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山根末椰
原文取自:夢にみた路
原文名:犬夜叉~序~



如鬼的冷笑般的新月高掛在夜空中。

像被手碰觸到似的,那月亮突然斷裂開來,鮮血飛濺。

或許是已經盡情地吸過大量鮮血了吧?夜空的刀刃上,染滿鮮紅。

徐風吹過,吹送著血、肉,和焦土的味道。

這也可說是死亡的味道。

月光,與那顏色相呼應,舔舐般地照耀著戰爭的殘跡。

燃燒過後的大地上,橫躺著無數的屍體。有的首級被砍落,有的沒了手腳,有的甚至是被十支以上的箭射中身軀。

不管是哪一位戰死者,他們的臉上都顯露出絕望與悔恨。然而,也有懷著絕望和悔恨活著的人。如果死亡代表結束的話,那就不會有任何感覺了。

燒剩的草葉,因風吹拂而窸窣的響著。既像哭聲,又像笑聲。可是這也無法傳到死者的耳中。

然而人們既流淚也流血。血與淚因百年、千年以來的詛咒而狂喊著。真是這樣的話,這片大地無疑就是被詛咒所束縛住了。因為人們在困苦的戰亂時代,想去尋找沒有戰事,沒有血與淚降下的土地。

膠著的空氣,發黑的大地,無以計數的肉塊。像是厭惡這一切的微風也驟然停止,屍臭籠罩了整個戰場。

一道紅色的閃光劃過污濁的空氣。

降落在寂靜無聲的大地上的是,一位身穿紅色狩衣的少年。

全身瀰漫著如火燄般強而有力的感覺,完全和這幅地獄景象大相逕庭。然而,這個受詛咒的地方,大概和他所居住的地方一樣,有著喜歡竊竊私語的人們。

暗夜的天空尚有著星光,可以看到他的長髮就像白銀的瀑布般傾洩而下。他甚至有著和活生生的野獸同樣的耳朵和眼睛。

他不是人類。然而,他也不是妖怪。

金色的眼眸眺望著屍首遍佈的荒野,不是普通人的少年發出嘲笑聲。

「孱弱的生物總是在發動戰爭。總而言之,只要殺到剩下最後一個人就好了。」

然後他立刻將身旁已死去的年輕武士胸口上的刀拔出。武士的屍體搖搖擺擺地傾倒,只以一絲皮膚相連的首級滾落下來。已失去光芒的眼睛斜看著少年。

少年看也不看死者就舉起刀,像著了魔一般起勁地揮動著。

少年的嘴角掛著陰沉的微笑。

此時,從他的背後傳來聲音。

「小子,你是半妖嗎?」

少年立刻像閃電般快速地回過頭去,被燒得焦黑的殘樹上頭,有一名如枯樹般弓著腰的老頭。顫抖的兩手抓著一根彎曲的木杖,就像是倚靠柺杖支撐似的。

滿是皺紋的臉,訴說著與老人相當年齡的陳年往事。至今已無法想像出他以前的面貌。重疊在皮膚上

的斑點浮現出來,頭髮也幾乎沒了。凹陷的眼窩裡黃色混濁的眼睛散發著黯淡的目光。敞開的胸前,肋骨不平滑地浮出。

少年一點也沒注意到他那氣若游絲的樣子,反而是以想要逮獲獵物的野獸目光瞪視著老頭。

「你是誰?」

「如你所見,只是個老頭子罷了。」

「好像不是這樣的感覺。」

聞、聞、聞‧‧‧‧‧‧

這個奇怪,衣衫襤褸的老人,從牙齒都已經掉光的嘴巴迸出劃破空氣似的笑聲。

「我是這麼一個和死了沒兩樣的老糊塗呀!看,在你從屍體上取來的刀下就跟死人沒有兩樣了。你多少也算是個半妖,應該能明白死人的感覺吧?你想要砍殺像我這樣的老頭嗎?」

少年哼了一聲。

「我才不那麼做呢。只不過是個有著短暫壽命的短命動物,我特意去砍殺會有何樂趣可言?」

「你有一半是人類吧。」

「那是我最厭惡的!」

少年踢了下剛才落下的年輕武士的首級。已經沒有血氣的首級在地面上打轉,撞上那棵殘樹後停了下來。死者混濁的眼睛,這次反看著老頭。

老人看了那死者一眼,

「你討厭人類嗎?」

「是啊,討厭!」

「真的這麼討厭嗎?」

「厭惡到作嘔!」

「想成為真正的妖怪嗎?」

「如果有辦法實現當然想,就像這樣‧‧‧‧‧‧」

少年一邊旋轉身體一邊跳起。被踩到的大地發出了崩裂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出現了。

是一隻蜈蚣妖怪。

牠有著大大超越一般人的身高。那漆黑的身軀上頭,有無數隻腳在蠢動著。

蜈蚣妖怪使勁抬起身體,自少年的頭頂襲擊而來。

少年敏捷地躍起。擺好拿刀姿勢的他,化為一陣紅色旋風。

只見一片刀光劍影,蜈蚣妖怪從頭頂到尾巴被一刀兩段。被分為兩半的妖怪,從切口處流出黏糊糊的絲線,咚地倒了下去。

少年在半空中用腳無情地踢著被切斷的殘骸。

「‧‧‧‧‧‧如果變成妖怪的話,就連人類也能夠理解。本來就只有軟弱的妖怪才會因自大而四處宣傳,我才不想被那種傢伙當成笨蛋呢!」

少年的聲音似乎透露著心中滿懷的怒火,充滿了厭惡和苦澀。

然而從頭看到尾的老人,不但沒有因蜈蚣妖怪的出現而感到驚恐,對於少年危險的言論也不覺得膽戰心驚,還是一臉輕鬆地坐在殘樹上頭。

少年金色的眼眸閃爍著警戒和威嚇的光芒,他將刀鋒指著老頭的鼻尖。

「你這傢伙,這次給我老實回答,你到底是誰?」

老頭一點也不為所動。用兩隻如枯樹般的手指無意地撮起眼前的刀刃。

「小子,你有點性急喔。」

老頭以完全老人家的動作,將腳邊倒著的武士首級拾了起來。

『啵』一聲。

隨著這聲音,首級燃燒起來。青白色的火燄吞噬年輕武士的肌膚,讓他的頭髮躍動著,將他的眼球融化掉。一瞬間,只剩下白骨。

「呼 ~ 真是個好首級,正合我意。」

老頭像是有感而發似地點著頭,將骷髏頭掛在木杖上頭。

「暫時就當我的說話對象吧。」

那骷髏頭看起來有種像是蒙受教誨首肯的感覺。

因為驚愕以致於發不出聲音的少年,用一種抑制的聲音低喃,

「你這傢伙!」

「沒錯,我是妖怪。」

「原來你一直都在說謊呀!」

「我是老頭子這件事可是千真萬確的。只是個比你要來的年長的妖怪罷了。」

「總歸一句話,你是在耍我!」

「你只不過是想隨便找碴罷了。」

「囉嗦!」

發怒的少年拿起刀。刀刃在妖月的照耀下,染滿了血紅色。

「唉呀唉呀,你倒是說說我做過什麼了?」

就在老頭彷彿邊發愣邊嘟囔的時候。

沙沙聲四起,周圍充滿了陰沉的氣氛。瀰漫著比屍臭更能讓心情惡劣,足以擾亂全身,使之打顫的空氣,不知從何處而來,如煙霧般滲入籠罩。

狐火在黑暗中點燃。

一盞、兩盞、三盞‧‧‧‧‧‧

像硬幣滴溜溜地旋轉描繪、舞蹈。

在某處淫靡的紅色火燄的照射下,妖怪們於黑暗中現出身影。頭上生長出手足的生物發出喧囂的吵雜聲。掩蓋住女人裸身的山犬頭狂吠著。圓玉似的獸毛像絨球般亂蹦亂跳。披散頭髮的小鬼轉動著蜻蜓,三眼蛙合唱著,人頭蛇互相纏繞在一起。

──污穢的妖怪啊

──將妖怪的恥辱公諸於世

──該怎麼做

──該怎麼做

──撕裂他

──殺了他

──燒死他

──吃掉他

──吃掉他

──......把他吃掉吧

一同歌唱著,恥笑著,跳舞著。

「想呼喚同伴嗎?」

少年低喃道。

老頭為在妖怪之中勇敢斬殺的紅衣半妖嘆息。

「很難受吧?被人與這些懦弱的傢伙相提並論。」

一邊說著,老頭一邊目光炯炯的瞪視著群聚的妖怪。混濁的眼睛釋放出好像有毒的紅光。

「死吧!」

猛烈的妖氣自老頭矮小的身軀噴出。

妖怪們發出悲鳴。

──為什麼

──為什麼阻撓我們

──滾到一邊去

──滾到一邊去

──讓我們吃了他

──讓我們吃了他

──啊,真不甘心

──真不甘心

──......真不甘心呀

像是痙攣著的苦悶的聲音,接二連三地揚起。妖怪們被妖氣的毒霧所包圍,而後逐一被吹散開來。

少年也在殘餘的妖氣中感到寒毛直豎,冒出了一身冷汗。

老頭回過頭來,眼睛還目光炯炯的發出紅光。

「呵,很大的妖怪不是?雖然妖怪都煙消雲散了,卻剩下半妖的你。」

「我和那些雜粹不一樣!」

一邊抑住自心中萌生的恐懼,少年的聲音顯得有些慌亂。丟掉刀子,揮起銳利的爪子,用像野獸一般迅速的速度躍起。

呈坐姿的老頭的身軀,像蝴蝶似的在夜空中輕飄飄地浮起,來到比少年能到達的高度要更高的地方。木杖像在描繪硬幣一般,前端碰觸到少年的背。

這推舉的觸感,就像母親對待孩子似的,非常輕微。然而之後,從背部到腹部,有如被雷擊中般地穿透過去,少年跌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混蛋!」

他大聲嚷道,以四肢撐住身體立起來,奇怪的是,在一根木杖的壓制下,身體動彈不得。

「小子,對於急躁的個性,我可是一直在給你警告吧。」

從頭上傳來老人的聲音,沒有殺氣,也沒有毒氣,就像是聊天一樣的恬靜悠閒。

少年勉強轉過頭去看:妖老盤腿坐在木杖上方的骷髏頭上,哼著歌。

自覺被愚弄的少年的臉脹紅起來。

「給我滾下來,臭老頭!」

「我不知道最近年輕人的嘴巴利得很呢。」

「你這傢伙,因為我是半妖而故意虛張聲勢嗎!?」

「我可沒有虛張聲勢。」

「我可不想被弄得半死不活,痛快地殺了我吧!」

少年此言一出,到目前為止一直像在教導幼童似的老頭的語氣,有了些許的改變。

「別太自負了,小子。」

「你說什麼?」

回嘴的少年感覺到緩緩降下的妖氣幔帳剩下的重量和冰冷時,不由得開始心驚膽顫。就像是全身的血液完全凝固一般。

「你以為所有的妖怪都想要殺自己吧?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也未免太自滿了。」

「啥?」

「我啊,不管是面對妖怪還是半妖,可還沒饑渴到想去屠殺脆弱的東西呢。就我來看,你還只是個懦弱的小鬼。真把你當做對手簡直是笑話。」

「唔‧‧‧‧‧‧」

少年咬著嘴唇。被稱為半妖,是來自人類與妖怪的輕蔑,他常常因此在心中燃燒著深沉憎惡的火燄。然而,對於只能用力量來驅散那一群人的少年,指摘他懦弱這件事,更是難以忍受的屈辱。

說自己是妖怪,醜陋矮小的老人卻這麼簡單就將他按倒在地,甚至身體動也動不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少年的眼角,浮現出不甘心的淚水。

不過,

「放心吧。你比剛才的妖怪要來得好多了。」

鎮住身體的重量就在老頭說話的時候消失了。少年驟然站了起來,跳離那個地方,用拳頭擦拭著臉。

「小子,你知道四魂之玉這種東西嗎?」

老人回復原本老糊塗面貌的臉,問道。

「‧‧‧‧‧‧不知道。」

「這樣的話,我告訴你吧。所謂的四魂之玉,好像就是一顆能夠實現願望的寶珠。」

「實現願望的寶珠?」

少年皺起眉頭,稍微提起一點興趣。

「就是照著你所想的,可以變成妖怪,也可以變成人類。」

「真的嗎?在哪裡?」

「你想要嗎?」

「想。」

「聽說是由一位擁有罕見淨化之力的巫女所守護的喔。」

「就算那樣,我還是要得到。」

「那麼,去吧!在東國。」

老頭獰笑著。伸出看得見骨頭形狀的手臂,指向紫黑污濁的東邊天空。

少年用猜疑的目光看著,但是在多說無用的情況下就猛撲向老頭的愚蠢,他並不想再來一次。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

「是為了什麼呢。」

「你不是在說謊吧?」

「我是不會說謊的。」

「你不會想要自己得手嗎?」

「我對得到四魂之玉沒興趣。」

「這我可無法理解。」

少年不解的臉上眉頭緊鎖,老人揮了揮手。

「不了解也好。就當做老糊塗的戲言聽聽就算了。」

「是嗎?我就那麼做吧。」

少年點了點頭。

氣勢雖然強勁粗暴,卻看得出本性很直爽,少年看著老人的目光仍舊充滿警戒,但是混雜著一些類似敬畏的成份。

少年真是一點也不像妖怪。雖然對本人這麼說會惹他討厭,但那應該是因為他的體內流著人類之血的緣故吧。

妖老興致盎然地注視著少年。

「如果你得到寶玉。並且願望實現的話,再來找我吧。我無論何時都會在血氣最濃郁的地方出現。」

「我知道了。」

「快去吧,爭奪的傢伙多的很。」

「嗯。」

面對優美轉身的少年的背影,老頭再次發出聲音。

「小子,你的名字怎麼個稱呼?」

「犬夜叉。」

越過肩膀回過頭的少年回答道。是個隱含著一點高傲,威風凜凜的聲音。

「犬夜叉,我會記住的。」

那句話比黑闇的消逝還要快的被紅色的衣服所引起的旋風所帶走了。

「選擇妖怪的道路也好,人類的道路也好,就算是實現完全不同的願望也別有一番趣味。只是犬夜叉啊,四魂之玉可沒那麼簡單就能得手喔。」

對著沒有聆聽對象的天空,老頭呼喊著。

「西國御大,你的小兒子對人類充滿殺伐之氣的言論,讓原本有點厭煩的我得到久久未有的樂趣呢。」

對這充滿喜悅的嚷嚷聲做出回應的是,

呵呵──

骷髏頭喀喀的敲響著下顎。

「喔,你也很快樂嗎?好像是這樣吧。」

老頭覆蓋薄膜的眼睛面對著木杖上的骷髏頭,也笑了。

然後像猿猴的詼諧移動般,老頭突然站立起來,將兩臂高舉到頭上。從身體發出像破鐘似的聲音。

「犬夜叉,去對抗吧!」

啵、啵、啵

青白色的火燄在那兒燃起。

屍體一個個被火燄所包圍。

皮膚、血肉、五臟六腑,都被妖火所蹂躪,死者們也在笑著。慢慢地延燒,從肺腑之中擠出高亢尖銳的笑聲。

呵呵、

呵呵、

呵呵、

呵呵、

妖老笑著。

骷髏笑著。

燃燒的屍體笑著。

風、夜空、月、焦土、枯草也

──笑著。

在埋盡亡骸的荒野展開了這個世界所沒有的宴會,如果看得到的話眼睛會瞎掉吧。

活著的人的哭泣聲響徹荒野,這個世界上所沒有的笑聲,如果聽得到的話會影響心情吧。

來自停滯黑暗的夜空的紅色,充滿災禍的月亮是妖怪們在瘋狂的宴會中投擲黏滑的血水所造成的。
那就宛如一張妖怪繪圖。



於是,穿越時空,就像命運在玩弄人類與妖怪,開啟了圍繞著四魂之玉的御伽草子的第一卷──

《終》



============================================================================

2010.2.19追記

《犬夜叉~序~》是我翻譯日文小說的起點。我的翻譯之旅在2002年從奇摩家族「高橋留美子之家」開始出發,一年後自己架設網站「亂犬譯棧」,於2003年5月25日開始運行。自從我開始翻譯同人小說至今已進入第8年,這些年來除了日本同人小說之外,我也曾自行翻譯過正式出版的日文小說(也有未公開過的),幾年前在同事介紹下也接過幾次翻譯美容雜誌的case。這段期間的回憶真是多得數不完,透過翻譯認識了好多人,衷心感謝大家的一路相伴。自去年立志要重新翻譯以前經手過的小說,讓我翻出很多充滿回憶的東西,於是決定也順便放上來。應該有人覺得奇怪,為什麼重翻計畫會從《雪山奇譚》而不是從《犬夜叉~序~》開始呢?這是因為這篇小說對我來說實在太重要,讓我不願去更動它。
現在回頭去看這篇小說會發現真的非常不成熟,不過卻是當時能力還有限的我用盡所有的心力翻譯出來的。一篇五千字的小說,現在我能在兩三個小時內翻譯完畢加上潤稿,當時卻花上足足一個星期,這之間的差別就是我的成長。因此我不會去更動這篇譯文的隻字片語,我要留下這段成長軌跡,並時時告訴自己「勿忘初衷」。雖然中間曾經有兩年多的空白,我還是回來了。我還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再度停譯,不過目前的我仍想繼續跟大家分享更多精彩的故事,所以請大家繼續指教了!



2003.6.27翻譯後記

《犬夜叉~序~》是我在大學期間的2002年的寒假,閒來無事的時候所翻譯的第一篇小說。那時候我非常希望讓台灣的犬迷看看日本的同人文。在那之前我曾看過不少台灣的同人文,不僅止於犬夜叉的,可是發現多數的同人文都著重在有關愛情的描寫,而且敘述故事多是用對話的方式呈現,像在看漫畫一樣……或許也可以說這些對話式的同人小說就是漫畫吧,因此讓我興起想要翻譯這篇同人文的念頭。加上那時候的日文已經有點程度,藉著上日文課所學得的文法以及翻字典,大約花費一個星期譯出。這是我的譯文處女作,那時候真正開始拜師學日文約滿一年半左右。不過令人洩氣的是,當時張貼在奇摩家族的「高橋留美子之家」的這篇譯文並未引起很大的迴響,僅有兩位網友的回應寫著「加油」、「辛苦了」。雖然很感謝這兩位聲援的網友,不過我更希望能夠看到大家對於譯文的評價,很想知道大家覺得這篇同人文寫得如何,或許是我當時的翻譯能力不足吧,也或許是我期待過多反而失望越大,經歷過這次失敗,我便不再翻譯了。一年後,2003年寒假的那個命運之日──2月10日──亂馬溺泉的台長早乙女亂貓小姐蒞臨高橋留美子之家,看過《犬夜叉~序~》並寫了一篇簡略的感想。雖然只是一篇小小的感想,卻讓我快樂得像要飛上天,感覺自己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同時也知道亂貓小姐擁有一個譯站──亂馬溺泉,於是立刻跑去拜讀她的譯文。每篇譯文都是如此的清新,充滿溫暖的感覺,讓我深刻感受到自己內心的那份悸動,於是更迫不及待地藉由亂馬溺泉連結到一之瀨敬子的咒泉洞。在那裡,我看到來自日本網路上許多人筆下的亂茜同人,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久久未曾拾筆翻譯的我心癢難耐,於是便斗膽決定嘗試翻譯一之瀨敬子的文章。而那篇被我選中的文章,就是《雪山奇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I(れい) 的頭像
REI(れい)

隨心所譯

REI(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