞開門,全力衝過來的是九能。
「糟,麻煩的傢伙來了!」
亂馬銳利的視線轉向他。
「喔喔,妳溺水了嗎?天道茜…」
九能看見以昏睡的小茜的樣子躺著的蓮華,不加思索地抱起她。
「九能學長!我在這裡。」
小茜不高興地喚著九能。
「喔喔,真的,天道茜分化成兩個人嗎?」
接著便想抱住小茜。
「住手-!」
小茜像平時一樣地將九能踢開。
「真是,這傢伙每次都這樣…」
「喔喔,辮子姑娘~!!」
這回則磨蹭著變身成女人的亂馬。
「給我住手-!」
雞皮疙瘩直豎。
「這傢伙在幹嘛啊…?」
紫苑嘟囔道。
「喔喔?那裡也有天道茜嗎-!!」
於是又抱住變身成小茜的紫苑。真是個毫無節操可言的傢伙。
「嗯?這麼說來,躺在那裡的也是天道茜,踢我的人也是天道茜,還有,在這裡的也是天道茜…?天道茜,天道茜…天道茜有三個?」
九能的眼睛瞪到快掉了下來。
「然後是,辮子姑娘…」
睜大眼睛張望了一下四周,九能一口氣叫道。
「喔喔~!要我全部擁有真是太強人所難了啊!」
「想都別想!」
除了失去意識的蓮華以外的兩個小茜和亂馬,不加思索 地把九能踢到鐵絲網外頭。或許是心理作用吧,亂馬和紫苑的肩膀起伏非常劇烈。恐怕是受到九能不由分說地擁抱過來的後遺症吧。

「總之,這樣下去會很麻煩的。變回男人吧!」
紫苑將身邊水罐中的水潑向自己和亂馬。紫苑似乎都會隨身攜帶裝有熱水的水壺以備不時之需。揚起滾滾的熱氣,大家同時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雖然把熱水潑在仍舊緊閉雙眼的蓮華身上似乎有點浪費。
「老師…拜託。請幫我們保密。盡可能不要引起讓大家前來湊熱鬧的騷動…」
亂馬恢復原狀後,對雛子老師懇求道。
「是有什麼苦衷吧…沒問題,交給我來辦吧。」
雛子老師這麼回答道,然後用帶來的毛巾將蓮華緊緊地包裹起來。為了不讓其他人看見,把她的臉遮蓋起來,送到保健室去。
全身濡濕的亂馬和紫苑都變回了男人的樣子。


「喔喔…看來是奏效了呀…」
「呵呵…第一階段圓滿成功。」
在無人的泳池更衣室屋頂上,有著將一切經過從頭看到尾的四隻眼睛。
「妳是怎麼操縱蓮華的心的呢?」
可倫回看著花梨。
「簡單之至。就是用自我暗示啊。」
「自我暗示?」
「沒錯,看著波光燐燐的水面,祇要聽見這枝笛子送出的暗號,就能如願讓她跳進水中…蓮華小姐的耳朵靈敏到可以分辨出風聲。我不過是反向利用這項技能罷了。如此一來,就算是紫苑那小子也不會察覺到。呵呵呵。」
花梨拿出一枝可以收進掌中的小笛子給可倫看。
「原來如此…是用自我暗示…妳真是一點也沒變啊。」
可倫凝視著花梨,應聲道。
「我是今天早晨到天道家去的時候,給她下暗示的。好引導她跳進水中。」
「不過,紫苑不是隨時都在警戒,片刻不離蓮華身邊嗎?」
「那根本不構成問題。這個做法反而不會讓紫苑懷疑。甚至會是讓他以為蓮華小姐的自殺意願非常強烈的上上之策呢。呵呵。」
「真是可怕的傢伙…妳也真是壞心啊…那麼,實際行動是何時呢?」
「就是明天了。事前準備都已經妥當。月亮的魔力從今晚開始會持續增強。羅公現身尋找欲交際的姑娘應該就是今天晚上了吧…」
「然後,把小茜交給羅公是吧…」
可倫奸笑道。
「就是這麼回事。小茜如果不在了,亂馬就會成為妳的珊璞的夫婿吧?而且,蓮華小姐也就能夠和紫苑…」
「也就是各取所需吧。」
「呵呵。可倫妳也得竭盡全力地做好份內任務喔。」
「包在我身上…」


二、

「嘿~~發生了這等大事啊?」
小靡詫異地來回看著亂馬和紫苑。
「害我弄得灰頭土臉的…真是…」
一臉無奈樣的亂馬嘆著氣。
「話說回來,蓮華真的還有自殺意願嗎?」
亂馬望向紫苑。
「嗯…很有可能。」
「為了逃避逼婚而自殺嗎?真是讓人難以理解啊。如果真的這麼討厭的話,反抗不就好了…」
「一族的規定,是絕對的。」
紫苑靜靜地回答。
「規定啊…不管是你們升麻族也好,還是珊璞的女傑族也好,都是些令人為難的民族啊。」
想起有著要嫁給戰勝自己的男人這種荒謬絕倫的規定的珊璞她們一族,亂馬露出苦笑。
「但是,為什麼會企圖跳水自殺到這種地步呢…難道說,蓮華有喜歡的人嗎…」
小茜發表了一己之見。
「如果有喜歡的人的話,不就更有理由拒絕逼婚了嗎!」
亂馬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
「你真是武斷耶…亂馬君。」
小靡插嘴道。
「啊?」
「再怎麼說,蓮華小姐都背負著升麻族的未來對吧。剛才你也聽到了,紫苑君說黃幡國那位叫羅公的傢伙,擁有很強大的力量不是嗎?由此可知,他是一個能夠毀滅升麻村的實力者喔。」
「沒錯…所以說,是絕不可能隨便就回絕的,蓮華才會很苦惱啊。要不是這樣也不會想要尋死吧。一定是因為這是一場不會有回報的戀情。這本來就是亂馬這種單細胞生物無法理解的事情吧。」
小茜贊同姊姊的論調。
「什麼啊。那種說法簡直就像是在說我根本就是個笨蛋似的!」
「難道不是嗎?」
「妳說啥?」
「你們兩個別再吵了…蓮華的事情比較要緊吧…該怎麼辦呢?」

小靡介入開始劍拔弩張起來的亂馬和小茜之間。

「剛才,我向花梨婆婆做完今天的報告之後,她說明天去海邊也不要緊地已經在作準備的樣子喔。」
「海邊?」
「那裡不是有很多水的地方嗎…不要緊嗎?把蓮華帶到那種地方去…」
小茜吃驚地反問道。
「不會有事的。我,片刻都絕不會離開蓮華小姐身邊。」
紫苑面無表情地回答。
「而且,蓮華小姐之前也說過,很想看一看浮在海上的月亮。」
「浮在海上的月亮?」
小茜反問。
「升麻族因為是生長在中國大陸內地的民族。所以,從沒看過海。從以前就流傳著,如果看見浮在海上的滿月的話,那個人就一定可以獲得幸福,並且能擁有被惠予的婚姻。」
「嘿…升麻族的人挺有情調的嘛。」
小靡一邊撐著臉頰,一邊笑道。
「我倒不覺得藉由浮在海上的月亮之類的東西能獲得什麼幸福…」
「真是的!你給我閉嘴!」
小茜賞了老是說些惹人厭的話的亂馬一巴掌。
「所以,小茜小姐,亂馬,希望妳們也跟我們一起去。」
紫苑懇求道。
「我們也要去?」
「啊?」
「是的,希望妳們務必要來,花梨婆婆也幫兩位準備好旅館了。」
「喔…準備得挺周全的嘛…」
雖然亂馬擺出一副不高興的表情,不過這回則乖乖閉嘴。因為不想再吃小茜的拳頭了。
「沒問題。明天剛好學校放假。因為週休二日的關係。」
小茜微微一笑,回望著紫苑。
「太好了。蓮華小姐和小茜小姐成為朋友之後,就變得比較溫和平靜了。我很了解的。如果有小茜小姐陪伴的話,我也比較好照顧蓮華小姐。」
紫苑的表情和緩下來。
「或許根本派不上用場也說-不定喔…這傢伙也是個旱鴨子啊。」
一個拳頭朝亂馬飛了過來。
「你很吵耶!早就不是時節了,根本不會在海裡面游泳吧!!」
「很…很痛耶-!暴力女!!」

小靡向這對未婚夫妻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你們到底是感情好還是感情不好呢…」
然後大大地嘆了口氣。


三、

終於,蓮華醒了過來。
「不要緊吧?蓮華。」
蓮華以頷首來回應小茜的詢問。
「我,因為那個叫游泳池的水塘而失去了意識。後來,溺水了吧?」
蓮華凝視著小茜問道。
「是啊…那是一場意外。妳一定累了吧。」
小茜彷彿在曉以大義似地回答蓮華。像是『妳該不會,打算要自殺吧?』這類的話她根本問不出口。
「是小茜,救了我嗎?」
「不,並不是我。是紫苑君和亂馬喔。」
「是這樣啊…給大家帶來困擾了。」
蓮華露出有些憂傷的表情,轉向紫苑。小茜並沒有漏看這張表情。
(難道說…)
和確信相似的想法在腦海中馳走著。這是戀愛中的少女的直覺。
「沒有什麼困擾啦…話說回來,要不要到外面走走?」
小茜將蓮華邀到戶外去。
圓圓的月亮在天上光輝燦爛地照耀著地面。仔細一瞧,是個邊緣稍有缺角的月亮。不過滿月之日大概再兩三天就會來到吧。

小茜不知道作何想法,冷不防地突然對蓮華展開攻擊。

「小茜小姐!?」

看到這個情形,想著『她想幹什麼?』的紫苑驚慌失措地想要阻止小茜。
「且慢!她應該是有什麼考量吧。」
亂馬使勁阻止作勢要跳出去的紫苑。
「蓮華小姐,才剛清醒過來耶。」
「不會有事的。就算是小茜,也很清楚這件事。」
亂馬暗中笑道。
『就交給小茜吧。』他用這樣的眼神示意紫苑。



辛苦躲避的蓮華的衣領因為小茜的拳頭而撕裂開來。蓮華在千鈞一髮之際擋下小茜的攻擊。
「小茜?」
對峙的時候,蓮華揚起了驚叫聲。
「昨天的決鬥還沒有分出勝負。我要去了喔!」
小茜丟下這句話,持續作出更加猛烈的攻擊。當然,兩人都沒有穿道服。小茜身著緊身褲和運動鞋,蓮華則穿著制服。蓮華的裙子隨風飄揚著。
「喝啊-!」
小茜猛地吸入一口氣之後,向蓮華發出鬥氣。

不用說,蓮華也沒有弱到會被輕而易舉地擊倒。
「哈啊-!」
她也運氣回敬小茜。
感覺到火花在兩人之間突然四散開來。由於彼此的氣勢,庭院中的草坪沙沙作響。
小茜突然將備戰姿態的身體恢復原狀。原本殺氣騰騰的鬥氣也完全收回體內。然後不急不徐地微笑道。
「果然,蓮華畢竟也是個武道家嘛。不管我用什麼模式進攻都還是能還以顏色。」
無法理解小茜的真意,蓮華露出困惑的表情。月亮將她的全身照得發亮。
「對不起。我祇是想試一試妳而已。」
小茜的殺氣已經消失,恢復成平時溫和的表情了。
「喂,我們去賞月吧。我有事情想問妳。」
小茜倏地爬上道場旁的柿子樹。
為了想要避開亂馬和紫苑的耳目。
抓住結實累累,彎垂下來的甜柿樹枝,開始輕盈地攀升上去。也牢牢地攀緊樹幹。爾後來到道場的屋頂上。浮在半空的月亮,正燈火通明地照耀著。
蓮華也追著小茜爬了上來。對始終在中國內地的荒野中來回奔跑的她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那個,蓮華…妳為了一族而被逼迫結婚是真的嗎?」
小茜小心翼翼地詢問道。一邊摳著磚瓦。
「是紫苑說的嗎?」
小茜點點頭。
「沒錯,我將被以活人犧牲的身分交給黃幡羅公。」
「活人犧牲?真是令人不舒服的名詞。」
「這沒有什麼。因為羅公不是人類。」
「咦?」
小茜吃了一驚。
「羅公,是仙人。」
「仙人?」
一被這麼詢問,蓮華便淡淡地說明道。
「這是一個不知何時開始就存在的仙人的故事。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樣子。他常常會變化成各式各樣的型態降臨人間。然後要求希望把少女娶回去當妻子。羅公他,偶然間來到升麻族的村落。然後造成了各式各樣的災害。於是,我就成了要當他的新娘的人選。」
「怎麼會有那麼荒謬的事?」
小茜似乎很憤慨的樣子。
「蓮華打算接受嗎?」
蓮華頓時語塞。
「非接受不可。因為這是我的命運。」
她握緊拳頭。
「命運…別開玩笑了,哪有那種事!」
「羅公,是個會使用可怕法術的妖怪。黃幡國本來對我們來說就象徵著神秘。如果沒有到那裡去的話,災禍就會出現。」
「那是迷信吧。」
蓮華緩緩地搖了搖頭。
「不是迷信。事實上他為了要讓我們聽從他的命令,已經引發災禍了。升麻村現在正因為水源枯竭,難以度日。」
「水源枯竭?不是因為氣候異常嗎?」
「羅公擅長操縱水。祇要父親應允他的要求,他就會將災害停止。」
「怎麼會這樣…」
「這是事實,所以別無他法。」
「那麼,蓮華妳真的想要嫁給他嗎?」
小茜回望著蓮華。
「如果這是命運的話,我會接受的。」
蓮華回以公式化的回答。
「這樣真的好嗎?蓮華…妳不是喜歡著紫苑君嗎…」
蓮華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
「小茜?」
「對不起,我是在無意中察覺到的。妳,該不會是對紫苑君…」
「請不要對任何人提起。妳說的沒錯…但是,這是不會有結果的戀情。」
「不會有結果的戀情?」
「我和紫苑,是乳兄妹。」
「乳兄妹?」
「我的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我的母奶,是紫苑的母親分予我的。所以,我們從兒時開始就一起被養育過來。」
「青梅竹馬…嗎?」
「因為一直在身邊,親情因此轉為愛情是常有的吧。我的父親希望我和紫苑結為連理。因此在羅公出現之前,我們是未婚夫妻喔。」
「未婚夫妻。」
「是的。就像小茜和亂馬一樣,在口頭上約定好的。但是,羅公出現之後一切都變了。紫苑,不再像以前一樣很親暱地和我說話。他,變得故意和我保持距離…不論是言行,還是舉止都是這樣。沒錯,變得祇是以一位「近衛」的身分看著我。」
「但是,愛情不是個這麼容易就消失的吧?」
「我已經搞不懂了…不論是紫苑的心情,還是自己的想法。真是悲慘啊。」
「不會的,沒有這回事。我想紫苑君一定仍舊對蓮華…」
「那種事情已經無所謂了,小茜。」
蓮華在中途打斷小茜的話。
「我曾有一度真的想要去死。就是在拜訪咒泉鄉的那時候。在不知道咒泉的情況下,就這樣跳了下去。」
「妳跳進去的那口泉就是…」
「茜溺泉…我被咒泉鄉的導遊先生訓了一頓。他說這麼浪費生命很不好。並且告訴我,最初在我所掉進的那口泉中溺水的少女˙小茜是一位堅強的女孩。也知道妳是一位有著願意為心愛的人交出性命的勇氣的少女。而且還知道這口泉是最近才創造出來的咒泉。所以,才會到這裡來。希望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蓮華…」
從正面照耀著兩人的月亮隱沒在雲層之中。四周一下子暗了下來,微風吹拂而過。
「已經不要緊了。我早有戰鬥到最後的覺悟。自己的命運要靠自己去改變,我已經知道了。這也是託掉進茜溺泉的福。我不知道紫苑是如何看待我。我自己也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但是,我會去對抗命運的。即使要與羅公兵刃相向。」
風停止了。
「小茜,明天和我一起去海邊吧…我想要再一次鞏固自己的決定。所以要去看浮在海上的月亮。」
小茜點了下頭。小茜可以深刻地感覺到,這個小小的身體散發出來的熱情。
但是,她卻一點也沒有察覺到,這趟海邊之行對自己而言卻是潛藏著危機。
「明天如果也是個大晴天就好了…」
小茜輕聲對隱沒起來的月亮的朦朧光芒這麼低喃道。秋天的夜晚還很漫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